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道路
    张御在开阳学宫中差不多把年后的事情处理过后,便就开始思索自己接下的修行之路。

    玄修在第一章书和第二章书之时,被称之为下位修士,而到达了第三章书到第四章书的修士,则便被认为是中位修士了。

    从修士这边来看,这可以说就是修为功行乃至于生命层次的区别。

    第一、第二章书从心光启发到养炼运用,从此有别于凡人,到了第三、第四章书时,心力已可干涉外物,并生出种种不可以思议的神通变化。

    而站在寻常人的角度上,那就纯粹是以一名修士在战争中的破坏力上下限来作界定的,这算得上是一个相当粗略的划分。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修士与修士是不同的,他们之中差距,有时候甚至会比凡人与修士的差距还要大。

    张御尽管现下的神通手段远远高于同辈,可无论以哪方面来评判,仍然应被划定为中位修士,而以他自身认的知来看,这也是极有道理的。

    到了第四章书之后,虽然他的功行修为比在第三章书时高明了不知多少,可实际上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第四章书的修士与在第三章书一样,仍需修炼观想图。

    只不过,从第三章书到第四章书,修士的观想图走得是“化假为真”之法,而从第四章书所行道之道,那就是“化死为生”之道了。

    但化假为真”只是将观想图由虚化实,而“化假为真”就是让观想图变化为一个真正的活物了。

    譬如万明道人,他已是修炼到第四章书的巅峰,再往前去一步,那么就可以将万明虫转化为一种存在于现实之中的生灵。

    不过观想图与观想图是不同的,有些观想图成就之时所的章印只有寥寥八九个,威能自不能和十数个,乃至数十个章印变化出来的观想图相比。

    可这只是斗战之上的差别,双方所处的层次却是相同的,在没有完成最后的一个蜕变之前,他们之间在生命层次之上是完全相同的。

    从玄府记载的道册上来看,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完善观想图,由死化生,直至蜕变。

    可是如何完成这等蜕变,玄府之中却就没有具体言述了。

    他与万明道人对此也有过一番交流,其人自言也是同样按照这等步骤啦完善观想图来做的,不过其人又有言,总感觉观想图之中还缺失了什么关键,所以没法迟迟完成死生蜕变,故是他现在也在找寻前行之路。

    他考虑下来,认为可以向竺玄首请教一番,不过要等到玄首出关再言了,其实便是玄首那里找不到答案,他有界隙在手,也可以设法寻找进行外洲交流。

    再是两日之后,他见与杏川道人约定的时间已近,就再次动身往域外而来。

    这一次出行,他依旧是乘坐飞舟。

    他心中很清楚,凡是两府打造的飞舟,上面多半是会做手脚的,只要坐在飞舟之中,那么无论他去到哪里,行踪或许都会被两府察知。

    但这正是他有意而为。

    他并不怕某些人找上门来,恰恰是怕此辈隐藏不动,对比那些跳出来的人,反而些躲藏在后面的人才是最是麻烦的。

    待他来到方台道派驻地时,却发现杏川道人已经等在了这里了,这位一见他面,抬手一供,就干脆利落言道:“张玄正,我已是把人请到了。”

    张御点头道:“不知人在何处?”

    杏川道人道:“请玄正随我来。”说话之间,他当先往外走。

    张御随他来到外间,见其一下纵空上天,心下一转念,也是飘身而上,跟随过来,不一会儿,杏川就在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之前落下身形。

    张御也是飘落下来,随其走入洞中,却是看到这里摆着一张石床,上面半坐着一名中年修士,看模样正是林宣盛,只是此人浑身上下贴满了符纸,明显是被封镇在此的,他看了杏川一眼,这个“请”的方法倒是很别致。

    杏川道人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道:“我请林道友出力对付霜洲,他却不愿来,推三阻四,我辈天夏玄修对付域外异类乃是理所应当,哪有不肯的道理?故是我把他擒了。”

    张御看向看向林宣盛,道:“林道友,那幅霜洲舆图可是林道友送来的么?”

    林宣盛也没有否认,苦笑一声道:“若早知如此,我就不送此舆图了。”他倒是没有骂杏川道人,因为是后者行事作风从来都是摆明在面上的,理由又是光明正大,所以让人恨不起来。

    张御这时一拂袖,将其身上禁符都是去了。

    林宣盛从石床上下来,对着张御抬手一揖,并没有试图逃走。

    他很清楚自己在张御面前根本走不了,那日张御大显神威之时他也是在场,只是当时为了怕众修察觉,所以才躲得比较远。

    张御道:“我寻林道友,是知道友对霜洲较为熟悉,故是想向道友请教一些事宜,不过在此之前,却有一言想问道友。”

    林宣盛看了看他,道:“不知玄正想问什么?”

