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满级医修回到气运被夺时 > 第 76 章 第 76 章

第 76 章 第 76 章

 推荐阅读:
     陶老太爷是两个月前从山上摔下来摔死的。

  自此,陶老夫人整日以泪洗面,一直郁郁不乐,身子骨都已经不太好,整日连门都不愿意出了,总躺在榻上流泪。

  这婆子就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见沈糯模样还算俊俏,又跟二夫人同乡,二夫人也是边关的人,便不免想得多些。

  没人知晓为何二夫人为何要嘱咐门房和下人们,若是有边关来的客人,一定要请到二房去。

  但同乡的来,婆子见沈糯穿做打扮甚至算得上贫穷,一身粗布衣衫,还以沈糯是来打秋风的,打量沈糯的眼神难免带了几分别的颜色。

  沈糯看了婆子一眼,未多言。

  这婆子喜欢叨叨,面相一般。

  婆子很快把沈糯领到二房的院子就离开了。

  婆子回到陶老夫人那边,见陶老夫人病恹恹躺在榻上,婆子忍不住跟说,“老夫人,您不知,二夫人的同乡来家里打秋风了,那哥儿看着倒是挺俊俏的,不知家里是出了什么事儿。”

  陶老夫人叹口气道:“边关最近战事吃紧,肯定也是家里遇到难处,不然一个哥儿,也不会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寻她,再说了,我们也都从边城搬来京城的,都是同乡,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陶老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也经常施粥布善,家里老爷子心肠也不坏,还有家里个几个孩子也都教的不错,她不明白,为何这种苦难会找上他们家。

  婆子叹道:“老夫人心善,求着上天快些让陶家的苦难过去吧。”

  家里这一劫难,还不知能不能顺利度过。

  沈糯被婆子送到二房院门口,又被个丫鬟领到院内。

  丫鬟也不知她的身份,金氏想请沈糯来家里帮忙看看的事儿,她只同丈夫说过,丈夫不相信沈糯,她也就没再跟丈夫说起,只给闺友郑夫人写信,请郑夫人跟沈糯商量来京城的事儿。

  丫鬟让沈糯站在廊庑下等着,自个进屋通禀。

  沈糯站在廊庑下,看着庭院里假山流水,抄手游廊,她心里盘算着,不知这样的五进宅子得多少银子,等帮着陶家看完事情后,再同金氏打探打探吧。

  丫鬟进到屋子里,金氏靠在铺着软绸的榻上歇着。

  她小月子才坐满,但因为落胎,还有丈夫受伤,家里一堆事儿,导致身子骨还没怎么恢复好,哪怕出了小月子,还得多休息。

  听闻丫鬟通报,说边城有人来找。

  金氏问道:“什么人?”

  丫鬟道:“是个哥儿。”

  哥儿?

  金氏疑惑,闺友同她说,那小仙婆是个十五六的姑娘家来着。

  难不成并不是小仙婆?那会是谁?

  金氏道:“那你先把人领到偏厅去,我换身衣裳就过去。”

  丫鬟出门,把沈糯领到偏厅,上了茶水和果子。

  沈糯等了小会儿,就见到个二十八.九的妇人,穿着身素色的金色滚边绸面的褙子,身上丁点首饰都没带,还在孝中。

  见到沈糯,金氏还以为会是同乡的亲戚甚的,但不是,她显然不认得沈糯。

  直到沈糯用了自己的声音开口道:“陶二夫人,我是沈糯。”

  金慧恍然大悟,原是小仙婆女扮男装,这样路上应该是方便些。

  她急忙道:“不知是小仙婆上门,怠慢了。”

  她又想把人请到正厅去,沈糯道:“不用了,二夫人能不能领着我在你们家四处看看。”

  她想先看看阳宅有没有问题,若没问题,再去看阴宅。

  不过,一路从大门进来,路上没瞧见风水不对的地方,所以很大可能不是阳宅的问题。

  金氏道:“好。”她心中忐忑不安的,她是相信自己好友的,可小仙婆看着真年轻啊,家里来的道士和风水师,哪个不是四五六十岁的。

  金氏领着沈糯在整个宅子里转了圈。

  沈糯这会儿同金氏说话用的是自己的声音,所以陶家奴仆都知晓她是女儿身。

  先在二房的院里看过,金氏又领着沈糯从最后排的后罩房开始看起来。

  然后再去三房的院里,三房的陶三老爷后背被人砍了刀,现在还只能趴在那儿,陶三夫人是个性子软的,见妯娌带着个哥儿来院中,还有些不知所措,直到二夫人说明来意,陶三夫人知晓沈糯是姑娘家,这才微微松口气。

