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 > 第三百八十章 真的扭转乾坤了
  李悠然表示愿意一试,男子大喜,哈哈笑道:“小友,请!”

  而林河、陈跃,以及围观的游客们同样高兴。

  因为这样就有热闹可看了。

  只是,这个小伙子行不行啊?这句上联看上去,难度好像非常高的样子。

  甚至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懂上联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

  这三个“解”字连在一起,读起来实在是怪异,意思也难以理解。

  但也有人琢磨明白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河笑道:“这第一个‘解’字,应该读‘jiě’,是解渴的意思。

  而第二个‘解’,则读‘xiè’,是姓氏的意思。

  第三个‘解’,读‘jiè’。解元,古时科举制度中,乡试第一名便被称之为解元。

  整个意思便是,一盏清茶,能够解一名姓解的解元之渴。”

  其余不懂的人终于恍然,原来是这样理解。

  这么一看的话,这句上联相当绝妙啊!

  难度也相当高!

  小伙子能对出下联吗?

  众人很是有些担心。

  男子微笑着看着李悠然,他这句上联难度的确非常大。

  李悠然能否对出?他十分期待。

  李悠然思索一阵。

  很快,有了。

  于是,走到画架前,提笔开写。

  见此情景,现场所有人都十分惊愕。

  这么快就对出下联了?

  真的假的?

  即便是男子也十分意外,这小子的对联水平如此之高吗?

  难度这么高的上联,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出啊!

  李悠然不管众人心里的想法,很快将下联写出:

  “七弦妙曲,乐乐乐府之音。”

  男子见了,略一琢磨之后,哈哈笑道:“好!对得好!小友的对联水平果然非常高。比我想象中更高。”

  李悠然微微一愣,他说“果然”,难道真的认识自己?

  等一下一定要问清楚对方的身份。

  而林河、陈跃,以及其余的游客们,则还在琢磨李悠然这句下联的意思。

  有了上联的经验,下联琢磨起来就要容易些了。

  慢慢的,所有人全都琢磨明白了。

  关键点依然是三个“乐”字。

  第一个“乐”,应该读“le”,四声,作动词解。

  第二个“乐”,读“yue”,四声,同样是姓氏。

  第三个“乐”,也读“yue”,四声。

  和后面的“府”字组成乐府。

  指的是古时掌管宫廷乐器制作,与各类俗乐的朝廷音乐机构。

  意思就是,一个在乐府工作的,姓乐的人,演奏出了一曲美妙的音乐。

  与上联可以说是异曲同工,对得的确是相当好。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小伙子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对出来了。

  小伙子的对联水平,相当牛逼啊!

  现场所有人全都啧啧赞叹。

  同时,也显得很是兴奋。

  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们接下来可以拿出去吹牛逼,绝对会相当吸引人。

  能够见到这样一幕,十分幸运。

  男子这个时候又说道:“听闻小友不仅擅长对联,在诗词方面,也有着很深的造诣。我这里有一题目,不知道小友可有兴趣作诗一首,让我们有幸欣赏一番小友写诗的风采?”

  李悠然听后,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对方果然认识自己。

  这倒是有意思了。

  林河、陈跃两个人,以及其余的游客们,这个时候也听出来了。

  这个男子认识小哥。

  但小哥明显不认识男子。

  有意思,更有意思了。

  小哥的对联水平的确相当高,而听男子刚刚的意思,小哥还非常擅长诗词?

  这是真的吗?

  所有人的兴趣全都更大了。然后都希望小哥能够答应写诗一首。

  他们非常渴望知道,小哥写诗的水平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高?

  李悠然想了想,说道:“我的诗词水平其实不怎么样。但先生既然有此雅兴,那就请先生出题。我尽量试一试。如果作得不好,希望大家见谅。”

  李悠然想知道对方的身份,所以没有拒绝。

  不过,并没有把话说满,而是留了后路。

  这万一写不出什么好诗,也好下台不是。

  林河、陈跃,还有现场的游客们全都大喜。

  整件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今天到这里,运气还真是好。

  小哥即将写出的诗,让人非常期待啊!

