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砰砰砰砰开始 > 第二十章 凭票参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光球内。

    熊罴略显不安的不时扭动着雄壮的身躯,眼睛看着另外五人,感受着诡异的气氛,竟感觉自己身上微微有些发冷……

    此时光球内,妇人与韩紫玉,林怀英与顾瑶,正两两对视,虽无言语交锋,但只是眼神交战,便让萧墨在旁看的心惊胆颤!

    萧墨用眼神示意在角落抖动身体的熊罴上前说话,熊罴见此,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一丝奇怪的情绪来,随后也是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没有搭理萧墨……

    “这不讲义气的憨子!”他回过头来,最终决定还是硬着头皮自己上。

    “这个——”

    萧墨刚从嘴里蹦出两个字来,突然感觉四道如有实质的冷冽目光向自己戳来,瞬间将他全身上下戳的满是大窟窿,也将他后面的话全部戳碎……

    “哼!”

    小姑娘对着萧墨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韩紫玉对着萧墨冷淡一笑,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

    萧墨心中苦笑,他整理了一下破碎的心情,对林怀英师徒道:

    “两位要去哪里?”

    “公子要去哪里?”

    妇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墨。

    萧墨眉头一皱,“我与同伴们要去临淄城,想必和两位不顺路。”

    “怎么不顺路?我和怀英正好也要去临淄城内的儒家学宫。”

    妇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萧墨。

    “当真?”萧墨心中不相信会如此巧合。

    “千真万确!”妇人正色道。

    “好!将两位送到临淄城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你意下如何?”

    萧墨也正色道。

    “公子真是薄情!”

    妇人柔弱道,见萧墨怒意隐现,又忙道:

    “我们师徒同意公子的提议便是。”

    “好!一言为定!”

    萧墨看了一眼一旁因为师父轻薄的话语而脸色微红的林怀英,便转身走向顾瑶三人。

    “瑶妹,韩姑娘,熊罴,对不起,这次是我让你们担心了。”萧墨态度诚恳。

    熊罴睁开眼睛微微点头,接着又闭上了……

    萧墨“……”

    “哼!”小姑娘冷哼一声,也不搭理萧墨。

    萧墨见此,将目光投向面色清冷的韩紫玉。

    韩紫玉看到萧墨求救般的目光投向自己,嘴角微动,微抿朱唇,对萧墨淡淡道:

    “说吧。”

    “哦。”

    萧墨收到信号,忙将正午与三人分离后到重逢前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当然隐去了在妇人刻意引诱下化解其体内欲魔种之事,只说是妇人后来主动给与自己碧落玉符,自己机缘巧合之下又得到先天水灵,导致耽搁了时间,最后又在机缘巧合救下了受伤的师徒二人。

    听完萧墨九真一假的话,韩紫玉将目光投向了对面师徒。

    萧墨见此,也顺着韩紫玉目光看向对面。

    看着萧墨投来的目光,成*人冷笑一声,淡淡道:

    “是啊,最后还抢了我的先天水灵,又救了我,之后再将我们安全送到临淄城,也算是扯平了。”

    萧墨心下尴尬,但面上不显。

    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巴掌大的焦木来,递给成*人,“我得了先天水灵,终究是略微亏欠于你,这个就给你当做补偿吧。”

    “这是!传说中的扶桑焦木!”

    妇人眼中精光一闪,忙伸手接过,入手顿感温润异常。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萧墨,朱唇微动,对着萧墨朱唇轻动,无声道:“扯平了。”

    随后立刻让林怀英拿出其一直带着的之前被龙雀环首刀斩落的断臂,将萧墨给与的扶桑焦木猛的插入断臂上部的断面中,露出半块在外,之后左手拿起断臂,将露出半块扶桑焦木的断臂猛的插向右肩断裂面中心处!

    “刺!”

    僵直惨白的断臂直直插在了鲜红还未结疤的伤口上,鲜血奔涌流出,妇人面色又白了一分,她一声不吭,眉宇间满是坚毅,随即开始打坐疗伤。

    林怀英见此,在一旁既欣喜又担忧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师父。

    萧墨对这妇人的坚强也是微微佩服,他随后转过身来,看到韩紫玉对他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呼~过关了~”

    “嗯~等以后找个单独的机会还是要告诉韩姑娘实情!”

