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当朝右相捉莺记 >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推荐阅读:
     江南,又是连绵雨季。六月的梅雨天总是黏糊潮湿,水汽攀着青墙黛瓦潺潺而下润泽沙土。

  姜予手着一把油纸伞,一边谨慎小心地避让脚下的积水泥潭。逢个下人就去问道,“舒舒呢,可曾见到舒舒?”

  打巧儿见绿俏从庭阶上经过,又拉住她急切地问,“天上飘了雨,她又不知躲在哪个旮旯角落戏耍去了,本来早产落了病根,要是真受了风寒可怎么好?”

  绿俏略一福身,恭声道,“奴婢也有一天也不见小小姐了,等奴婢忙活完手里的事儿一道与夫人去寻。”

  侯家的庭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要真在这繁复的花木里寻出个小人儿

  也是件焦头烂额的事儿。

  姜宇气打不过一处来,对着一间房破口大骂道,“什么脾气不好,偏学了她娘的臭德行,贪玩撒泼一样不落下!”

  说起来,侯氏夫妇与侯佳音近两年来闹得不可开交。每逢雨季时分、过节过年,甭管大事小事都要闹上好一阵。

  姜宇又是气又是急,偏偏又拿自个的女儿没办法,只得执伞继续寻。终于在一堆假山石里找到个低头玩泥巴的身影。

  “舒舒!你可让我好找!”

  蜷缩在洞内的身影一瑟缩,咻地瞪着小腿蹦得老远,“祖母。”

  “落雨了,去屋里陪陪你娘亲。”

  舒舒瘪嘴委屈道,“不要。”

  三岁大的奶娃娃暂且还没有屋里那位祖宗的能耐,姜宇三两步上前就轻而易举擒住她的双手,“不听话。”

  “你娘亲喜爱听漂亮话,等你进屋子里就说些好哄她开心知道不知道?”姜予捏了帕子去擦舒舒的脸,“也别提你爹爹的事。”

  舒舒迷迷糊糊地问,“爹爹在哪里呢。”

  姜宇哑然,声音蓦然软了一个调,“在远地方做事呢,等以后就会回来了。”

  “噢。”

  舒舒在侯佳音腹里才七月半的时候便产下了,身形较同龄的孩子矮小些。只是这三年来被侯氏夫妇捧在手心里长大,被喂得胖嘟嘟了。

  她吃力地爬上门槛,鬼鬼祟祟地从半掩的门缝里探进半个脑袋喊道,“娘亲。”

  房里的绿俏听到声响,急忙过来抱住沉甸甸的舒舒,“小娘子正午睡呢,劳烦小小姐动静小些。”

  舒舒点点头,温顺地坐在另一端的榻上。再在怀里揣上份糕点盘子,然后开始发呆。

  舒舒已经习惯了被抱到沉默寡言的娘亲身边,也习惯了自己娘亲一年四季地躺在榻上。

  听祖母说娘亲是生了重病,才迫不得已地躺在榻上,否则这里早就关不住她了。

  舒舒皱着眉头想得入迷,回过神时发现娘亲已经醒了,正有点高兴地看着自己。

  还没开口问,就被香香软软的娘亲搂到怀里面,还温温柔柔地亲了亲她的脸,“舒舒来了。”

  舒舒与侯佳音不大亲近。从小被侯氏夫妇带大是一回事,加之小孩子爱玩闹不拘于一室,双方也少了许多交流感情的机会。

  此刻忽然被那么一抱,舒舒有些局促又有那么点羞涩。脑海里顿时又浮现了祖母交给自己的任务,她连忙道,“娘亲,漂亮。”

  侯佳音笑,“舒舒也漂亮。”

  舒舒的眉目随了自己,然而面部轮廓却神似裴韫。就好比方才垂目沉思的模样,一派的恬然纯净,想必日后也会出落成个标标志志的大美人。

  舒舒猛然之间想起怀里捧着的一大盘山楂搞,忙拈起一块往娘亲嘴里送。

  “娘亲不吃,舒舒自己吃。”

  母女俩的话头也就此止住了。

  侯佳音拍拍舒舒的屁.股,“若是房间里待不住,就出去玩罢。”

  舒舒却趴在自家娘亲的怀里,隔着迷蒙的雨雾去看清朗苍穹里藏着的脉脉青山,“爹爹。”

  “……嗯?”

  “爹爹是什么样子的?”

  隔壁的从高哥哥有个严厉的爹爹,但会教他读书识字;东街的阿柔姐姐也有爹爹,会给她骑大马;就连慕有哥哥也有爹爹。

  慕有哥哥是屈姨母的孩子,比自己年长一岁。小半月前屈姨娘带了慕有哥哥过来探望娘亲,她才知道慕有哥哥也有爹爹。

  娘亲与屈姨娘说的话舒舒也听不懂,只隐隐约约记得屈姨娘放肆得意的笑容要把房子掀翻了,还把屋檐下蹑手蹑脚的雀雀吓跑掉。

  “哈——我就知道有他林倪风这么根搅屎棍,宋昶能坐上王位多久?屁.股都还没有捂热就巴巴被宋歇赶下去了!”

