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绣华 > 第五百四十五章如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可佳满脸诧异神色瞧一瞧月氏后,她轻飘飘的同月氏说“月嫂嫂,我知道啊。”

    程可佳不待月氏回话,她直接笑着跟顾大夫人和花氏告辞离开。

    月氏瞧着程可佳快步离开后,她气得直跺脚,说“你,你、、、、、、、。”

    顾大夫人轻轻冷冷的哼一声后,说“老二家的,你可是当嫂嫂的人,你要有当嫂嫂的风范。”

    月氏顿时气起来,她自认为她这个当嫂嫂的人,在弟妹们面前还是相当的尽心。

    月氏很是生气的说“母亲,你别瞧着程氏一脸乖顺的模样,其实她比这个家里的人,都要多几分心眼。她那样人家出来的女子,有几个心眼不多的”

    顾大夫人听月氏的话,她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她瞧着月氏好几眼,她的眼神暗沉下来。

    花氏的脸色跟着变了变,自程可佳嫁进来,顾家的家宅安宁平顺。

    花氏从来不觉得程可佳的心眼多,当然哪怕程可佳的心眼多,她只要心里向着夫家人,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日顾家向程家求亲的时候,也是说了相中了程可佳身上的书香气息。

    顾家的人,自然是愿意迎进知书达理的女子,也比迎进那不知事的女子好。

    花氏再瞧一瞧月氏,她在心里暗叹一声,月氏嫁给顾佑秀当续弦,一家人想着她的不容易,对待她自是宽容许多。

    月氏的容貌娇媚,她初嫁进来的时候,她和花氏相处的时候,她说话娇嗔,花氏想着她的年纪跟她长子一般大,花氏对待月氏这位妯娌便非常的体谅。

    花氏的心里面一直知道顾佑秀对待前妻的种种好,花氏见到月氏在这方面不妒忌,她反而能够念及前面那一位的种种好。

    花氏与顾大夫人提及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夸赞了月氏的贤慧和大度。

    顾大夫人当日是悠悠叹一声,她跟花氏低声说“时日长长,人心总是日久知。”

    花氏当日觉得顾大夫人思虑得多,而她现在瞧着月氏,她方知道是她看人看得太过浮浅了一些。

    月氏的心里何偿放过了自己,她的心里面,比顾家任何的人,都能够记住前一位顾二少奶奶的事情。

    月氏不曾放过自个,她一样不曾放过顾佑秀,夫妻双双沉溺在前尘往事里面。

    花氏瞧着月氏轻轻的叹息着,程可佳的家世背景自然是比前一位顾二少奶奶要强上许多,只是还是相似了一些。

    程可佳嫁进来没有几日,顾佑则又一直不在家,程可佳常居长园里,听说都是琴棋书画和针线活相伴度时光。

    而当年那位顾二少奶奶的琴棋书画非常的出众,她又在绮年芳华正盛时去的,时间越长,大家只会记住她的好。

    程可佳容貌端丽,她的行事大方得体,程可佳自嫁进来后,又得了一些赞扬的声音,这些仿佛都在提醒了月氏,那些关于前顾二少奶奶的往事。

    程可佳嫁进来短短的日子,顾家的人已经瞧得明白,她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女子,她很会安排自个的生活。

    程可佳的为人行事有礼节,花氏和顾家大部分的人瞧得明白,程可佳绝对也不会是那种软善如水的性子。

    月氏对顾佑秀情根深种,偏偏顾佑秀又因为她的大度行事,他从来不避讳在月氏面前提及前妻种种的美好事情。

    顾佑健在花氏的提醒下,他寻顾佑秀说了话,顾佑秀觉得兄长是太过小瞧了月氏的贤慧温良,月氏都乐意把家装扮成前顾二少奶奶在时的模样,她如何会容不下他有时忆一忆前人。

    顾佑健心里其实也是如顾佑秀一般的想法,这世间许多的女人,她们容得下夫婿身边的妾室,月氏的心胸自然也是容得下顾佑秀心里的前妻。

    花氏都能够警醒起来,更加别提顾大夫人。

    顾大夫人瞧着月氏直接说“月氏,你和我说一说,则儿家的是如何的得罪了你”

    月氏脸色苍白了起来,她仔细的想了想,她发现她和程可佳相处的时候,她们身边总是有人相伴。

    程可佳在家里的时候,她又不是那种喜欢四处走动的性子,月氏单独在院子里走动的时候,纵然是有机会遇见过程可佳,可是每一次程可佳都是行色匆匆的样子。

    顾大夫人瞧明白月氏面上的神色,她略有些伤心神情瞧着月氏说“老二家的,我如今年纪大了,我只想过一些平静的生活。

    你嫁进来后,你在人前最喜欢提及秀儿那位前妻,我曾经提醒过你,她已经走了多年,我们不要再记挂她,由着她逍遥往生吧。

    那时节,你同我很有诚意表达,你的心里面不曾妒忌过她,你只是叹息她去得太早了一些,你感叹过她的容貌才华。

    你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是我年纪老了,我不能如你这般纯粹的喜欢一个人,连同他的前妻一起喜欢了。

    但是现在呢你在做什么事情你无缘无故便对你则弟妹有了试探的心思,她不在家里面,你一趟又一趟的想进去园子里面。”

    顾大夫人停了下来,那一日顾四夫人特意来跟她提及月氏的行事,顾大夫人心里面还想着顾四夫人的心里面还是偏了同一房的小辈。

    顾大夫人现在瞧着月氏眼里惶然神色,她的心里面明白了,她的眼神暗了暗,顾佑秀的婚姻不能再起折腾了,可是顾家更加不能够因为月氏的小心思,被闹得各房各有各的心思。

    顾大夫人轻轻淡淡的开口再说“月氏,你要是觉得顾家容不下你,你可以自请下堂回娘家去。”

    月氏的脚软了下来,她几乎一下子要跪下去,花氏在一旁赶紧伸手挽了起她。

    花氏低声劝慰她,说“二弟妹,则弟妹那边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周全的事情,自有三房的长辈们出面教导她。

    你可别急急端着嫂嫂的架式冲过去,那样一来,你们两妯娌会真正失和,而则弟如今正好不在家,他事后知情后,只怕兄弟之间也会介怀。”

    月氏不说话,她只是红着眼圈望一望顾大夫人,再望一望花氏,那是满眼委屈又无法向人言说的样子。

    顾大夫人瞅着月氏神色的反应,她只觉得二儿子的亲事,怎么就没有顺当的时候,一次如此,再一次还是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