    萧墨看着丽人对他露出的信任笑意,心中暗自下定决心。

    “瑶妹!”

    转过视线看到仍背对着众人的小姑娘,萧墨忍俊不禁。

    “我还要请教你关于先天水灵的事呢!”

    “嗯?那你问吧!”

    小姑娘瞬间转身,脸上一副傲然表情,傲娇不可一世。

    “哈哈!”

    萧墨大笑。

    韩紫玉也露出微笑。

    熊罴终于睁开了眼睛。

    光球内的气氛似乎终于冰释……

    …………

    芝罘派,照临殿。

    “砰!”

    “什么!”

    “她自己成就先天,跑了?”

    白发老者猛的站起身来,面露惊异,心情激荡之下竟将身下金丝楠椅整个震散。

    “这是你们芝罘派犯的错,”卫锦冷漠道,“我欲魔道此次所有损失全部由你们承担!”

    说完便决然转身离去。

    “你!”

    白发老者正要发怒,似想到了什么,竟生生忍下,看着头顶上高挂的祖师牌匾,喟然一叹……

    …………

    琅琊山,琅琊台。

    夜色醉人,平静的水面波光粼粼,幽静的琅琊台上,正侧躺着的成熟女子娇躯似被披上了一层薄薄的梦幻银衣,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哦?我那乖徒儿又调皮了?”

    让人血脉喷张的魅惑之音从这身材火辣的女子口中响起。

    带着面罩立于一旁的黑衣人将面罩摘下,露出一张异常邪魅的青年男子面容。

    他走上前,一把将女子银白丰腴的娇躯揽入怀中,邪魅的脸上满是坏笑,“是啊,那你这做师父的要怎么办呢?”

    “嘤~”

    倒在邪魅男子怀中的女子眼神迷乱,白皙的瓜子脸上露出一抹诱人的红润,她吃吃一笑,“当然是我替她偿债了。”

    “啊~”

    一声娇呼响起,随后,平静的水面似不再平静……

    …………

    光球内。

    众人在海底已经穿行了近五天的时间,期间众人该修炼的修炼,该疗伤的疗伤,该发呆的发呆,倒也相安无事。

    萧墨经过这几天的修炼,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境界提升带来的变化,对自己经过先天水灵洗涤后的身体也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当前在不依靠小鼎的情况下,他自身在水中的移动速度和在陆地上没有区别,完全无视在水中时水的阻力,速度能与擅长轻功的练气境圆满期武者相媲美。

    若是依靠小鼎瞬移的话,他感觉自己的体力能支撑至少数十次才会枯竭,而速度据韩紫玉说,比寻常先天宗师施展轻功全力赶路都快了数倍。

    此外青阳劲内功也终于显出一丝威力来,此时萧墨皮肤之下,隐隐有一股白中带红的青阳劲内力正缓缓流动,虽然在练气境还无法让内力离体,但只是附着在身体特定部位之下便能将其强度加强数倍,使防御力大增,同时也可以附着在双臂上配合青阳手来进攻,相对以前来说萧墨自身的攻击力也增强了数倍。

    “终于有点自保之力了!”

    “但我还要更强,才能更好的保护我在乎的人!”

    萧墨向着发呆的韩紫玉,努力修炼的顾瑶和熊罴看去,眼神越发柔和。

    “嗯?”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萧墨转身,发现从五天前开始疗伤后便一动不动的妇人,竟站了起来。

    妇人此时神色淡然,面色白中透出一丝微红,显然通过这几天的疗伤后内伤有所好转。

    “咦?”

    萧墨见妇人之前断裂的右臂此时竟又重新接好了!

    妇人在那里慢慢活动着手臂,但动作似乎还稍有些僵硬生涩。

    “师父!”林怀英激动的脸色涨红。

    “再配合草药修养几天便没事了。”

    妇人对林怀英温言道,眼中也闪过一丝欣喜。

    她似乎察觉到萧墨的视线,转过头看向萧墨,眼神复杂,最后竟狠狠白了萧墨一眼,不再看他。

    “呃~这什么意思?”

