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给你喜欢 > 第 14 章 人情

第 14 章 人情

 推荐阅读:
     林姨此时正在家客厅坐着闭眼小憩,忽地就听见一阵哭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她带了路椿好几天了,对哭声有些敏感,一下就听出了这是小姐在哭,瞌睡立马醒了。起身去开了门,就见路佟扛着路椿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走,小李肩上扛着路椿那辆童车。

  林姨有些担忧,少爷这不会是把小姐打了一顿吧!

  路佟到了屋,直接把肩上的路椿递给了林姨,一秒都没耽搁。

  林姨接过嚎啕大哭的路椿,却晃眼注意到路佟脸上有些脏。她急急忙忙又往路佟身上一看,衣服上到处都是灰,短裤下面膝盖上还有伤口。

  林姨着急地问,“怎么了这是?”

  路佟啐了声,“我被狗给追了!”

  李源:“不是,他把狗追了。”

  路佟瞥他:“我没追你啊!”

  李源:“……行,老子是那么好追的吗?”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路佟:超儿,我腿脚不方便,你帮我揍狗源儿一顿。”

  曾超:“收到。”

  林姨看着这几个孩子还能打闹,松了口气。但她还是有些揪心,招呼着,“哎哟,赶快消消毒啊!”

  路佟这人挺要强的,林姨和李源曾超要帮他上药他不愿意,自己一个人拿了云南白药喷雾在浴室坐着准备上药。

  他坐在板凳上,仔细瞧了瞧自己膝盖上的擦伤。

  不是很大一块,但面上那层皮都掉了,伤口上灰尘和着血,看起来也还是挺触目惊心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这么一细眼一看,忽然觉得更疼了。像是细细麻麻被针扎的疼从膝盖传来,还他妈一扎一个准。

  疼就算了,从坡上滚下去的画面也浮现在了脑海。

  靠,老子怎么就从上面滚下去了呢!

  九泽怎么就刚好在那里呢!

  对了,这小不点还是九泽救出来的。

  好歹不歹小不点是他爸的女儿,算个路家的人。

  他带着小不点出来玩出了意外,但是九泽阻止了意外发生,这么说,他又欠九泽一个人情。

  操,又丢脸又不爽。

  路佟是因为自己没看好人才导致摔了一跟头,他也不会无理取闹地把责任推到小不点身上去。他就是觉得有些憋屈。

  路佟想着以后再也不可能带着小不点出去玩了。他终于知道手机上那些女人囔囔着带孩子不容易是什么意思了,这一个没看好出点事不弄死人吗。

  以后更不可能生孩子了,路佟心道,很快他就忘了自己摔了个狗啃屎的事。

  路佟很快规划好了未来计划,这才回过神来面对现实。

  他伸直着腿,弓着腰,拿着喷雾胡乱往上面喷了几下。

  ……靠靠靠靠靠!

  路佟脸上表情狰狞了起来,更是差点没忍住叫出声。

  这怎么那么疼啊!疼得他以为自己真的摔了八百处骨折。

  路佟可劲儿表演了好一会儿痛苦面具的各种形态,刚表演完,他又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下,“你他妈怎么这么矫情!啊?怎么回事啊路佟?”

  虽然他这下抽得几乎没用什么力,但姿势还是十分到位的。

  上完药,路佟又洗了个澡。

  洗完澡他才发觉,老子的药是不是也被洗掉了?

  路佟又抽了自己一下,他感觉今天这一滚都把脑子滚没了。

  再次胡乱拿过云南白药喷了几下,路佟这才出了浴室。这次好歹喷的时候不怎么疼了。

  去学校的路上,曾超略显新奇地问路佟,“你怎么没告诉我们九泽跟你住一个地方啊,刚才被小小椿冲昏了头脑,我后知后觉才注意到九泽好像住在这里!”

  路佟随口道,“又不是跟我住在一个屋,有啥稀奇的。”

  李源调笑,“你还想跟九泽住一个屋?”

  路佟斜他一眼,“是啊!”

