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 第八十章:圣火节,风暴
  车到山前必有路,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这么想着,雷恩压下对未来的患得患失。

  他轻轻吻了吻熟睡中美丽恬静的凯莎,没有惊动她,拉上被子,遮住她那象牙般的美丽玉体,出了卧室门。

  今天是12月24日,一年一度的“圣火节”。

  每年这个时候,王国的居民就会来一个大扫除。

  除了把房屋彻底清扫一遍,有条件的家庭还会把过去一年破旧,损坏的餐具,家具和无用的堆积物整理出来,丢掉,或者在庭院中点燃焚毁。

  这个习俗由来已久。

  据史诗太阳礼赞记载,当太阳君王率领人类的反抗军,在灿烂晨曦下来到卢尔河下游今法罗兰境内时,当地一直被魔裔奴役的人类欢呼了起来。

  “他们先给自己预备好了新衣服、新罐子、新盘子、还有其他的家用器皿和家具,然后他们把所有的旧衣服和别的脏东西都集聚起来,打扫环境,清理房间,广场和整个村落。

  然后人们将这些东西一起扔到一个公共的火堆上,用火烧掉,拿出所有剩下的粮食和陈年旧酿,在大火前欢呼庆祝,载歌载舞,迎接人类的新生……”

  因此这个节日虽然比不得太阳节,但也颇为隆重,

  特别是在法罗兰这个节日的起源地,影响颇大,王国的工人阶级一般是从今天开始放假,持续到来年1月8日。

  其他国家的风俗也大同小异。

  “雷恩,昨晚的正义背刺行动圆满成功,公司作战部几乎全歼了贵族同盟的一批死士,足够让安格伯爵他们感到肉痛了……”

  雷恩刚刚洗漱和沐浴完,就接到了女牛仔苏珊娜的电话。

  好消息让他心情愉悦,脸上绽放出笑容。

  当然他也明白,之所以这次赢得如此轻松,除了有爱莉夫人那个二五仔的帮助外,还因为南方贵族同盟忙着暗中转移部分根基,加上要应付平原上的魔裔,分不出太多力量针对他。

  否则,昨晚对面可能会有大师级超凡者出现。

  如此一来,荆棘安保公司纵然能赢,损失可就不会小了,

  谁让荆棘安保公司才成立几个月,他的崛起速度又太快了,势力底蕴不足。

  “不错,我很高兴,不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立刻执行塑料兄弟情计划,务必把贵族同盟彻底打入粪坑!”

  客厅的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的雷恩阴恻恻的笑着,对苏珊娜吩咐道。

  “明白,演员,地点,剧本……这些都准备好了,或许晚上你就能得到结果。”那边女牛仔的声音清脆动听。

  “很好,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雷恩挂断了电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等他下了楼梯,走进一楼厨房内时,醒来的凯莎已经洗漱沐浴完毕,正在为他做早餐。

  她今天换上了一件漂亮的银色雪纺衫,露出洁白的藕臂,下身是粉色的花边短裙,那双黑色丝袜长腿性感。

  听到动静后,佳人回眸一笑,那是如贤惠妻子一样温情脉脉的甜美笑容。

  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和女性线条,以及绯色眸子仿佛有着那数百年经历而带来的迷离岁月沧桑感,使她的一举一动,带着那如诗如画一样女人味。

  雷恩心中猛烈的一动,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感动。

  这个小小的家庭,自己的爱人,和她相处,真正给了他一种心有所爱的感觉。

  让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真实而自然的活着。

  “雷恩,等一会儿,马上就弄好了。”

  凯莎温柔的说道,她回过头去,如美玉的素手上突然燃起了金色的火焰。

  女武神在灶台边,熟练又精细入微的操纵着“太阳之炎”。

  一朵朵炽热的金色火焰在她指间,锅底,或者虚空中跳动着,充当着燃料。

  凯莎一心多用,面包很快烘培好了,平底锅上煎好了蛋,培根烤熟后,则按照男友你口味习惯洒上一点胡椒粉……

  最后她还用手微微加热了一下杯中的牛奶。

  一切动作都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超凡者可不是只会打架,厮杀,即使在日常生活中,超凡职业者的各种能力也有许多妙用。

