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2003章 黎墨你冷静一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起来。”

    刚刚心情不错,黎墨没有感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许清知转头看了他一眼,撇撇嘴没说话。

    黎墨蹙眉,无知的女人。

    脱掉身上的浴袍,在许清知面前噗通一声跳进了泳池里。

    许清知被溅了一身水,伸手摸了一把脸,刚想要开口指责,却看到黎墨此刻正赤着上身走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腕。

    她生怕他会一下子把她拉进水里,手撑在后面,一只脚也踩到了黎墨的肩膀上,用力推他。

    “你别乱来啊!我不会游泳!”

    黎墨转眼看了一眼踩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小脚,沉声道:“许清知,你敢踩我?”

    “你别拉我,我……我现在怀着孕呢!”

    黎墨瞪了她一眼,这女人,完全是仗着怀孕为所欲为!

    但他任由她依旧蹬着他的肩膀,看着手中的另一只脚,手指捏着她的脚踝揉了几下。

    力道适中,倒是有些舒服。

    许清知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着他,当他抓着她的脚,开始转圈的时候,她才忽然反应过来。

    游泳前是一定要先拉筋热身的。

    不然会很容易抽筋,也是为了避免各方面的损伤。

    以前没接触过游泳,是真的门外汉,但是现在做起来,她也是懂得的。

    可是黎墨他……

    居然还可以做这些事情吗?

    许清知心中感动百倍。

    她就说,她看男人的眼光,还是有那么点儿的。

    就这么一个男人,这两天行为上的细心,怎么可能不让女人心动?

    再加上这张迷死她的俊脸,还有这身材,生来就是为勾引女人而生的啊!

    不上套还真的对不起他这百分百的硬件设备。

    “啊!”

    盯着黎墨整出神,黎墨冷不防向上扳了扳她的脚尖,小腿上一根筋突然被拉扯到,她一时不察,疼的叫了起来。

    黎墨掀眸看了她一眼,“你是个女人吗?浑身都僵成了这个样子,还想要下水游泳?”

    说着,又微微用了几分力。

    “啊啊啊,黎墨,疼啊……”

    “忍着。”黎墨冷声说了一句,但是手上却松了力道,又一轮的拉筋,许清知叫了两声,后来也就觉得不疼了,反而觉得身体轻松多了。

    当黎墨抿着唇沉着眉把她的另一只脚从他肩膀上拿下来的时候,许清知脚趾微微动了动,指节滑过他的肌肤,在两个人已经这么习惯彼此接触的情况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黎墨似乎也没太在意,继续给她捏着脚踝,捏着她腿上的几条筋,最后又是一阵拉扯。

    “疼……”

    许清知缩了缩脚,却只是轻声叫了一声。

    黎墨手中的动作微顿,抬头看向她,却发现她正咬着唇,委屈的像是他怎么欺负她了一样。

    “……忍着。”

    还是丢给了她一句老话,继续他手中的动作。

    许清知静静地看着他,眼前这一幕,她想就算是她老了,都不会忘记。

    咬了咬唇,她身体往前蹭了蹭。

    “好了。下来吧。”

    黎墨刚好这时候松开她,仰头看向她。

    许清知手撑着泳池边缘,眸子闪了闪,试探性地往泳池里滑了几分,有些胆怯。

    黎墨蹙了蹙眉,长臂穿过她的腿弯,横过她的腰,直接将她抱到了水里。

    许清知不会游泳,这个时候自然紧紧抱着黎墨的脖子不肯撒手。

    两个人现在各自都是泳衣,身体的接触可以想象。

    许清知能感受到黎墨胸口的硬朗,而她,黎墨自然也感受的真真切切。

    将许清知放到水里,但是许清知的双手还是紧紧攀着黎墨的脖子。

    “你别松开我……我害怕!”

    许清知出声警告他,双脚扑腾着水,直接勾着住了黎墨的腿。

    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一样,趴在他的身上。

    黎墨脸色千变万化的变幻着,手揽着她的腰,也不曾放开半分。

    “你还学不学?”

