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倒影之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原地升官
    清晨,心情不错的李斯特伯爵坐在餐厅中品尝着厨子精心烹调的早点,一个微微有些凝固的鸭蛋,两片牛前胛做的熏牛肉片,一碗蘑菇汤和几个小餐包。

    他拿起一个餐包用餐刀从中刨开,涂抹了一些各色的调料,然后将一片牛肉片塞进去,咬了一口。

    餐包的绵软,牛肉片的酥烂以及蔬菜的清脆,伴随着美好的味道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早上,特别是能够在吃早点时看报纸,这就让生活更加的美满了。

    其实不管是伯爵还是下城区的工人,他们早上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吃早餐,以及看报纸,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用餐的地方不同,以及吃的东西不同。

    得益于夏尔还有夏莉之前和女皇,还有李斯特伯爵提起的口感问题,现在城市管理局保障办公室,已经把粑粑餐做出了类似饼干一样的烘干规格的硬装,每一袋有六片粑粑饼干。

    以前人们没办法把一袋子湿乎乎,软乎乎,热乎乎的粑粑带着去上班,但是当它变成了类似饼干的块状物之后,就容易的多。现在有时候已经能够在路上看见一些人一边吃着粑粑饼干,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等公交的情况。

    甚至有时候他们会带一些去工厂,在工作的过程中吃上一两片放松一下。

    看完了六版的新闻之后,李斯特伯爵很自觉的把报纸放下,因为接下来的内容有些不堪入目,他又拿起了一个餐包切开,并用餐叉把微微有一丁点凝固的鸭蛋黄搅散,将餐包的剖面对着鸭蛋压了上去。

    粘稠带着特殊香味的流质蛋黄和微微凝固的蛋白沾满了餐包上每一块地方,他用了一些晒干后的西芹叶和椒盐作为调味,紧接着把它合拢,然后放进了蘑菇汤里沾了一下,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会这么吃,可此时依然有些期待那种美妙的味道与口感在口腔里爆炸所带来的快乐。

    就在这个时候,安格雷斯从外面走来,夏尔跟在他的身后,为了不让夏尔和安格雷斯看见自己没有形象的用餐方式——用手拿着沾满汤汁的餐包一下子塞进口中,所以他不得不把餐包放在了面前的餐碟上。

    毕竟,他可是李斯特伯爵,就连拉屎都要表现出贵族的优雅!

    他随口问了一句,“吃过早餐了吗,夏尔?”,他做了一个很普通的展示,就像是伸出右手掌心向上的一个横扫动作,“要来一点吗?”

    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问候,就像是人们在路边见面时会互相问候对方的家人那样,这只是一个寒暄的开场白,它只是为了避免大家没话可说的尴尬,让气氛热起来。

    但是夏尔直接坐在了李斯特伯爵的对面,并且吩咐厨子给他两根烤牛肋骨和一盆餐包,还有奶油蘑菇汤时,李斯特伯爵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话。

    然后他看着夏尔大口大口的啃着牛肋骨,而自己的餐盘里——只有一块已经完全软烂,塌陷,变得有些稀烂瘫软的餐包,里面还向外溢出了一种黄色的流质物体……

    当期待变成恶心,他拿着餐巾沾了沾嘴,早餐结束了。

    大概在十几分钟后,吃饱了的夏尔满意的舒了一口气,“我以为牛肋骨只是一小节,但没想到是一整根,下次来时我要一根就可以了。”,他熟络自然的样子很奇怪的让李斯特伯爵并没有太多的反感,这很奇怪,他以为自己会反感这些可并没有。

    “吃好了吗,那么事情办得怎么样?”,李斯特伯爵站了起来,夏尔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上了楼,进入了李斯特伯爵的书房里。

    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李斯特伯爵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笑容,有些事情他不太好出手,特别是现在家里全是老祖宗的情况。他觉得伯爵府已经变成了“鬼宅”,毕竟一群已经被挂在墙壁上的家伙又出现了,这的确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与此一同而来的,还有一种令人措手不及的情况,也许对于李斯特伯爵来说,外面的那些人正在影响到他和他的统治,可对于家里的这些老祖宗来说,这些人都是他们亲密朋友的后代,能算了就算了,又没有什么大事。

    这种分歧再次充分的告诉了人们一个真理,那就是当麻烦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所有的麻烦都只是小麻烦,甚至不是麻烦。

