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 > 第 32 章 032.东京合宿(三)

第 32 章 032.东京合宿(三)

 推荐阅读:
     乌野第二天清晨到达森然时,你刚刚起床。

  合宿不比宿舍,睡的是大通铺。清早陆陆续续有人起床,袜子踩过地板窸窸窣窣,翻动被子换衣服的声音很快就把你吵醒。

  窗帘被拉上了,帘缝里的光半明半昧地在昏暗的房间内小憩,带着点早晨的宁静。你抹了把脸,毫无生机地坐起身。

  周围还有人在睡觉,你动作放轻,摸出手机。

  刚醒时的视线不清醒,你一边擦眼睛一边点开未读消息。

  ——我们到了哦。

  发信人:sugar

  蝉鸣消停一阵后又再次声嘶力竭,绿色的树荫下,光影更加明媚。

  -

  菅原将手机揣回兜里,听见身旁大地在安排休息时间:“离训练开始还有段时间,大家可以去房间里休息一会儿,或者吃点早饭,等会儿到点了体育馆集合。”

  “那我就回房休息会儿吧。”菅原举手,“车上吃过东西了,我还不饿。”

  影山跟到菅原身后,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用行动表明选择。

  “影山!”日向倒是活力十足,他凑到影山旁边,左看右看,“最近你总是打哈欠啊,说!你是不是熬夜看漫画了!”

  田中表情一肃,抬手摩挲下巴:“影山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

  “这是什么长辈发言。”队友没好气,“不要把影山和你相提并论好吧。”

  仿佛胸口中了一箭,田中很受伤:“什么叫把影山和我相提并论!我很不堪吗!”

  “是啊,秃子。”

  “为什么突然人生攻击啊!”

  “不要伤心,龙!”

  “你这样说我更伤心了!”

  影山不懂看漫画要什么年纪,他最近总是睡不饱,导致他在练排球以外的时间愈发沉默。

  都不和日向呆子吵架了!

  月岛也不想顶着烈日去吃饭,推了推眼镜说自己也回房间。

  最后回房间的竟然占了大多数,旭本想说那他也回房间,却被西谷不由分说地拽走了。

  “旭!你可要多吃一点啊!等下扣出个好球!”

  “诶——但是,万一对手像伊达工一样有铁壁的话……”

  “顾虑太多了,旭,你是新婚前的新郎吗?!”

  “诶?!”

  “没错!这种时候就应该说没问题!”

  “不,所以说——”

  几人远去,剩下的一行人也浩浩荡荡地回了房间,长长的走道里,菅原和影山走在了最后,前头的说话声传到他们这里,只剩下几句音节。

  “影山,最近是失眠了吗?”菅原问,“如果睡眠出了问题,要及时去看医生哦。”

  “……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做很奇怪的梦。”影山犹豫一会儿,还是向前辈坦白。

  廊道里的一排排窗户打开,闷热的日光明晃晃照在他脸上,衬出他眼下淡淡的青紫。

  “诶?”菅原思维被田中带偏了,一时间居然想的是影山竟然真的到了这个年纪吗,但是把这种梦称作奇怪的梦,初中生物课根本没好好上吧?

  不不不,重点是,每天做这种梦根本不正常吧!

  ……难怪精力不济?

  大脑中的神经元一秒钟可以运行上千亿次,以上的念头甫一出来转悠一圈便被他压了一下去。菅原咳嗽一声,这才将思绪带回正轨:“什么样的梦?”

  影山迷茫:“梦里有一个女孩。”

  “……”

  不是吧——!

  菅原真的震惊了,下意识觉得影山说的女孩应该就是单纯的女孩,但还是不敢置信,确认般问道:“……那个女孩做了什么?”

  影山歪头:“她在梦里一直叫我的名字。”

  不!得!了!了!啦——!

  不知什么时候沉默下来旁听的队友们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回头,像围观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回头看影山。

  “影山!!”队员上手揉他的脑袋,将他狠狠夹在胳膊下,“你可以啊!!”

  “那个女孩子是谁?!我们认识吗?!”

  “不不不,重点是,什么姿——”

  队友们紧急刹车,七手八脚争先口后地捂住他口无遮拦的嘴巴:“什么心情!他问你什么心情!”

  “……”影山沉默片刻,不甚理解,“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被压制的队友突破重重障碍,身上挂着无数个人,语气恨铁不成钢,“我第一次梦见我女神的时候我噗——”

  菅原一个手刀劈在他头顶:“住口啦!不要对影山说这种话题。”

  也许是怕他尴尬,菅原善解人意地换了其他话题,说起大家的暑假作业,听到大家的哀嚎后坏心眼地笑起来。众人打打闹闹地进了房间,影山落在了最后,灵敏地听到走廊尽头传来一串咚咚咚的脚步声。

  他下意识转头看去。

  此时应当响起了不知名的乐章,否则他解释不明白,自己逐渐聒噪的心跳从何而来。

  虚幻的阳光、夏日微甜的空气、日夜相伴的一年四季,交织成无忧无虑的少年时期。

  那是他求而不得的梦境。

  仿佛雨后初晴,一直以来蒙在梦里的阴翳拨云见日。

  影山飞雄忽然就想起了所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

  她偶尔露出的惆怅、她对天空大喊的模样,她在与他回家的路上,他不耐烦地低头盖住铃铛,而她说喜欢不是这样。

  真奇怪。这些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过往,那时候他从未放在心上。他应该想起更多美好的事,他们之间有过很多——一起翘课、一起去东京塔、一起给爷爷看他比赛时录制的视频。

  她手小,架不住相机,视频总是抖,爷爷看得很吃力。后来她和他就攒钱买了三脚架,为此他们不得不节衣缩食了一个月,她饿得头晕眼花;

  小孩子总是喜欢排异,他偶尔会意识到,但并不是很在乎。不过她在乎,她总是光明正大地使坏,然后告诉他哪一个什么时候骂过他。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其实她一直都很爱憎分明。

  她讨厌古板的国文老师。国文老师对性别有着刻板的印象,总是说女孩子应该淑女,做日本人心中的大和抚子。她不服地当场顶撞。老师气得让她当堂罚站。

  那时候,不是她陪他去打排球,就是他陪她去偷偷对国文老师恶作剧。

  他们曾经就像最佳损友,他热衷的排球生涯始终都有她,而她调皮捣蛋的时刻总是不会忘了他。

  直到比赛后,他打开那包再也送不出去的水果糖。

  回忆总有先后,大脑似乎总是比你先一步意识到你最在乎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

  金色的阳光劈开厚重的云层,刺进他回忆里的尽头。

  来人逐渐跑近了,女孩与少女的面容就像光影一般不断在她脸上交错,最后她踏过回忆、走出过往,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影山?好久不见啊。”你笑着开口,“菅原在里面吗?”

  “……”影山缓缓开口,“在。”

  原来,他在梦里圆满的前世,是偷得了别人今生的偏爱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