  沈糯继续在三房的院里看着,还要进屋去看。

  等沈糯由着丫鬟领到屋里看过时,陶三夫人拉着金氏小声说,“二嫂,这是哪儿寻来的风水师,看着怎么也就跟瑜儿差不多大?”

  瑜儿是两人的侄女,大房的长女。

  金氏低声说,“她是我在镇上的姐妹介绍的,说有很厉害的本事。”

  陶三夫人欲言又止的,正想说着什么,沈糯已经从屋子里出来了,“这边也没问题。”

  最后又引着沈糯过去大房。

  陶三夫人犹豫下,也跟了上去。

  沈糯还没看到大房和正院,二房夫人寻了个很年轻的女风水师来家里看风水的事儿,就传的整个陶家都知晓。

  陶家的三位老爷都受了伤,躺在各自院中歇着。

  陶大老爷和陶大夫人就听外面丫鬟们叽叽喳喳的。

  大夫人皱眉出去,“你们都在喊什么,小声点,老爷还在歇息。”

  有个小丫鬟就把金氏寻了个女风水师的事儿跟大夫人说了声。

  陶大夫人听得也皱眉,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有寻些出名的风水师和道士来家里看阳宅阴宅,但都看不出什么来,老二家的寻个小姑娘来能成吗?

  陶瑜儿听见院中的动静,从厢房出来。

  见到长女,陶大夫人忙道:“你出来做甚,快进屋去休息吧。”

  陶瑜儿生的貌美,只面上的的忧愁一直散不掉,她噙着泪说,“娘,要不我就……”

  “闭嘴!”不等女儿说话,陶大夫人就已经训斥道:“不准说,你进屋去歇着。”

  陶瑜儿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等陶瑜儿进屋,金氏和陶三夫人领着沈糯来到大房。

  陶大夫人并不多言,知晓沈糯是老二家的喊来看风水的,她就让人看。

  她知道问题不在阳宅,可能出在阴宅上,但她也不敢肯定,不知到底是给陶家迁坟的风水师动的手脚,还是陶家的仇人。

  沈糯看了陶大夫人一眼,见她面相还算不错,是个比较精明的人,但没坏心肠。

  陶家所有人,印堂都隐约有阴煞,女子轻些,男子重些。

  沈糯进到屋里去看陶大老爷,陶大老爷印堂果然也有黑色阴煞之气,比自己夫人严重多。

  沈糯还是一言不发,看完大房就准备去看剩下的正院。

  就连正院陶老夫人也听说,原来那哥儿是个姑娘,还是风水师。

  陶老夫人怔了怔,“还以为是老二媳妇同村的来打秋风,竟是她从边关寻来的风水师吗?”

  婆子道:“都传开了,说其实是个姑娘家,特意女扮男装,才从边关赶来就进咱们家了,就是年纪太小了些,也不知本事如何。”

  陶老夫人道:“扶我过去老二院子瞧瞧吧。”

  不管年龄大小,人家从边关赶来,总要好好招待下的。

  还没等陶老夫人下地,院外就响起金氏的声音,“小仙婆,这里是我家婆母住的地方。”

  陶老夫人让婆子扶她来到院子里,瞧见个俊俏的哥儿正院子里打量着。

  陶家三位夫人都陪着沈糯在,这会儿见婆母出来,三人急忙上前,“娘,您快进屋休息吧,这有我们,这是老二家的从边城请来的仙婆,说不定能知晓家里发生何事。”

  沈糯看向陶老夫人,瞧见陶老夫人面色后,她道:“老夫人还请节哀,你心思太过郁结,已经开始影响到五脏六腑,若不调理过来,恐身子骨坚持不了多久。”

