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我白锦一身正气 > 第101章 严执事的青葱岁月

第101章 严执事的青葱岁月

 推荐阅读:
     “解决了一件心头大患,整个人好像卸下重担一样,走路都轻飘飘的.....”

  将无情仙的任务外包之后,白锦满脸惬意的走在回前山的路上,时不时伸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团妖元塞到肩膀上一团淡蓝色火焰里。

  现在星络仙门在召开议会,大量门派高层都聚集在太一宫里,白锦召唤魂灵都不敢凝聚出实体来,生怕被某位路过的高层捅一剑从而引发连锁反应。

  无情仙不在乎自己是什么门的,其他星络仙门高层可不这么想,如若让岁命星见到自己道心种魔,魔像天成......

  那株不死树.....应该能吊死自己吧?

  “嗯?!”

  静悄悄喂养着魂灵的白锦,忽然停住脚步看向小溪边长椅上,一名面色严肃坐在长椅上翻动着厚实书页,身边摆放着一杆鱼竿和一个竹篓。

  白锦脸上露出古怪笑容,轻轻一摆手让魂灵回到体内,收敛自身气息,轻手轻脚的往长椅走过去,抬起手重重拍在老严头的肩膀上:“严执事钓鱼啊?”

  “!”

  看着书思考着事情的严执事,被白锦突如其来一手吓的浑身一颤,手里书册直接合起手握书一角,似准备反击。

  但听到白锦的声音之后,默默地放弃反击术法,臭着一张脸回过头去,看着那张嬉皮笑脸道:“胡闹!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我会如实记录在评估册里的!”

  严执事是真的被白锦吓了一跳,完全察觉不到白锦的气息,就连他走动踩在草坪上的动静也没有感觉到,直到白锦拍他肩膀时候才发现的。

  他被白锦吓得够呛,他目前所在位置是星络仙门的后山,这里平日也有一些弱小妖兽出没,他还以为自己被什么擅长隐匿的妖兽偷袭了!

  “严执事你不讲武德啊!”

  白锦脸色一正道:“我只是看到严执事在这里钓鱼,准备上来尊师重道,万万没有想到严执事当我不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书籍.....”

  “哼!”

  严执事冷哼一声,说道:“我正在整理下周课程内容,若我不认真你们中必然有人要横着出学宫大门!”

  “那么凶险?下周我们学什么?”白锦满脸好奇的说道:“该不会炼丹吧?上回金兄不是练爆丹炉,把一整座炼丹学堂都夷为平地了吗?那么快修建好了?”

  严执事胸口一闷,深呼吸一口气吐出胸腔里郁闷,道:“上周黄执事应该告诉你们,我假期结束就教你们阵法,难道你又给我逃课早退了?”

  严执事并不知道白锦请假的事,先前大厌国摄魂妖王复活事件后,他就因为心神俱疲提前修了年假,准备摆正心态再去面对那一群洪水猛兽。

  他说白锦这一届难带,绝对没有掺杂任何夸张的成分,他们这个班级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了。

  上着上着课,可能因为金鳞气运逆子天赋作怪,一大群飞禽走兽从窗台钻到学堂里鸡飞狗跳,然后被吓哭的雨雪晴抱头蹲下课就不用上了。

  要么课堂被涓流淹没,带着大量孽畜的粪便随波逐流,要么凶狠的水灵出来团灭那些孽畜红黄绿溅课堂......

  这只是常见案例之一,严执事每一回上课都感觉自己在逆天而行。

  “我最近都没有上课,师父帮我请假一直待在文瑶峰里进行突破,也就昨晚刚突破到金丹期,今天出来遛个弯。”

  “金什么?金鳞还是金丹?”

  严执事猛的回头眼睛瞪圆,看向面前的孽障学生,声音高八度叫道:“你请假在家里突破到金丹期了???”

  “对,师父练的丹药太补了,体内积攒的灵气到达上限,咻一声突破了。”白锦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回答道。

  “............”

  严执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满脸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缓缓伸出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想将黑历史压回去。

  白锦如驾遁光般晋升速度,让严执事回忆起年轻时候一件耻辱的事情。

  那时候他刚刚从学宫毕业,经过师父精心教导小半年,刚外出游历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他遇到合欢宗一名亲传弟子级别的魔修。

  他们是在书坊相遇的,那人一手拿着书册一手执扇,折扇打开一扇,如台风过境般的飓风席卷了一行人,那人淡淡一笑道:“有礼了,在下合欢宗知之见过星络仙门的诸位道友。”

  原本双方并没有交集的,但星络仙门看到那人腰间悬挂合欢宗的腰牌,所以才导致闹剧的爆发.......严执事一行连同护道人都被瞬间收拾的干净。

  知之将人击倒之后,也没有继续理会或者嘲笑他们,自顾自的走到书架前面选起自己要购买的书籍。

  那时候年轻的严执事还很热血,看到师兄弟们躺到一地的惨状,挣扎着起身朝知之怒吼道:“混蛋少瞧不起人,不就是比我们早修行多两年罢了!”

  “我严青,才不会怕你们合欢宗!”

  知之一愣,头也不回斜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轻笑说道:“世间上的天才十几岁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有的甚至已经功成名就......两年?”

  “两年的时间,对那些天才来说已经是沧海桑田了,你们的天赋和才能仅仅止步于此罢了.......”

  折扇开合,一阵风将严执事吹的倒在地上,知之从他们身边走过,语气轻挑留下一句话:“两年后?人都死掉咯...”

  事后严执事才知道,那名合欢宗魔修的年纪并不比他们大多少,而且论接触修行的时候.......算上入门功课期,他们应该是比知之修行的更久的。

  之后更是一语成谶,被知之一招击倒的那一行人里,修行走的最远的也仅仅是元婴期,严执事更是在金丹期上卡了许多年才放弃专研,转而到学宫里专心教书育人。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莫欺少年穷?莫欺老年穷?死者为大?哈哈哈哈.......你们都已经死掉了。

  那是严执事第一次遇到合欢宗,也是影响最为深刻的一次,甚至可以说影响了他的一生,也差点被那人给气死。

  但他不但不承认,那人说的对,修行一道没有说修的久就是前辈,当初那位护道人修行了数百年,不也挡不住那人轻描淡写一招。

  修行一途达者为师,看到白锦在束发之年便已经金丹期,严执事不由的想起自己几乎是年过花甲才到的金丹。

  “白锦.....”

  严执事严肃古板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直勾勾看着白锦。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既然你如今已经到金丹期,那我便交一个学堂职务给你.......”

  “?”

  看到严执事不怀好意露出怪笑,白锦一愣连忙摆手:“不不不.....受不起。”

  他就是过来吓一吓老严头而已,可不是过来受惊吓的。

  学堂啥模样你心里没点树?还想拉我下海陪你一起去劳心劳力,没树我待会回文瑶峰给你挖几株百年古树。

  ……

  求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