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给你喜欢 > 第 31 章 路佟过敏症

第 31 章 路佟过敏症

 推荐阅读:
     最终菜单拿给服务员的时候,四个人点了六个人的份。

  九泽虽然不心疼钱,但是他心疼食物。

  “能吃完吗?”九泽看着一张挺大的圆桌上面摆满了的肉和蔬菜,从不浪费粮食的良好品质使他忍不住发问。

  “能吃完。”路佟不假思索道。

  “我们一人吃一点五人的份”九泽说,“我可能吃不完。”

  “不,我们一人吃一人份,李源一个人吃三人份。”曾超说。

  “行。”九泽笑了。

  “九泽同学你笑两下没关系,毕竟今天你请客,”李源一边往架子上放肉一边说,“而且你们这种高冷学霸笑起来也是那种阴翳之美的感觉,就像天空中疏淡的云,松软土地中的嫩芽……”

  “神经病。”路佟毫不客气打断了李源,“我笑的时候你怎么不来一套小作文来夸我”

  “因为你一个小时笑五十分钟,让我怎么夸你以为我的嘴巴是加特林”李源说。

  “……”九泽心道,你们平时都是这种相处模式吗?

  不多时,几人闲聊着把烧烤时间最少的五花烤好了,李源两只手都拿起了一大把签子。他把一只手的签子递给了路佟,“就五花熟了,你和九泽分着吃。”

  路佟接过五花,分出了大半把往给了九泽。

  九泽看着这把起码有五六串的五花没接,“太多了,吃不完,腻。”

  路佟略显震惊地看了看手中的五花,再看了看一脸真诚的九泽,“你不是吧,就这么点你都不能一口气吃完你这什么胃李源能一口气吃十五六串都不觉得腻呢?”

  正往嘴里塞五花的李源咬着肉含糊不清地说,“路哥,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嘲讽我”

  曾超把自己碗里的几块五花肉一块一块地蘸好调料放进李源碗里,白他一眼,“你吃多少东西心里没数”

  李源在两句话的功夫里已经咽下去一块肉,本来想把这句话呛回去,但瞧见自己碗里又多了两块五花,到嘴边的粗口一下烟消云散。李源乐滋滋地吃着五花说,“青春期多吃点怎么了?路哥都坚信他还能长,我多吃点说不定也能长。”

  但旁边的路佟有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你一八零了你还长什么长,不要为你自己的大胃而去找借口。”

  “我不一定是长高啊,我还想长胖点,毕竟你看我每天吃得不少,但我标准体重都没达到,我妈还说我瘦得不成样子呢。”李源又看向九泽道,“九泽,你多高了?”

  九泽淡淡地说:“186。”

  路佟“啪”一下往桌子上摔筷子,“你的身高严重不合群,请你出去。”

  九泽:我高我还有错了

  李源连忙阻止他不懂事的路哥:“别让他滚,今天九泽买单。”

  路佟瞪他一眼:“你就这点出息”

  李源:“不你说错了,我不是这点出息,我是没有出息。”

  “……”路佟没憋住先笑了。

  然后四个人笑成了一团。

  等饭过三分饱,李源又提出要不要喝酒。

  路佟立马附和可以。

  曾超第一个反对,还是那种双手并用,反对近乎抗议加抗拒的那种:“你们两个还要喝酒加一块连我一个人都喝不过的人有什么资格喝酒到时候我也只能扛一个人回去,而且九泽是骑了机车来的。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别让人家又付钱又出交通事故的。”

  九泽点头问曾超:“他们两个不能喝酒”

  曾超似想起了什么令人头秃的画面,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何止,李源一瓶倒,而路佟……”

  路佟及时止损:“去你的,说说狗源儿就行了,扯我干什么?”

  曾超:“行行行,不说你不说你。”

  李源不乐意了,只有自己被扒光呈现出来了,超儿还嘚瑟他和路哥两个都喝不过他。超儿很能喝吗?有吗有吗?

  他撇撇嘴道:“超儿,我怀疑你对路哥偏心。”

  “真不愧是你狗源儿,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路佟瞥他一眼,“超儿又帮你烤肉的又帮你蘸调料的,就差没帮你吃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你也不看看狗源儿吃东西的时候是不是跟半个脑瘫没什么区别,我不帮他弄他能把这里弄成垃圾场,而你这个轻微洁癖的到时又能把我俩一起吼一顿,我这不找罪受吗?”曾超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脑瘫说谁”李源捕捉到敏感词抬头幽幽把路佟和曾超扫了一遍。

  路佟和曾超看着他嘴边沾满辣椒粉的模样,异口同声道:“脑瘫说你。”

  “没爱了,”李源又把视线移到九泽身上,“九泽,你今天能不能只付我们两个的钱,让他们自己买单去”

  路佟马上把椅子挪过去了一点,把脑袋靠在了九泽肩上,玩笑着说,“那你就想想吧,九兄弟如果只能为一个人搞特殊,那么这个人必须是我。”