  李源:“你还是别打扰人家学习了。”

  路佟挑了挑眉,一副狡黠小孩模样:“我不会打扰他学习,我只会打他。”

  李源乐了:“你能打得过他吗?人家看着比你高好多!”

  曾超也捂着嘴偷乐。

  到了校门口,因为只有走读生这个点进学校,人不是特别多。

  “你俩先进去。”路佟对他俩说。

  “为什么?”李源问。

  “你俩不是说作业没写完赶着去写吗,”路佟说,“我要买东西。”

  “买啥?”李源问。

  “关你屁事。”

  “切,”李源挽上了曾超的手,哼了哼气,“超儿,咱俩孤立他。”

  “你别挽我手挽那么紧。”曾超瞥了李源一眼。

  “我要嘛~”李源笑得猥琐。

  “……”曾超握紧了拳,“你想死啊。”

  “我想你啊!”李源笑得不行。

  “老子真是受不了你俩!”路佟被这俩基佬行为成功辣到了眼睛,乐着往旁边走了。

  路佟来到了旁边的奶茶店,此时店里没什么人。

  “姐姐,要一杯大杯加冰的芝士葡萄,”路佟对着店员姐姐说,“再要杯大杯的加冰柠檬水和两大杯加冰百香果。”

  百香果是给狗源和超儿的。

  柠檬水是给九泽的。

  那个把小不点从车上拎出来的人情路佟还心记着,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还。郑重的道谢是不可能的,他又不知道九泽喜欢啥,就貌似记得九泽上次喝那个柠檬水表情还不错。

  一杯柠檬水当然是有点寒酸,那么他就多送几次。

  唉,成年人法则真他妈烦人。真不知道路舫他们生意场上的人情怎么能理得过来。

  晦气。

  店员姐姐把四杯奶茶打包好了递给路佟后,路佟顿时后悔了给那俩傻逼玩意儿买奶茶了。

  这有点儿重啊。

  他提着四大杯奶茶往学校走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跟个奶茶黄牛一样。

  到了教室,老师还没来,路佟把芝士葡萄和柠檬水放在了自己桌子上,然后递了一杯百香果给李源。

  李源接过那杯百香果,五官都笑得挤成一块儿了,“哎哟路哥,我说买啥去了呢,原来给我准备惊喜去了。”

  路佟没好气道,“嗯,惊喜,里面下了毒。”

  李源:“我只相信超儿会下毒。”

  路佟笑道:“他要毒你,还会拐弯抹角买奶茶?直接把毒药往你嘴里灌!”

  李源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样的人。”

  等路佟把另一杯百香果递给曾超后,他缩回了位置上,把那杯柠檬水放在了九泽课桌上面。

  九泽正在写题,听见动静抬起眼,就瞧见自己桌上摆着一大杯柠檬水。

  “?”九泽扭过头纳闷地看向路佟。

  “这是路舫欠你的人情。”路佟也看他。

  “路舫?”

  “路舫感谢你没让他欠收拾不听话又捣蛋的女儿摔个八百处骨折。”路佟眨了眨眼,说得很顺溜。

  “不就是你妹吗?”九泽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妹,”路佟说,“路舫是我爸和跟是路椿的爸,两者关系不大。”

  “……”九泽只是点点头,“他让你送奶茶给我?”

  “我吃他的喝他的,帮他送个奶茶怎么了?”路佟说得大义凛然,头头是道。

  “……”

  那你这思路还挺捋得挺清晰的?

  “行,”九泽点点头,这人好像挺在乎这些人情世故的,“看在你爸的面子上,那我就拿了。”

  “操啊!”路佟笑了,“那我的面子呢?不够你看的啊?”

  九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张了张嘴,“你的面子还挺厚的。”

  “?”路佟也盯着他,往他身上呸了一下,“你骂我,你不是好学生。”

  “没有。”九泽淡然地说。

  “行行行,又是没有没有的,你他妈干脆改名没有得了。”

  “难听。”九泽说。

  “……”静默两秒,路佟又是一乐,“那你觉着我的名字好不好听?”

