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道断修罗 > 第三百九十章 冬至拜师

第三百九十章 冬至拜师

 推荐阅读:
     当夜,修罗在师傅的院子里住了下来。

  只因清虚告诉他,想要去山上,得等到春天,现在可不成。

  修罗一听,只好起身揖手致谢,轻声说道:“弟子这个冬天,要打扰师傅的修行了。”

  修虚看着他笑道:“明天便是冬至,天荒山上的冬天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半了。正好为师跟你讲讲行气的法门,再往后,就要看你个人的造化了。”

  说道随手从身后的书架上抽出一本经文递了过来。

  “你自明天开始,先将这本经文抄写一本,以后你修行就用自己的手抄本。”清虚说完这番话,又从书架上取了一套笔墨纸砚,外加一本空白的经卷。

  修罗一见之下,赶紧双手接过,默默地收回自己的空间戒里。最后小心翻开师傅递给他的经书,只见上书《文始经》三字。

  修罗忍住自己的震惊,小地将经书收了起来,抬头看着清虚问道:“师傅,我要不要多抄一本给妹妹?”

  不料清虚看着他摇摇头,淡淡地回道:“你们每个人修行的功法不尽相同,我会根据她的体质替她选一种功法。”

  “如此就好,有师傅和师姐她们在,我也不用替妹妹操心修行的事了。”

  修罗心想月影的仇有自己来,妹妹只要在山上快乐地成长就行了。

  清虚看着他笑道:“山中生活清苦,你要慢慢适应......你也看见了,山下有小镇,可以买一些生活物资。你若嫌麻烦,也可以自己种菜,去山里打猎......”

  修罗点点头,认真回道:“师傅不用为弟子操心,开春后弟子就去山间打猎......到时候带回来孝敬师傅。”

  清虚看着他笑道:“打猎一来是让你解决生活问题,二来是磨练你的技能,不可过于沉迷其中。”

  修罗回道:“弟子铭记于心。”

  清虚挥挥手道:“左边第三间是你的房间,自去收拾吧......明天冬至,你跟月影一起拜完祖师,再行拜师礼。”

  修罗起身,再揖手,退出了师傅的客堂,他要去打理自己暂住的地方,等着天春之后再去师傅说的竹峰去修行。

  已经到了天荒山上,妹妹的安全有了保障,自己总算可以安下心来修行了。

  进到师傅替自己安排的房间里才发现这里已经有人前来打扫过了,连床上的被子也是刚刚换过的。

  一想到自己的左手还没痊愈,修罗不由得鼻子一热,终于,从师傅的山门里找回了一丝家的感觉。

  屋里布置得非常简洁,一床一桌,二张椅子想着会有人来,床边一个衣柜,柜子边上还有一个简单的书架。

  对眼下的修罗来说,有这样的地方足够了。

  心道还好爹娘当年很小就教自己读书识字了,眼下抄写经文对他来说,算不上是一件麻烦事,只需要静下心来,一边养伤一边抄经就行。

  “没想到师傅心里这么细,连我养伤的事情也想到了。”

  回过神来的修罗轻声地叹了一口气,手一晃取出了铁剑,心道左手受伤,右手还可以练剑。

  等明天行完拜师礼,自己就一边抄写经文,一边开始练剑。

  《无名剑法》加上《文始经》,够他修行十年,甚至更多年头了。

  注水砚中,修罗开始一边读经一边磨研墨。

  一边想着师傅要自己抄经自己练,莫不是想自己在抄经的时候增强自己对经文的解理不成?

  未及半刻,墨成提笔,才发现只是数月不曾提必,竟然有一种提笔如刀沉的感觉。

  心思沉重的少年,终是咬紧牙关,重重地在空白的经卷上描下了第一笔......

  惟不可为,不可致,不可测,不可分,故曰天曰命曰神曰元,合曰道。

  以不有道,故不无道;以不得道,故不失道。

  静心修行,不舍昼夜。

  天光天黑,少年点了一盏油灯。

  再搁笔时已经近午时。

  听着山决呜呜的风雪声,想着明天还得祭拜祖师,行拜师大礼,收了笔墨纸砚,躺在床上想着自己抄写经文的词义。

  气藏于道,道可行气......

  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

  未及辰时,六师兄便带着月影匆匆敲响了修罗的房门,看着静坐房内捧书苦读的师弟,六师兄笔道:“赶紧洗漱,去大殿等着祭拜祖师。”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修罗放下手书经卷,起身拱手道:“六师兄请。”说完拉着月影的小手往门外走去。

  月影抬头看着他问道:“要不要喊师傅一起?”

  六师兄笑道:“师傅早去大殿了,我们快点,别让大家久等了。”

  一行人绕过几道回廊,来到大殿时才发现这里早就站满了观中的弟子,一眼望有怕是数百人之多。

  六师兄看着他笑道:“其实没多少,不过二百来人......师傅说这里是修行的地方,不是世间的城镇......”

