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娇意 > 60.chapter60 珠珠番外完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到家, 周晟是真的疲倦,将她放在床上, 歪头倒在她床一侧,撤掉领带又松了衬衫的另可扣子,哑声说了句,“珠珠我在你这睡一晚。收藏本站┏m.read8.net┛”就睡了。

    她白天睡了一天, 现在一点都不困, 抱着膝盖坐在床边沿,目光安静地望着窗外。

    隔天早晨醒来,沈珠不在床上,周晟回房间冲了个澡换好衣服下楼, 沈珠在厨房抱着杯水在喝。

    他挤过去,提着沈珠的腰按在大理石上, 仰头就亲了过去。

    沈珠知道推不开他的亲吻,就安静的承受着。

    他每次亲吻都带着急切,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腰,亲了一会, 周晟嘴角带着似痞笑,抱着她上楼, 沈珠手臂无力地垂着, “周晟, 你能帮我转一下专业吗?我不想每天呆在房间里, 那样我会疯掉的。”

    她的大学在阳城有分校, 只是转个专业的事, 周晟隔天就办好了。

    那学校离周晟别墅有点远,但周晟没让她住校,让管家安排了个司机每天接送她上下学。

    学校的事稳定下来,周晟带她去见了他的朋友,在他的私人会所。

    沈珠情绪一直不高,就窝在沙发里沉默着。

    周晟也不逼迫她,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握着酒杯在喝酒。

    到中途,有人敲包间的门,随后进来一水蛇腰美人,包间内有一瞬间静默,是辛辛。

    但这局面怎么讲都有点尴尬,周晟开着局是为了介绍沈珠的,但他的老情人又来了这包间。

    周晟的朋友开着玩笑要带辛辛出去,辛辛摆开他的手,扭着腰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往周晟那边走,然后一屁股坐在周晟旁边,纤纤细指捏着装满酒水的杯子去喂周晟,嘴里娇嗔道:“晟哥好久没来找辛辛玩,辛辛好想晟哥。”

    周晟没喝她的酒,只低声,“辛辛你先回去。”

    辛辛将酒杯放下,两条细腿一抬,直接搭在了周晟大腿上,镶着亮钻的高跟鞋在包间灯光下折射着几丝光线,她妩媚的小脸笑着,“晟哥,你这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的速度有点快,我很难过。”

    周晟要拿下她的腿,沈珠却在一侧起了身,她清瘦的脸一片平静,见包间里的人目光都搁在她脸上,她才轻声跟周晟说,“周晟我有点困,就先回房间睡觉了。”

    他要起身,沈珠手按在他肩膀上,没点生机的大眼睛瞧着他,“你晚上好好玩,不用管我。”

    旁人可能都觉得沈珠在用激将法,在吃醋。

    但只有都正对着沈珠的周晟知道,沈珠是真的要回去回家,她也真的不介意他跟辛辛搞到一起。

    他俊脸微沉,稍后又笑起来,笑意没达眼底的那种,很空洞,说:“你一个女生晚上打车儿回去不安全,我跟你一块。”

    周晟站起身,辛辛的腿猛地掉下来,她生气地站起来,喊:“周晟!”

    他低头看她,辛辛又一打颤坐在了沙发上,周晟在生气,虽然他嘴角的笑意没淡下去,但跟了他一段时间,她还是能分得清周晟的情绪。

    “你先回去,之后我们再谈。”

    沈珠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晟说要送她回家,她点点头,说好。

    两人到了地下停车场,上了车。

    周晟点了支烟,手肘撑着车窗在抽着,沈珠就闭着眼靠着副驾驶在打瞌睡。

    没一会,周晟烟抽完,把车窗升了上去。

    沈珠以为周晟要开车,摸索着要系安全带。

    但周晟却欺身压过来,身上酒味混杂着烟草味扑了她一脸。

    沈珠下意识推拒,周晟没让她反抗,闷声要了她两次。

    他这次动作又狠又急,周晟要她抱他,沈珠满头汗珠躺着,咬着唇不说话,他就使劲磨她,扯着沈珠的手臂环着他脖子,他才用力给了她。

    停歇一会,周晟又动起来。

    沈珠不愿意,推着他肩膀,闷了一晚上,情绪终于起伏点,哭着锤他的肩膀,“你走开——”