    许清知自他怀里抬起头,精致的五官近距离在面前显露,黎墨眸子微微眯了眯。

    “所以你今天要当我的教练吗?”

    黎墨眉心微动,垂眸看着她,“你要找别人也可以。”

    许清知下意识地更加紧攀住了他。

    她听得出来,黎墨就是想要亲自教她。

    有了他,她凭什么还找别人?

    更何况,她现在……实在蠢蠢欲动。

    黎墨今天,实在是感动到她了。

    “不找别人,我就要你!”

    黎墨身子微微僵了僵。

    女人的话,加上紧挂在他身上的身体,让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

    “你说什么?”

    许清知抿了抿唇,“黎墨……”

    “什么?”

    许清知抬头,盯着黎墨那张脸看了半天,搂着他脖子的手突然用力,压下他的脑袋就凑了上去。

    猝不及防。

    温软的触感,直逼大脑、

    黎墨微眯的眸子猛然瞠大,漆黑的眸紧紧看着怀里这个胆子极大的女人。

    许清知的胆子不大。

    她自己都鄙视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怂蛋。

    她现在这就叫胆子大了吗?

    她觊觎了这个男人多久?

    不是一天,不是两天,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从认识他开始,近八年的时间,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漫长难熬的岁月?

    他到底有多让她抓心挠肺,他根本不知道。

    看到得不到,还要看着他跟其他女人出双入对,一点点凌迟着她的心,她能坚持到现在不去主动触碰这个男人,实在是怂的可以。

    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比她更没出息的女人了。

    许清知的技术简直烂到家了。

    可她仍旧不肯放弃,倔强强硬地闯进黎墨的领地。

    黎墨放任她这样肆无忌惮地“侵犯”他,实际上他微微弓起的脊背,尤为看得清,他其实完全是在配合。

    他的“无动于衷”,让许清知心中微微有丝丝失落。

    松开一只手,柔软微凉的指腹轻轻滑过他的肩膀。

    停在心口。

    那软绵的触感,让黎墨身子蓦地一紧,呼吸变得凌乱。

    他一把扣住许清知那只作乱的手,“……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许清知轻喘着气,一张脸已是通红一片。

    “谁让你这一整天都在勾我……这是你自找的!”

    勾引了她这么多年,她早应该像这样,早早地办了他。

    黎墨不由握紧了她几分,“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每时每刻。”

    许清知不肯放过他,一只手攀着他的肩膀,边说话,一边仰着头啄着他的唇瓣。

    黎墨虽然闪躲着,许清知却永远都能轻而易举地吻到他。

    “许清知,你是在跟我耍流氓吗?”

    “……嗯,你故意勾我,我不耍点儿流氓有点对不起你……”的美色。

    天时地利人和,她不做点什么,更对不起自己。

    黎墨被她的话给逗笑了。

    这个女人,还叫女人吗?

    流氓耍地这么他光明正大,堂而皇之。

    “我哪里勾引到你了?说出来了我以后改……”

    许清知摇头,“改不了,除非你……把这张脸换了……”

    闻言,黎墨墨眉拢在一起,微微拉开些许距离,冷声问她。

    “你的意思是只看中了我这张脸?”

    许清知没有多想就胡乱点点头,“是啊是啊,黎墨……你长的真帅……”

    黎墨嘴角抽了抽,根本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开心。

    这口气,跟外面那些流氓口中的“这女人长得带劲”有什么区别?

    说她是流氓,她倒是越来越来劲了。

    许清知还是不死心地对他上下其手,嘴上功夫也不停,仰着脖子极尽可能地占他的便宜。

    黎墨则属于那个半推半就的,偶尔让她吻到一口。

    “好了,还学不学了?”

    许清知搂紧他,“再让我亲一会儿……”

    黎墨:“……”

    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来劲了!