  比如凯莎,只要把她娶回家,她会用“太阳之炎”烧火做饭,以后都不用为煤气费发愁了。

  比如呆毛王,她转职成圣骑士后,某天,竟然偷偷的在厨房内用“火焰光环”烤从冷箱中拿出来的鸡翅。

  恰好那次,被雷恩撞见了,他嘴巴其实有点毒,下意识调侃了一句──“你可真是个人才啊,干脆改名吃货王好了。”

  结果就是那几天,恼羞成怒的少女都没和他说一句话。

  “小月,辛苦了。”

  等凯莎忙完后,雷恩就情不自禁从身后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表情迷恋的嗅着她发丝的清香。

  女武神的厨艺也极佳。

  甚至知道了他的口味后,最近她还专门去研究了怎么炒菜,温柔贤惠的程度可想而知。

  这样的女人,真的让雷恩心动不已。

  被抱住的凯莎娇躯一颤,雪白俏脸上顿时浮现出迷人的红晕。

  她知道雷恩的一些习惯,他特别喜欢厨房和浴室……一般他在这个时候抱住她,就会忍不住在厨房内和她亲热一番。

  “喂喂,在你眼里,我就这么饥渴难耐吗?”

  雷恩将她的身体转过来,拥入怀中,右手有点不爽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眼神中却充满了眷恋,爱慕和深情。

  “今天怎么了。”凯莎乖巧地依偎在男友怀里,

  察觉到他眼中不加掩饰的爱意和深情,以及那种紧紧抱住她,仿佛害怕失去她,似乎想要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的感觉,女武神心中充满了甜蜜。

  “小月,你……你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关于……你的来历和身份。”

  心中犹豫纠结了片刻,雷恩还是决定不拐弯抹角的试探了,直接询问了她。

  两人的关系都近乎是夫妻了,天天睡一张床上,夜里几乎无话不谈,很多事都可以好好沟通,犯不着互相猜忌。

  凯莎微微一怔,似乎有点茫然,然后她抬头凝视着他那双星辰一样的深邃眸子。

  她沉默不语,两人对视着,气氛有点沉闷。

  片刻后,女武神才嫣然一笑,眷恋的埋头在他怀里,有点害羞的说道:

  “哼,很多事我自己都不清楚,有些秘密我还不想告诉你……不过我知道,我现在是阿克曼太太了,是你的妻子。”

  看起来她的话似乎有点敷衍,但实际上,这个解释已经让雷恩很满意了。

  “是我魔怔了,什么帝国公主,什么女武神,还是别的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了,反正什么身份都一定是老子的女人。”

  雷恩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吻住了她的丰润红唇。

  他没有再勉强女武神,老夫老妻之间都尚会有秘密呢,何况他们还没结婚生子呢。

  未来很漫长,两人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培养感情。

  “对了,雷恩,明天是你的生日,该邀请哪些人?”

  热吻过后,凯莎俨然一副家中女主人的姿态。

  “嗯,这个嘛,我又不打算大办,请一些老朋友来就可以了,比如老山羊,莱昂,雪莉,哈尔……这些我会处理的,只是需要委屈你藏在三楼了。”

  雷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懒洋洋的说道。

  “能不邀请尼古拉斯大师吗?”凯莎嘟着嘴不满。

  雷恩有点纳闷:“老山羊怎么了?你和他有矛盾?”

  “没有,不过,他是个老色批,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我怕你和他学坏了……”

  雷恩:“………”

  假如老山羊在这里,一定会大声喊冤,雷恩小子贪财好色,心狠手黑的程度完全不逊色于他。

  两人顶多是半斤八两,谁教坏了谁还两说呢。

  看着有点尴尬无语的雷恩,敲打完男友的凯莎明智的适合而止,莞尔一笑转移话题:

  “今天是圣火节,吃完早餐后,我们打扫一下别墅吧。”

  “别墅内的家具和餐具都是新的,我们好像没什么垃圾需要焚烧吧?”雷恩耸了耸肩。

  凯莎眨了眨漂亮的绯色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谁说没有,面前不是有一个吗?”

  面前……有垃圾。

  雷恩微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看着笑容促狭准备“逃走”的女武神,一把将她抱住,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好你个小月,竟然敢嘲笑你男人,等会我会让你好看!”

