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 > 第二百五十七章:一直都是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三皇子咬牙切齿的带着宋怀瑾逃走,一想到白素染为了给自己挡刀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他就恨不得掐死手里的女子。

  可是大敌当前,这是他唯一活命的筹码,只能一直带着,逃亡途中,他的几万人一路被陆锦宸消耗成几千人,一小撮人见那求生,最终来到了一个峡谷的山洞。

  三皇子气喘吁吁的靠在岩石上,双腿不自觉的发抖,他跑了三天,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手下的将军于心不忍,询问一句:“殿下,您要喝点水吗?”

  三皇子虚弱的点点头,用沙哑的嗓子嘱咐道:“小心。”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带血的士兵跑了回来,手里抱着一个破瓦罐,里面还剩下半罐子水,他把水举到三皇子面前,哭的肝肠寸断:“殿下,将军他为了给您取水,遇见了陆锦宸的军队,此刻已经...已经阵亡了!”

  三皇子身子一抖,看着那半罐子用血换来的水,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那小士兵哭着劝着:“殿下,陆锦宸发现咱买了,咱们快跑吧。”

  “不跑了。”三皇子眼神暗淡下来,眸子几次闪动,终于道:“你们赶紧走吧,陆锦宸想杀的是我。”

  “殿下!”小士兵流着泪喊了一声。

  “走!”三皇子一脚踹开那小士兵,踉踉跄跄站起来,咕咚咕咚将那瓦罐里的水一饮而尽,随后“哗啦”一声,将瓦罐摔碎在岩石上。

  “宋怀瑾!”他嗓子稍稍恢复,便怒吼出声:“亏得本王,还那么信任你,为你杀了谋士,信你退避三舍!你竟然跟陆锦宸联合起来骗我!”

  宋怀瑾垂眸不语,她想说一句“自从你逼着诸侯立你为盟主,就知道该想到会有今日。”但是这句话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三皇子现在就是个穷途末路的疯狗,她本就连日操劳,又跟着这疯狗跑了三日三夜,实在没了反抗的力气。

  “本王后悔杀了谋士,本王后悔不信白素染,本王更后悔把你留在身边!”三皇子抬脚,狠狠踹在宋怀瑾胸口。

  宋怀瑾身子磕在岩石上,呛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气。

  “你告诉本王,是什么东西,陆锦宸给的了本王给不了?!本王哪一点对不起,让你这么对我!”他快气疯了,若不是相信宋怀瑾,他不会这么快战败,更不会输得如此一败涂地。

  宋怀瑾微笑,嘴角带着一丝血痕:“抱歉啊,陆锦宸能我的,您还真就不行。”

  “什么?陆锦宸能干什么,上你?”三皇子目露凶光,只向前走一两步,一把甩开那小士兵。

  小士兵见势不妙,立刻转身跑了出去,通知其他活着的人赶紧离开。

  他们跟着三皇子,如果战死也算是荣耀,可是如今这主子疯了,他们不想不明不白的死。

  洞外一瞬间空空荡荡,三皇子一把揪起宋怀瑾的领子狠狠将她推倒在地。

  宋怀瑾急喘了几口气,怒目看着他:“你再靠近我,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呦,对我不客气!”三皇子一边扯着她的衣衫,一边问:“你能对我怎么不客气?啊?本旺旺忽然就改主意了,本王不想杀了陆锦宸了,本王要是要了你,是不是就是比杀了陆锦宸还让他难受啊?”