  九泽低头看着他肩膀上的路佟,欲言又止,最后选择了闭嘴。

  李源在看见路佟这波操作后差点没笑喷,然后也学着他的动作,先挪椅子,然后把脑袋靠在了曾超肩膀上:“超儿,如果你也只能为一个人搞特殊,那么这个人必须是我。”

  曾超就比九泽客气多了,撇头和李源对视后盯着他很嫌弃地说,“你能不能把嘴擦了再靠上来,你嘴上全是油,蹭到我衣服上了自己原价赔偿。”

  李源闻言哼唧一声,斜眼又看到了路佟的动作,不仅没把脑袋移开也没擦嘴,而是又学着路佟把脑袋往曾超肩上蹭了蹭。

  曾超简直忍无可忍,一个甩肩差点给李源脑袋甩飞了。

  “我去,你干嘛啊要死要活的,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九泽像你这样了吗!”李源十分不满。

  九泽看着李源悲愤的表情,抿了抿唇。他此刻内心的想法是:为什么我让路佟靠着呢?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而且他觉得要是他把路佟甩开了,路佟很有可能又会一边把自己脑袋抱着往他肩上蹭一边说,“不就是蹭了两下吗?来来来,让你蹭回去。

  “首先你路哥嘴上没有一嘴的油,”曾超咬牙切齿,“再其次,路哥是脑袋靠在九泽肩上的,你特么整个身子都靠过来了,你是要把我蹭飞吗”

  “我又不重!”李源嘴里嚼着肉瞪他。

  “你180,我184。路哥176,九泽186。你好好算算这个比例,”曾超幽幽地说,“你整个人靠我身上,我只觉得我整个肩膀都不好了。”

  李源:“所以你就是嫌弃我没有路哥小鸟依人”

  曾超:“四是四,十是十。”

  “滚吧你。”

  “行,等会小龙虾虾上了自己剥虾。”

  “四是四,我就是一八零的大金刚。”

  “不,你是一八零的大猩猩,母的那种。”

  “我□□妈。”

  而此时的路佟已经快笑死在九泽肩膀上了。

  九泽本来觉得是挺有意思的,也是挺好好笑的,但路佟脑袋靠在他肩上笑个不停,不知为何他就是笑不太出来了。

  有这么好笑吗?他很想这么问一句路佟。

  等小龙虾上来之后,李源又开始疯狂吃虾。但是这玩意儿吧肉少得可怜,而且剥起来也不能讲究很快的速度。反正还赶不上他吃的速度。所以李源每次吃的同时不仅自己剥虾,还吵着让曾超给他剥。

  每次曾超都是一边给他剥虾一边骂他。

  每次李源都是一边被骂一边美滋滋地吃虾。

  当九泽看到的时候,他觉得奇奇妙妙的世界观又增加了。

  路佟对小龙虾的热情程度其实很一般。

  但他看着九泽吃完了坐着啥也不干的场景也觉得莫名有种。

  “九兄弟,帮我剥虾。”路佟递给了九泽一双一次性手套,吩咐道。

  “”九泽手下意识把手伸了出去。

  “我对虾壳过敏,但是我想吃虾。超儿帮狗源儿剥虾了手不空,你帮我剥吧。”虽然是有求于人,但是路佟语气却说得很拽。

  “有单单只对虾壳过敏的过敏症吗?”九泽觉得他的智商得到了侮辱。

  “有啊,超儿你说有没有”路佟问。

  “我不知道。”曾超瞟了眼九泽,识趣地摇头。

  “我也不知道,别看我。”李源吃着九泽出钱买的虾、曾超剥的虾,还是能识大体。

  “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就是第一个发现的人。这个过敏症就由我的名字命名,我宣布,他就叫路佟过敏症。”路佟觉得他们三个同仇敌忾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三个臭皮匠。

  “那这个病能治吗?”九泽被路佟逗笑了。

  “能治,”路佟挑了挑眉,“治疗方法就是你给我剥虾。”

  “好。”九泽妥协了,把一次性手套往手上套,“剥多少才能治好。”

  “我就尝尝虾的味道,你给我剥十几个就行了。”

  “好。”九泽点头,挑了个最大的虾开始剥。

  几人差不多从六点半开始消磨到了九点,足足吃了两个半小时。其中路佟九泽曾超都是饱腹状态,只有李源撑得不行,连半口水都喝不下了的那种。

  曾超和李源家离这里距离不怎么近,吃完曾超就先扶着李源打车回去了。

  路佟和九泽还在烧烤摊坐了会儿。

  晚上九点才是夜市刚开始热闹的时候。

  九泽付完钱,和路佟并排着慢悠悠往外走,路佟肚子胀胀的,他就体验去夜市旁边的公园逛一小圈再回去。

  九泽同意了。

  公园的正门口在另一方,离这里还挺远。但过了夜市这条街的巷子有条去公园树林的小道。

  两人刚晃悠进小道没多远,九泽脚步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路佟问。

  “背后那几个人,跟我们挺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