  “哼哼,放开,你这个垃圾渣男……”

  两人一边嬉闹着,一边亲热了起来,特别是吃完早餐后,雷恩为了惩罚她,干脆就在沙发上白日宣淫了起来。

  虽然彼此都有秘密,不过两人感情确实很好。

  雷恩这边很开心的过着圣火节,筹备生日宴,他的敌人们可就不高兴了。

  ……

  朝阳照耀着古老辉煌的城堡,阳光明媚,漂亮的紫藤,地锦,牵牛花爬满了墙壁。

  城堡的某个房间内,却回荡着阵阵怒吼。

  啪嚓!

  安格伯爵将一个精美的玻璃酒杯摔了粉碎。

  他目光凶狠的盯着跪在地毯上的某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死士,本该气度从容,优雅淡定的脸上表情有点扭曲:

  “你是猪吗?你特么是猪吗?!抓住那个女牛仔,这么简单的一个任务,竟然全军覆没!竟然就你一个人逃回来了!”

  伯爵大人快气炸了。

  不仅这边的死士损失惨重,连梅洛瓦城那边,贵族同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才请动的杀手“暗鸦”,也渺无音讯。

  “是是,都是属下的错!”

  被安格伯爵喷得狗血淋头的黑衣死士有苦难言。

  待到伯爵怒火稍稍平息,这名黑衣死士才解释道:

  “家主,是我无能,辜负您的期待……不过昨晚的事有点蹊跷,就算苏珊娜对荆棘安保公司很重要,可能是雷恩阿克曼的情妇。

  但她身边保护她的人未免也太多了,而且,我们的人一冒头就被包围了……”

  听了这个死士的解释后,安格伯爵脸上怒火渐渐平息,脸上依然有点惊疑不定:

  “你的意思是,假如不是你们太无能,就是我们之中可能有叛徒,泄露的消息?”

  “家主,事实如此,我并不是在推卸责任,您仔细分析一下昨晚的情况就知道了。”

  “碧池,一定是爱莉夫人那个碧池搞的鬼!”

  伯爵大人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根本不需要证据,最后突然向他透露口风,想加入同盟的爱莉夫人嫌疑最大。

  可惜没有证据,不能把那女人怎么样。

  不过,他不会再信任爱莉夫人了。

  “雷恩阿克曼,好,很好!看来我们都小看了你的阴险程度,真是好算计啊!”

  一想到还是他自己试图让爱莉夫人当出头鸟,因此主动向她透露了作战计划,安格伯爵就气得脸色涨红。

  岂有此理,他竟然被人当猴耍了!

  主要还是有点轻敌,除了武力,没怎么留意雷恩这种年轻人的手腕计谋。

  伯爵决定了,立刻重新制定计划,不再畏畏缩缩,一定要给雷恩一点颜色看看。

  这一次,也不乱拉人了,以免混入了二五仔……就安格家族来带头发起进攻。

  然而,有些机会,错过了就错过了。

  ………

  水仙花酒吧。

  这是一家位于迪拉莫市的酒吧,位置靠近城市东郊荆棘安保公司旗下的帐篷区。

  原本差点倒闭,但自从一群土著坎高人住进这一带的帐篷区后,就生意火爆了起来。

  这一带的土著都知道,这里的酒烈,姑娘更火辣。

  我来了,丹妮卡!

  扎莫穿上西装,头戴一顶半高礼帽,将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挂在胸口,手中拿着一根镶银的桃木手杖出了门。

  他原本是一个天天不洗澡,扎着鞭子,穿着兽皮,不懂美酒,不懂音乐,不懂情趣,还喜欢赤脚行走的土著坎高人。

  不过,自从认识了狂战士希格,作家闻西,牛仔加西亚等好朋友后,他就开悟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人生得意须尽欢!

  在希格,加西亚等“好兄弟”的引导下,原来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生活的扎莫彻底迷失在了外面花花世界中。

  吃喝嫖赌抽,他很快就样样精通,青出于蓝。

  骑士交际舞经典步法,最近流行的法罗兰民谣,低调奢华的男士香水,潮流的发型……土著扎莫爱上了这些。

  当然,他更爱的是外面的那些火辣女人。

  她们懂得穿衣打扮,皮肤雪白细腻,精通各种伺候男人的把戏……远不是部落中皮肤粗糙,不会化妆的女人能比的。

  特别是丹妮卡,他最爱的女人。

  她那诱人的红唇,她丰满的胸,她性感的大长腿,她的善解人意,她的温柔似水……

  只要一想想她在床榻之间的表现,土著扎莫就觉得体内的火气压制不住。

  因此他又来到了水仙花酒吧,准备和丹妮卡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这次她是主动约他,或许他能向她求婚……

  不过他一进门,就看到另他愤怒的一幕。

  丹妮卡,她“笑容牵强”的坐在一个穿着华美贵族礼服的年轻人的膝盖上。

  那个脸色略显苍白的贵族年轻人,一边喝酒,一边肆无忌惮的用咸猪手摸着她的身体,甚至明显掐疼了她。

  丹妮卡却只能赔笑,还向他投来了求助似的目光。

  “住手,放开她,她是我的女朋友!”

