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1704章 龙生九子(七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166小说网] https://www.166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能给你。”小黑蛇道:“看到未来,不是好事。”

    他的心里难道就没有压力吗?

    有时候知未来会发生的事,并不能带给自己什么,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而无能为力,才最悲哀。

    温茶怔怔的看着他,他的神情无比平静,“乖一点,我给你时间,但是不要让我走太远,我就住在山脚下,最多三年,你要下来见我。”

    温茶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还有,”小黑蛇道:“你才历了天劫,身体里的封印已经没了,我给你重新封印。”

    “不用,”温茶没有告诉他残魂已经附身过自己一次,“胡啸自爆时,我受到了影响,它并没有醒过来,陷入了休眠期,短时间内,不会苏醒。”

    小黑蛇不放心,想查探一翻,温茶躲开他的手,“真的没事,你相信我。”

    小黑蛇眼睛动了一下,“为什么不让我看?”

    “我很好,”温茶道:“你还要上九重天,不要再为我浪费血了,如果我真的有事,我会告诉你的。”

    她说的轻描淡写,小黑蛇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要骗我。”

    “不会骗你,”温茶道:“你放心,它现在很安静,不会伤害到我的。”

    小黑蛇默然的看着她,并没有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如墨般的眼睛却带着丝丝泠然。

    他不在乎自己会失去多少血,他只在乎自己一直保护她。

    但是她在乎太多人了,在乎到让他嫉妒,甚至是痛恨。

    胡啸还有那个孩子,都能分去她的心神,他有时候会怀疑,在她心里,他究竟是不是最重要的。

    但他又不愿去追根溯源,怕得到不想要的答案。

    “去吧,”小黑蛇顿了顿,道:“你随时都能来找我,我等你。”

    说完,小黑蛇顿了许久,才转过身离开。

    温茶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怔忡。

    小黑蛇对不起谁,也从来没有对不起她,是她自己过不了自己那关,或许,等胡稽长大了,她就能释怀了。

    她看着小黑蛇的消失在眼前之后,才回了洞府。

    接下来的时间,她一边修炼,一边照顾小孩儿,等小孩能说话的时候,两年已经过去了。

    这两年,温茶一次也没有见过小黑蛇,听山上的妖怪说,小黑蛇重新给琅琊山设置了一层结界,比曾经的结界还要厉害数倍,除了琅琊山的妖怪能进出,其他地方的妖怪一般是不能闯进来的,一旦闯入就会牵动护山大阵,让闯入者死无葬身之地。

    这两年里,小黑蛇没有离开过琅琊山,温茶听到他不少的传言,却没有一次去见过他。

    有时候她坐在洞府前的草地上陪小孩儿玩耍,还会想起一百多年前,她和小黑蛇在树林里野餐的场景。

    那时候他们很快乐,,无忧无虑的,除了食物,什么也不在乎。

    那时候,小黑蛇看起来也很快乐。

    温茶想,他或许是真的快乐吧,否则她煮的那些食物,岂不是让他味同嚼蜡?

    小孩儿在一岁半的时候就会说简单的话,说出的第一个字是“娘”,他把温茶当母亲。

    温茶很快把他纠正过来,让他叫自己姐姐。

    并把他带到后山的一座合葬空墓,告诉他里面住着他的亲爹亲娘。

    小孩儿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话,呆呆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天真又可爱的笑容。

    温茶揉了揉他的脑袋,抱着他坐在庭前讲故事。

    讲她在现代看的那些童话故事,讲他的父母,还有小黑蛇。

    “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他对姐姐很好,不,是非常好非常好。”

    温茶说:“他对别人都不好,对你也不好,但是就对我好,我知道的,所以,我才舍不得他,我要是和他在一起,你要怨他就怨他好了,但是不要和他打架,姐姐害怕。”

    虽然在后世,胡稽和小黑蛇相处的还不错,但是她还是有些怕。

    这件事就是个定时炸弹,谁知道胡稽长大了,知道自己父母的死因会做出什么样的事?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没有人能无动于衷。

    “如果你非要和他打架的话,那也要轻一点,不要让你们受伤好吗?”

    小孩儿懵懂的看着她,一副无辜又纯真的模样,完全没有听明白她在说什么,嘴角咧出甜甜的笑容。

    温茶拍了拍额头,“真是的,我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现在小小的一只,又不是怀孕就怀一千年的龙族,肯定什么也不知道。”

    胡稽咿咿呀呀的抓住她的手指,扯向自己的嘴巴,想咬上一咬。

    温茶抽回手,给他擦干嘴上的口水,觉得自己太无聊了,才会说这些有的没的,伸手抱着他回屋喂饭。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洞府里,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洞府后面走了出来,静静的看着温茶离开的方向,眼睛划过一丝暗芒。

    温茶给小孩儿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抱他到自己的小榻上睡觉。

    等小孩儿睡熟了以后,她静静地走出洞府,看着不远处站在草地上的身影,抬脚走了过去。

    来人还是一身黑衣,脸上带着沉如寒冰的冷。

    自他成年以后,他就不复年少时的生动,犹如一池深潭,看不到底。

    温茶走到离他三步之遥的位置停了下来。

    来人因为她的靠近,身上的寒气褪了不少。

    她愿意见他,就代表她其实已经开始原谅他了。

    小黑蛇默然凝视着温茶的脸,心里平静又安然。

    “二十年前,我和那个人一起跌进了一场循环里。”

    那个人自然指的是迦蓝。

    “我们谁也出不来,他说如果我能在这场循环里杀了他,他就放我离开。”

    温茶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循环,不过听小黑蛇的语气,这个循环一定极为古怪。

    “他在重复一个梦境,”小黑蛇道:“他梦见自己还在佛寺的场景,上一刻是挂满有情人祈愿红绳的姻缘树,下一刻就是地狱爬出来的修罗,他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个梦,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有时,我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而活,是为了母亲的仇怨,还是为了自己的不甘?我没有确切的答案。”

    “我从未恨过,因为,我想拥有不同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