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砰砰砰砰开始 > 第八章 请记住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

    “这一觉睡的真舒服啊。”

    萧墨伸了个懒腰,只感觉神清气爽,身体上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欢呼。

    “嗯!”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在蓝星,而是莫名其妙穿越到了灵气爆发后的七国世界,之后还和……

    萧墨赶忙想睁开眼睛,但眼皮一动,又生生止住,“还是先偷偷睁开个缝看看什么情况吧……”

    经过一番差点把眼睛眯废的艰辛努力之后,他终于隐约看见小姑娘正在他旁边靠着他,一会略显担忧的看着自己,一会又咬牙切齿的瞪着稍远处的女子,好不忙碌。

    “瑶妹敢靠着我,说明我现在还是穿了衣服的,还好还好~~”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萧墨心下登时一松。

    再看小姑娘对面闭目养神的女子,此时身上穿着一套宽大的白色男子衣裳,绝美的瓜子脸上依旧白皙冷艳,但其中隐隐透着一丝娇红媚意,看的偷窥的萧墨心中狂跳不已。

    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女子突然睁开眼睛,望向萧墨。

    萧墨慌忙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小姑娘发现了女子的异常,立刻护在萧墨身前,大声质问道:

    “你要干什么?”

    “他快醒了。”充满磁性的女声道。

    萧墨心知装不下去了,慢慢睁开了眼睛。

    “萧大哥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都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我还以为你被那妖女怎么样了呢!”小姑娘抱着萧墨的胳膊欣喜异常,接着狠狠瞪了对面女子一眼,同时越发紧靠着萧墨。

    “萧大哥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哎~确实是真把我怎么样了……”萧墨心想。

    他目光看向女子,女子也看着他,两人仿佛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一丝不自然,但紧接着萧墨发现女子对着他微眨了一下眼睛,同时淡淡道:

    “那恶贼被我神通灭杀,他储物袋中有能压制欲魔种的丹药,已被我服下,之后只需找一处灵气充裕之地,我便能通过自身神通将欲魔种排出体外。”

    “什么?储物袋??丹药??压制!!那之前还~”萧墨一愣,心神剧震。

    “等等!她刚才好像对我故意眨了一下眼睛。”

    “她欲魔种之前应该已经被我解了~那么显然这些话是说给瑶妹听的!还有之前弄晕瑶妹,她是怕对小孩子影响不好?”

    “嗯嗯,这样做很妥当!我得配合好她!“

    萧墨面上神色变幻不定,心中有了决断。

    “如此便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便去附近找一处灵气充裕之地,让姑娘疗伤,我与瑶妹也可休整一番。”

    萧墨神色恢复正常道。

    此时小姑娘侦探般的眼神在萧墨和对面女子身上来回巡视。

    “刚才萧大哥为什么会突然露出惊讶神色?是听到储物袋感到好奇惊讶还是其中另有隐情??”小侦探心中疑虑丛生。

    “我绝不能掉以轻心!得时刻盯着这妖女!萧大哥这么老实单纯的美少年,万一被这妖女骗了可怎么办!!”小姑娘心中暗自下定决心。“

    “咦!怎么感觉萧大哥身上这身衣服越来越破旧了呢?哎,真是个费衣服的男人!”

    看着萧墨身上比之前布条装还残破的布丝套装,小姑娘脑海中仿佛想到以后给萧墨缝补衣服的画面,俏脸竟不自觉的红润起来……

    “对了,还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萧墨略微心虚的问道。

    “韩紫玉多谢公子相救!日后必报此大恩!”女子用带着磁性的独特声音道,清冷白皙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红润。

    “咳咳~原来是韩姑娘,在下萧墨,这是舍妹顾瑶。”

    小姑娘听到这里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未出声,只是对着韩紫玉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萧墨继续道:

    “我之前就说过,姑娘无需报恩,这个,若是姑娘……”

    此时萧墨想到两人之前发生的荒唐之事,心中汗颜,一时语塞。

    “我可以教你武功。“韩紫玉突然出言道。

    “嗯?”萧墨一听,心下更觉惭愧。

    “本来就是我占了便宜,她还要教我武功……”

    “嗯?对了!她这句话应该也是说给瑶妹听的!差点忘了瑶妹现在还什么也不知道呢……”

    “如此,在下就愧受了。”

    萧墨正色道。

    “那我们现在就先去附近找一处灵气充裕之地,怎么样?”

    顾瑶与韩紫玉自无不可。

    “鼎兄,可否在这狂乱海附近找一处能让我们安全疗伤的灵气充裕之地?”萧墨在心中默问。

    小鼎略一沉默,之后控制着光球向狂乱海深处飞速而去。

    “这?”

