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 > 第 33 章 033.东京合宿(四)

第 33 章 033.东京合宿(四)

 推荐阅读:
     “清水小姐生病了?!”西谷夕大喊起来,和田中一起凑近乌养教练,“生什么病了!严重吗——”

  乌养教练啧了一声后退一步,双手微微竖起抵挡两名痴汉的靠近,无语道:“只是有点感冒而已,这段时间高三生又要忙考试又要兼顾社团活动,大概是累到了吧。”

  你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左手托着下巴,闻言“恩?”了一声,转头看向菅原,打量了下他的脸色。

  菅原正在听乌养教练讲话,感觉到视线,回过头看了你一眼,挑眉,用眼神示意:怎么了?

  你眨眨眼,忽然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双手摆在头顶给他比了个心。

  菅原竟然没有你想像般那样脸红,他看着你一下子真情实感地笑了起来,双手因刹那间的情绪撞击而背到身后。

  他调整站姿,随着背过去的双手些微叉开双腿,转开脸,带着笑意继续听教练讲话。

  ……好家伙,现在已经调戏不动他了。

  “研磨——你在看什么?”黑尾懒洋洋地拿着一瓶水过来,贴在研磨脸旁,“刚刚用冷水泡了一阵,凉快吧?”

  研磨收回视线,接过水瓶,灌了几口:“下一场休息吗?”

  “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偷懒……”黑尾左手叉腰,还带着水珠的右手撑起刘海抓了抓,回想了下,“猫又教练说临时和乌野加了一场,还不能休息。”

  研磨的气场以肉眼可见地灰暗了下来。

  他真的很想念昨晚打通了一半的游戏。

  黑尾仿佛被提醒了似的:“你今天带游戏机过来了?以前都不背包,今天特意背了个黑色背包。”

  “没。”研磨想起包里那包软绵绵的包装,气压更低了,“只是点小东西罢了。”

  “……”

  “影山!——你听人讲话啊没礼貌的影山!”日向橘黄色的头发又在眼前晃悠,影山低头,握住他的脑袋,不耐烦:“——啊?”

  “大家说等会儿要去看清水学姐,你去吗?”

  “不去。”影山拒绝得干脆利落。

  日向表情瞬间狰狞:“混蛋这么干脆地拒绝我简直让我说不出话来……”

  教练说起与排球无关的事项时,影山偶尔会开会儿小差,想想刚刚排球比赛的失误,或者等会儿午饭吃麻辣包还是肉馅包。

  影山又想起刚刚看到的酒屋学姐。

  上辈子也是见过的。

  那是社团内的对抗赛,他与及川前辈作为对手二传,分属于不同的队伍。那时候他的排球技术尚显稚嫩,几乎被及川针对得满场跑。

  身为二传,如果接不到在场内只能传递三次的第二次球,那几乎就没有存在意义了。

  及川发球,每一球都像长了眼睛似的朝自己打,再不然就是国见偷懒不肯接的边缘球。他不肯放过这些球,半场下来差点被打出了火气。计分板十位数与个位数的对比像把利剑刺在他背后,几乎让人起了燥热,他撩起衣服擦汗,未抹去的汗水大颗大颗从脖颈滚落,打湿后背。

  偏生国见平静地从自己身边路过,连丝疲惫也不见。

  “去接球啊!”他发怒指责国见,“不要偷懒!”

  国见啧一声,偏过头去,场内的气氛就这样焦灼起来。

  及川站在对面,挑眉,转头对岩泉说:“看,我就说他完全没理解国见的定位吧?”

  “身为前辈,不止隔岸观火还火上浇油,你可真有够恶劣。”

  “我——”

  “影——山——!”三千代在场外,反穿着他的外套,挥舞着袖子吸引他的注意。

  见他看过来,三千代在头顶比了个心,蹦蹦跳跳地:“你们还有六分就能追平初三生啦!超强的!如果赢了等会儿请你们六个喝波子汽水!”

  “真的吗!可以送到我班级来吗!”

  “想喝橘子味的!”

  “喂国见!打起精神来好好打!听到没有!”

  “……嗨嗨嗨——”

  网这边发出阵阵嘘声。

  “我们没有吗小三千代?”

  “对面气氛好了不少啊,可恶,这就是青梅竹马吗?”

  “明明是成功的男人背后的女人啦……”

  及川以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睛看向岩泉一。

  岩泉冷漠地砸了他一球:“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你不能像人家的青梅竹马一样对我呢!我好受伤啊!”