  扎莫立刻热血上涌,走了过来准备英雄救美,却被几个护卫及时拦住了。

  他只好恶狠狠的瞪着那个贵族年轻人。

  “呦呦,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土著卷毛狒狒,穿上了人的衣服,就以为自己不行狒狒了,敢来贵族面前耀武扬威。”

  那个贵族年轻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哈哈哈……”

  他的话很快引起了酒吧内不少人的笑声。

  “你……”

  这让已经不再淳朴,变得十分虚荣,好面子的土著扎莫顿时面红耳赤。

  “你就就是她口中救星扎莫是吧?呵呵,一头卷毛狒狒,也想英雄救美?臭婊子,你以为他救得了你吗?”

  啪!

  这个贵族年轻人突然狞笑一下,一巴掌甩在丹妮卡的脸上,打得她脸蛋通红,哭泣了起来。

  “混蛋,住手啊!”

  土著扎莫眼睛泛红就想冲过来,几名侍卫立刻制住了他。

  “住手,你再这样,我会去告诉治安局的人!”

  “哈哈,治安局?可怜的猴子,告诉你,她那个小商贩父亲破产了,向我的家族借了高利贷……作为借贷的代价,她父亲已经把她送给我当小妾了!”

  那名贵族年轻人哈哈大笑,搂着泪流不止的丹妮卡,肆无忌惮的摸着和亲着。

  “放开她,我有钱,可以替她们还债!”

  心爱的人受辱,土著扎莫眼眶通红大吼道。

  但他这样反而让贵族年轻人觉得刺激,他恶劣的笑着:“卷毛狒狒,我可是安格伯爵的小儿子,缺你这点钱?!”

  “那你想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她?”

  土著扎莫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着泪眼婆娑的丹妮卡,对眼前贵族的恨意,怒火,杀意在心中不断地积聚。

  “很简单,卷毛狒狒,你不是喜欢她吗?你跪在地上,像狗一样舔老子的鞋子,我就把这只母狗赏赐给你!”

  这名贵族年轻人哈哈大笑着,他已经完全被宠坏了,就是个人渣和垃圾。

  这段时间安格伯爵忙着对付雷恩,没有关注自己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儿子的动向。

  “你……你!”

  扎莫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几乎气得七窍生烟。

  酒吧围观的人都没有吭声,尽管有人有点同情扎莫,但没人敢为他说话。

  “哈哈,不愿意是吧?”

  贵族年轻人又甩了丹妮卡一个巴掌,邪恶的笑着,“这几天虽然很爽,但我还没爽够,那等老子玩腻了,再给侍卫们玩玩,然后就把她给你好了……”

  他还在嚣张的说着,而扎莫已经被怒火和恨意吞噬了理智。

  吼!

  扎莫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土著人暴虐的一面爆发了,他双目通红,手臂青筋直跳,一股黑雾他体表涌出!

  轰!

  双臂化为了黑熊似的胳膊,他用力一甩,野蛮巨力将几名护卫如稻草人一样甩飞,沿途砸倒了几张桌子!

  在酒吧众人的惊慌的叫喊声中,土著扎莫猛冲到了贵族年轻人身前。

  在他惊恐的表情中,用力一拳砸下!

  砰!

  气浪滚滚,酒吧墙壁一阵颤动,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飞溅,贵族年轻人的脑袋已经被一拳捶进了墙壁里!

  “啊,杀人了!”

  “快跑,他发狂了!”

  “通知第7局,快去通知第7局!”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然后酒吧内就混乱了起来,酒桌杯子噼里啪啦的倒了、碎了一大片,很多人急忙逃离。

  几个失职的侍卫脸色苍白,眼神绝望,然后和发狂失去理智的扎莫打了起来。

  一场不小的风暴,就这样突然爆发了。

  :。:m.x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