  一听这话,三房的夫人全都变了脸色。

  三个夫人都有些难受。

  婆母菩萨心肠,从不苛刻她们做儿媳的,别家的儿媳晨省昏定,婆母从不让她们折腾她们,有什么也都是三房平分,一直很公正。

  陶老夫人苦笑道:“我这心里,哪里又能不郁结,若小仙婆能帮我陶家找出事情缘由,我也有颜面去见地下的老伴儿,否则我就是连死都不得安心啊。”她说着,老泪纵横。

  大夫人听的心里越发难受,她看看婆母,又转头去看小仙婆,见这小仙婆面色平静,看着不像是有本事的,估摸着就是来打秋风,顺便找个借口罢了。

  大夫人心中已经是绝望,公爹已经死了,三房老爷也都受了伤,连着老二家的还落胎,难不成真的要一家子都跟着陪葬吗……

  到底是继续让家里死人下去,还是让女儿……

  听着婆母的哭声,大夫人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了陶老夫人的面前,“娘,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陶老夫人怔住,“老大家的,你这是干什么……”

  大夫人这才哭道:“那帮忙看阴宅,迁坟的风水师不是个好人,当初看完阴宅后,等把老祖宗的坟迁过去,那风水师突然找到我和老爷,说他家有个儿子,一直还没成亲,他看瑜儿越来越喜欢,想让瑜儿做他儿媳,问我们愿不愿意,可瑜儿都定了亲,我自然不同意,那风水师还说让我们考虑几天,说我们家能跟他做亲家,以后好处多多。”

  大夫人继续哭诉道:“几天后,他来又寻我和老爷,问我们考虑清楚没,我说瑜儿已经定亲,不可能悔婚的,他就甩脸说,如果我们不同意,就别怪他不客气了,老爷也咬紧牙关不同意……那风水师甩袖离开,过了没多久,家里便开始出事……”

  陶老夫人和二房三房的夫人都愣住,她们根本不知这事儿。

  陶家从边城搬来京城已经好几年。

  前两年,陶老太爷就说想把家里的祖坟也都迁移到京城这边来。

  直到今年,才寻了个比较出名的风水师,去了附近的山脉上看阴宅风水。

  那风水师找了个位置,说保管让他们运势一年还比一年高。

  所以陶家也很舍得,给了那风水师整整一千两银子做报酬。

  等这风水师离开后,陶家开始出事,她们都还以为是那风水师没本事,寻的阴宅有问题,所以才会让陶家出这么大的事儿,根本就不知这风水师竟打瑜儿的主意,想让瑜儿给他家做儿媳。

  陶老夫人气得直哆嗦,“所以家里出事,还是那风水师所为?”

  大夫人哭道:“十有八九是因为他做了什么事情。”

  陶三夫人也开始哭,“那我们可怎么办。”

  他们普通人,怎么跟风水师斗啊。

  岂不是要等着陶家死绝。

  大夫人继续哭诉,“后来老爷还特意找人去查了查那风水师,才知他家就一个儿子,而且儿子还是个傻子!”

  她怎么愿意让女儿去嫁给一个傻子,那不是一辈子都毁了吗,更何况女儿本来就定的有亲事。

  两夫妻以为风水师只是逞强胡说,哪里知道,过了没多久,陶老太爷就出了事,之后家里三位老爷也开始出事儿。

  沈糯听完,亦忍不住蹙眉。

  懂玄门道法这些本领的,就越该约束自己,不说一定要去帮人,但至少不该随意用术法去欺负人。

  沈糯道:“你们先别哭了,再带我去祖坟瞧瞧,你们住的宅子也是没问题的,风水反而不错。”

  这宅子当初买来时,肯定也请人看过,是花了大价格的。

  陶老夫人泪眼婆娑道:“小仙婆当真懂这些吗?”