  男子当然也十分高兴,哈哈笑道:“好!太好了!小哥的诗让人非常期待。至于题目嘛……”

  男子说着,望向河面。

  众人也跟着看过去。

  只见在河对面,有一只白鹤恰好飞过。

  男子便道:“就以‘鹤’为题吧。”

  以“鹤”为题,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听后,都略微有些失望。

  这题目太中规中矩了,没多大的意思。

  他们原本还以为,男子会出一个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挑战性的题目呢。

  没想到就是以“鹤”为题。

  没多大意思。

  李悠然也有些意外。他也以为对方会在题目上故意刁难一番。

  没想到就是简单的以“鹤”为题,完全不存在刁难啊!

  不过,简单点也好。简单点作起诗来也更容易不是。

  男子似有深意的一笑,说道:“这个题目如何?小友有意见吗?”

  李悠然笑笑,说道:“没有。就这个吧。挺好的。”

  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齐翻白眼。

  小哥对这个题目只怕求之不得,又怎么会有意见呢?

  李悠然思索一会之后,走到画架前。

  这个时候,画架上又换了一张空白宣纸。

  提笔开写。

  “远望天空一鹤飞,朱砂为颈雪为衣。”

  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见了,缓缓点头。

  这两句写得还是不错的。

  但仅仅只能说不错而已,没什么惊艳的感觉。

  大家略微有一点失望。

  不是说这两句诗写得不好,而是小哥之前对下联的时候,太让人惊艳了。

  再加上男子的那一番说词。什么听闻小友不仅擅长对联,在诗词上的造诣也很高之类。

  让大家心里的期待值提得颇高。

  现在看到写出的这两句诗,说不上惊喜,自然便有些失望了。

  当然,大家也知道。之所以不那么惊艳,估计和“鹤”这个中规中矩的题目也有关系。

  这个题目限制了小哥的发挥。

  归根结底,还是题目出得不好。

  大家心里都这样吐槽。

  然而这个时候,男子突然说道:“小哥且慢。我说的是黑鹤,而不是白鹤。”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在这个时候才说是黑鹤,而不是白鹤?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明?

  现在小哥写出的这两句诗,“远望天空一鹤飞,朱砂为颈雪为衣。”这明显描写的是白鹤啊!

  现场才告诉人家是以黑鹤为题,这不是坑人吗?

  虽然题目说“鹤”,的确可以是白鹤,也可以是黑鹤。

  但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白鹤吧?

  因为鹤主要以白色为主。黑鹤虽然有,但不多。

  况且,大家之前看到的那只鹤,就是白鹤啊!

  太坑人了。

  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全都在心里吐槽。

  但是,所有人看到男子脸上那似有似无的笑意时,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

  难道……男子是故意的?

  这……

  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突然之间想明白了男子的用意。

  他们确定,男子就是故意的。

  这让他们莫名的兴奋起来。

  原来,这道看似中规中矩的题目,隐藏着这样一个巨大的坑。

  原来,男子在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这简直相当的不厚道。

  不过,让人十分兴奋。

  因为这样一来,事情就突然间变得非常有意思了。

  就说嘛,男子怎么会出一道如此中规中矩的题目呢?

  原来,这道题目另有玄机。

  林河、陈跃,还有所有的游客们,全都兴奋起来。

  所有人都看向李悠然。

  小哥接下来会怎么办呢?

  当然,大家并不是等着要李悠然的笑话,而是期待着李悠然能否化解当前的局面?

  小哥之前对下联时,让人那么惊艳。

  现在,还会再一次让人感到惊艳吗?

  所有人全都非常期待!

  不过,想要再一次让人感到惊艳,应该不大可能了。

  毕竟,前面两句诗都已经写成白鹤了。

  后面再怎么写,也不可能让白鹤变成黑鹤啊!

  小哥大概率会舍弃已经写出的两句诗,然后以“黑鹤”为题,重新写。

  这样是正常操作,让人没有话说。

  但这样一来,终究显得普通了。

  但应该的确只能如此操作吧?