  修罗点头笑道:“确实如此,修行之地终不是市井。”

  “小师弟过来!让大师姐看看。”

  正说话间,站在三清祖师神像下的一个青衫女子,睁着一双凤眼,跟六师兄和修罗三人打招呼。

  月影一见之下,赶紧拉着哥哥的手上前:“大师姐,这是月影的哥哥修罗,大师姐可不要吓坏我哥哥。”

  修罗一见之下,只好上前揖手行礼道:“修罗见过大师姐。”

  一头黑发及肩的大师姐李清莲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小师弟,不由得有些迷茫,看着六师兄问道:“既然回了山门,怎么脸上还戴着面具?”

  修罗一怔,看着她淡淡地回道:“在下因面目憎恶,怕吓着各位师兄师姐,故以面具遮之,望大师姐谅解。”

  六师兄一见,赶紧跟大师姐使了一个眼神,意思这事不能细说。

  大师姐一愣,看着三人笑道:“今天可是小师妹和小师弟的拜师之日,一会礼毕我们得好好喝一杯。”

  月影一听,笑嘻嘻地回道:“月影和六师兄买了许多的美酒,保管让大师姐喝个够。”

  未等四人聊上几句,观里的长老已经吩嘱下来,祭祖仪式即将开始了。

  修罗一眼望去,只见堂上长老却也不多,细数之下加上师傅也不过九人。心道难怪观里的师兄只有二百来人了。

  原来长老不多啊。

  六师兄看着他迷茫的眼神笑道:“师傅说修道讲究的是清静无为,观里的长老各司其职,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只有一个管执法有大老老......”

  “大长老今天又没有来......”大师姐李清莲低声唠叨起来。

  六师兄叹了一口气,回道:“大长老怕是今天又不清醒吧。”

  大师姐叹了一口气,一拉着着月影挨着他,一手拉着修罗站在她的身边,这个师弟师傅清虚已经站在大殿之上,高喝一声:“准备好了吗?诸位长老、众多弟子.....”

  不等师傅再唤,只有众长老齐声回道:“我等俱已经等候吉时。”

  只听大殿上大磬敲响,师傅带着众长老跟三清祖师俯伏叩首......

  殿下一众弟子跟着俯伏叩首,头磕在双手背上,左手收回捂心,右手用劲,双手抱拳高拱。

  三礼三叩。三个头磕完后,众人起身。

  听师傅念书颂祭文,有弟子燃香、端上贡品献上,再有大磬敲响,众弟子跟着念颂经文,一时间大殿里响起庄严的颂经之声。

  ......

  祭拜先祖持续了半个时辰,然后就是修罗带着月影在祖师神像前磕头行礼,认祖归宗。

  又跟清虚磕头奉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完成了拜师仪式。

  一场云里雾里的行礼,修罗感到天旋地转,只是被妹妹拉着手一一跟不同的长老见礼,最后抬头之时,大殿上只剩下清虚和几个师兄师姐。

  “七师弟过来,让师姐好好看看你。”

  正想着回师傅小院时,修罗跟前响起了一女子温柔的声音。

  抬头一看,却是一身白衫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用了一条浅黄色的丝巾拴着,蛾眉轻皱,仿不似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女子。

  修罗一见,赶紧揖手道:“修罗见过三师姐。”

  三师姐王温暖跟清虚学的是炼药之道,号称药可医人也可毒人性命,在上清观号称药痴。

  看着脸上戴着面具的小师弟,王温暖正欲象大师姐那样再问一遍,不料身后响起了师傅的声音:“你们小师弟身有隐疾,这事交给三师姐了,以后慢慢帮他医治......”

  师傅一句话,堵死了几个弟子的好奇心。

  于是,修罗跟身着青衫的二师兄、四师兄、五师兄一一揖手见礼,算是终于成了一家人。

  不过在他看来,除了六师兄外,其他三个师兄都是一逼清瘦的模样,心道以后会不会弄错人啊?

  “中午就去清莲那里喝一杯吧,那里地方宽敞。”

  师傅发了话,一帮弟子欢呼一声拥着清虚和小师妹、小师弟往大师姐住的地方而去。

  清虚这回出门久了一些,几个师姐师兄都想着师傅何日回山,没想到师傅竟然在冬至前回到山门,还带了二个小家伙回来。

  山中寂寞,一下子来了二个师弟、师妹,可把一帮师兄、师姐乐坏了。

  让众人感到惊喜的人,这小师弟的人还没见到,已经从小师妹的手里收了一大堆的礼物。

  更让众人想不到的是,月影说这些礼物都是哥哥跟六师兄从数不清的杀手身上捡回来的武器卖掉后买回来的......

  眼前的七师弟才多大,竟然可以独自跟魔罗国的杀手们抗衡了,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不过这种事情无论是六师兄,还是身为七弟的修罗都不愿意提及的事情,只有身为妹妹的月影说得津津有味。

  在她的眼里,哥哥就是大英雄。

  一帮人吵吵闹闹着来到大师姐所住的小院,修罗一眼望去小院的前面竟然是一座大湖。冬日雪雾合着湖面的氤氲之气,让他看不清大湖对面的景色。

  进到小院之中,才发现这里应该是一座大院。

  院里有跟师傅一样的青石瓦房,还有几块菜地和果树。

  靠着大湖的边上有一座架空的木屋,月影说就这里是她跟大师姐住的地方。

  “值此山间傍水而居,当为仙人。”

  看着眼前的美色,便是平时里不苟言笑的修罗,也轻声赞美了一句。

  《道断修罗》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