    看着速度明显快了不少的光球,萧墨心中惊讶。

    “难道是我沉睡时鼎兄多次吸收水柱,从而让自身实力得到了些许恢复?萧墨心中猜测。

    之后三人各怀心事,一路上皆是看着光球外的各种海中奇景默然不语,光球内一时寂静无声。

    ……………………

    不知过了多久,光球突然猛的往下一坠,萧墨发现此时四周再也看不到水柱从海底冒出,周围的海水竟变的平静宁和起来。

    “已经出了狂乱海了??”萧墨心中疑惑。

    此时光球仿佛没办法继续再于水下穿行,在一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被慢慢推上了海面。

    小鼎在这一过程中传来的意念给萧墨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好像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充满了不甘与无奈……

    待光球完全浮出水面后,小鼎就仿佛认命了般,将光球变为一条长板承托众人立于海面上,继续向前行去。

    光球消失,清风徐来,众人感觉这风中带着一股暖意,沁人心脾。

    萧墨感觉每吸一口,身体就舒服一分,没一会就感觉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哇!”

    小姑娘的惊叹声突然从耳边传来。

    萧墨顺着小姑娘的目光向前方看去。

    “哇!”

    惊叹声再次响起。

    不远处的海面上,一棵高达百米的巍峨巨树直冲云霄!

    这巨树枝繁叶茂,翠绿欲滴,显示出无限的生机,而在巨树上方的天空,一*日散发出万丈光华,点点光芒洒向巨树,点缀在巨树枝叶和周围矮小的其他植物上,倏然幻灭,在这光点明灭间,周围宛若树界仙境。

    看着前方这巨树仙岛,众人久久无语……

    “鼎兄,这就是你要带我们来的安全的灵气充沛之地?”

    小鼎传来肯定意念。

    萧墨这才放下心来,毕竟人对于未知的神秘事物总是恐惧多过好奇的。

    “萧大哥?”

    小姑娘眼神既好奇又害怕的道。

    “放心吧瑶妹,灵器说这里对我们来说是安全的,一会上岸紧跟着我。”

    “嗯!”

    小姑娘乖巧点头,同时紧紧抓着萧墨左手臂。

    “韩姑娘?”

    看着听到灵器依然毫无反应,一言不发的女子,萧墨略心虚道。

    “此地周围灵气之浓郁超乎想象,却又中正平和,是我辈修行圣地。”

    韩紫玉轻启朱唇。

    “既然如此,我们就准备登岸吧。”

    “嗯。”

    两女点头应允。

    随着逐渐靠近岸边,三人发现这树岛上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所见之处皆是异常茂密的植物。

    “我来吧。”韩紫玉淡淡道。

    话音刚落,她一掌击向岸边的植物。

    ……

    微风吹过,什么也没发生

    “这植物竟如此坚固?”

    萧墨顾瑶二人大为惊讶。

    韩紫玉愣了一下,看着自己刚才出招的手掌,转过头,似嗔似怨看了萧墨一眼,

    “你来。”

    “嗯?怎么了?”萧墨感到莫名其妙。“我来?你这么厉害都不行你让我来?嗯~也许她伤势未复?有可能,那我勉强来试试吧。”

    “好,我来。”萧墨正色道。

    “萧大哥这匕首给你,一会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姑娘俏脸上略显担忧。

    “嗯,我知道了。”

    萧墨右手接过匕首,双腿用力向前一跳,抱住了一棵大树的树干。

    “咦?刚才怎么感觉像穿过了一层屏障似的?这岛上有灵气屏障??不应该啊,如果有的话我不可能过来的吧……”萧墨心中疑惑。

    “鼎兄,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吗?”

    ……

    “鼎兄??”

    小鼎好像沉睡了一样,没有任何意念传来。

    “嗯?”

    他想起了之前小鼎传来的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意念。

    “难道进入这里后鼎兄被完全压制住了?不能有任何反应了?”

    他想了想,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于是转过身,双脚一发力又跳了回去。

    穿过屏障的感觉再次传来。

    “鼎兄,你在里面没办法回应我对吗?”萧墨直接问道。

    小鼎郁闷的意念传来。

    “真是如此,好的我知道了。”

    “鼎兄,确定在里面我是安全的?”

