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拜见君子 > 第535章 天之尽头还有天
    周天下之东北。

    那天地尽头的黑幕后。

    这时浮现无数黑色的小人影,他们在忙碌着建造巨大的祭坛,并举行盛大而神秘的祭祀。那似响遍周天下,助鬼帝之影凝聚无上真身的古老祭歌,正是从黑幕后的祭坛传来。

    “啊啊啊——”

    “烈烈先祖帝在上,不断降下大福祥。”

    “无穷无尽多赐赏,到达时君这地方。”

    这连起的高昂“啊”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般,亦无比虔诚,可谓崇拜得五体投地。

    而在“啊”声响起时。

    几乎整个农国都控制不住跪拜下来,脸上浮现恭敬而虔诚之色,但是农家弟子的内心却在挣扎。

    他们不愿跪下,更不愿叩首。

    但是他们无法控制。

    这时目光穿透连圣人,亦难以穿越的黑幕,可模糊看到一片无垠的大地。

    大地莽莽,犹如洪荒,充满神秘气息。

    这是另一方天地。

    在这方天地的尽头,犹如一个长长的角般,它似插进了黑幕中。

    此时,有无数穿着打扮皆与周天下相异的人,正在巨大的祭坛前前行盛大的祭祀……

    “先祖帝前设清酒,赐我太平长安康。”

    “还有五味红烧肉,陈设齐备又适当。”

    “默默向帝来祭告,执事肃穆无争嚷。”

    “大帝赐我百年寿,满头黄发寿无疆。”

    “车毂裹皮辕雕花,八个鸾铃响叮当。”

    “祭告大帝献祭品,我受天命广又长。”

    “太平幸福从天降,今年丰收多米粮。”

    “大帝光临受祭飨,降下幸福无限量。”

    “冬祭秋祭神赏光,帝孙至诚奉酒浆。”

    祭祀有舞、有歌、有巫、有鬼、有人、有酒、有肉、有血、有魂,这不仅仅是祭祀烈祖大帝,亦是在祈求大帝“绥我眉寿”、“降福无疆”……

    大帝,即商帝也。

    虽然他们有了自已的新帝,亦是商帝……

    但大帝,乃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任何人皆不可亵渎,更不能取而代之。

    衪是天地的主宰!

    不死不灭!

    在盛大的祭祀中,他们仿佛看到黑幕后,那浮现在人间的帝影,亦隐约感受到丝丝缕缕的帝威……

    “呜呜——”

    他们忍不住哭泣起来。

    两千余年了,那伟岸的帝影终于浮现了。

    两千余年了,他们无时无刻不想杀回周天下,为帝扬蹄天下,耀帝之威……

    他们在哭泣中三跪九叩,无比虔诚与恭敬。

    五体投地。

    ……

    ……

    “死!”

    葬山天空黑雾中,帝影冷冷道。

    犹如言出法随,天地间猛然交织恐怖的法则,迸发出凌厉无匹的杀气,朝封青岩的圣影杀去。

    这时天地间,已经没有了圣影的容身之地。

    无一处不是杀阵。

    而在帝影的“死”字一出,整个天下风云变幻起来,天色急速黑下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白昼便化为黑夜。

    在黑夜中,无数大贤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令他们窒息不已。但幸好,“死”字不是冲他们而去,而是冲封圣圣影而去。

    葬山下。

    众人脸色剧变。

    帝影的可怕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只是吐出一个“死”字,似乎便颠倒了乾坤般。

    这时“死”字法则,犹如有形般,竟然化为滚滚浪潮朝封青岩圣影压去。

    葬山书院的学子,带着些绝望闭上眼睛。

    这个天下谁可挡帝影?

    此刻。

    封青岩的圣影,虽然无法走上去,却是没有被压碎,他静静伫立在空中,似在凝视着帝影。

    在“死”字法则滚滚压来时,他蓦然开口道:

    “君子不死!”

    “死”法则压落,他依然伫立在空中。

    不死。

    君子不死!

    赫连山和颜山二人听到,心神大颤,喃道:“君子不死,君子不死……”

    “君子不死!”

    “君子不死!”

    葬山书院的学子悲吼起来,接着便是葬山下皆悲吼起来。

    这时,似乎“君子不死”声,穿透滚滚黑雾,传遍整个天下般,无数大贤、大儒级别的存在,隐隐听到震耳欲聋的吼声。

    心神同样大颤。

    他们在心里跟随吼起来……

    此时在封青岩的圣影上,凝聚出淡淡的君子之势。君子之势越来越强,势如破竹般,朝“死”字法则压去。

    轰——

    “死”字法则破碎。

    葬山外的天地恢复清明,“死”字气息亦瞬间消失。

    ……

    黑雾中。

    帝影面向周天下之东北,目光透过天地尽头的黑幕,冷声道:“归来吧,吾不孥戮汝。”

    黑幕上。

    无数黑色小人影,喜极而泣拜下。

    即使那殷红的十二道狰狞鬼影,此刻亦在颤颤巍巍拜下。

    虽然他们无时无刻不想杀回周天下,但对帝之威亦畏惧、惶恐之至极,已经烙印在灵魂上……

    ……

    “呜呜——”

    葬山外再次传来诡异哭丧。

    无数披麻恶鬼不知从何冒出,在黑雾急速奔来,朝天空上的帝影恭敬跪拜下。

    “吾不死不灭——”

    帝影冷冷瞥了一眼下方的披麻恶鬼。

    披麻哭丧恶鬼瑟瑟发抖,头颅紧紧贴着地面,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但在此时,却有一个个“大凶”或“诡异”,从滚滚黑雾中走出来,眨眼间来到披麻恶鬼前。

    披麻恶鬼大骇,以为“大凶”或“诡异”将要吞噬它们时,却看到“大凶”或“诡异”不知从哪里搬来一根根铜柱。

    铜柱悬空横放。

    并在铜柱上涂上如油般的东西。

    下方则燃起熊熊木炭,把铜柱烧得通红。

    “过者不死!”

    有“诡异”对披麻恶鬼道。

    在无数“大凶”及“诡异”威逼之下,披麻恶鬼不得不走上烧红的铜柱。但是铜柱又烫又滑,在披麻恶鬼还没有走出几步,便从铜柱上掉下去。

    一个个披麻恶鬼,落入熊熊燃烧的木炭中。

    滋滋——

    一缕缕青烟冒出。

    一个个披麻恶鬼死木炭中……

    而葬山下,有不少文人隐约看到,之前他们还有些疑惑,但是现在却是头皮发麻……

    这鬼帝果然残暴狠毒!

    呜呜——

    披麻恶鬼再次哭泣起来。

    但是“大凶”或“诡异”并没有放过,继续威逼披麻恶鬼走烧红的铜柱。不过眨眼间,便有无数的披麻恶鬼,烧死于一根根铜柱下,连灰都没有留下半点。

    葬山下众人头皮发麻。

    犹如要炸开般。

    ……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