  “挺好的。”九泽说得真诚。

  九泽虽然说的是挺好的,可是他声音清冷,听起来没什么温度,像是敷衍。

  “你这回答太官方了,我不太满意。”路佟一副大少爷的矜骄口气对着他说。

  难不成还要给你名字来一遍解析?

  九泽没理他了,提起笔开始继续写那道物理题。

  “怎么又开始装上了?”路佟见他开始写题,撇了撇嘴,拿过了那杯芝士葡萄插上吸管,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时候,路佟又被蒋晓峰叫去了办公室。

  “为什么昨天化学随堂测又交了白卷?”蒋晓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不会写,太难了。”路佟说。

  “一个题也不会写?”蒋晓峰指着他,声音带厉,“你这明显是态度问题!”

  “您说得是。”路佟嬉皮笑脸道。

  “你态度不端正,成绩怎么可能提得起来?”蒋晓峰开始训教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我就是不行,没救了那种。”路佟说得无所谓。

  “你就算家里有钱也不能不学无术啊!物质上富裕,精神上也要富裕,人生这才有意义……”

  眼见峰哥又要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路佟打断了他,“峰哥,这节课下课只有十分钟,咱们把握好分寸行吗?”

  “这是看时间能定义的吗?”蒋晓峰气都快被他说出来了。

  “峰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老是对我情有独钟啊?”路佟笑问道,他是真的对于峰哥的执着,达到了一种纳闷的程度了。

  峰哥绝对是他见过最酷的人了,刚分班时他第一天就逃了一节峰哥的课,结果峰哥下午课都不上了,在办公室训了他整整一下午。三节课,下课都不带停歇的。

  第一次半月考,他数理综交了白卷,把峰哥气得半死,峰哥停了他一天课,让他在办公室抄卷子。结果就是他在办公室玩了半天手机,睡了半天觉,又被峰哥连骂带训地指着吼了半小时。

  “你看看班上,不,整个学校,谁有你叛逆,我把人家好学生叫办公室叫着玩吗?”蒋晓峰说着手也舞了起来,“学生的本命就是学习,而你整天玩命,不仅不学习还惹是生非……”

  “我最近没惹事了。”路佟眨巴眨巴眼,模样倒挺真诚,还举起了手,“我发4。”

  这举的一下,蒋晓峰冷不丁就瞧见了他手肘上的伤口。

  “你手怎么回事?”蒋晓峰一瞧,就又瞧见了他膝盖上的伤,“还有这腿,怎么了?”

  “我走路不小心磕的……”路佟有些含糊其辞,他不想提这伤口,黑历史,让他觉着尬。

  “是不是又打架了?”蒋晓峰看着这小子的样就知道准没那么简单。

  “真没打架。”路佟有些不耐烦了。

  这时恰巧九泽进了办公室,见着这场景,放了一叠资料在蒋晓峰办公桌,“下课遇到林主任,让我拿给你。”

  说完九泽就准备出办公室,他没看别人挨训的癖好。

  “九泽。”蒋晓峰忽地叫住了他,九泽扭头就听见峰哥问了句,“路佟最近是不是打架了?”

  “应该没有。”九泽如实回答。

  蒋晓峰听九泽这么说就放心了,他看着路佟说,“走个路都能磕着,你这路是怎么走的?用滚的还是用飞的,你还能不能再跳脱点?”

  “峰哥你别说了,”路佟听见这“滚”和“飞”两个字眼,耳根子刷的红了,一下跳了脚,“马上上课了,我要好好学习,峰哥再见。”说完这句,他就溜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他就觉得就只是有点小丢面子而已,九泽不说他就想不太起来自己做过屎壳郎,简称选择性遗忘。但是一在九泽面前提就不一样了。简直是把那个尴尬画面再次翻出来给他看了一遍。

  路佟觉得那点尴尬又开始疯狂在脑内窜了。

  “你跑什么?别又磕着了!”蒋晓峰对着门外喊,见人已经窜没了影子,他又摇着头对九泽说,“平时在办公室当着几个老师的面睡觉他都敢,今天当着同学的面训他他倒还知道丢面子了。”

  “嗯,当着别人面批评确实丢面子。”九泽淡淡地说了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