    不耐烦的肯定意念传来。

    “谢了鼎兄。”

    萧墨心下稍定。

    之后他将可能有屏障和灵器在里面无法使用的事情告诉了两女后,便再次跳了过去。

    很快萧墨就用匕首清理出一小片落脚的地方。

    “看来韩姑娘的伤势还是颇重啊,这匕首砍这些树枝感觉很容易嘛。”

    他仔细打量起手中匕首来。

    这匕首寒光凛凛,双侧开刃,刀身大概有萧墨一掌长,布满奇异纹理,不知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柄部木制,一握顿感温润顺手。

    “这么锋利的匕首应该也是法器法宝一类吧,找机会问问瑶妹。”萧墨心下好奇。

    “瑶妹,你先过来吧,小心点。”

    “知道了,萧大哥。”

    小姑娘乖巧道,接着用力向前一跳。

    “咦?真的感觉穿过了一层屏障呢!”小姑娘跳到萧墨身旁兴奋道。

    “真是个小孩子。”萧墨心中暗笑。

    “韩姑娘,小心些。”

    韩紫玉淡淡点头,左手微微前伸,向着萧墨开辟出的地方纵身一跃。

    小鼎所化长板也在韩紫玉离开的瞬间消散开来。

    突然,在空中的韩紫玉感觉手掌碰到了一面看不见的屏障,这屏障竟坚韧无比,她尝试用尽全力也无法动其分毫。

    一个灵动的转身,她重新回到了原地,亭亭立于水面上,高挑身形随波而动,神色淡然。

    小姑娘白了韩紫玉一眼,小鼻孔朝天,一脸傲娇。

    “咦?这是为何?”萧墨疑惑道。

    “我与瑶妹都能进来,韩姑娘却不能??”

    “因为好人能进来,坏人进不来!”小姑娘胡诌道。

    “没关系,我在这里也一样可以吸收灵气恢复伤势。”韩紫玉毫不在意小姑娘的揶揄,淡淡道。

    “也许是因为修为太高?,而我和瑶妹没什么修为所以能进来?“萧墨猜想。

    看着遗世独立般立于水面的高挑女子,萧墨想了想,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向那看不见的屏障方向捅去,树枝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屏障,见此,他对顾瑶道:

    “瑶妹等我一下。”

    随即仔细从附近找来一些树枝与草藤,全神贯注的忙碌起来,不一会就制作好了一个简易漂浮物,他伸手递给韩紫玉,清秀的脸上露出笑容,“我知道韩姑娘武功高强,但有了它也能省下不少精力,也好集中精力疗伤,让伤势恢复的快一点。”

    “他刚才忙碌就是为了做这个给我?”韩紫玉感觉心中有一丝奇怪情绪涌现。

    “谢谢。”她伸手接过,两人对视一眼,又飞快的移开视线。

    “萧大哥,我们快走吧,好好奇岛中央那棵仙树啊,我一定要过去亲手摸摸它,不知道会不会长生不老,或者学会盖世武功??嘻嘻。”小姑娘异想天开道。

    “好啊,我们这就去。”萧墨笑道。

    “韩姑娘,你自己要小心,等我们回来!”萧墨郑重道,眼中满是关切。

    “嗯,你们也要,小心……”韩紫玉点头表情生硬道,仿佛之前从没对人说过类似的话一样。

    “好,那我们走了。”萧墨微微颔首,转身左手拉起小姑娘的小手,右手抓着匕首,向岛中央的方向走去,同时不时用匕首砍开挡路的植物。

    小姑娘紧紧握着萧墨的手,回头对韩紫玉做了个鬼脸,转过头一跳一跳的跟着萧墨向前方而去。

    “他武功低微,没有了灵器护身,会不会有危险?”

    “或许可以先教他几招,以备不测?”

    看着远去的男子背影,韩紫玉心中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我怎么会……关心他?”

    突然,她感觉体内最后一丝内力气感也消失了。

    “功力尽失,彻底从先天境跌落锻体境了。”她心中微微一叹。

    “要不是脚下这漂浮物,我现在便掉入水中了……”

    看着脚下之物,想起之前关切的眼神,她冷艳的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意。

    “公子,等一下!”

    “嗯?”

    在前方不远处清理道路的萧墨疑惑回头,望向突然出声的韩紫玉。

    看韩紫玉仿佛有事,萧墨给了顾瑶一个歉意的眼神,拉着小姑娘走了回来。

    “怎么了韩姑娘?”萧墨眼神中透着关心问道。

    韩紫玉嘴角带笑,轻声道:

    “公子此去不知前路如何,不如先教公子一招半式,也好自保。”

    萧墨愣愣的看着韩紫玉嘴角那一丝笑意。

    “这还没事??这都会笑了!刚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先学武?虽然鼎兄说这里很安全,但万一遇到紧急情况还是有武功在身更好一些,而且这可是武功啊!哪个男子汉没有一个武侠梦呢!”萧墨心中有了决断。

    “好!还是韩姑娘考虑的周到,那就麻烦韩姑娘了。”

