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活着的英灵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来源:https://www.166xs.cc
  “切嗣!你没事吧?”

  爱丽丝菲尔迅速扫过这条被冰霜笼罩的走廊,以及墙壁上和天花板上那恐怖的划痕,还有得上留下的大片血迹和弹壳。

  从现场的状况来看,这里百分之百经历了一场恶战。

  卫宫切嗣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当然!我没事!而且刚才还重创了肯尼斯。你们呢?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不!我们遇到了言峰绮礼!那家伙差点杀了夫人!幸亏后来Berserker及时赶到,不然我们现在很有可能就已经是两具尸体了。”久宇舞弥用最简练的语言把刚才的遭遇说了出来。

  “言峰绮礼?Assassin的御主……”卫宫切嗣脸色微微一变。

  “嗯!没错!那个男人好像对你有着及其浓厚的兴趣,甚至认为你跟他一样,都是那种内心之中极度空虚寂寞的天生邪恶之人。”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爱丽丝菲尔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因为她明白,像言峰绮礼这样的家伙,一旦盯上某个目标,在失去兴趣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如果再加上对方那出色的身手,以及Assassin神出鬼没的暗杀能力,自己丈夫的处境会十分危险。

  这也是为何,她一直想要让艾伦干掉对方的原因。

  “我被盯上了吗?”卫宫切嗣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放在嘴里并点燃。

  能看得出,沉重的压力几乎快要把这个家伙逼崩溃了。

  尤其是今天晚上的战斗,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圣杯战争的残酷与危险。

  之前用来对付其他魔术师的手段,在对付像肯尼斯这样的天才虽然也一样适用,但如果整个过程中出现那么一点点的差错,死的人就会变成自己。

  而有着七位从者参加的圣杯战争,最不缺的就是意外情况。

  “你知道圣堂教会的神父言峰璃正,实际上在很久以前就跟远坂家建立了十分深厚的友谊吗?”艾伦突然没头没脑的开口问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言峰绮礼和他的父亲一起,都是在秘密帮助远坂时臣?”

  卫宫切嗣不愧是在原剧情中赢得了第四次圣杯战争最终胜利的人,一下子就察觉到刚才那番话的潜台词。

  毕竟早在揭幕战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Assassin并不像之前所有御主认为的那样,在潜入远坂时被金闪闪当场击杀。

  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确定,收留言峰绮礼的神父绝对有问题。

  不过考虑到这两人是父子关系,卫宫切嗣一直觉得这只是单纯的父亲在帮儿子作弊。

  可现在,他终于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要知道教会和远坂家都是这片土地神秘力量的管理者,并且是得到魔术师协会正式认可的。

  如果双方联起手来夺取圣杯,那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公平可言。

  “呵呵,我只负责提供消息,具体情况你还是自己判断的比较好。最后提醒一句,你的愿望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

  说完这句话,艾伦便抱起小樱准备召唤飞行坐骑返回住处。

  可还没等他从城堡的窗户上跳到外面去,就听到身后卫宫切嗣大喊:“等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愿望不可能实现?”

  “为什么?我建议你去读一读《资本论》,搞清楚人类社会从古至今的运转方式,然后就不会有这样可笑的念头了。凭借所谓的奇迹让世界永远和平?哈哈哈哈!抱歉,我实在想不到一个人要有多么的无知和天真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至少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所谓的永远和平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对于充斥着无数欲望的人类来说。”

  说完这句话,艾伦便不再理会对方那张铁青色的脸,直接召唤出灵翼幼龙从树林上空掠过。

  看着两人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卫宫切嗣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问自己的妻子:“怎么样,你跟Berserker谈过了吗?他参加圣杯战争想要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他不渴望圣杯!唯一的愿望就是寻找值得一战的对手。”爱丽丝菲尔赶忙把自己刚才收集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值得一战的对手?”卫宫切嗣下意识皱起眉头。

  爱丽丝菲尔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他希望英雄王、征服王和Saber能联起手来,一起对自己发起攻击,还说那将会是最极致的享受。”

  “寻找值得一战的对手吗?听起来还真像是Berserker能说出来的话呢。”呆毛王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羡慕。