  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男子笑呵呵的看着李悠然。这的确是他故意为李悠然设下的坑。

  那么,李悠然会如何做呢?

  是舍弃这两句,然后重新写?还是直接续写两句扭转乾坤?

  让人相当期待!

  李悠然微微皱眉思索。

  这的确是一个大坑,而且他已经跳进来了。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真的只能舍弃这两句,然后重新写了吗?

  应该未必吧?

  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灵光一闪。

  有了!

  李悠然欣喜不已,提笔在刚刚的两句诗下面,继续开写。

  所有人看着李悠然的动作,都是一惊。

  他这是不打算舍弃前面两句吗?

  所有人全都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李悠然落笔。

  “只因觅食归来晚,误落羲之洗墨池。”

  当李悠然停笔的时候,现场所有人全都抑制不住的兴奋。

  所有人都忍不住喝彩出声。

  竟然还能够这样扭转乾坤。

  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这一次翠幽谷之行,不虚啊!

  所有人全都看着李悠然,此时他们心里都想到了一个词。

  惊才艳艳!

  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就用后面这两句诗扭转乾坤,成功将白鹤变为黑鹤。

  而且,一点也不别扭,相当的顺理成章。

  就仿佛在小哥原本的构思里,后面这两句就是这样的一样。

  一点也看不出,有第二次构思加工的痕迹。

  太让人惊艳了!

  小哥在诗词方面,真的造诣不低。

  既十分擅长对联,又十分擅长诗词。

  太牛批了!

  能够有幸在现场见证这一联一诗的故事,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

  当然也就非常的兴奋和激动了。

  即便是男子,眼里也尽是惊艳的色彩。

  先是对联,然后又是诗,接连两次,李悠然的表现都让他惊讶。

  这小子的实力,比之前认为的更强。

  真的是后生可畏!

  男子哈哈笑道:“好!好一句,‘只因觅食归来晚,误落羲之洗墨池。’小友的诗词能力真的让人惊喜。无论对联,还是诗词,我都真的服了小友的能力了。”

  李悠然微微一笑,说道:“先生谬赞了。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先生,不知可否请教先生的名字?”

  林河、陈跃,还有游客们全都看向男子。

  他们当然也早都看出来了,男子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

  他们也十分好奇男子到底是谁?

  男子微微笑道:“实在是抱歉,我早该自我介绍的。我姓白,白天易。”

  白天易,所有人都是一惊。然后又恍然。

  再然后,当然就是非常的兴奋和激动了。

  白天易,与王龄齐名的著名大诗人。同时也是笔书小说网总编。

  所有人都很兴奋。他们一直仰慕白天易。

  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就说嘛,男子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现在果然如此。

  李悠然也终于恍然。

  原来是白天易。

  既然是白天易,认识自己那倒是并不奇怪了。

  上前天李悠然去笔书小说网的时候,和曲无忆、宁婉、柳畅、阮行等编辑们全都拍了合照。

  白天易想来是看到他的照片了。

  白天易的确是通过李悠然和编辑们的合照,知道李悠然的相貌的。

  他今天到翠幽谷来散步。走到这里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李悠然。

  当真是非常意外而又惊喜。

  他知道李悠然就是逍遥子,也知道李悠然在对联和诗词两个方面都非常擅长。

  他突然来了兴致,想要亲自考究一番,李悠然在对联和诗词两个方面的本事。

  这便有了最开始,他叫住正要离开的李悠然的一幕。

  然后接下来便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了。

  现在,考究已经结束。白天易真的感到非常惊讶。

  李悠然真的比他想象中更强。

  无论是对联方面,还是诗词方面都更强。

  再加上对方还是逍遥子。

  白天易对李悠然的本事,真的感到震惊。

  他只能说一句,后生可畏!

  ……

  起点书评区,为主角李悠然贡献星耀值的活动,现在已经成功达成目标了。

  真诚感谢每一位参加活动的大佬。

  感谢你们。祝福你们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活动奖励在活动结束后的三天之内,系统会自动发放,大家可以留意一下。

  最后,再次感谢参加活动的大佬们。

  感谢!

  ……
    在乡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166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