    萧墨心中正疑惑间,突然感觉光球猛的向上破出了水面。

    “我草!!”

    只见一河相隔的对岸,一座如山岳般雄奇壮阔的巍峨巨城拔地而起,岿然而立!

    初春明媚的阳光洒在近二十丈高的巨型城墙上,竟让人感觉这城墙仿佛是用黄金铸就的一般,气势如虹!

    萧墨看着这宏伟的临淄巨城,久久不言。

    熊罴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惊讶来。

    而其他几人显然都不是第一次见到人族巨城了,但看着萧墨呆呆的神情,也似乎都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人族巨城时的样子。

    “萧大哥!”

    小姑娘在萧墨耳边一声大喊。

    “嗯!”

    正沉浸在见到巨城的震撼中的萧墨一个激灵,跳出老远去……

    “嘻嘻!”

    小姑娘见吓到了萧墨,笑得那个开心。

    其他三女也是露出一抹笑意。

    熊罴,也恢复了面无表情……

    萧墨心中苦笑,故意对小姑娘恶狠狠道:

    “你给我等着!看我下次怎么吓你!”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显然对萧墨的话不甚在意。

    萧墨无奈,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走到林怀英师徒身前,笑道: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此别过!保重!”

    “保重!”

    林怀英下意识道。

    萧墨看了一旁面无表情且一言不发的成*人一眼,便要转身。

    “你不入城?”

    妇人突然出言道。

    “嗯?”萧墨心下奇怪她怎么会关心自己入不入城,“怎么了?”

    妇人深深看了萧墨一眼,微微一笑,”没什么。”

    沉默片刻,

    “林灵。”

    妇人定定的看着萧墨道。

    “嗯?”

    萧墨心中越发疑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妇人说的是她的名字,忙道:

    “萧墨。”

    “后会有期。”

    妇人对萧墨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带着林怀英向对岸的临淄城飞去。

    萧墨看着渐渐远去的两人,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怪异的情绪。

    “人都走啦!还看!”

    小姑娘刚想在萧墨耳边大喊,便见萧墨一个闪身,躲开了小姑娘的魔音惊吓。

    “哼!”

    小姑娘白了萧墨一眼。

    萧墨不去管她,对韩紫玉道:

    “韩姑娘,依你之见,我们要不要入临淄城?会不会对你和瑶妹有什么危险?”

    “萧大哥当然是想跟着别人进城啦!”小姑娘在旁插嘴。

    “瑶妹别闹!”萧墨笑骂。

    “哼!临淄城内有儒家学宫在,不会有人敢在城中随便动武的,除非是双方自愿签订生死状,便可以到生死台上一决生死。”小姑娘傲娇的解释道。

    韩紫玉微微点头,“既然如此,便进城吧,你们最近修炼所需物资也可一并买好。”

    “嗯,好。”萧墨点头。

    “临淄城!我们来喽!!”小姑娘欢快雀跃的声音响起。

    …………

    “师父?我们不从这进城吗?”

    看到在离城门不远处停下来,目露谨慎盯着城门附近一直观察的师父,林怀英面露疑惑。

    “怀英,身份凭证可带了?”

    “带了,师父可是要用?”

    “你拿着凭证,去城门处找值守的儒家学宫弟子,告诉他‘芝罘秘境’四个字,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说,他自会来见我。”

    “是,师父。”

    林怀英依言拿出身份凭证,走向城门处值守的儒家学宫弟子。

    “大胆!”

    附近值守的武者见一个陌生女子竟直奔值守的儒家学宫弟子处而去,立刻将其拦住,并大声呵斥道。

    “何事喧哗。”

    值守于此的儒家弟子是一个身着素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相貌普通,面如黑炭,但却威严内蕴,眼中时有神光闪现。

    未等一旁武者说话,林怀英便立刻将手中身份凭证扔向中年男子。

    “找死!”

