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我真没想修仙归来啊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怒目金刚
    素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166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原来是你坏我好事!”

    云渊咬牙切齿的盯着方牧,完全无视了他身旁的夏兎。

    彻静险些发狂。

    自己登山走得好好的,被一群人追着缠斗也就算了,还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专挑金身的软肋下手。

    就这一晃眼的功夫,还被扔了过来充当挡箭牌?!

    这是对佛法金身的亵渎!不可容忍!

    “施主辱人尊严,践踏颜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此乃魔修之心,罪恶深重!”

    素来袖手旁观,不愿惹是生非的彻静和尚,竟也动了怒意。

    “出家人不是讲究不嗔不怒不争独善其身么?”

    方牧似笑非笑道:“方某所为,乃是救人性命于水火,情急之下才如此,禅师岂会不懂其中的道理?”

    “休在那伶牙俐齿,调三千四,施主魔心深根固蒂,我佛镇压之!”

    彻静当头一棒,猛地砸向方牧的头颅,金光无比刺眼!

    谁也没料到,这和尚竟是如此果断,不多说一字废话,大打出手!

    若是不了解他的人,多半会误以为那禅杖会是他的兵器,实际上,他真正的杀气藏于储物戒中,乃是无华寺的神兵,无华棍!

    砰——!

    方牧一把抓住夏兎,往下爆退,有惊无险避开,棍力之大,震得上下百余石阶接连抖动。

    “好一个狠厉的和尚。”

    方牧眯起了眼睛,看来这无华寺的人,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和善。

    想来也是,

    和善的那些佛家,身处残酷的修真界中,恐怕早就流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呵,就由这秃子陪你们玩好了,我就不奉陪了!”云渊冷冷一笑。

    他嗜杀,好战,却不傻。

    眼下这和尚已经发疯,对付他们绰绰有余,自己也没有继续动手的必要,他本就看不顺眼无华寺的僧人们,又岂会帮衬之?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青封门一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渊大步离去,往上登山,却无力阻拦。

    砰!砰!砰……

    彻静双目赤红,一根无华棍大开大合,犹如一尊怒目金刚。

    若不是这悟山石阶奇特,换做别处,恐怕半个山头都要被打得崩塌!

    “噗!!”

    好几位青封门弟子,被打得活生生吐血,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更惨者,头颅遭殃,当场瞪大双目死去!

    “这和尚杀疯了,莫要恋战,快退!”

    一时间,众人放弃了缠斗的打算,事已至此,他们能做的全都做了。

    为了所谓的宗门颜面,真要拼命还不至于,打动他们出手的,从来都不是青封门的威严,而是孟芊给予的好处。

    众人且战且退,不敢正面抗衡。

    直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原来先前不是这和尚好欺负,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出手相斗!

    不动则已,一动怒火直冲云霄!

    “夏兎,你先退!”

    电光石火间,方牧低喝一声:“这和尚真气磅礴,棍劲惊人,你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年轻的和尚固然缺失灵巧,却是能凭靠着那坚不可摧的金身,足以破万法,哪怕是云渊,也不敢与其正面抗衡!

    不是彻静不修身法,而是没有那个必要!

    “好!夫君也别忘暂避!”

    危机关头,夏兎没有矫情,果断抽身,混在青封门弟子人堆中往下山石阶退。

    又有几人横飞出去,鲜血喷涌,坠足悟山。

    若不是方牧屡次御剑挡敌,攻其不备,能剩下几个活口控都很难说!

    “风来!”

    方牧顶着凶猛的攻势,咬紧牙关,双手快速掐诀。

    刹那间微风平地起,直冲悟山!

    此风动静细微,绕过身后的众人,直奔彻静而去,覆于金身其上!

    “无华金身,区区微风岂能破之?”彻静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方牧面色不改,凝神御剑,自耳边拍出一口悬浮的飞剑!

    飞剑快如闪电,残影尽显,目不暇接,于彻静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飞剑无视金身极速穿透而入,逼近咽喉!