  舒舒当时正握着一枝柳条戳落漆的墙皮儿玩,闻言也鹦鹉学舌道,“林倪风,搅屎棍!”

  小孩子好奇心重,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一样不落地学。侯佳音当即瞪了屈寻枝一眼,“说话注意些。”

  屈寻枝给舒舒搂到怀里“砸吧”一口,笑着打趣侯佳音,“怀着舒舒的时候天天见你要男娃娃不要女娃娃,如今还不是给她疼得没边儿。”

  侯佳音岔开话题,“我现在远离京都消息闭塞,那里的乱子尚未牵连至地,不知道境况如何了?”

  “也就那样。这宋歇是个打不定主意的莽夫,把柄都叫高洪海那阉贼拿捏着不说,颁布圣旨也要那厮点头同意。知道的晓得这是宋氏的江山,不知道的还以为……”

  “近来你兄长可有与你通信?”

  屈寻枝看了侯佳音一眼,踟躇道,“我兄长说宋歇如今由高洪海把控,军队兵力又远不可及,还不是时候。”

  见对案的小妇人的面容黯淡下去,屈寻枝又开口哄道,“最迟也不过一两年啦,很快的。你看我的慕有,从前还是个奶孩子,现在天天拿了木剑追着下人砍。”

  “是该找个先生教书了。”

  “找什么先生教书!”屈寻枝英眉一簇,“学那狗东西的样子,日日呆捧着书读,最后给自己弄成个身败名裂的下场罢!”

  窝在侯佳音怀里的舒舒又捏着强调学,“狗东西!”

  这一回是屈寻枝有点听不下去了。她偏头去喊来外边的慕有,“你来带你舒舒妹妹去外边玩会儿,若人家看得上你,娘亲尽量给她押来做媳妇儿。”

  大户人家人多嘴杂,慕有渐渐也从婢女嘴里得知什么是媳妇什么是成婚。他遥遥望了一眼侯佳音怀里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禁不住了生出几分卖弄的心思,摇头晃脑地赋诗一首。

  难度尚大,是艰涩吃力的一首《离骚》。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舒舒只觉得慕有哥哥厉害,身畔的侯佳音也称赞其好学不倦。唯有屈寻枝忽而就咋呼了毛,训斥问道,“谁教你这种东西的?”

  慕有略显慌张,但还是背着手恭恭敬敬地与屈寻枝回答道,“父亲。”

  屈寻枝眼峰严厉地一扫,反诘道,“我一手把你养到大,你哪里来的父亲啊?”

  “对街里新支起了一家摊贩,里面有个专卖书法字画的先生就是我的父亲。前些日子慕有见摊子清冷,便想着去照顾生意,这才得知他是我父亲。”

  慕有说完,又大肆赞扬了宋倪风一通,称他如何学识渊博,言辞眼界又如何如何宽阔厉害。

  想到这里,舒舒不禁有那么点儿艳羡。

  舒舒往嘴里塞着糕点,期冀地看着眼前面容苍白的娘亲问道,“我的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就回来了。”侯佳音避开舒舒的视线,从榻下的木盒里拎出一沓笺纸。

  缓缓打开,又细细地看。探出指尖描摹着挥洒流畅的字迹,好像在触摸他的脸。

  这物件儿舒舒见惯不惯了,她已经有成千上万遍地看娘亲捏着信纸翻来覆去地读。

  “爹爹是什么样子的呢。”

  舒舒又好惆怅。

  听说慕有哥哥的爹爹长得很好看,又读过很多很多的书,世上没有一件事是他不知道的。万一自己的爹爹被比下去了可怎么办才好呢。

  侯佳音摸摸舒舒红通通的脸颊,“爹爹和舒舒一样生得好看,也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爹爹也很喜欢很喜欢舒舒,恨不得把世上最最漂亮的物件儿给舒舒。”

  舒舒有点害羞地掩住面颊,“真的啊?”

  侯佳音轻轻应了一声,“你扶着娘亲下榻走走好不好?”

  舒舒还是头一回见娘亲这样从容开心,也头一次见娘亲萌生了去外边走走的心思。

  “好。”

  侯佳音几年里削瘦了不少,遵医嘱又不得沾一丝儿寒。入冬后都会在被窝里塞上好几个汤婆子,否则吹个风都能倒了。

  “你替娘亲把祖母叫过来好不好?”

  舒舒懵懵懂懂,“好。”

  一看到舒舒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姜宇整颗心都提起来了,“小祖宗,可别跌倒了,怕是有鬼怪在后头跟着呐。”

  “娘亲叫你。”舒舒眼睛晶晶亮,好像在完成一件特别重要的使命,“说是有大事情要商量。”

  姜宇的心咯噔一跳——

  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