  因为有时候,她也希望自己能放下过去,放下肩膀上所承担的重任,以单纯骑士的身份去跟那些强者比武、战斗。

  可遗憾的是,作为还没死去前就成为英灵的存在,她对于自己失败的执念实在是太沉重了,沉重到哪怕过了那么久都没有办法释怀。

  “呼——如此说来,Berserker和他的御主跟我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对立。”卫宫切嗣明显松了一口气。

  “那个小女孩呢?她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爱丽丝菲尔小心翼翼的问。

  卫宫切嗣不加思索的回答:“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小不点最大的愿望应该就是将Berserker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以她目前所拥有的魔力总量,哪怕圣杯战争结束后,也可以继续维持下去,根本不需要借助圣杯的力量。”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爱丽丝菲尔捂着胸口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身为一名母亲,她可狠不下心对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小樱痛下杀手。

  “不过虽然没有根本上的冲突,但Berserker仍旧是一个极大的不安定因素。他知道的实在是太多,而且是本届圣杯战争中最强的从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与其结盟,再不济也要签署一份互不干扰的契约。不然一旦他在关键时刻来插一脚,会让事情变得非常麻烦。”卫宫切嗣眯起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切嗣!圣杯战争的从者应该都是古代或者神话传说中英雄的灵魂吧?可为什么只有Berserker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仿佛无所不知一样?难道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久宇舞弥提出了一个困扰自己的问题。

  “Saber,你也是英灵,怎看待Berserker的异常情况?”爱丽丝菲尔向自己骑士询问道。

  呆毛王先是犹豫了一下,紧跟着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解释道:“通常来说,英灵大部分英灵都是死后留下丰功伟绩和传说的英雄,被无数人传颂、信仰的特殊存在。而圣杯战争召唤的,只是英灵的分身而已,战争结束后便会返回英灵座,参战期间的记忆并不会被保留下来。但还有一些特殊的英灵,他们在生前就已经通过签订契约的方式成为英灵,所以如果被召唤出来的话,是可以保留记忆的。”

  毫无疑问,她本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成为英灵的。

  这也是为何,她能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完整保留第四次圣杯战争记忆的缘由。

  “活着成为英灵?!”爱丽丝菲尔瞪大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他又是如何对我们每一个人都了如指掌的呢?”卫宫切嗣提出了质疑。

  “不知道!也许他曾经被召唤到平行世界,甚至是参与到了与我们这个世界极为相似的圣杯战争,所以才会知道那么多。当然,也不排除他拥有可以窥探别人内心、记忆、甚至是灵魂的宝具和能力。”呆毛王耷拉着脑袋分析道。

  对于平行世界,魔术师们其实并不陌生。

  早在第二魔法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一小部分人就曾经前往平行时空进行过旅行。

  只不过魔法的力量对于大多数魔术师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虽然听说过的不少,但真正见识过的却没几个。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Berserker的来历似乎相当不简单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卫宫切嗣脸上的表情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如果这个推断是正确的,那就意味着在某个平行世界,自己也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并且赢得最终胜利,但是却没能实现内心之中的愿望。

  所以此时此刻,他满脑子都在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圣杯的能力不足,无法实现像让人类永远保持和平这样宏大且抽象的愿望?

  还是人类的欲望最终打破了圣杯的极限?

  又或是自己许愿的时候,措辞不够严谨,导致许愿出现了差错?

  一时之间,卫宫切嗣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混乱,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强烈的自我怀疑。

  同样,远在城市郊区废弃厂房内的肯尼斯,也在面临着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

  因为他心爱的未婚妻——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就在几秒钟之前残忍掰断了自己的小拇指,眼下正捧着那只有令咒的手,一脸病娇的威胁道:“亲爱的,凭我这种水平的灵媒治疗术,是没办法强行抽出根植于你手上的令咒,只有获得你本人的同意才行。如果你无论如何都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只能把这只手给看下来了。”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这位留着红色短发的女人眼睛里流露出让肯尼斯感到浑身发抖的光芒。

  他敢保证,如果自己再从嘴里蹦出半个不字,威胁立马就会变成实际行动。

  很显然,肯主任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女人对于“舔狗”的无情与残忍,也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