    周晟不理会她,低喘着气在动作。

    沈珠全身像水洗的,她手惯性地还搭在周晟后背上。

    今天不知道周晟怎么了,一直要求她抱着他。

    两次后,周晟起身坐回驾驶室,沈珠苍白的脸因为周晟的卖力变得红润,她喘着气,眼睛里红红的。

    沈珠扯好棉质衬衣,坐起身,她颊边都是热汗,过了好一会她情绪平复下来,又陷入一潭死水,嘴里却还是有点愤然,“周晟你混蛋!”

    车内很安静,周晟低沉的嗓音响起来,带着自嘲,“珠珠,你是对祁年灰心了才甘愿嫁给我,这事我清楚的很,但我忍不住、”

    “你对我满不在乎,让我去跟别的女人□□我还是会疯的,珠珠你能不能稍微疼惜一下你晟哥,就算是假装的也好?”

    沈珠闭上眼,脑袋侧向一边,没回答他,只是好一会才道:“周晟你要是觉得很难过,那我们的婚约就取消——”

    周晟不说话,一路疾驰回了别墅。

    沈珠回次卧呆了会,开始打开行李箱收拾东西。

    周晟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别走了,在这里住着吧。”

    沈珠收拾衣服的手停在那里,一会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她手背上,带着鼻音地哭声传过来,“周晟我觉得自己很糟糕,明明我心里还有着别人,还要待在你身边,我真的是个很烂的人!”她锤着自己的脑袋,周晟抱着她手,亲了她后脑勺,喑哑道,“没事珠珠,不爱我也没事,待在我身边就好,总有有一天你会忘了他的。总有一天的。”

    沈珠依旧是沉闷的,只是她觉得很对不起周晟,所以总是在努力提着力气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两人亲热时,她尽量去抱周晟。

    周晟似乎很喜欢她这样,每次都很纵情。

    这种生活持续了三个月,这段时间沈珠似乎很少再想起祁年,更多的是无意识在发呆,脑子里什么也不想。

    又过了半个月,她在阳城的学校有个座谈会,是总校里的老师过来开,她在学校公告栏里见到了久违的名字。

    祁年。

    那场座谈会,辅导员要求全班同学都去听,一个不许落。

    全班同学都乖乖地去了,唯独沈珠逃掉了。

    她浑浑噩噩在走在回别墅的路上,大街上一条暗巷里走出来一堆男人围着她,她也没注意到,直到有人推了她一肩膀。

    沈珠踉跄了下,坐在地上。

    那群人哈哈大笑,沈珠却突然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埋头痛哭起来。

    祁年他怎么会来阳城这边?他怎么能在她真的快要忘掉他的时候又出现在她面前?

    一群小混混受人委托要欺负沈珠,但这还没动手呢,她就哭起来了。

    领头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他旁边的小混混出主意,“老大你不都收了钱吗,要不然打一棍子得了,这妞身板太瘦了,一棍子也够她受得了。”

    那领头人觉得可行,将棍子递给他,“你来打。”

    小混混算的清楚,那天那个女的来找老大给的钱可不少,他这一棍子下去估计能捞到不少钱,越想越美滋滋,握着棍子的手用了十分的力气,要搭在沈珠背上时,却被人抓住了。

    小混混“哎”了声,棍子随即被夺走,周晟踹了脚他的膝盖窝,小混混吃疼一下子跌倒在地,抬头就对上一双沉着脸的俊脸,他将棍子扔在一边,大步走过去抱起来坐在地上哭的沈珠,眉眼压的很低,声音很沉,“不想进监狱就给我滚。”

    一群人都是社会底层小混混出身,到底被周晟的气势威慑了下,有的胆怯着想走,也有的一狠咬着牙就冲周晟背上打了一棍子,周晟闷声受了一棍子,转身一脚踢在那人身上,有小混混嚷嚷,“七对一,兄弟们怕什么——”

    但街边有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来,“我报了警,警察会在五分钟之内赶到。”

    以暴制暴最有用,那群小混混一听说警察来了,纷纷捏着根棍子就跑。

    街头一时只剩下三人。

    周晟跟祁年两人对站着,沈珠是从祁年出声就听见了他的声音,但她窝在周晟怀里,没动分毫。

    动了又能怎样?他已婚了,而且还是她的老师。

    两男人对视了眼,周晟嘴角忽然一扬,痞笑着,“祁老师新婚生活怎么样?”