  主要是别的风水师手上各种罗盘,桃印等等的东西,这位小仙婆,就斜挎着个小布包,罗盘也是没有,看着真就跟路边的普通哥儿没甚两样的。

  沈糯无奈,“老夫人信我一次吧,再不快些,你们家还得办丧事。”

  特别是陶家的三位老爷,动作要不快些,他们一个个的都会死。

  陶老夫人吓得脸色都变了,立刻吩咐大夫人说,“先别哭了,赶紧套车,带小仙婆去山上。”

  大夫人心里虽还不信沈糯的话,但也只能试试,要是还不成,那岂不是只能让女儿嫁给那个风水师的傻儿子。

  很快架好两辆马车,陶家三个女人还有陶老夫人都要跟着一块出城进山。

  这会儿刚过晌午,日头足,陶家的两辆马车直接朝城外赶去,跑了快有一个时辰才来到京城外的山脚下。

  京城外面也有连绵的大山,山上不少坟墓。

  沈糯又跟着陶家人来到陶家的祖坟前,还没走到祖坟那,沈糯已经指着前面一处墓碑立的很高大的坟墓问道:“那可是你们陶家的祖坟?”

  “是是。”陶老夫人急忙点头,“小仙婆是不是瞧出祖坟有什么问题?”

  沈糯道:“前面那处坟墓里面应该埋了什么东西,很浓的阴煞,所以你们陶家才会频繁出事。”

  她大老远就瞧见那祖坟四周浓郁的阴煞气息。

  陶家几个女人全都变了变色。

  很快的,几人走到坟墓前,陶家祖坟修葺的很阔气。

  走到祖坟前时,沈糯就有点皱眉,等走到祖坟边上时,她眉心蹙的更加厉害了。

  这坟墓下面的确埋了东西的,其中一处的阴煞是最重的,她也不多言,上前从那处开始挖,竟从下面挖到一个四四方方的锦盒。

  陶家人一看,这下面竟真的挖出东西来,脸色都变了。

  沈糯取出锦盒,打开后,发现里面用块用红布包裹着的玉佩。

  玉佩是块墨玉,上面雕刻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鸟儿。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陶大夫人喃喃道:“这是什么玉佩?上面雕刻的是什么?”

  沈糯道:“这是阴符,上面雕刻的是山海经里面的毕方,毕方是凶兽,火鸟,一条腿,喜欢衔火作恶。”

  阴符,通常来说,就是使用玉佩或者黄纸来画出来的可以聚阴气的东西,但纸符效果没有玉雕刻出来的好,这东西说不上是好是坏,没有特定的好坏之分。

  有些人不适应阴气,那么它就会伤人身体,但有些人命格特殊,恰恰只有阴气多才能活命。

  陶家人根本就没听过这样的东西!

  而且山海经,那上面记载的不都是奇奇怪怪的神话故事吗?都是假的。

  沈糯蹙眉。

  陶大夫人小心翼翼问,“小仙婆,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

  沈糯喃喃道:“不应该的,阴符只会聚阴气。”

  阴气虽会伤身,却绝不至于生成这么多的阴煞,只有煞才会致命。

  但这坟墓周围的阴煞都是怎么回事?

  陶家几个女人还是不懂这是何意。

  沈糯道:“这风水师的确在你们家祖坟上埋下阴符,但这个东西,最多让你们家人倒霉些,不会伤人性命,你们家男人印堂都有阴煞之气,最先命绝的就是你们陶家的男人,所以可能还是哪里出了些问题。”

  沈糯把这阴符丢在锦盒中,起身后退,慢慢围绕着坟墓走着。

  陶家四个女人,神情惶惶的。

  沈糯发现自己就算把阴符给挖了出来,坟墓四周的阴煞都没散去。

  她道:“不太对劲,我需要找个高些的位置来瞧瞧。”

  她抬头看出,远处的山势比较高,还有几块大石头,她指着那边同陶家几个女人道:“我过去那边瞧瞧,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沈糯爬到那边山势较高的地方,又爬到大石头上,这样陶家祖坟那一块地势就看的清清楚楚。

  一眼望过去,沈糯怔住,她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沈糯从大石块上跳下去,陶大夫人问道:“小仙婆,可发现什么问题了?”

  陶大夫人不放心,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沈糯道:“知道了,我们先过去吧。”

  沈糯回到陶家祖坟边,她什么话都没说,反而在附近的山林里走了圈,最后寻到个位置,用脚扒拉出个大圈来,对陶家几个女人说,“你们家祖坟还得迁,不能埋在那边,要怎么迁,我同你们详细说,现在时辰不早了,还需准备些东西,你们也回去找帮忙迁坟的人,明儿一早,我在寻你们,告诉你们怎么迁坟。”

  几个陶家女人从刚才沈糯在很远地方,就说她们家祖坟下面埋着东西,等真从祖坟下面挖出东西来,她们就已经对沈糯很信服,现在听她说还要继续迁坟,几人连连点头,等上了马车,陶大夫人才问,“小仙婆,为何还要迁坟?我们家的事是不是因为这个阴符的原因?那风水师怎么就这么恶毒!”

