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787章 留心

第787章 留心

 推荐阅读:
     徐家兄弟作为伯府子弟,在京中也颇有人脉。

  徐其则是世子,除了校场操练,他喜好交友。

  徐其润在京卫指挥使司当差,更是与不少勋贵打交道。

  如此之下,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至晋呢?

  大殿下的亲随,以前在京里也打过交道。

  听殿下与戴天帧的交谈来分析,至晋的表叔年百戈在宁陵县驿馆做事,被自家表侄儿瞒在鼓里,还认真准备接待殿下一行人,而至晋早离京后不见踪影,恐是要在驿馆弄出些事儿来。

  说到底,就是大殿下暗悄悄地要对殿下动手,却被殿下察觉到了,提前做了不少准备,只能“人赃俱获”。

  徐其则抿了抿唇。

  徐其润直接问道:“大殿下真的还要生事?我还以为他想开了呢!没想到,原是在皇上跟前做戏?”

  霍以骁道:“他在皇上和德妃娘娘跟前装老实,实则趁着探望皇子妃的机会,在庄子上做谋划。皇子妃和项淮都不想掺和,皇子妃病着,牵扯不到,项淮是躲不过,我猜,我们一离京,项淮都得装病躲得远远的,免得被牵连、还害了自家上下。”

  徐其润惊讶不已。

  连庄子那儿都摸得一清二楚,这么确凿的消息,殿下是如何得知的?

  他张口要问,看到那只黑猫儿摇晃的尾巴,一下子就悟了。

  还能是怎么知道的。

  定然是黑檀儿建功。

  当初,黑檀儿能一路摸到柒大人的所在,把宅子里头的状况都探明白,现在这活儿,又有什么难的。

  徐其润啧舌。

  若是战场上,斥候有黑檀儿这么厉害,那可真是无往不胜!

  徐其则想得更深。

  殿下当着他们兄弟的面,与戴天帧说这事儿,显然是没有瞒着他们的想法。

  也就是说,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

  若大殿下真的在宁陵县做什么,他们不止得顺藤摸瓜、直接把人揪出来,而且,回京禀报时该装傻就装傻,决不能说一早就备了反制之策,甚至,是在等着大殿下出手。

  这倒也不是什么做不得的事。

  不说先前的众位殿下,只说现在,眼前这位与大殿下,他们显然与这位更加熟悉,也更加亲厚。

  他徐其则的命,都是霍以骁救下来的。

  这位将来更晋一步,是合了圣意,合了三公与其他大臣的想法,对惠康伯府亦更有利。

  这一切,来自于信赖。

  不仅是上一辈延续下来的深厚情感,亦是他们年轻一辈这两年结交的情谊。

  君王与领兵的将军,最不能少的,就是信赖。

  领兵在外,朝中失了君王信任,对将士、对江山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因此,对徐家而言,坐在龙椅上的那位是信他们徐家的,最为要紧。

  再说了,在皇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表态之后,大殿下不仅没有吸取设计三殿下时的教训,还继续对殿下出手,那么,就别怪被人将计就计了。

  成王败寇,很简单的道理。

  霍以骁与戴天帧交流了一番,转而问徐家兄弟:“如今还不知道,大殿下准备在宁陵县如何动手。”

  徐其润想了想,道:“我若是他,更想要一场意外。”

  如今局面,霍以骁能有几个“仇家”?

  最迫不及待想要他出事的,只有朱茂。

  除非,朱茂能把事情盖到其他皇子以及他们的母妃身上。

  可是,那些殿下年纪太小,娘娘们也未必会孤注一掷,极有可能是嫁祸不成,还惹了一身麻烦。

  大殿下是断不想要麻烦的。

  皇上已然因三殿下之事恼了他,他再对霍以骁动手,皇上绝不会饶了他。

  再者,至晋与年百戈的亲戚关系摆在明面上,一旦出事,朱茂是首当其冲被怀疑的那一个。

  如此状况下,意外反而更安全。

  皇上疑心他,但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是谋害而非意外,朱茂就能暂且过关。

  逃过这劫,在朱桓跛了的状况下,朱茂只要摁住一众幼弟,就胜券在握了。

  徐其润又道:“意外嘛,下毒不好用,他若有那么神不知鬼不觉、不会被太医发现的毒药,根本不用特地选在宁陵动手。还是要走水、山石滑坡,不然就打雷劈了屋子。”

  徐其则赞同徐其润的想法,对打雷劈屋子很是哭笑不得:“哪有劈得这么准的?山石滑坡、宁陵驿站边上有山吗?”

  戴天帧答道:“背后有山,若要滚石,倒也可以一试,只是……”

  只是,能砸死人的滚石,并不是一两个人推一推就能成的。

  石头滚下来,落在哪间屋子,亦说不得准。

  若是砸偏了,驿馆里的众人发现山石滚落,肯定就要换地方,哪有傻乎乎站在下面等着被继续砸的道理。

  “要一次成事,最好是有火药,”徐其则斟酌着道,“只是那火药动静颇大,除非是先行把驿馆里外的人都下蒙汗药,要不然,反应快些的,许是就逃出来了。再者,一旦动用火药,山上必定留下端倪,等衙门事后查看,就知道是人为了。”

  霍以骁道:“这么说,八成还是走水。”

  蒙汗药许是悄悄掺在饭菜里,许是像小狐狸一样点迷药。

  年百戈刚翻修了驿馆,房里绝不会有漏风之处,迷药很好发挥。

  人睡死了,再一点火,把驿站烧得面无全非……

  “我记得,天帧哥之前提过,那宁陵驿馆的厨子擅长酿酒?”一直静静听着他们说话的温宴忽然开了口。

  戴天帧道:“是,年百戈提着酒来过衙门,我和宋大人都尝过,确实不错。”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温宴轻笑一声:“那驿馆里定有酒窖,存了大量的酒,若准备放火,连火油都能省下。”

  一堆酒坛子,并库存的菜油,以此来催火势。

  事后衙门查验走水状况,发现了助燃的痕迹,也不能断言酒坛和菜油就是有人别有用心。

  从制造意外上来说,这是极好的布置的。

  看来,他们得在探讨其他的可能的状况下,着重留心走水这一点。

  人命关天的事儿,必须得做好各种应对的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