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南宋游记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加贡(2)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加贡(2)

    指点江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166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跟赵构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想比,听了杜雨晖话的所有大宋官员们,也的的确确都松了一口气,废话了,比如秦桧,他要是真出去当这个评委了,到时候评杜雨晖赢,就会让张通古不高兴,而如果评金人赢了,先不说赵构怎么想,一旦杜雨晖有绝招反击的话怎么办?秦桧在大宋那也是书法大家啊!要是因为这一次当个砖家评委,把自己这么多年下来积累的声望给毁于一旦了!那可就他妈的是得不偿失了对吧!而其他人跟他想的那是同出一辙啊!废话了不是!这杜雨晖根本就不会按照常理出牌,谁知道他弄一幅画都被陛下当成了国宝了!没人能想到啊!那些评委现在可都是杜雨晖的属下了不是?杜雨晖是掌管大宋所有的画待诏的大总管了还!所以没有人跟张通古玩不说,听了杜雨晖的话,他们不但松了一口气,反而都跟赵构一个想法了,你妹的,这重阳节快到了,提前看出好戏也成啊!

    “听杜大人的意思?杜大人就这么有把握能赢?”张通古听了杜雨晖的话再次愣了一下问道是的之前杜雨晖临摹《祭侄文稿》的事情,他可能不知道,但是半个月前画花大赛,他是亲眼所见的!只不过这写字,难不成杜雨晖还能写出花来吗!他还就不信邪了,另外也是最关键的,他不损失什么吗!这就是一次勒索,赢了自己可以多弄点银子,输了自己毛都不损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他再次确认了。

    “张大人此言差矣,输赢不重要,反正你也同意300两纹银的价格卖我一斤烟草或者是辣椒面了不是吗!既然是银子能解决的事情,正好我之前赌马的时候还稍微赚了点,所以输赢对于我来说无所谓了,但如果能借着这一次的比试,证明一些东西的话!我认为还是值的!”杜雨晖说道

    “证明一些……呵呵呵!好那咱们就这样吧!既然杜大人都同意了!陛下咱们这比试?还是希望陛下开金口找个地方吧!”张通古问道是的杜雨晖想证明什么,无外乎就是我们大宋比你们金国厉害吧!有了前车之鉴后,张通古也在考虑,杜雨晖从哪来的自信啊!因为要证明什么,击败金国一个书法家谈不上什么,难不成他又有办法让评委们吃瘪了?所以张通古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就明日大校场比试吧!正好也给张大人点时间去找找那些番邦的评委来!”赵构特意把评委两字咬的很重道废话一出好戏即将上演了,这张通古明目张胆的勒索,只不过是以比试的方式,然后还冠冕堂皇的说大宋是文坛大家,金人要跟我们学习切磋,他也没有办法,当然了之前张通古他们说的话杜雨晖不知道,不过赵构心里不舒服啊!如果杜雨晖能

    帮他出气,又何乐而不为呢!

    “好,那咱们就明天大校场见!”张通古说道

    “张大人不要着急吗!是这样!评委是张大人找的,并且这切磋比试也是张大人提出的,我输了,要赔你们银子,我赢了,张大人什么都不损失,呵呵呵!不知道张大人敢不敢加注呢!我一般不愿意比试之后没有任何进项……呵呵呵!”杜雨晖捻着手指比划着道

    “加注?小杜大人,你是真好赌啊!哈哈哈哈!”张通古放声大笑着说道

    “我只不过是想给张大人留个念想长点记性而已,否则你今天弄一个人跟我切磋,明天又弄一个人来跟我切磋,你要是输了什么都不付出,我输了就要损失惨重的话!张大人,你好歹代表的也是大金国的皇帝不是,大金国的皇帝难不成是爱占我们臣下便宜的陛下吗?”杜雨晖说道

    “大胆?大宋陛下,你今日如果不治罪杜大人的话,臣……”张通古一听就怒了!结果他的话没有说完杜雨晖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你大胆!今日我看该治罪的是你张大人而非本官?”

