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 第441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有,有的,你等着,我马上去给你拿来,御膳房,等我啊。”

    悄悄搓了一下手,转身就跑了出去,打开了门锁,她出了门,为了防止崇奚墨跑出去,她将房门从外面锁上了,然后拍拍手,直奔御膳房而去。

    这次悄悄手脚麻利,做了几个小菜,又热了一壶酒,飞快地跑回了雅苑,就在她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崇奚墨已经不在椅子走着了,而是站在她的床边,拿起那件暗红色的披风仔细地看着。

    “喂,你别动那个!”

    悄悄赶紧将饭菜放下了,急切地跑了过去,一把将暗红的披风从崇奚墨的手中抢了过来,小心地藏在了身后,这是悄悄曾经最落魄的时候,马车里的男人给她的,这份恩情,悄悄一直放在心里,她希望如果有可能,一定要将披风还给恩人,然后当面说声谢谢。

    “一件男人的披风?”崇奚墨看向了悄悄,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好像一次认识她一样。

    “这不关你事儿。”

    悄悄将披风小心叠好,放在床榻里,然后眸光不悦地抬起。

    “你没有权利随便动我的东西。”

    “这不是你的东西。”崇奚墨微微一笑。

    “对,不是我的,可也不是你的,你……”悄悄握紧了拳头,一副要揍崇奚墨的模样,可想想还有求于他,只能放开了手,垂下头,又装出一副妥协听话的样子,声音也比刚才小了很多。

    “你不是饿了吗?我做好了,还有一小壶酒,不过……菜可以多吃,酒就不能多喝……”悄悄怕崇奚墨喝多了,乱了性,她一个弱质女子,可是逃不脱他的魔掌。

    “你怕我酒醉乱性?”崇奚墨直接问了一句。

    “不是。”

    悄悄的脸红了,懊悔端酒回来了,这样的讨好,似乎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难道你没听说吗?美色当前,没有酒,也会乱了性吗?”

    崇奚墨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将悄悄吓得连连后退。

    “崇大人是斯文人,不,不会的。”她结巴了。

    谁知崇奚墨却大笑了出来,朗声地说他也是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美色,没什么斯文可言,说完他转过身走到了桌子边坐了下来。

    悄悄呆站在原地,用力地甩了一下头,看来这事儿得快刀斩乱麻,行与不行,都得说了。

    崇奚墨坐下来后,许是真的饿了,拿起了筷子,大口地吃了起来,他果然一边吃,一边喝酒,看起来那一小壶对他来说实在太少了。

    这段时间,悄悄的厨艺可是长进了不少,做出的东西,就算是随意的,也色香味俱全,崇奚墨一边吃一边点头。

    “看来以后我要常来你这里喝白开水了。”

    “大人若喜欢喝,春香给大人亲自送太医院去。”

    不就是一点白开水吗?想要多少,悄悄有多少,只要崇奚墨答应了帮助老御厨,她在皇宫里一天,就送白开水一天。

    “白开水?”

    崇奚墨轻笑了一下,继续吃东西。

    悄悄觉得是时候了,刚要开口,崇奚墨就指了指酒杯“倒酒。”

    悄悄无奈,只好打住,然后将酒杯倒满了,酝酿了一下情绪,正要开口,她发现崇奚墨的酒杯空了。

    “倒酒!”崇奚墨又指了指酒杯,就是不给悄悄开口说话的机会。

    悄悄只能又端起酒壶给他倒酒。

    终于这壶酒喝光了,悄悄松了口气,现在她可以开口了吧。

    没有下一了,先看看别的吧

    悄悄的心病

    悄悄刚要开口说话,崇奚墨竟然放下了筷子,打了一个哈欠,慢慢闭上眼睛,在椅子里小憩了起来。

    睡,睡了?

    悄悄瞪圆了眼睛,喊了一声。

    “崇大人?”

