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 > 第 35 章 035.温泉(上)

第 35 章 035.温泉(上)

 推荐阅读:
     晚上的街头灯火辉煌,你睁开眼睛,趴在星巴克桌子上朝外看,玻璃窗折射漂浮在夜晚的光源,将大楼上缠绕着的金线霓虹灯尽收眼底。

  菅原坐在对面看书。星巴克飘着一股咖啡味,你嗅了嗅,下巴搭在交叠的手臂上,轻声问:“我睡了多久?”

  菅原抬起头,将刚刚在书店买的书放在一边,靠近桌子,拢了拢你身上的外套:“半个小时吧,没睡多久。身体舒服点了吗?”

  下午买的奶茶过于甜腻,给你本就眩晕的脑袋雪上加霜,没几息就跑去公共厕所吐了,间接打断了菅原的死亡发问。

  之前你在等菅原排队买抹茶星冰乐时睡着了。此时星冰乐放在一边已经半化,奶油黏腻地挂在杯壁上。你抬手用勺子搅了搅:“好多了。果然还是星巴克有助于睡眠,书店里的味道让我更想吐。”

  菅原忍俊不禁:“这可不像东都大的学生说出来的话。”

  你捂脸哀叹:“救命,我上学期营养学的期末考还得重新考呢,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别提醒我我是个大学生了。”

  菅原讶异:“重新考?”

  你顿了顿:“……就是没过嘛!”

  你从二周目回来时恰好回到了一周目期末考,题都没答完直接晕倒在了考场。教授批准你下学期参加缓考,没有让你挂科。

  策划小哥:就算本作是恋爱游戏,人生也不能因为恋爱就过得一团糟哦,亲!

  你:去你妈哒!

  “诶——”菅原稀奇,“这可不多见啊。”

  何止是不多见。你大学以前的学生时代可以说是学霸的代名词,挂科从幼稚园起就与你无缘。

  你仰屋兴叹,双手盖住脸,声音瓮声瓮气的:“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嘛——”

  菅原将星冰乐拿过去吃了几口,看着你在那儿装模作样地哀叹,眼角弯起。你从小性格跳脱,不喜束缚,被关在学校里读书时一天到晚琢磨怎么溜号。他上课时甚至收到过你从楼上挂下来的小纸条,体育课时也能看见你比谁都撒欢的背影。

  你为人义气,看到别人有难都会帮上一把。会恰到好处地为被前辈欺负的新生解围,背地里偷偷去报复那个前辈;自己饭不记得吃,却会以代写作业为由付给贫困生伙食费。

  他有时候会想,你这样肆意张扬的人,如果不是从小接触,大概是很难和他玩到一起的。你和西谷的人生信条很像,永远随心所欲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永远不向现实规矩低头。

  ……这样的人,会有可能喜欢被自己处处管教吗?

  “三千代。”菅原突然叫你。

  每次菅原正儿八经喊你,你都有种被教导主任盯上的错觉,你浑身一激灵,立刻放下手坐直了:“干嘛?”

  菅原看你这样,不由一顿,似乎在斟酌措辞:“我是不是管你管得太严了?”

  “?”你的五官都具象成问号,开玩笑道,“妈妈,你终于决定放手让女儿自己飞了吗?”

  “……”

  你眨眨眼,不再开玩笑,转而双手撑着下巴,歪头看他:“是我什么行为给了你这种错觉?”

  菅原想了想,道:“光是今天我就阻止了你两次,打扰你的兴味你不生气吗?”

  你悄悄陷入沉思:什么?今天你被菅原阻止过吗?

  “还有以前,不让你去游戏厅、不让你去网吧,你会觉得不舒服吗?”他问,“毕竟,你成绩足够好,就算翘课也能名列前茅,我这样做,似乎是有些多管闲事?”

  这话说得生分了,你听得倒吸一口气,捂住心口:“菅原妈妈,你终于决定要和你的不孝女断绝母女关系了吗,说这种话?”

  菅原:“……”

  他扶额:“我们什么时候有过母女关系?”

  怎么着也得是父女吧。

  星巴克碟片机上的CD不断旋转,淡淡的旋律交织在咖啡冲泡的声音里,你的声音逐渐盖过背景音,进入菅原的耳朵里:“我之前,有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做了激光手术。每次她玩手机我都会让她不要玩,后来她生气了,和我说知道我是为她好,但她自己有数,不需要我总是提醒她。”

  菅原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又听见你继续说:“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涉自己的兴趣爱好都会觉得冒犯。仔细想想,如果我一个人熬夜熬得正开心时,突然有个人叫我不要熬夜了快睡觉,即使我心里知道他是为我好,还是会忍不住觉得扫兴。”

  “但是,我回忆了一下你管束我的方式。”你歪头,自己也纳罕,“完全没觉得扫兴诶。”

  “我有时候甚至都意识不到你在管我。”你失笑,“我靠,sugar,你可以去当老师了,连我都能心甘情愿地被你管,你还有谁管不了?”

  “你也知道你是问题儿童啊?”

  你也被逗笑:“对不起嘛,我自制力太差,能活到今天全靠你督促,你可千万别不管我。”

  菅原听到这儿,突然反应过来:“所以,你哪来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还去做了激光?”