    “哈哈哈!哈哈哈!笑话!这可是本官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张通古哈哈大笑着说道

    “呵呵呵!只不过下官可不是这么认为啊!”杜雨晖说道

    “杜大人,我知道你一向伶牙俐齿,可是今天你在大宋朝堂上贬损我们金国陛下,如果本官不在也就算了,可本官就在眼前,今日就算你是舌灿莲花也无法狡辩了吧!”张通古问道

    “那么请问张大人你要治罪于我,我所犯何罪?”杜雨晖问道

    “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你污蔑我金国陛下!其罪当诛!”张通古说道

    “张大人,这或许是我听到的今天最好笑的笑话了!这之前的贡品,我们已经给张大人您准备好了,此事不假吧!”杜雨晖问道

    “……这个是自然!”张通古想了一下说道

    “既然如此那还说什么呀!你弄了一个书生来表面上是切磋,实际上还是打着贡品的名义,让我们继续增加贡品的数量不是吗?而金国陛下本来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呢!我就问你张大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你们陛下的本意吗?如果是,一国之君说话办事都出尔反尔的话,请问张大人,我们跟你们签订的那一纸条约有什么用吗!如果不是?那么问题来了,金国陛下是一言九鼎之人的话,那今天之事,也就是说是张大人的个人行为了?要是那样的话!呵呵呵!张大人,你说你是不是犯了欺君之罪呢!并且还不止呢!金国陛下本来就是一言九鼎不屑于占臣属便宜之人,可是你的所作所为

    ,是不是在给大金国的陛下抹黑呢!陛下,臣请治祝大人欺君之罪跟抹黑金国龙颜之罪,陛下完可以把张大人收监,然后派人到金国去跟金国陛下求证刚刚臣所说的那些,只要有一项罪名坐实了,那么陛下,您帮金国陛下处置诽谤跟欺骗金国陛下的张大人,反而会得到金国陛下的赏赐呢!毕竟我们也是臣属,但陛下你的职位可是要高于张大人的!怎么样张大人,不服来辩吧?还想订我的罪?我这是在帮金国陛下处置佞臣!治我的罪……”杜雨晖侃侃而谈后,别说是张通古了,就是赵构跟大宋朝堂上的一众文武百官,都你妹的懵逼了!

    什么叫先河!这他妈的才叫正八经的先河啊!张通古一直以来,在大宋,都以天朝上官自居,就差点把自己的位置摆在赵构之上了,要不是跟杜雨晖打赌了几次,尤其是找石狮子那一次,他输了要裸跑,赵构免了之后,他算领了赵构的一份情谊了,那以后才开始叫赵构一声陛下,否则他就更找不到北了,结果今天杜雨晖居然要替金国皇上治罪于张通古了,这别说是历史上了,就是纵观人类历史的发展史,也没有藩属国居然要治罪天朝上官的例子吧!那都是把这些家伙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可是杜雨晖呢!抓了张通古一个金国大臣给金国陛下的欺君之罪了!杜雨晖牛逼到,要让赵构去处理金国朝堂上的事情了,并且杜雨晖说的也没有错啊!你金国陛下到底是一言九鼎呢!还是信口开河呢!现在张通古都没有办法解释了对吧!废话如果说是金国陛下要这么干的,那金国陛下可就有点意思了,为了多赚大宋2000斤辣椒面什么的,就弄一个文人跑着来跟大宋比试吗!这朝令夕改的事要是发生了,呵呵呵!皇帝的威仪何在,古代什么叫做皇权啊!一言九鼎对吧!说了就要办,哪怕就是要改,也需要一段时间后才可以,或者说明知道错了都不能改,因为那是皇家的颜面啊!话说回来,如果不是金国陛下要这么干的,呵呵呵!那张通古属于什么?假传圣旨还是?这事可就正八经的大的没边了对吧!所以杜雨晖就敢让赵构先扣押张通古,然后派使者直接去跟金国沟通,到时候不问别的,就问这贡品要了一次怎么还要追加呢!金人都没有办法回答不是吗!

    杜雨晖稍微的动了点脑筋,表面上看他前面说的话是对金国皇帝不敬,但问题是,从张通古提出来再次比试之时,杜雨晖就知道要如何反击了,他就在等着张通古往他自己挖的坑里面跳呢!毕竟贡品这东西,跟平时的比试不同,平时你随便加注了什么的对吧!而贡品,那可是象征着皇权的,贡品的清单是多少就是多少,如果你自己家关起门来,发现

    什么东西少了继续增加没有问题,但是你跑到你的藩属国不停的要这个要那个,一般的藩属国的的确确不敢说什么,所以张通古的胆子也好,还是他跟杜雨晖打赌什么的习惯了也罢,他不以为然的事情,杜雨晖却不惯毛病的提出来了……

    (本章完)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