    崇奚墨连理都没理悄悄,发出了均匀的鼾声,他竟然真的在这里睡了,悄悄无奈地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长长的出了口气,好在他没跑到她的床上去,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默默地垂下了头,悄悄看向了自己的脚尖,低声地自言自语着。

    “我知道不该开口的,就算求你,你也不会同意,可是……做人总得讲点义气吧,魏英虽然装疯,可他真不是一个坏老头儿,也许每个人都有为难的时候,都有不想说的秘密,就好像我,好像他,谁愿意这样冒死进宫,谁又愿意装疯吃屎呢,说起来,还不都是无奈之举,哪里像你,一帆风顺,扶摇直上,这么有面子,有地位,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帮帮他,其实也没什么的……”

    悄悄知道说什么崇奚墨都听不见了,于是掰着手指头说老御厨的好“那老头儿其实挺好的,热心、豁达、不自私、还体贴……总之,挺好……”

    说了这么多,悄悄觉得都好无意义,她听见了崇奚墨香甜的鼾声。

    摇摇头站了起来,悄悄拿了一条被子该在了崇奚墨身上,然后去了外间,坐在了凳子上,呆呆地看着浓黑的夜色。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她轻叹了一声,眼眸眨巴了一下,觉得也有些困了,可崇奚墨在房间里,她是不能睡的,孤男寡女,她得提防着他。

    就这么悄悄一直坚持到了下半夜,实在坚持不住了,头一垂,再也抬不起来了,人蜷缩在凳子上,依靠着柜子,睡着了。

    悄悄不但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空地上,青嘘嘘的石板面,缝隙里还有干涸的血迹,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不远处,老御厨魏英跪在那里,手铐脚镣,而他的身边,崇奚墨提着一把剑站在那里。

    这是要砍头吗?悄悄惊恐地看着崇奚墨,直到他将宝剑高高地举起。

    “大,大人!”

    一声惊呼,悄悄睁开了眼睛,眼球儿费力地转动着,看着周围,她竟然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

    怎么会在床上?

    悄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发现身上的衣服还在,甚至小太监的衣服还套在外面,她这才松了口气,目光看向了房间里的桌子,桌子的盘碟还在,只是崇奚墨不见了。

    走了?

    悄悄站在了地面上,小心地探出头,将整个房间都看了一遍,没有崇奚墨的影子。

    “大人,崇大人?”悄悄小声地喊着,然后迈开步子继续向外,她探身看向了外间,那个小凳子还放在柜子前,仍旧没有崇奚墨的影子,她一直奔出了房间,推开了房门,发现院子也空空如也,大门还是从里面锁着的。

    哎!

    悄悄轻叹了一声,其实这门根本锁不住他的,他就好像鸟儿一样自由,轻轻一跳,就能离开这里,这院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想着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悄悄的脸红了,无疑,他半夜的时候醒了,将她抱了起来,她竟然混然不觉,若他想做什么坏事,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可他没有那么做,他昨夜说的那番话,不过是吓唬她而已。

    慢慢地蹲在了院子的台阶边,悄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竟然红热发烫,她害羞了。

    不过害羞归害羞,悄悄还是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圆了一双眼睛看着大门,这次糟糕了,她的话还没说呢,如果崇奚墨直接去了大理寺,老御厨这次真的要死了。

    想着昨夜的那个梦,悄悄飞奔到了门口,慌乱地打开了门锁,才推开门,发现大块头哆哆嗦嗦地站在门外,他见门开了,一双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悄悄。

    “春香姐,怎么样了?”

    看到大块头,悄悄觉得很对不起他,昨夜崇大人就在这里,她却错失了这个机会。

    “没事,没事了,你放心好了。”

    悄悄违心地安慰着大块头,却不敢说出事实来,真希望别出什么大事就好,不然真的没法和大块头解释了。

    大块头一听说没事,立刻开心了起来。

    “谢谢春香姐,我马上去收拾我叔叔的房间,等他回来,就不打扰你了……”大块头激动地跑出了几步,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过来,嘿嘿地笑了一声。

    “春香姐,你没洗脸,头发也没梳,还是收拾一下再出门吧。”

    大块头的一声提醒,让悄悄立刻清醒过来,她这个样子绝对不能出去,若被什么人看了,还以为她也疯了呢。

    回到雅苑的时候,悄悄的心里还很不安,她怎么都要再去太医院一趟,恳求崇奚墨,让他帮了这个忙,匆匆收拾了之后,悄悄去了太医院,可一个出来的医女告诉她,崇大人已经去了大理寺了。