  “……”

  策划部小哥:你清醒一点啊!那是你的现实好友啊!

  -

  教练们怕连续多日的合宿训练让少年们轻度脱水,晚上决定带大家去泡温泉。

  你们坐着小武老师的车来到温泉池附近。小武老师很快被猫又教练拉走喝酒,日向披着浴巾,赤脚朝你飞奔而来:“酒屋学姐——!”

  你下意识要张开双手接住他,就见菅原上前一步掐住了日向的后衣领:“日向!三千代现在不能受到撞击。”

  “撞击?”日向急刹车,诧异地指着自己,“我吗?”

  “你的威力就和白天那颗排球差不多。”月岛在一旁嘲讽,“堪比炮弹啊,白痴。”

  “月岛差不多也收敛一点……”菅原头痛地调停。

  “酒屋学姐!身体已经没事了吗?”日向凑过来看你,眼睛眨啊眨的,“要吃好吃的吗?等会儿有温泉蛋哦!”

  “已经没事了。比起这个。”你指指日向的脚,“脚……不冷吗?”

  日向刚刚大概是已经进到盥洗室了,衣服虽然还没脱,球鞋早就放进了鞋柜,室内拖鞋不能穿到室外,他干脆赤脚冲了出来。

  “完全没问题!”日向比了个大拇指,脚趾却冷的反弓而起。

  “谢谢你啊。”你没拆穿他,笑眯眯道,“我们快进去吧。”

  温泉馆不大,大家挤在一起进去就更小了。影山正站在前台,听到声音转头看了一眼,老老实实地打招呼:“菅前辈。”

  他没有叫你,不过你和他本来就不熟,也没有多想,只是朝他打招呼:“影山晚上好啊,今天白天太谢谢你啦。”

  影山点点头。

  一周目和二周目的影山对你待遇完全不同,你心里莫名涌起几分惆怅——为什么青梅竹马只能拥有一个呢?

  策划部小哥:闭嘴啊渣女。

  一块挡板将男女温泉中间隔断,田中和西谷在对面因为想到正与清水小姐共处一室而陷入癫狂,被大地无情地制裁。你还听到菅原逗弄日向的玩笑话。

  女生这边要更安静些,大家三三两两地分散在浴池,雾气蒸腾。

  侍应生来分发温泉蛋时,你发现有一只碗里加了酱油和葱。

  “打扰了,请问谁是酒屋小姐?”

  你挑眉,将那碗有调料的温泉蛋接过。

  “您特地叮嘱的放酱油和葱,没错吧?”

  你点点头。

  “好厉害,还能提前嘱咐口味的吗?我完全不知道呢。”

  你拿起小勺子,就着酱油吃了一口,笑道:“一般在前台,和温泉店老板说一声就可以。”

  但你根本没来得及说。

  所以,是菅原和老板说了吗?你歪头,诧异地打量眼前的温泉蛋。

  “酒屋学姐,总感觉很厉害呢。”

  “哈?”不就是加个调料吗?你将半张脸泡在水里,含糊不清地讲话,“你突然这样夸我,我挺不好意思的。”

  你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和谷地仁花交流,她与清水个性完全不同,是个更加害羞天真的小女孩。

  “因为,今天酒屋学姐就连被球砸了都好冷静!”仁花声音突然高了些,像是急于证明自己的观点,“我都快吓死了!但是酒屋学姐全程都没有喊痛,还很平静地向教练解释,之后还能一个人走出去,总之就是——很冷静!”

  小姑娘急得词不达意,你急忙安慰她:“好好好,我很冷静,你也冷静一点。”

  “而且,做的营养餐训练也很厉害,和教练也能很平等地聊天,就像大人一样。”她喋喋不休,“但在后辈面前又完全没有架子,和谁都能说得上话。”

  你本来就是大人啊!你哭笑不得:“你快别夸我了,你说的那是我吗?”

  你怎么听着这么像及川呢?

  “就算是和乌野的宿敌音驹,关系也十分融洽!”

  “……”不等一等小姑娘,这话听起来不像夸奖。

  “这么说起来,酒屋小姐好像是坐音驹的车来这儿的?”

  “对哦,酒屋小姐和音驹那个副攻是朋友吗?”白雪也接话,“昨天看到他在寝室门口与酒屋小姐说话。”

  “诶——?!”

  诧异的不只有女生,水花溅起的声音在隔壁激烈地响起。

  研磨抓起一旁的浴巾披在身上:“我洗好了,先走了。”

  “研磨。”被乌野众人死亡视线盯住的黑尾微笑地挥了挥手,悠闲地泡在水里,“回去的时候,别忘了邀请酒屋小姐一起啊。”

  研磨脚步一顿,视线幽幽地回头盯了黑尾一眼:“……”

  黑尾生怕战火不够猛烈,火上浇油道:“毕竟酒屋小姐的行李箱坏了,行李都是放你包里的嘛。”

  干啊!

  你猛地吐出一大串气泡,撑着水池边起身就要走人:“我也先——”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啊对了!”隔壁黑尾的嗓音仿佛唱咏叹调一般一波三折,“酒屋小姐头晕大概不会泡太久,如果你出去碰到的话,记得帮我们音驹谢谢她单独制定的营养餐。”

  黑尾铁朗。

  我酒屋三千代,今天就要杀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