    一旁围着的武者怒喝一声,便要上前将林怀英拿下。

    “住手。”

    中年男子温和的声音响起,周围武者立刻无人再动,他看了一眼手中接过的身份凭证后,目光威严的看着林怀英,“什么事。”同时挥手驱散了围着的武者们。

    “芝罘秘境。”

    林怀英靠近中年男子,轻声在其耳边道。

    中年男子面色不变,眼中精芒暴涨,随后闭上眼睛,眉头微皱,似在感应什么,一会后他便睁开了双眼,对林怀英道:

    “走。”

    当先向着林怀英师父所在的方向赶去,同时对一旁略显疑惑的武者们道:

    “继续值守,不用跟来。”

    林怀英见此,连忙跟上前方中年男子的脚步。

    …………

    “身份凭证?”

    “我们都没有啊!”

    萧墨四人本来正随着排队进城的人群缓缓向前而行,偶然听到前面两位做农夫打扮的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谈话,说到了身份凭证的事,萧墨便问众人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姑娘这才想起只要入城必要身份凭证的事。

    萧墨一听,心下苦恼。

    小姑娘自己也是一脸茫然,毕竟之前都有族人帮忙打理这些琐事,此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是萧墨几人声音稍大,排在四人前面的两个黝黑中年男子回头看了四人一眼,见除了熊罴外看着都像好人,两人中年纪稍小的便对萧墨道:

    “后生可是第一次出家门,想要入城却忘了带身份凭证?”

    “正是如此,不知老哥有何教我?”

    萧墨立刻接过话头问道。

    中年男子满是沧桑的脸上微微一笑,“也有别的办法,只是不知后生身上钱财带的够不够。”

    萧墨乍听此言,微微一愣,之后似乎懂了中年男子的意思,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小把两面分别印有“人”与“皇”二字的圆形金币递给中年男子,“劳烦老哥了。”同时对着黝黑男子微微一笑。

    “可不敢!可不敢!”

    中年男子慌忙摆手,黝黑的面庞立刻涨红,“是给那里。”他指着城门边一处建筑道。

    萧墨顺着男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紧挨着城门边,有一座类似萧墨在蓝星时景点售票亭一样的建筑。

    “这是?”

    萧墨心下疑惑。

    “我听说去那里交押金,那里的人会给你入城的临时通行证,不惹事的话,三天内出城押金会退给你一半。”

    中年男子憨厚道。

    “原来如此!多谢老哥了!”

    萧墨说着从一把人皇金币中拿出一枚递给中年男子。

    此时这黝黑的中年男子手指微动,眼中似闪过一丝犹豫,他旁边年纪稍大的更显苍老的男子见此,立刻上前正色道:

    “后生给的太多了!我们兄弟俩几天也挣不了一枚这人皇金币,实在不敢因此小事而厚颜接受。”

    “这……”

    萧墨瞬间懵了……

    “这民风也太淳朴了吧。”

    萧墨想了想,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两枚人皇银币,递给两人,诚恳道:

    “这次两位老哥切勿推辞。”

    年纪稍长的中年男子见此,满是风霜的脸上露出难色,犹豫片刻,最终伸手只接过一枚人皇银币,脸皮发红,惭愧道:

    “哎,只这一枚我们兄弟也是受之有愧了,惭愧惭愧!”

    萧墨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哎呀,好啦,不如这样,我们是第一次来临淄城,正缺两个向导,不如就雇你们当我们半天的向导怎么样?”

    小姑娘突然上前道,同时从萧墨手上拿来一枚人皇金币,直接塞到了年纪稍大的中年男子手中。

    “这?这太多了,我们哥俩倒是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怕——”

    “好了,老哥,就这么定了,你们平时爱去什么地方逛,一会就带我们去什么地方就好。”

    萧墨果断出言打断了对方后面的话。

    两位黝黑的中年男子对视一眼,对着萧墨一点头,面色黑中透着微红,显然很是激动。

    萧墨微微一笑,“那我们这便去办理入城临时通行证吧。”

    “呃~这名字一看就是始皇帝老哥取的,太有生活气息了……”萧墨暗自吐槽。

    随后众人一齐向着不远处的“售票亭”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