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一世独尊 >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佛帝金莲枪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佛帝金莲枪

 推荐阅读: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赵天谕神色从容,平静的看着金莲火树吞噬圣境妖兽的血肉尸骨。

  金莲火树像是一尊远古大妖,这圣境妖兽完全算不上什么饕餮盛宴,也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原先百丈多高的撑天古树,此刻只有十米来高,且树枝全都并拢在树干上,化为一道道古老而又玄奥的纹路。

  那是一种恐怖至极的先天神纹,可能不止一种,林云看的心惊不已。

  这金莲火树的来历,远超预料,他现在看的头皮发麻,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原先撑天古树,此刻就像是一根光秃秃的柱子,光滑通透,散发着鎏金之光。

  等金莲火树吞噬完之后,赵天谕谨慎的取出一个如玉般的净瓶,而后伸手松开。

  宝玉净瓶飞到金莲火树上方,而后一点点倾斜,终于,一滴金色的血液从中滴落下来。

  轰!

  当金色鲜血离开瓶口的刹那,顷刻间有狂暴的金光绽放出来,有呼啸的风暴肆掠。

  这就是神血了,传说中的神灵之血。

  林云看的目瞪口呆,这得多大的手笔,赵天谕究竟要干嘛。

  林云知道各大古老的圣地,都有神血存在,可这些一直都属于传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

  赵天谕一下子拿出了十滴,就是为了这株金莲火树。

  难怪他当初一点都不生气,早就想好以神血浇灌金莲火树的他,怎会在意白青雨那几株次品圣莲。

  当神血落入金莲火树上的刹那,整个石佛古窟剧烈晃动起来,周围禁制都在摇晃起来。

  突然间,有歌谣响了起来,赵天谕和白衣尊者同时摊开双手掌心朝天。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滚滚红尘,唯我如月!”

  “万古难断,唯月孤存!”

  “唯我如月,唯月孤存!”

  圣歌般的咏唱伴随着一滴滴神血末入金莲火树,当十滴神血全都落入金莲火树的刹那。

  赵天谕高声道:“千秋万世,神教永存,恭迎教祖,恭迎圣火!”

  “恭迎教祖,恭迎圣火!”

  两人同时高呼起来,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气息,跨越万古而至。

  恍惚间,可以看到一道磅礴虚影,伴随着血月出现降下一道比鲜血还要鲜艳的圣火。

  圣火降临,瞬间点燃了下方缩减版的万妖祭天阵,阵法上的一道道纹路立刻被点燃。

  处在阵法中心的金莲火树,像是神兵利器一般,正在被此阵以无上伟力疯狂淬炼。、

  “教主?”林云听的奇怪,疑惑不解,甚至还紧张的看了几眼。

  这要是血月教主来了,十条命都不够活。

  “是教祖不是教主,创教之祖,这血月神教还真是厉害。”

  “他们是在淬炼神兵吗?”

  “不是淬炼神兵,本帝估摸着,这金莲火树本身就是一件帝兵,甚至可能是神兵。只不过年岁久远,失去了当年的光芒,他们想让其重新恢复。

  不过这万妖祭天阵,只用百妖代替,恐怕没法真正完全恢复,但即便如此也很惊人了。”

  在赵天谕主持圣火降临时,小冰凤和林云疯狂交谈着,彼此都大受震撼。

  不过这更让他们兴奋了!

  虽然和原先计划相比,出现了一些纰漏,可结果却是等来一条更大的鱼。

  风险很大,可收获同样无比之巨大。

  这段过程持续了很久,十米长的金莲火树还在不断缩小,最终它被浓缩到两米长,双手可以握持,它被炼成了九尺长枪。

  但它的“枪头”却是一柄剑,这是一柄极为夸张的圣器,它由金莲火树炼化而成。

  它本身就是上古罕见的金莲火树,又融合了佛帝金身,佛帝圣血,佛帝之魂,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一柄古怪而霸气的兵器。

  或者说它本来就是如此,岁月沧桑才让它从无上神兵,蜕化了只能诞生圣火金莲的古树。

  这是一件凶器,林云只看一眼就觉得心惊胆寒,魂魄都在颤栗,不知道死了多少亡魂,才造就这样一件无上凶器。

  “神子,佛帝金莲枪成了!”

  橙衣尊者激动的道。

  赵天谕也很激动了,可他神色依旧平和,只是眼眸深处涌动炙热的光芒。

  “多少年了,我教当年的无上帝兵总算恢复了些许辉煌,走!”

  两人一步跨出,来到了佛帝金莲枪面前。

  轰!

  巨大的压迫感从中落下,橙衣尊者当即被震飞了好几步。

  赵天谕原地未动,只有长发疯狂乱舞,那张俊朗不凡的面孔,在此刻展露无遗。

  佛帝金莲枪长达九尺,枪身五尺,“枪头”四尺,像是棍与剑的融合。

  金色的枪身上面刻满了绚烂的花纹,而枪尖则通体透亮宽有三指,比一般剑身要厚实许多,剑刃闪着锋利的寒光。

  剑身与枪身的融合处,挂着九个拳头大小的圆环,狂风拂过,发出凌冽的肃杀之音。

  赵天谕的身躯已经极为伟岸,可在这佛帝金莲枪面前依旧矮了一截,面临着强大无比的压迫力。

  此刻佛帝金莲枪,像是洗尽铅华霸气外露,有席卷天下的苍茫杀气。

  那股杀意,让人很难相信,它是一柄佛门兵刃。

  呼!