    “这口飞剑竟能穿过无华金身?!”

    这个想法瞬间浮现在彻静的脑海中,他脸色微变,已经来不及过多思考!

    眼下,他只有一个选择——

    暂闭金身!

    很少有人知晓,无华寺的金身固然霸道,实际上有个不算弱点的弱点,那便是需要抽出大量的精气神凝身,这样带来的负面影响,无疑会使其身法迟钝,感知薄弱。

    这飞剑来得太快,尤其是无视了其金身,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没有任何犹豫,彻静果断收回金身,熟悉的感官瞬间恢复,凭靠修为的差距,有惊无险地避开!

    咻咻咻……

    岂不料,微风从未退散,盘旋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看似软绵无力的冬风,刮在彻静身上,却是犹如成千上万道线丝般,不断割裂其身躯,剧痛席卷全身!

    仅是一眨眼,彻静便成了血人,血丝自无数道肉身缝隙中溢出。

    “无华金身!!”

    彻静大骇,再度凝金身,哪还敢让这风肆意妄为。

    他已经怒到极致,双目一片赤红,若不是因为他身披无华寺的法衣,十有八九要被他人误以为是云家的红瞳者。

    怒意滔天下,暗藏一颗惊疑的心。

    “此人的手段……好生狠辣!”

    眼前这个面容平庸的青年,于这瞬息万变间,战斗思路无比老练。

    引风的那一刻,就已然布下了陷阱,等着他去踩!

    不……

    彻静徒然想起,早在之前的几番御剑迂回中,那口飞剑根本就没有穿透过他的金身,现在想来……细思恐极。

    难不成再最开始,他就想好了这一切?!

    不,绝无可能!

    没有人能做到,哪怕是他所认识的那些灵虚期的老前辈们,也断然做不到!

    “贫僧倒要看看,施主能阻到几时!”

    彻静抛掉脑海中那些可笑的猜疑,握紧手中的无华棍,杀意凶猛。

    他很清楚,唯一能纠缠他登山路的人,只有眼前的这个平庸修士,也只剩下了他!

    只要超度了他,登山之路将再无阻碍!

    霎时,彻静和尚一把扯去身上残破碎布片的血袈裟,露出铜色的坚固上身,整个人被金光团团笼罩,无比耀眼!

    “这小和尚动真格了。”

    “那就是诸葛松看上的后生吧,炼气期的修为竟能伤到些许无华寺的小僧,倒也有点本事。”

    “可惜修为太低,完全不在一个境界。”

    “是可惜了,这小和尚的气息……出五成实力的话,不是那小子能抵抗得住的。”

    山脚的一行灵虚强者,将悟山上所发生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史上太多的天骄,只是惊艳一时,很快就覆灭在了残酷的争斗中。

    死在摇篮中的天才,不在少数。

    能成长到手握自保之力,拥有立足之本的的天才,能活下来的天才,才会被人们记住。

    眼见山上的彻静真气浮动的迹象暴涨,在场的灵虚,无人看好方牧。

    包括诸葛松在内。

    他倒不是担心方牧的安危,见证了云渊一战后,他心知肚明这小子机灵得很。

    “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行如此费力之事,他是不打算登山了吗?!”

    诸葛松白眉紧皱,神色不太乐观。

    这小子可不比那无华寺的小和尚,人家起码能将精力真气留存个七七八八,可真要硬着头皮战下去,吃亏的一定是方牧,到时候再登山恐怕也没几分气力了,难以走远!

    这一场蓄势待发的战斗,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尤其是暗中幸灾乐祸的灵虚强者们。

    诸葛松难得爱才,他好不容易看上的后生,若是在此战中死去,这绝对是大家乐意看到的好事。

    “快了。”

    方牧内心清明,暗自思索:“距离一炷香的时间,只差半盏茶……”

    他一双深邃沉稳的眸子,绕过静若磐石的彻静和尚,瞥了一眼他之身后,他之头上。

    注视所在,是为顶峰山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