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盛宠 > 第 93 章 第 93 章

第 93 章 第 93 章

 推荐阅读:
     第九十三章

  玻璃上凝结的水珠不断的滑落,印着若隐若现高低错落的手指印,雾气萦绕在眼前,窗外枝头的红梅颤颤巍巍,摇摇晃晃的,好像故意不让人看清。

  孟纾丞站在卫窈窈身后,手掌贴着她的小腹,扶她站稳:“半夜,醒来时,没有看到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他的气息略有些不稳。

  卫窈窈想要转身看他。

  孟纾丞握住她的手,一起撑到玻璃上,亲亲她汗湿的鬓角,看着黑夜中静悄悄绽放的梅花:“赏梅。”

  卫窈窈声音含糊不清:“看不见。”

  视线刚一凝聚,便被他撞散。

  卫窈窈站得好累,手掌微微挣扎:“你抱抱我。”

  两人裹在一条又厚又大的披毯中,屋里烧着地龙,一旁燃着熏笼,站在窗后赏梅花,感觉不到半点儿冷气。

  孟纾丞将她转过来,抱起她压在玻璃上,视线平齐,眼神交缠,卫窈窈手臂搭在他的肩头,指甲又习惯性地扣住他后颈的肉。

  孟纾丞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亲一下,停一下:“不喜欢梅花?”

  卫窈窈舔着他的唇,讨好地说:“喜欢你。”

  孟纾丞贴着她背脊骨的手掌猛然收紧,力道加重,眸色幽暗深沉,眉眼间带着化不开的□□。

  卫窈窈觉得他今日好像格外的不一样,放纵贪念,又疯狂。

  哪有大半夜叫人来赏梅的?

  偏她应了。

  好似着了魔一样。

  眼前画面模糊,卫窈窈的脚尖绷直,抱紧他的脖子,无意识地叫着他的名字:“孟晞,孟晞……”

  红梅盛开在冰雪之中,她的美是冷艳,是清冷,孟纾丞摘下两朵红梅,捻在指腹中,呵出滚烫的气息将她捂暖,尝过她的味道,让她在手掌唇瓣中冰雪消融。

  看她如卫窈窈最爱的玫瑰一样明艳,热烈,卫窈窈恍然觉得他赏的不是梅花,而是她。

  孟纾丞让她踩自己脚背上,带她赏着夜景:“窈窈,今晚有月亮。”

  卫窈窈脑袋靠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尖,骑着他,抬眼看到月亮的残影,但停下来便会看到今夜的月亮分外圆润明亮,没有烛火照亮,也能看清敞厅内的每一个角落。

  身上披着的披毯不像是避寒的,反倒像是遮羞的,卫窈窈不看月亮,只小声催促孟纾丞。

  孟纾丞低嗯一声,神色专注,好像在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卫窈窈有些羞窘,听着他的鼻息,含情的眼眸也变得潮湿,湿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身后玻璃微微颤动,卫窈窈有点害怕,缩进孟纾丞的怀里,断断续续地提起他:“玻璃撞坏了。”

  孟纾丞唇色泛着水光,弯起唇角:“不会。”

  吻住她的嘴巴,不让她破坏气氛。

  被梅花香笼罩的敞厅内,但孟纾丞鼻尖却只能嗅到那股浓郁的玫瑰香,肆意地侵占他的神思。

  ……

  披毯黏答答地糊在身上,卫窈窈不舒服的在孟纾丞怀里蹭了蹭。

  孟纾丞喘息声有些急促,缓了几息,低头安抚地亲了亲她的发顶。

  她出门出得急,头发也未曾梳,睡觉挽的松松垮垮的发髻已经披散下来,孟纾丞也清楚今夜自己的冲动和孟浪,但抱着她的那一刻,什么礼教纲常全被他抛之脑后。

  孟纾丞轻声问:“累了吗?”

  卫窈窈鼻尖皱了皱:“困了。”

  孟纾丞低低地笑,笑得卫窈窈脸都红了:“先去清理。”

  卫窈窈懒洋洋地靠着他,哼哼唧唧的不想动,眼睛瞅着孟纾丞,意思明了。

  经过上回他帮她清理,卫窈窈心理防线被他击破,干脆破罐破摔,什么害羞,害臊都与她无关。

  孟纾丞笑了笑,抱起她准备进卧房。

  “等等,那儿。”卫窈窈拉住他,指指两人方才待的位置。

  卫窈窈想她的脸皮还是不够厚。

  孟纾丞脚腕一转,先将她放到一旁的熏床上,随手拿起一件脱在上面的衣服,走过去,将地面和玻璃擦干净。

  卫窈窈看着孟纾丞的动作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个姿势竟然还挺方便的,也不要换床褥被套了,等孟纾丞回来,她小声告诉他,又惹得他笑出声,意味不明地说:“那以后可以多试试。”

  卫窈窈安分地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孟纾丞抱着她去了浴房,快速地擦洗了一遍,就回来了。

  卫窈窈又累又困,撑着最后一丝睡意说:“你要明早记得送我回去啊。”

  孟纾丞嗯了一声,哄着她入睡,等她睡着了,才坐起来。

  她细皮嫩肉的,大腿内壁的肌肤更是娇嫩,孟纾丞担心被他蹭破皮,仔细检查过一遍,发现只是有些红,这才放心。

  孟纾丞将裤腰往上提,手中动作却缓缓放慢,薄唇微抿。

  卫窈窈困极了,反而睡得不太安生,迷迷糊糊地睁眼:“嗯?”

  她下意识地踢了一下腿,被孟纾丞握住。

  卫窈窈眯着眼缝,微抬头看他,孟纾丞拉过被子,低下了头。

  卫窈窈瞬间清醒,撑起上半身,看着被窝凸起的那一块,面颊涨红,咬住手指,害怕自己叫出声。

  等一切恢复安静,卫窈窈想,他真是疯了。

  *

  “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梁实满和陈宁柏还在读书,每日卯时就起床了。

  从前在江阴的时候,早膳只有他们和宋鹤元吃,卫窈窈是从来都不在的。

  梁实满拿了两双筷子,递给陈宁柏一双。

  早膳丰富,梁实满挑了自己喜欢的,抬头看卫窈窈,她还没回话呢!

  卫窈窈深吸一口气,睁大疲惫沉重的眼睛,她哪里是起得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