  赵天谕深吸口气,他平静的神情露出些许激动之色,缓缓朝着枪身握了过去。

  只差一步,他就能成为这柄佛帝金莲枪的主人。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他很少这么兴奋过了,这一刻尘世间的所有烦恼和欲望,全都被忘在脑后。

  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成为佛帝金莲枪的主人。

  他目光炙热,神情兴奋而激动。

  可就在此时,有九道锁链从黑暗中如闪电般袭来,一瞬,就缠住了佛帝金莲枪的枪身。

  嗖!

  在赵天谕将要握住枪身的刹那,佛帝金莲枪被扯了过去,九道锁链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赵天谕伸手抓了一空,他惊愕了片刻,抬头看去,林云带着银月面具,掌心控制着玄雷宝莲将佛帝金莲枪不断扯回来。

  “先别碰……放回剑匣。”在林云将要抓住枪身的一刹,小冰凤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云惊醒过来,想起了之前恐怖的种种,赶紧将佛帝金莲枪扔进了紫鸢秘境。

  佛帝金莲枪无比沉重,林云将它甩到秘境后,松了一大口气,落在佛像头颅上。

  “草!”

  被截胡的赵天谕,惊愕过后,却是直接崩不住了。

  儒雅随和的他,气的五官扭曲,破口大骂。

  一个草字,就算是写一万便,也宣泄不了他的愤怒。

  “夜倾天,又是你!”

  赵天谕怒发冲冠,紫电神眸瞬间爆发,狂暴的闪电立刻充斥这片空间。

  佛像头颅上的林云,吓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那是何等惊人的半圣之威。

  神眸还未完全绽放,林云脚下佛像便分崩离析,瞬间碎成了数不清的石屑。

  砰!

  林云猝不及防被震飞出去,还未等他有所反应,几乎是刚刚悬空的刹那,紫电神眸就盯上了他。

  噗呲!

  面具之下林云吐出口鲜血,这大道之威强的让人无力抵挡,林云星河剑意还未绽放就被震碎了。

  没有剑意护体,林云被大道之威扫中,当场就遭受到了重创。

  “这家伙,白天到底藏了多少实力。”

  林云吐血不止,还好有青龙神骨撑着,不然这一击就得要命。

  太快了!

  只看一眼,神眸之威就袭来了,林云从未遇到过这种对手,这真的比他拔剑还快。

  可更快的还在后面,两道光柱从赵天谕眼眶射了出来,他像是雷神一般,浑身沐浴着夸张的闪电,满头长发都倒竖了起来。

  危急关头,林云双手结印,就在他准备祭出神龙日月印来抵挡时。

  砰!

  一道剑光穿过洞窟之上万丈山脉,拦在林云面前,挡住了这两道光柱。

  恐怖的气浪席卷出去,一尊尊石佛雕塑崩坏,地底岩浆如喷泉般疯狂喷射。

  石佛古窟剧烈晃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崩掉,不止是这地底的古窟,甚至整个悬空山仿佛都要崩掉了。

  唰!

  一道身影伴随着贯通山脉的剑光落下,将林云一把拉到了他的身后。

  “血月神子好大的火气,不过这夜倾天可是在下心中至爱,你伤不得。”

  来人正是林云的大师兄夜孤寒,他丰神俊朗,飘逸不然,笑眯眯的说着。

  林云在他身后,顿时一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每次都是这句,林云初始不甚在意,现在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堂堂圣尊,也来管小辈之事?”

  赵天谕悬空而立,周围喷涌的岩浆,头顶落下的碎石都无法伤到他分毫。

  他很强势,面对夜孤寒也没有示弱,目中怒火燃烧,依旧死死盯着林云。

  “敢坏本神子的好事,谁来都救不了他。”赵天谕紧握拳头,怒气冲天。

  “小家伙,这话你身后那人可都不敢说。”夜孤寒笑眯眯的说着,而后又是一剑挥出。

  这是圣尊的一剑,赵天谕只要被击中,就会必死无疑。

  可这一剑显然只是试探,果不其然,在这一剑将要斩中赵天谕的刹那。

  一道月光透过山脉落了下来,月光轻柔如水,荡起丝丝涟漪挡住了这一剑。

  林云这才知晓,血月神子背后也有护道者存在,且实力极为惊人。

  唰!

  月光化成血色大手,将赵天谕抓住而后扯了回去,赵天谕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一点点穿过头顶石窟。

  他很不甘心,可还是被那血色大手带走。

  “哟,你还没走啊。”

  夜孤寒正要带林云离去,目光一扫,瞧见了被仍在此地没被带走的橙衣尊者,顿时就被逗笑了。

  橙衣尊者神情慌张,他紧张而又忐忑,小心翼翼:“你堂堂圣尊不会杀我吧?”

  “我堂堂圣尊,杀你又如何?”

  夜孤寒随手一剑,将橙衣尊者斩成了碎片,血肉骨骼瞬间就融化在岩浆之中无法分清。

  林云微微张口,只觉得命运真是奇妙。

  四大尊者中的其余三人,白天看似凄惨无比,却终究没有丢掉性命。

  橙衣尊者看似走了大运,却直接惨死在圣尊手中。

  如果有得选,他真愿意被林云揍到半死,总比碰上不讲武德的圣尊强,死的连渣都不剩。

  【书中一尺均为0.3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