    所以他必须要有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借口,借助这次难得的机会,把他们都弄死。他们一边表面上听从伯爵府的命令,一边暗戳戳的对抗伯爵府的威严,现在还与佩因有所联系,李斯特伯爵就更加的无法容忍这些人继续存在了。

    夏尔从一个小袋子里的掏出了一沓证词,放在桌子上,朝着李斯特伯爵推了过去,“这是他们交代的,也许会让您满意。”

    李斯特伯爵挑了挑眉梢,然后拿起这一沓文件认真的看了起来,他本以为夏尔更多的是通过一些伤害对方身体让对方承认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样类似逼供的方法,从这些年轻人的口中获取一些消息,也制造一些看起来骇人听闻的消息,但看起来显然并不是这样。

    他阅读的速度很快,每一份口供大概两分钟到三分钟就阅读完了,他不断来回翻动,因为这些证词彼此之间都有应对的地方,这更加说明了这一堆证词的严谨性。

    看到最后时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他把这些口供都放下,脸上也没有了最初的期待。

    任谁知道有一群人整天骂自己昏庸,都不会觉得要为此开心,就算是一名贤明的君主,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李斯特伯爵不是一名君主也不一定贤明,所以当他看见这些同龄人整天拿他的政策,他的行为,他的做法开涮,抨击,批评,甚至是谩骂的时候,他也很不开心。

    况且,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些更特别的情况……

    “你说你怀疑圣徒会和佩因亲王有关系?”,李斯特伯爵的表情很严肃,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就说明佩因亲王,或者他那一支贵族,想要造反绝对不是这几年才有的事情。

    圣徒会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历史,也许更久,但因为他还没有表现出有害的倾向,所以各地都没有针对他们展开活动,可如果他们和佩因亲王有关系,这就意味着可能佩因亲王也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他可能只是一个前台的“小人物”。

    夏尔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李斯特伯爵瞪大了眼睛,他伸手在证词上点了点,“但是你最后写你认为他们有关系……”,为了证明这一点,伯爵大人还特意的抽出了最后一张,按着最后的一段话读了起来,“你认为圣徒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佩因亲王以及其所属势力下的贵族成员,通过圣徒会的方式,进行串联,并且窃取各地的机密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更极端的破坏、刺杀等行为!”

    他读完后看着夏尔,“这是你写的,我认识你的字迹!”

    夏尔又点了一下头,“如果您觉得合适,那么它就是真的,如何您觉得不合适,它就是假的,您也可以删掉这段。”

    李斯特伯爵看了看手中的这些口供,又看了看夏尔,他总觉得夏尔做事有些不讲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却很符合他的心意。他考虑了片刻,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些人呢?”

    “还在仓库区!”

    李斯特伯爵稍稍犹豫了一下,“我终究还是心软了,把他们放了吧!”

    夏尔点头称是,没有过多的疑问,这反而让李斯特伯爵又变得好奇起来,“你不问我什么要你把他们放掉吗?”

    夏尔则用一个和这个问题没有关系的方式,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是一个聪明人,伯爵大人,这就是你用我,并且我在这里的原因。”

    李斯特伯爵很满意夏尔的对答和态度,“那么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夏尔老实的回答道,“把人放了,然后回家,吃饭,睡觉,等每一天早上的太阳升起。”

    李斯特伯爵突然有些牙疼,他每天那么多事情需要做,那么多关系需要调合,那么的东西需要考虑,生活的却没有一个普通人那么的简单,快乐,也许以前他会觉得这种生活毫无乐趣可言,但看着夏尔一脸的笑容,他又有一些嫉妒起来。

    整个帝国都要被卷入战火中,他愁的都开始掉头发了,眼前这个同龄人却能吃饭睡觉那么简单,这是让人嫉妒的,所以他决定破坏这份从容。

    “我听萝塔莉说你有一些实力……”,夏尔微微点头,是有那么一点,伯爵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那么你就先加入伯爵府直属的卫队吧,萝塔莉就是你的顶头上司,明天来报到!”

    说完这些话时,李斯特伯爵突然间感觉因为夏尔的突然到访,最后一口餐包没有吃到嘴的遗憾在这一刻解决了,果然,做一个昏庸的统治者才是最快乐的。

    想到这,他嘴角微微上挑。
    三脚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166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