    “去大理寺了?”听了这句话,悄悄一下子倚在了墙壁上,这次完了,她要怎么和大块头交代啊。

    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太医院,悄悄怎么进的御膳房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的脚迈进去的时候,该在的人都在了,安歌这次倒没有悠闲地坐着,破天荒地干起活儿来,当他看到悄悄没精打采地走进来时,立刻蹙起了眉头。

    “李大厨,再来晚点,就中午了。”安歌远远地喊了她一声。

    “哦。”

    悄悄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然后着手干活儿,可她的心里还想着这会儿崇奚墨在做什么,一定正在悉数老御厨装疯的事实。

    想着崇奚墨那么不徇私情的样子,悄悄灰心了,就算她昨夜当年说了,恳求了,他也不会答应的,她有些后悔那么安慰大块头了,如果传来了老御厨不好的消息,她要怎么和大块头解释啊。

    “你病了?脸色这么不好。”安歌走过来问了一句。

    “没有。”

    虽然昨夜有点不舒服,可睡了一会儿也就好了,现在不是她身体有病,而是心里有病。

    安歌的大话

    这身体的病好医,可心病难除啊,万一老御厨真的被处斩了,怕这件事一辈子都是悄悄的心病了。

    “心不在焉的,有什么心事儿?”

    安歌又问了一句,眸光落在了悄悄的脸上,就算傻子都看出来,李大厨满腹心事,愁眉不展。

    “有心事,你也管不了。”悄悄将羊排浸入调料汤汁中,托着下巴发呆了起来。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也许我比你想的强了那么一点点。”安歌用手指比划着,事实上,就那么一点点,远远不够用的,悄悄需要更大权力的人,至少可以赦免别人死罪的。

    “好,你不说是不是,不说我就不管了。”

    安歌转身就走,悄悄立刻抬起眼光看向了他,她怎么忘记了,安歌可是内膳房的御厨,就算不是位高权重的人,也是给皇上和娘娘们做饭的,说不定,能真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她呢?

    “等等!”

    悄悄一把拽住了安歌的衣袖。

    安歌看了一眼悄悄拽自己衣袖的手,微微地笑了起来。

    “说吧,我尽最大能力帮你。”

    “我说了,你能帮就帮,不能帮,也别勉强了。”

    悄悄就将老御厨的事儿说了,但装疯这个事实,她决口没提,若是说了,八成安歌也不会帮忙了。

    “魏英,这个人我当然知道,不过他和你什么关系?”

    “他和我能有什么关系,是他的侄子,我们都是提水房出来了的,一直关照我的,若是他叔叔就这样死了,我这心里哪里能好受,算了,我知道这是很难的事情,我还是一个人想想,怎么和大块头解释吧,大不了,让他打一顿算了,谁让我说谎骗了他呢。”

    “就这件事儿?”安歌问了一句。

    “是啊,就这件事儿。”悄悄觉得诧异,安歌说得如此轻松,好像小事一桩一样,她用力地点点头,就这件事,就够她惆怅满腹的了。

    “这么小的事情,你也发愁,真是个女人,好,我帮你,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安歌大步流星地从御膳房里走了出去。

    他能帮她?悄悄的嘴巴成了“O”形,良久都瞪着眼睛看着御膳房的门,安歌就是一个御厨而已,凭什么有这么大口气啊。

    可人家有这么有信心,对悄悄来说,可是大好事,若老御厨真的没事,悄悄一定好好谢谢安御厨。

    “李大厨,这个放在这里,您尝尝,看味道如何。”

    一个初级御厨将一碟奶皮放在了悄悄的面前,她这才回神过来,她要专心工作了,然后等安歌的消息。

    中午到了,悄悄翘首相望,没见安歌回来,中午过去了,还是没回来,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她有些灰心了,安歌虽然说得轻松,可事实上,这件事不是小事儿,哪里那么容易达成的。

    轻叹了一声,悄悄收了目光,低头拿起了一块奶皮,这颜色做得好真一般,看来内御膳房的御厨也有领悟力差的。

    就在悄悄将奶皮拿起要品尝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将她手里的奶皮抢了过去,接着清脆的一声,来人咬了一口。

    悄悄惊愕抬头一看,竟然是安歌,安歌跳着两条好看的眉毛,吃了一口,品了一下,又将奶皮扔了回来。

    “这奶皮,还得你亲自来做,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