  沈糯摇头道:“那风水师应该没打算要你们家破人亡,可能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们,埋个阴符,让你们家倒霉倒霉,等你们妥协,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儿子,他就把这东西挖出来,这样你们家也就没事了。但他应该就是个半吊子,他帮你们寻的阴宅位置处在风水学上的小龙脉的位置上,哪怕不是真正的龙脉,但能称得上小龙脉,也不是一般人家可以挖来做阴宅的,那处选址,对你们家来说并不好,但也不至于让你们家破人亡,至多是对以后的子孙后辈不太顺遂。”

  “你们家的阴宅刚好处在龙头的位置上,越发的压不住,加上那风水师竟还在龙头处埋下一枚阴符,还是毕方阴符,毕方喜火,龙喜水,完全的相克,遇阴成煞,倒霉的自然就是你们陶家。”这也算阴差阳错的,但那风水师肯定是不安好心,以风水来逼迫陶家。

  她就说,一枚小小的阴符不该让陶家出这么大的祸事。

  阴宅选风水,也不是一味的挑选最好的位置,比如这龙脉,一般人根本压制不住,那风水师可能也不知这是小龙脉,一般风水师不会随意给人挑龙脉做阴宅的。

  幸好这还是小龙脉,不能大龙脉,不然陶家人不等她来京城,都要全部死光了。

  陶家就压不住这小龙脉,祖坟继续在这上面也不是什么好处,不如重新换了地方。

  她给陶家寻的那地方,只要陶家不做什么阴损的事情,它能保陶家三代的富裕。

  陶家几个女人听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陶大夫人都给气哭了,“这一切竟都只是因为那半吊子风水师。”

  关键风水师还没真的想害她们家破人亡,却阴差阳错成了这般。

  就算如此,陶大夫人也没打算放过那风水师,等忙完祖坟的事儿,她就去官衙状告那风水师,省得他以后继续害人。

  听陶大夫人一边哭着一边说要状告那风水师,沈糯轻声道:“他恐怕已经遭了报应。”

  这枚阴符并不是随意就埋在陶家祖坟上,也是选了位置的,应该使用罗盘看过选的方位,也算小小的术,她既然破了那人的术,那人肯定已经遭遇了反噬,怕已经吐血昏迷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发小包了,这章送点小红包

  推一下自己的预收啦,顺便求一发作收专栏求收藏关注。

  最强领主穿成了菟丝花以后

  文案:姬玉漪是北郡大陆最强领主,她强悍聪明,无所不能,领土在她的治理下,国富兵强。

  一天醒来,姬玉漪穿到平衡世界的北郡大陆。

  在这里,她不是领主,只是姬家刚找回没多久的小可怜长女,亲爹不疼,亲娘疯,她如菟丝花般依附于姬家人生活着。

  虽有疯娘护着,可人人都能踩她们一脚。

  北郡大陆,每年的未成年能力检测中。

  所有人都在嘲讽姬玉漪。

  “听说姬家那个找回来的真千金长女能力只有五?这简直废物中的废物。”

  “人家姬凤君去年检测能力过五千,虽现在才知她跟姬家没血缘关系,但谁让人家能力强,姬族长又养在身边十几年,自然更疼爱她。”

  “姬玉漪这废物还处处模仿姬凤君,真好笑。”

  姬玉漪:“噢?”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筱泠月124瓶;你与清晨阳光23瓶;居士爱生活、52386563、creek20瓶;卿卿12瓶;我和大晨有个约定、狗不理菜、没头脑要变聪明、世界在变10瓶;阿8瓶;阿翎、柠檬茶茶酱、梦回唐朝、光阴5瓶;紫水芹3瓶;步步人2瓶;37597630、人间有味是清欢、薄荷、暴躁的玉米、距离太远够不着、晗玥婼妧、大猫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