    张御道:“摩云、胜因两派覆灭,是否与林道友有关?”

    林宣盛一怔,显然没想到张御会问此事。

    杏川道人听得此言,看向林宣盛的眼神却是陡然凌厉了起来。

    林宣盛低下头去,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两派覆亡的确与我与有些关系,可我自身并不曾参与其中,也不曾生过这等念头。”

    张御道:“那不知其中缘由何在?”

    林宣盛沉默片刻,最后好似做出了什么决定,抬头道:“想必玄正也听人说起过,我与霜洲人往来过一段时日,事实上并非如此,真相是我本是霜洲治下之人,后来是霜洲那边送我去域外道派学道的。”

    杏川道人听得此言,神情顿时一厉,身上光芒也是涌动起来。

    张御却是一伸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道:“杏川道友,且听林道友把话说完,再论是否过错不迟。”

    林宣盛看着两人,道:“当时霜洲之中送了不少如我这般之人去学道,可是最后真正修炼有成的,也只我一人罢了,霜洲人为了抹去我之前留下的痕迹,所以将胜因派灭去,后来选择摩云道派,或许也是有这个缘由在内。”

    张御思索片刻,又问道:“霜洲派遣你等去域外各派学习道法,目的为何?”

    林宣盛摇头道:“霜洲人真正目的我从来不曾知晓,我猜测或许是为了控制域外道派,只是这个计划最后似是没能成功,”此时他露出一丝厌恶之色,“我并不喜欢霜洲人,也不喜欢那个地方,那里一群表面上看去是人,但心性被严重扭曲的怪物。”

    杏川道人此时盯着他问道:“林宣盛,我只问你一句,你是霜洲人么?”

    林宣盛目光迎上去,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我不是。”

    张御能够看出,林宣盛其实有不少地方做了隐瞒,还有很多难以解释清楚的东西,但他并不介意这些,只要其人愿意对付霜洲人,那其余都是小节,无需现在去追究。

    从其斩杀那位霜洲指挥,还有后来暗中送上舆图的行为来看,其人的确十分敌视霜洲人,至少在这方面,他们可以达成一致。

    他道:“林道友不妨随我回驻地,下来对付霜洲人,还需要道友的出力。”

    林宣盛也知此时没有什么选择,他缓缓抬手一礼,道:“愿听玄正吩咐。”

    杏川道人此刻也是往前一步,高声言道:“也算我一个!”

    张御点了点头,再与林宣盛交谈了几句后,便带着此人与杏川道人一同返回了驻地,在接下来的时日内,他便开始向林宣盛详细问询霜洲的情况,并且依据其人所言,粗略定下了一个对付霜洲人的计划。

    只是按照林宣盛所言,他也是二十来年没曾回去霜洲了,仅是与霜洲人的接触还在,所以现在的霜洲是何模样,他也无法准确说清楚,这里就需要先行查探一番了。

    好在霜洲所处的位置已是确认,下来的事情相对简单许多了。

    张御在域外一直待到月底,算了一算竺玄首出关时日已近,便就将域外事宜交托给万明道人,自己则是乘坐飞舟回返青阳。

    到了洲内后,他在卫县停下飞舟,便遁空往玄府而来,遁光一落在湖心岛前,明善道人已是迎了上来,道:“玄正,玄首已是出关,正在鹤殿等候玄正。”

    张御点了下头,他迈步走入阁堂之内,就往鹤殿之上飘身而来,见竺玄首正立在此间,上来见了一礼。

    竺玄首点头回礼。

    见过礼后,两人就在蒲团之上坐下,竺玄首道:“听闻玄正上次之后回来便欲见我,不知是为何事?”

    张御其实原本打算一问白秀上人之事,不过他后来仔细想过,如今既已是知晓此人身份,那就无需再去多言,日后该如何便如何,身为玄正,这本也是在他权责内之事,把竺玄首牵扯进来,反而事情会更为复杂。

    故他索性撇开此事,道:“我今来是来向玄首请教,我辈玄修观读到了第四章书之后,又该于何处寻觅那登攀之路?”

    ……

    ……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