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统计大明 > 第九百三十六章否认三连

第九百三十六章否认三连

 推荐阅读:
     算来算去,朱慈烺发现他还真的没有垄断,都这正经经营一不小心就这么大的规模了。

  再说了花钱的地方那么多,不多挣钱怎么办?靠着内阁?朱慈烺可不希望为了钱天天跟内阁吵架。

  回想一下,朱慈烺挑挑拣拣,既然民怨这么大,那就放开捕鲸业吧!

  朱慈烺琢磨着要不要统计一下大明的失业率?据说失业率是表现社会稳定程度的重要指标?

  真的有人找不到工作么?为什么朱慈烺自己得到的消息都是各行各业人都不够用?

  …………

  沈阳城里,杜老三和往常一样在巷子里溜达,巷口包子西施正在端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到门口。

  杜老三猥琐的笑着上前盯着豆腐西施:“这两个包子真大真白!”

  豆腐西施哼了一声,转身进屋了。

  杜老三随手抄起一个包子吃着继续逛街:“记账上啊,我后半夜去你屋里还,嘿嘿嘿……”

  走到巷口一支野狗汪汪两声,这条狗被杜老三偷袭过很多次,所以非常讨厌他,见了杜老三就咬。

  杜老三哼哼着:“早晚有一天抓了你炖了,天天叫叫!”

  路口常胜正在那里卖烤串,杜老三随手抓了两个:“记账上。”

  常胜哎了两声最后叹了一口气不再搭理。

  杜老三哼着十八摸在街上乱瞟,摇摇晃晃的走到人市,这里是沈阳城礼贤坊的人才市场,无论是招工的还是找活干的,都会聚在这里。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杜老三剔着牙在那瞎转,搬砖?太累!砌墙?不会!纺纱?这个好听说有女工嘿嘿嘿,在抬头一看,有些畏惧的转头继续找。

  找纺纱工的是老王,杜老三以前调戏他的女工被老王带人打过,所以他不敢上前。

  杜老三嘴里嘟囔着:“在沈阳开纺纱厂,你怎么不赔钱赔死!”

  老王懒得搭理他,一个街头混混懂个屁,他这是混纺,羊毛加上棉花的高级面料,在填充羽绒之后销往东北和更远的北疆的!谁说纺织就一定要在有棉花的地方!

  不过这北方懂纺织的人确实比南方少的多,要不然上次老王也不会连杜老三这样的人都招了。

  杜老三继续晃荡,当铺招伙计,杜老三刚想凑上去,掌柜的挥挥手:“去!去!去!我们不要你!”

  杜老三撇着嘴:“德行!老子还不想干呢!低买高卖骗的都是黑心钱!”

  掌柜的当即一拍桌子:“你找茬是不是,信不信奏你个王八蛋!上次在李家布行帮工竟然偷钱,这里没有人会用你个泼皮!”

  杜老三又来劲了:“来来来,你来打我!不敢你就是孙子!大爷要是皱一样眉头就不是正黄……就不是男人!”

  掌柜的也是被泼皮气坏了,他要是真动手这泼皮肯定趟地上讹他,面对这样的泼皮他根本没有办法。

  杜老三正要继续来劲,远处衙吏过来:“干嘛呢!不要扰乱正常次序,杜老三,你是不是想找事?”

  杜老三连忙点头哈腰:“这掌柜不用我还笑话我,还要打我……”

  衙吏看了他一眼,杜老三连忙举手:“好,我走……我走!”

  杜老三继续找活干,像什么木工,种田什么的他更不愿意干了。

  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给一个新开的火锅店发传单,发四百张给四十文钱。

  老板也是新到沈阳,还没有听过杜老三的名声,杜老三上前搭讪:“老板,你要招一个人,我有一伙兄弟,能帮你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老板这会正在为找人发愁,他这个价格给的并不多,加上又是临时一天的活愿意干的人还真的不多。

  见有人问还是一下子帮他早齐,他连忙高兴的点点头:“我要十个人,这有四千份传单,我出四百文,你帮我找人吧!”

  杜老三笑着:“那我要是找十个人,你可不能只给我四百文,怎么也给得给我两三百文的辛苦费吧?

  你开这么大的店,还差这两三百文?

  怎么样?你要是用我,我一会人就给你早齐,不耽误你的事,你要是不用这站一上午也未必找的够人!

  你自己想想怎么划算?”

  掌柜的想想:“那给你两百文,你帮我找人吧,今天要发完,明天我可等着开业呢!”

  杜老三大喜:“您就瞧好吧!”

  拿来了订金,杜老三就去找人,坐上公共马车,没座位了,正看到一个外乡人带着被子锅碗瓢盆,紧张的坐在那。

  杜老三眼珠子一转上前呵斥道:“起开!这些座位是给本地人坐的,你这个土鳖还不起开!”

  那汉子紧了紧手里的东西:“俺不是外乡人,俺是从北疆回来的,家就是沈阳的!”

  杜老三再次打量了这汉子一眼:“你说是就是?”

  那汉子紧张的说道:“我是正黄旗的包衣奴才,判的劳教六年,这才被放归的,我真是沈阳人!”

  杜老三一下子乐了:“狗奴才,那还不给爷让座,爷可是正黄旗的!”

  汉子怀疑的摇头:“正黄旗的?不是不让你们回来么?你怎么回来的?”

  杜老三得意的说道:“老爷我虽然是正黄旗,但是是汉人,你们这些土鳖懂个屁!”

  汉子犹豫半晌还是站起来:“那你坐吧!我站着就好。”

  杜老三得意的坐下打量着他:“你家住那里?说不定爷还知道。”

  汉子摇摇头:“我没有家了,这是去坊正那里,听说能入籍然后分田地。”

  杜老三懒得再搭理,他堂堂正黄旗主子跟奴才聊天平白失了身份。

  到了地方杜老三下车,找以前混在一起的几个泼皮:“兄弟们!有活干了!

  有个傻老板找咱们发传单,四千份,爷从他那骗了六百文,等传单领来王废品站一卖,又是一百文的收入!

  完善烧烤走起!兄弟们好久没有乐呵乐呵了!找十个人咱们一起去把钱骗来。”

  正说着呢,锦衣卫从外面跨进来:“谁是杜老三?”

  杜老三一愣接着身子一抖,因为他看到锦衣卫身后跟着的那个汉子不正是车上说自己是包衣奴才那个么?

  锦衣卫看抖的最厉害的杜老三:“你就是那个自称正黄旗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杜老三连忙摇头:“不是我。”

  那汉子指着他:“就是他!”

  杜老三连忙摆手:“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我是汉人,不是建奴,我那是瞎说吹牛的!”

  那汉子呸了一声:“好好的人不当当建奴!没有人吹牛说自己是禽兽的!你肯定就是!就算是汉人也是狗汉奸!人人得而诛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