    看着女人凑上来,时而啃着她的下巴,时而又喵他一下。

    大胆,热情,缠的紧。

    躲不开,他便突然抱紧了他,手伸进水里,一把抓住了她的腿。

    托着她往旁边走了几步,将她放在下水口的楼梯台阶上,手撑在她的身侧,从她的杂乱无章,一下子反客为主。

    比起许清知的绵绵细雨,黎墨的吻更像是夹着风带着雨。

    许清知一开始还能勉强跟上些许节奏,不愿被黎墨压下一筹。

    结果最后,她却有些害怕起来,呼吸困难不说,直到黎墨的变了位置和方向,她才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伸手推开了她。

    这个时候,黎墨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开她?

    欺身又要扑过来,许清知连忙抬手朝着摆了摆。

    “别别别……黎墨,够了,我亲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黎墨脸色一黑!

    什么叫做亲够了,到此为止?

    这个该死的女人,让她停的时候她还有亲!

    现在把他勾起来了,她倒是亲够了?1

    什么都是她说了算,把他当成摆设吗?

    说停就停?

    这是女人该对男人说的话吗?

    “许清知,这个时候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他说着就拉住了许清知的一只腿。

    “黎墨黎墨黎墨……”

    许清知看着清黎墨眸子里的除却愤怒之外的火,心里更加害怕。

    这一个搞不好,真的是要擦枪走火的啊、

    “黎墨你冷静一点……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晚了!”

    黎墨冷着脸低喝一声,碍于她怀孕,没有将她强行扯过来,而是又登上几个台阶,朝她凑了过去。

    “不行不行,黎墨,你……你冷静一下,我错了,真的错了,你看……你看我现在怀着孕……”

    “医生说可以适量运动!”

    许清知:“……”你怕不是理解错了“运动”这个词的意思。

    “不不不,你搞错了……而且,而且这……这是在外面……这是公共场合,我们不能胡来……”

    “包场了!”

    “但是一定有监控的!”

    这可是经营场所,还有还有不可避免的危险性,这么大的游泳馆,就算再包场,也不能没有监控啊!

    黎墨一时间顿住,视线在泳池天花板的角落里看了看,果不其然。

    许清知松了一口气,低头整理了一下刚刚被蹭乱的衣服,不期然发现胸口上居然出现了一块红色的痕迹。

    她一顿,视线又往上看了看,发现一路,居然零零散散都是……那种痕迹。

    一想到是黎墨人的杰作,她脸色突然又红了几个度。

    依然将衣服整理好,再抬头,却发现黎墨正沉着眸子,完全像是一个蛰伏着的虎豹,正虎视眈眈地望着她,仿佛下一秒,他就会突然冲过来一样。

    许清知心下一惊,跳动的频率加速。

    什么天时地利人和,根本就不是。

    她可没有在公共场合放肆的那张脸!

    人倒是就在眼前,多年的夙愿就在眼前,可是……地址不对,她现在怀着孕,也不对!

    眼看就能吃到口,现在却是只能眼巴巴看着。

    她也懊恼啊懊恼!

    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她看着黎墨,吞了吞口水。

    “你真的别乱来啊……你……”

    视线不由自主朝着黎墨泳裤的方向看了过去,那里呃呃啊啊……

    连忙爆红着一张脸强行将头转到了一边,咬着唇,轻声道:

    “你赶紧让它冷静一点……”

    黎墨脸色又是一沉!

    耳根微微泛红,松开她的脚,淹没到了泳池里。

    “许清知,我饶不了你!”

    放下一句狠话,许清知只听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抬眼望去,黎墨已经朝着远处游了过去。

    一直等到他在泳池里游了五六个来回,才到她面前。

    “到底学不学?”

    许清知看他也冷静下来了,点点头便小心翼翼下了水。

    黎墨沈着脸双手拉着她,视线在她的身上一次次掠过。

    “把腿抬起来。”

    许清知先抬起了一条腿,尝试了第二条腿,没成功,有些尴尬地看着他。

    “我……不敢……”

    黎墨:“……白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