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砰砰砰砰开始 > 第四十五章 原暗降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尽的黑暗中,仅存的光明内,

    廉破虏一头白发无风自动,衣袍联袂,对明与?怒目而视!

    “我没有!”明与?先是一呆,随即眉头紧皱,立刻拉开与廉破虏的距离,全身涌现出浓郁红色内力,戒备的看着突然发怒的廉破虏。

    “还敢狡辩!”廉破虏怒喝一声,右手瞬间附上一层有着金属般质感的银色内力,直直向着明与?的方向瞬间一掌击出!

    “她投靠了妖族?”萧墨听到廉破虏的话,下意识便戒备起来,眼睁睁看着廉破虏势大力沉的银色手掌狠狠打在了明与?身后的影子上!

    “滋~”

    银色手掌令人意外的印在明与?的影子上后,顿时从黑影上传来阵阵类似某种东西被强酸腐蚀时发出的声音,此时这道黑影竟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开始不断疯狂扭曲挣扎起来,黑影全身上下不时浮现出一张张狰狞扭曲的死去人类的面孔,这些面孔嘶吼着尖叫着,似乎想要从银色手掌上挣脱,但这银色手掌似乎像一块巨大的磁铁一样,牢牢的将黑影及其体内的无数面孔吸在上面,不动如山。

    “滋~啊!”几息后,随着一声声绝望的惨叫声发出,萧墨看到这诡异的黑影身上所有的诡异面孔竟生生被廉破虏的银色手掌通通化掉,黑影随即消失在半空,不留一丝痕迹。

    “这,廉前辈,我的呢?”萧墨在一旁看的眉头微皱,回身看到自己的影子,心头一跳。

    “你没事,‘缚魂妖’并未找上你。”廉破虏瞥了一眼萧墨身后的影子淡淡道。

    萧墨顿时心下一松。

    “多谢廉前辈!”一旁的明与?也放下了戒备,连忙抱拳道。

    “无妨,你们两个一有机会便逃吧。”廉破虏突然面色格外凝重的看着前方的黑暗沉声道。

    “廉祭酒,你觉得这两个小娃娃会有逃走的机会?”四周浓郁的似乎永远无法化开的深沉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道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子声音,响彻在萧墨心底,萧墨心中突然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感觉,觉得这男子的声音似乎格外让人信服,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聆听并服从这声音主人下达的一切命令。

    “咦!”萧墨顿时一惊,晃了晃脑袋,似乎反应过来,“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呔!”一声断喝在萧墨耳边突兀响起,让萧墨略显昏沉的神志为之一清。

    “这男娃娃意志力倒是不错,那女娃娃可就差了点。”那道让人迷醉的声音再次响彻在萧墨心底,萧墨连忙固守本心,面色凝重,不敢大意,同时向一旁的明与?看去。

    只见明与?竟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光与暗的交界之处,再向前一步便是那浓稠邪恶的似乎要将人活活吞噬的深沉黑暗,她瞳孔瞬间一缩,连忙退到了廉破虏身旁,面色一沉,“妖术·惑心咒!”明与?咬牙切齿的说道。

    “意志力不行,见识倒还不错。”那浓郁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在众人心中响起。

    “妖皇为了杀我,奔波万里而来,真是让我意外。”廉破虏面色沉凝,手上动作不停,不时有九宫八卦之图像从其周身闪过。

    “机缘巧合罢了,本是想着杀个赵武便算了,却没想到中间多出了计划之外的变数,最后的结果竟是如此完美,顺利让祭酒你入瓮。”黑暗中的悦耳声音又一次响起。

    “看情况廉前辈摆明了是在拖延时间,准备着破局之策,但这布局之人竟如此配合廉前辈,似乎乐见其成?布局之人也需要时间来完善布置?”萧墨有心提醒廉破虏,但一想自己想到的廉破虏不可能想不到,之所以不动手也许是另有原因,他目光一闪,也就没再多言,只是静静的听着,伺机而动。

    “哦?这‘妖术·原暗降临’还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发动成功?莫不是该称阁下一声‘妖圣’?”廉破虏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廉祭酒无需试探我,‘妖圣’一动,气机牵扯之下,你们人族那几个老不死的怪物早就一拥而上了。”黑暗中的声音轻笑一声,言语间似乎在讽刺着人族以多打少。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廉破虏微微摇头。

    “那现在谁是狮子?谁是兔子?”黑暗中的声音笑着反问。

    “试过便知!”随着最后一字猛的怒吼而出,廉破虏气势顿时一变,全身瞬间被耀眼的银白之色完全笼罩,气势犹如天神下凡,让人不敢直视,随即背后的巨大九宫八卦图虚影完整浮现,并向着实体转化,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法相由虚转实的速度竟是异乎寻常的缓慢,身披天神般银色战甲的廉破虏眉头微皱,“此地自成一界,且禁绝灵气,再耗费内力去实体化法相得不偿失!”他随即放弃了继续消耗内力去将法相实体化,猛的一挥手,身后巨大的九宫八卦图虚影在前开路,自己和身而上,紧随着法相虚影,犹如炮弹般向着上方浓浓的黑暗决然冲去!