  ……

  哨音响起,影山低下头,放空脑袋,绕着运动场鱼跃一周。

  他其实很少会去思考为什么。比如说,为什么会被人说不好交流;为什么初中队友会对自己露出不慎友好的表情;为什么……只有自己会回忆起这种事情。

  他对世界的感知一向迟钝又缓慢,别人的恶意也许要隔着漫长的岁月才能浅浅地刺进他的世界。爱也好、恨也好,他被天赋与兴趣所驱使,一路踽踽独行,将人间的情绪远拋在路途之外。

  他想,即使回想起这些事,对他而言,生活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因为无论如何,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

  乌养教练临时腹痛,让你坐在裁判位上顶替一阵。

  你还是第一次坐这种高脚蹬,新奇地坐在上面一览众山小。

  别说,两米四的空气比一米六清新好多。

  爬上去时有些颠簸。影山下意识上前帮你扶了一把椅凳,引得不少人往这儿看了一眼。

  你背着身没看见,低下头时反倒对上了菅原看向你的眼睛。他思索的神情还来不及褪去,只有嘴角习惯性地挑起,温柔的笑意却没能爬上眼角,露出二周目疏远礼貌的笑容来。

  你愣了愣,不解地看向他。不明白好好地这是怎么了,差点以为病毒此刻苏醒在菅原身上。

  菅原与你对上视线时便迅速调整了表情,露出与往常别无二致的笑意,叮嘱你坐稳一点。

  月岛别开眼睛,懒得再看这场波云诡谲:“真没想到,王者大人也有成为平民的一天。”

  山口完全没看出场上的风云涌动,还沉浸在热闹的打球声里,闻言不由诧异问道:“阿月,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月岛垂下眼帘,打量山口几眼,又衡量了一下他与菅原影山等人的心态差距,最后道,“以后遇到酒屋学姐那样的女生,离她远一点。”

  顿了顿,补充道:“男生也一样。”

  山口一脸懵逼:“哈?”

  黑尾饶有兴趣地打量网那边的动态,用手肘顶了顶研磨:“乌野的营养师小姐还挺有意思的。”

  研磨心累:“……你也想玩了?”

  他见识过这两人的腹黑程度。黑尾毫无疑问是个肉食动物,腹黑融于他懒洋洋的气质里;而三千代总是说着看似真心的花言巧语,腹黑都掩藏在调皮的言语行为下,说这两人是势均力敌也不为过。考虑到三千代目前正居住于他家中,他隐隐有种会被牵扯进游戏里的荒诞预感。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饶了他吧,他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打恋爱游戏。

  “喂——乌野的营养师小姐!”黑尾笑了笑当做回应,上前两步打招呼,“什么时候再和我们一起打排球啊?”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田中等人迅速嚷嚷起来:“喂喂喂!你们音驹难道是打算撬墙角吗!”

  研磨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往后又退了几步,躲到人堆里。

  “哪有。”黑尾笑眯眯的,“是酒屋小姐自己同意和我们打排球的,而且还给研磨制定了营养餐。对吧,研——大家?”他回头,扫了一眼后迅速改口。

  山本十分捧场,向旁边跨了一步,露出身后的研磨:“噢——没错!”

  面对众人的目光,研磨开始思考,谋杀幼驯染一共需要几个步骤。

  场内大多数的目光集中在对面时,有几道目光看向了你。

  菅原站在候补区,隔着人群与你对视,目光里写满了控诉:小混蛋,你从来没和我打过排球。

  你无辜地看回去:对不起,今天我就陪你打。

  待你和菅原无声地交流完,想捕捉另外一道视线时,那道目光却已经消失了。

  灰羽列夫兴奋地加入战局:“对嘛对嘛!我也想再打一次降20厘米的排球网!这样那边的小不点也能露脸了吧!”

  小不点日向被一箭穿心,几乎隔着网蹦到与他面对面:“你说什么!!”

  “这样吧!”黑尾左手握拳敲定右手掌心,“如果这局乌野输了,就让营养师小姐加入我们这边,和你们打一场怎么样?”

  “酒屋小姐可不是能随意当赌注的物品啊喂!”

  “那问她自己的意愿呢?”

  黑尾看向你:“酒——”

  他脸色猛然一变:“低头!!”

  你没反应过来,迷茫的神情还没做完,后脑勺一痛,整个人就被惯性冲得向前跌落。

  余光里,一道身影猛地扑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