    祁年身体一僵,金丝边眼镜下的眼眸安静地瞧着沈珠,温声道:“多谢周先生牵挂。”

    “我想跟沈珠说几句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周晟低头看她,沈珠轻声道:“周晟我想回家。”

    晚上沈珠给周晟处理背上的伤口,刚缠好绷带,周晟手臂捞过她压在身下,很凶猛地要她。

    情到深处时,周晟额间青筋微突,声音沉哑,“珠珠,我以为你会跟他走的。”

    沈珠咬着唇不说话,周晟眉眼俊朗,沉如大海,手指捏开她的嘴巴,“珠珠、叫给我听。”

    年底,沈珠没再去学校上课,她回了趟家。

    这半年,周晟总是要求她多吃饭,她面色被养的红润了点,身体也比离开堰市前胖了点,虽说性格也还是沉闷着,但比之前好就成。

    周鹂见着她又抱着她哭了一顿,沈珠搂着周鹂,一下一下顺着周母的脊背。

    沈安年底四岁了,白嫩嫩的苹果脸,揪着她的袖口问,“姑姑,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沈珠俯下身抱起沈安,脸上有了星点笑意,“给安安买了玩偶,是晟叔叔买的,不知道安安喜不喜欢?”

    沈安咬着手指,黑珍珠似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是那个很帅很高,跟爸爸是同学的晟叔叔吗?”

    沈珠点点头,“是的。”

    安安忙道:“那我喜欢!很喜欢!长得好看的安安都喜欢!”

    周鹂又一下子被沈安逗笑起来。

    沈珠在家里过了个年,年后又回了周晟家。

    大年初一周晟带她去买了新的单反,初八早上,周晟公司休了假带她去草原上学骑马。

    沈珠拿着相机拍草原上的星空,周晟会骑马,教了她半个时辰,沈珠已经可以自己驾驭一头小母马。

    两人在大草原上□□。

    年后周晟一直没要她,似乎是在照顾她的身体,这次在草原上□□,头顶顶着碧蓝色的天空,身下是绿油油的青草地,他动作都比以往激烈凶猛。

    结束后,沈珠额头上的汗很快又被风吹干,头发被黏在脸颊上。

    从草原上回来,沈珠话依旧不多,却不再死气沉沉。

    她重新去上课,还报了个摄影班。

    半年时间呼啸而过,沈珠毕业那天,周晟受学校邀请前去观礼。

    周晟在讲台上亲吻了沈珠。

    他一直没问过沈珠,这半年时间有没有一点喜欢上他。

    这是平生他唯一一件没有勇气的事情,沈珠是第一个让他动心的姑娘,也是最后一个,他怕问出口,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会有一根刺卡在自己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周晟有时候都会很狭隘的想,他很感谢那个跟祁年结婚的姑娘。

    他希望那个姑娘能跟祁年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但人生哪能事事如意,跟祁年结婚的姑娘叫向雨,在三月份上了次热搜,是个花边热搜,说的是知名男星祁宸跟陌生女子进酒店,一天一夜未出。

    那女子被祁宸粉丝人肉出来,叫向雨,在XXX大学教书,于去年十月份跟同院教授结婚。

    沈珠那几天很不平静,她吃饭时摔破了两只碗一只勺子。

    周晟知道她心神不宁,要带她出去玩。

    沈珠犹豫了一瞬,同意了,回房间收拾行李时,她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陌生号码,一名女生的口吻。

    【你是沈珠对吗?你好,我是向雨。我在祁年的笔记本上发现了你的电话号码,我不想打扰你太多时间,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跟祁年已经在年初和平离婚,当初我跟他结婚也实属无奈,但我们两个都心有所属,所以清清白白,祁年他这一年过的也不是很好,最近他身体出了点毛病,住了院,就在XXX附属医院,如果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他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