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砰砰砰砰开始 > 第四十七章 兵贵神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一抵达这黑白两色相间的光点旁,萧墨便通过小鼎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感应,“鼎兄,如何?能感应到水气瞬移出去吗?”

    小鼎默然片刻,随即传来一道肯定意念,鼎身光华连闪,同时在萧墨全身不停游走,不断吸收着萧墨体内的灵气。

    “若是不够,直接吸取我的血肉精华!”萧墨见自身那点可怜的灵气量对小鼎来说杯水车薪,心下一发狠对小鼎道,随即退出内视状态,看向周围。

    此时放眼望去,三人周围全是无穷无尽的黑雾虫群,之前默然无声的虫群在如此数量级之下,竟隐隐发出古怪的嗡嗡声。

    银色光球在这些虫群不间断的冲击之下光华越发暗淡,同时银色光球的体积已经被压缩到了三人头顶的位置,萧墨甚至能看到每一条黑色蠕虫身上那根根直立的黑色硬刺。

    而此时残破九宫八卦阵中的廉破虏,竟是完全化成了一道虚影,生生融入了阵法之中,虚影光华暗淡,似风烛般摇曳,却仍勉力维持着银色光华不灭。

    “廉前辈……”

    萧墨看着身与阵合,油尽灯枯的白发老者,心中涌现出浓浓的悲意。

    “好一个以雷霆生水气之法!好一个水属灵器!后生可畏啊,咳咳~”

    浓郁的黑暗中,一道男子的赞赏声响起。

    “但更让我惊讶的还是廉祭酒你!想不到你的银色‘战韬’已经修炼的如此深厚,在‘原暗’完全隔绝了灵气的绝灵之地,仍能保持如此强大的战力,咳,真是让我惊讶,咳咳~”

    廉破虏虚影勉力支撑着银色的‘战韬’光华不灭,并未出言。

    “最让我惊讶的还是当前,你能连用数次‘九宫身魂除禁术’压榨自身精气暂且不说,在用了这么多次‘九宫身魂除禁术’后,仍能将自身残破身魂融入半废的法相之中,维持住‘战韬’之力,真是当之无愧的赵国第一高手!咳咳咳~”

    突然!一道全身上下多处破损的人形黑雾瞬间出现在了萧墨身旁!隔着暗淡的银色‘战韬’,这人形黑雾悍然对着反应不及的萧墨一拳轰来!

    “滋~”人形黑雾右臂上数不尽的黑雾在穿过那薄薄一层的‘战韬’之时瞬间消散于无形,但显然这人形黑雾不同于一般的黑雾虫群,仍有近半的黑雾顺利穿过了‘战韬’的阻拦!缩小了近一倍的右拳继续向着萧墨的面门凶狠袭去!

    萧墨此时已经能看清组成那只来袭拳头的蠕虫们口中那些泛着金色光华的锋锐口器,心下一凛,正要使出云行变来躲避,突然,一股极度虚弱的感觉从身体内猛然冲击而来,萧墨感觉自己此时竟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双腿发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向着那些泛着金光的锋锐口器倒去!

    “鼎兄!你抽取精力可真会赶时候!”萧墨心下苦笑。

    “滋~”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银色光华在人形黑雾的拳头行将击中萧墨前,堪堪挡在了萧墨身前,银色光华与黑雾拳头顿时同时消散!

    “砰!”

    似乎是援救萧墨的举动分了心力,此时正勉力与黑雾虫群僵持的银色光球顷刻间竟寸寸崩裂!无数黑雾虫群立刻疯了般向着三人蜂拥而上!失了一臂的人形黑雾也用另一只相对完好的左手再次向萧墨一拳轰去!

    廉破虏虚影此时深深一叹,随即从虚影上再次传出一道晦涩难明的气息,廉破虏虚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咔!”

    众人脚下的残破九宫八卦图光华一闪,瞬间挡在了人形黑雾袭来的拳头前,图上被轰中的部位登时犹如脆弱的玻璃般完全粉碎!

    “自己走!”

    萧墨耳边突兀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他听着从身前破碎的九宫八卦图中传来的沙哑声音,心中闪过一丝悲痛,此时丹田内的小鼎也传来了一道意念。

    “抱紧我!”萧墨对身旁的明与?肃声道。

    明与?看着周围疯狂向自己冲来的黑雾虫群,没有犹豫,双手立刻环抱住萧墨的腰,“虫子比淫贼恶心。”她在心中安慰自己。

    “哗!”