    “不如姑娘先疗伤,之后再教我武功?”萧墨关心道。

    “我的伤势没有大碍,教完公子再疗伤也不迟。”韩紫玉说完便看向一旁的小姑娘。

    “我知道!书上说过,法不可轻传嘛,哼!”小姑娘说完,嘟着嘴,狠狠白了韩紫玉一眼,走到了稍远处,观察摆弄起周围的植物来。

    “韩姑娘,这是?”看着两女的反应,萧墨不明所以。

    韩紫玉眼中露出一丝诧异,显然对萧墨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感到意外。

    她并未多想,向萧墨大致解释了一番。

    原来自灵气爆发以来,各种修炼功法层出不穷,武者玄修修炼有成后,万一有类似反社会人格的话,几招下去普通人就得死伤无数,造成的危害太大。

    因此不论正道魔道,都遵循‘法不可轻传’的准则,会对被传授之人进行各方面的考察,只是正道比魔道更重心性而已。

    同时在传授前不论正道魔道都会要求被传授之人发下道心誓言,不得私自将所学传与别人,但自己通过其他方式得到的功法倒是可以自愿传授给他人。

    “原来如此。”萧墨恍然道。

    “能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也真是不容易……”他暗叹一声。

    看萧墨已明白其中道理,韩紫玉接着道:

    “我自身功法碍于誓言无法传授给公子,但这储物袋内的‘云行变’身法,正适合当下的情况,这储物袋是那小姑娘拿到的,还请公子还给她。”说着将储物袋扔给萧墨。

    “‘云行变’秘籍我已大致看过,这门身法入门易,精通难,公子之后修炼切勿急躁,否则一旦走火入魔,便会顷刻间化为一团云雾消散开来。”

    “嗯,我明白了。”萧墨想到之前云雾骷髅的惨状,心下一凛,郑重点头道。

    “只是这储物袋瑶妹她能使用吗?”

    “这储物袋是禁空兽的皮囊所制,空间不大,只要不是绝灵之人,都可使用。”

    “原来如此。”

    萧墨好奇的抚摸起这久闻大名的储物袋来,一副土包子模样……

    ……

    “不知公子如今是什么修炼境界?”

    看着好奇心得到满足后的萧墨,韩紫玉淡淡道。

    “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姑娘可以查看一下。”萧墨尴尬道。

    “我内力尽失,此时已无法查探别人修炼境界。”韩紫玉摇头淡然道,眼中闪过一抹古怪之意。

    “怎么会这样?可是伤势太重所致??可之前……呃~”萧墨略显焦急道,之后突然想到什么,心中更觉尴尬。

    对面丽人也传来一丝羞恼之意。

    看着一脸关切焦急,还有些尴尬的萧墨,韩紫玉移开视线,微低下头,静默半晌,重新抬起头,一双丹凤眼直视萧墨,淡然道:

    “我出身无情道,自小便被师父收养,整日除了练功再无它事,直至成就先天。师父此前一直秘密修炼欲魔道功法,见我成就先天后,欲将我作为鼎炉,便偷偷喂我吃下欲魔种,但他不知我天生有一神通,有清心明意作用,可一时压制欲魔种的狂乱欲望不失本心,于是趁他不备我出手将其击杀,却被在侧窥伺的欲魔道云中仙偷袭,将我击伤,我沿狂乱海一路向北逃去,想着万一不敌便投海自尽,直到最后被你救下。”

    看着眼中被倔强填满,但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眼眸深处悲凉苦楚之色的清冷女子,萧墨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情绪涌现,他猛的张开双臂,将面前女子死死抱入怀中。

    怀中佳人下意识便要挣开,萧墨紧紧抱住怀中娇躯,手掌轻抚韩紫玉缎紫长发,在她耳边柔声道:

    “现在你遇到我了,还好你多给了自己点时间,”萧墨感觉怀中娇躯微微一震,“而且我们都已经——”

    不知使了什么巧劲,怀中女子一下子从萧墨怀里挣脱出来。

    “当时是为了救我性命,是我逼你的,你我都无需在意。”韩紫玉脸色如常,眼中满是倔强。

    萧墨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双眼直视韩紫玉,神色郑重道:

    “好,你可以不在意,那是你的自由,但我也有我的自由,不管你需不需要,作为一个男人,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今后不再受到任何伤害,同时也请你记住,这个世界上,至少一直都会有一个关心你的人,他叫,萧墨!”

    …………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

    “哦,练功吧。”

    “???”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这点武功可不够呢。”

    韩紫玉露出一个倾倒众生的娇媚笑容,对呆愣的萧墨柔声道。

    萧墨呆呆的望着一笑倾城的丽人,恍惚间,仿佛看到丽人背后有一道巨大而又模糊的绝美女子虚影一闪而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