  “疯子!”宋怀瑾狠力推了他一下,可是嫉妒耗损的身体根本无法跟三皇子抗衡,眼看男子就要压下来,宋怀瑾一边露出任人宰割的样子,一边伸手拔下来三皇子头顶别着发冠的簪子。

  她一得手,便狠狠刺入了三皇子的脖颈。

  鲜血霎时喷涌而出,染红了一旁清冷的岩壁,三皇子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根本不肯收手,眼睛里满是嗜血的红光。

  宋怀瑾咬紧牙关,朝着一个位置又狠狠刺了三四次,血流的越来越厉害,好几次泼进了她的眼睛,刺痛传来,她只能闭眼继续。

  终于,身上的人动作一停,“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他的重量很大,压在瘦小的女子身上,更加让宋怀瑾感觉深深的不适,她深呼吸好几下才伸手把三皇子推下去,闭着眼睛靠在岩壁上慌乱的系着扣子。

  忽然,外面有脚步声靠近。

  紧接着,有阴影罩在头顶,宋怀瑾睁不开眼,一时分不清是敌是友,只能胡乱挥舞着簪子作为防卫。

  陆锦宸愣住了,他没有开口,挥手示意所有的士兵不要进来。

  士兵们得令,站成整齐的一排守在了洞口外面。

  陆锦宸心底绞痛,疼的他不张口根本无法呼吸,他解下自己的披风,伸手盖在宋怀瑾身上,一把将那小小的身子揽进怀里。

  宋怀瑾敏锐的感觉到了来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簪子怦然落地,砸出清脆的“叮当”声,借着月色,陆锦宸第一次看见宋怀瑾流泪。

  她的眼里有血,根本睁不开,一哭就连着头疼,可是她依然控制不住眼泪。

  “对不起,朕来晚了。”陆锦宸声音沙哑,恨不得将三皇子挫骨扬灰,但他更恨的是自己。

  他知道,宋怀瑾这一辈子注定改天下大势,布诡秘云雨,可是自己却一直不够强大,不能强大到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不能强大到保护好她。

  每次看见她遍体鳞伤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就更恨这个世道,更坚定要开创出一个太平盛世。

  以前的陆锦宸是,现在的陆锦宸也是,只不过,现在的元和帝人格,把一统江山当成了信仰,一个拨开无数人的尸骨也要去完成的大事。

  “清理了。”良久,宋怀瑾才能稍稍睁眼,她虚弱的靠在陆锦宸怀里,问出了自己一直的疑问:“陛下,您一直想统一天下,是为了我吗?”

  从天战山庄开始,她似乎隐隐能理解陆锦宸现在的所作所为,元和帝人格虽然残暴,但是他做事一向直接。

  陆锦宸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身子微微一僵:“你怎么...你怎么知道?”

  “傻瓜,你的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不是...”元和帝有些不明白:“你不是一直,心里一直都只有以前那个陆锦宸吗?你不是从来都觉得朕...”

  “傻瓜,是你啊。”宋怀瑾也是现在才想通,她静静靠着男子,听着那坚实有力的心跳:“以前是你,现在是你,一直都是你,对不起,我到现在才看清。”

  元和帝的手脚不自觉颤抖,他握着宋怀瑾的肩膀,更加心疼的无以复加:

  “瞎说,朕最烦的就是你,不过是觉得你傲娇,不愿意搭理朕,想征服罢了。”

  元和帝很傲娇。

  宋怀瑾忍不住笑:“行啊,那我改日就烦别人去。”

  “不可以!”元和帝立刻一惊,后发现自己可能反应过度,不能让这小东西看出自己的真心:“虽然你很烦人,但是朕只允许你烦我。”

  “哈哈哈,好,陛下。”宋怀瑾缓缓伸手,将他冰凉的大手握住,忽然安心了不少:“陛下,你穿龙袍真好看。”

  “自然,朕的相貌,就是为龙袍而生的。”元和陛下一点也不在意的自恋起来。

  “陛下,怀瑾想让您一直穿着龙袍。”宋怀瑾语气不紧不慢,甚至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是,却让陆锦宸身心一震。

  她不是一直反对自己独断专行吗?怎么...

  “陛下,您第二日便回去吧。”宋怀瑾道:“怀瑾再帮您败了陆锦宁。”

  宋怀瑾其实也不恨陆锦宁,对于他只是立场不同而已,可是人活一世,终究是要有一个选择。

  现在是到了最后抉择的时候了。

  孤月明晃晃的悬在一碧如洗的晴空,却格外的多了些团圆的意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