    “嗡!”

    巨大的九宫八卦图虚影最先与上方的原暗接触,一触之下,廉破虏顿时面色微变,他感觉刚才几乎是一瞬间,九宫八卦图上的光华便明灭了上万次之多,眨眼间法相便闪烁不定,似要维持不住,随即轰的一声,巨大的九宫八卦图顷刻间消失于无形,法相虚影几乎算是一触即溃!

    在法相虚影崩溃的一瞬,廉破虏面色猛的一白,双眼血红,嘴角溢血,显然法相瞬间破灭之下自身受伤不轻,但他面色一厉,对法相破碎的造成的伤势不管不顾,眼神凌厉,耀眼银光一闪,披着银色天神战甲便向着刚才被法相虚影撼动了一丝的原暗猛然撞去!

    “轰!”

    在银白与原暗相撞的一刻,惊天巨响传来,身披耀世银甲的身影与原暗相持了几息后,顿时如陨落的神?般向着下方直直坠落而去,坠落的过程中包裹着廉破虏的银色铠甲寸寸崩坏,露出银色覆盖下的血红皮肤。

    在惊天巨响后,萧墨感觉四周无尽的黑暗似乎齐齐一颤,恍惚中萧墨感觉一缕朦胧的月光似乎穿透了无穷黑暗洒落在自己身上,当他再想去找寻那一缕月华时,周围颤动的黑暗已经稳定了下来,再也找寻不到。

    “嗯?你干什么?”萧墨见一旁的明与?突然拿出一块看似普普通通的玉石,心下顿时一凛。

    明与?看也不看萧墨,向着之前廉破虏奋不顾身撞上的黑暗处,将手中的玉石猛然掷出,在玉石离体的一瞬,她立刻一口鲜血向着玉石喷涌而出,将玉石整个血染。

    这看似普通普通的玉石在被明与?自身鲜血染红后,气势一变,似乎一下子被解开了什么禁制,一道堪比之前身披银甲的廉破虏的威势,从飞行中的玉石上缓缓散发出来,并且随着玉石与原暗越来越接近,威势竟仍在不断提升。

    “撼山灵威玉髓!”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讶异,“可惜了。”

    萧墨听的云里雾里,也不知最后那句‘可惜了’说的是谁或什么,他此时只是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道在飞行过程中,威势不断攀升,最终升至与之前身披银甲的廉破虏和其法相虚影相合时差不多威势的‘撼山灵威玉髓’,速度不快却又异常坚定的狠狠撞上了之前廉破虏舍命相撞的那处原暗!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被击中的原暗周围一时间光芒大盛,火光四射,恍如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让萧墨看的心神一颤,双眼微微眯起。

    “嗯!”萧墨突然感觉自身丹田一动,一股淡蓝色的波动自丹田处向着萧墨身周迅速波及而去,涤荡全身的同时,萧墨心中似乎产生了一丝奇特的感觉,他连忙向着之前连续被轰击的那处原暗看去。

    只见那曾经无穷无尽的浓稠黑暗之处,在经历了这几次猛烈至极的轰击后,似乎终于将那里的原暗生生轰破,此时无数似有生命般的浓浓黑雾正疯狂的围着中心处的一个微小白色光点狂舞,似乎要将这在周围黑色中不合时宜的白色完全封堵覆盖!

    萧墨那一丝奇特的感觉正是从那微小脆弱到随时会消失的白色光点中传来。

    “廉前辈!”萧墨突然一声惊呼。

    只见之前如血人般狼狈坠落地面的廉破虏,此时竟轰然起身,双眼明亮的直直盯着上方半空中的那个微小白色光点,面色异常平淡。

    “你们跟着我!”声音沙哑低沉。

    话音刚落,廉破虏全身气势徒然大盛,银色内力再次从身上涌现,并勉强覆盖于廉破虏上半身,“灵气禁绝,‘战魂丹’效用大减,姑且一试!”

    他见萧墨和明与?两人听到自己的话后,没有半分犹豫,立刻聚到自己身边后,微一点头,“走!”

    廉破虏怒吼一声,双眼猛然流出两行血泪,他猛一咬牙,脚下顿时浮现出半张残破无比的九宫八卦阵,将三人托起,向着上方那被无数盘旋翻涌的浓郁黑雾所覆盖的白色光点决绝冲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