    突然间,明与?感觉旁边温暖的男子身上瞬间水声大作!紧接着一道水色光华猛然一闪,她感觉一股巨力传来,似乎要将她甩开,她心下一凛,连忙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抱住萧墨,“虫子比淫贼恶心!”她不断在心中安慰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也许是一个时辰,她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了阵阵清脆的流水声,她连忙睁眼望去,只见周围全是披着一层薄薄银衣的高大林木,泛着银光的涓涓溪水正从她脚下缓缓流过,一轮皎洁明月挂在空中,一派静谧景象,显然她已从那处恐怖的‘原暗界域’里逃了出来。

    她突然惊觉自己双手仍然紧紧抱着那‘淫贼’,连忙想要松开双手,但刚松开一只手,便发现这‘淫贼’的身体竟然顺势向一旁倒去,她心下一惊,连忙将‘淫贼’的身体扶正,并向‘淫贼’的脸上看去。

    只见这‘淫贼’此时面色煞白,双眼紧闭,眉头微皱,显然之前不知何故的昏迷了过去,刚才被她一晃,此时有些要清醒过来的样子。

    “这?”明与?看着怀中的‘淫贼’,又看了一眼脚下的溪水,目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笑意,随即竟扶着萧墨,将萧墨的脸直直按在了溪水里!

    “呜!”

    几乎是一瞬间,萧墨登时手舞足蹈,随即清醒了过来,“什么情况!我掉海里了?”

    萧墨连忙睁开眼睛,并奋力扬起头来。

    明与?见萧墨顺利醒来,顺势便放开了萧墨的脑袋。

    “嗯?”

    萧墨看着眼前的‘大海’,心下一愣,他随即转头看向周围,最后目光落在了身旁的红衣女子身上,他看着剑眉高鼻的霸气女子嘴角的一抹笑意,略一沉吟便明白了过来。

    “姑娘,下此直接叫醒我就好!”萧墨苦笑。

    “哼!淫贼!”明与?见萧墨看向自己,随即冷哼一声,嘴角笑意收敛。

    “小心!”

    “朴!”

    萧墨突然一声暴喝,同时伸出右手一下便抓住明与?的胳膊,光华一闪,立刻瞬移离开了原地。

    “好香的人类!等我抓住你,一定细细的将你全身上下都品味一遍!嘿嘿!”

    一道鬼魅的身影手持染血的短剑,突兀出现于萧墨明与?两人原来站立过的地方,明显不似人类的肥大中带着倒刺的舌头正津津有味的舔舐着短剑上的血迹,这鬼魅的全身笼罩在兜帽下的身影看着远去的两人,诡异一笑,随即身形如电,飞速向着前方逃窜的两人追去!

    萧墨此时面色煞白,刚才勉强的带人瞬移让自己刚恢复一些的体力再次消耗大半,体内传来的强烈虚弱感让他精神猛一恍惚,他立刻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他摇了摇头,对身旁的明与?道:“你怎么样!”

    “我没事。”

    萧墨见明与?此时面色苍白,左胸胸口处满是殷红的血迹,却不再有鲜血流出,似乎刚才她自己止住了血,只是一大块布料撕裂,行进中不时有春光乍现。

    “那就好。”萧墨看了一眼后放下心来。

    “你看哪呢!淫贼!”明与?见萧墨向着自己近乎裸露的胸口看来,心下恼怒。

    “哪没看过啊~”萧墨见自己救了她一命,却总是叫自己‘淫贼’,心下微恼,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明与?苍白的脸上隐隐显出一丝红润,娇喝一声。

    她见萧墨不说话,只是拉着自己的手闷头赶路,心下一怒便想将萧墨的大手甩开,但转念一想,算上刚才那一剑,似乎眼前的男子已经救了自己两次,手上动作便是一缓,微微转头看着那张俊朗中透着坚毅的侧脸,明与?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隐隐感觉到一丝安稳,“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心中一惊,忙将这念头从自己脑海中赶走,随即面无表情的跟着萧墨向着前方快速逃去,右手却不自觉的将掌心中那温暖的大手稍稍握紧了些。

    …………

    无边无际的浓郁黑暗之中,一道破败不堪,寸寸碎裂的九宫八卦图虚影无力的落在一旁。

    “你以为你舍出性命,那两个小娃娃便能逃得掉?”已修复好自身的完整人形黑雾淡淡道。

    “‘四皇’都出动了一位,自然少不了‘二十八使’,”破败的九宫八卦图上传来一道微弱至极的声音,“不过‘二十八使’虽强,却不一定敌得过灵器之威。”

    “战韬枯竭、法相破碎、身魂俱废,都到了如此境地,你还想激我去追杀那两个变数,自己寻机逃走?还是想趁我离开,给你那些同道们留下些线索?”

    “我把储物袋给了那青年。”

    “那又如何?”

    “储物袋内有‘兵贵神速’”

    “……”

    “‘兵贵神速’你们妖族总不会忘记吧?呵,上一代妖圣——”

    “闭嘴!”

    无穷无尽的深沉黑暗中,无数恐怖的虫鸣声猛然间一同响起,声音凄厉哀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