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1章 1.0老城
    《快穿·收了那只妖》来源:https://www.166xs.cc
  90年代,慕淮看着自己脚下的白球鞋这样想到,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路过的人没有注意到少年的目光从那一刻起有些不同了。

  这是一片老式居民区,在初中毕业的这个夏天,原主慕淮和父母刚搬来这里没多久,周围人,在原主混了一段时间后,也都差不多混了个眼熟。

  原主将升为高中生,三中,附近有同校的,更多是辍学,年龄还有比慕淮更小的。

  根据原主的记忆,家就在这片楼后,筒子楼,修得很高,楼梯回环曲折,从上面看,绕得让人眼晕

  所以站定在路边神游着,实际却正在接受时空信息的慕淮,被小食店门口的老大爷注意到了,被拿着蒲扇的老大爷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终于想起了,原主出门干什么的来着?

  看了看手上提着的酱油瓶,明白了。

  原主慕淮的家境和这附近的人也差不多,生活不算富裕,但家中母亲却颇为贤惠,父亲也很务实,仍然还算幸福。

  回到家,慕淮翻了翻桌上原主提前借来的高中课本,发现原主还算争气,虽说成绩算不上名列前茅,但好歹脑袋里装了些东西。

  课本是同一层楼的邻居借的,慕淮家刚搬来的时候,对方家的阿姨很是友爱,母亲得知对方家的儿子也在三中,下学期就念高三了,便向其借来了课本。

  快开学了,慕淮打算去还。

  敲门,只见半开的门边,露出个脑袋问:“你找谁?”

  慕淮觉得这就是周阿姨家的儿子周铭程吧,对方带着架厚框眼镜,度数还挺高。

  看着对方有些警惕的目光,慕淮不禁露出个灿烂的笑,开口解释着:“我们家就是刚搬来的那户,我叫慕淮,这是借你的书,多谢了。”

  将书递了过去,对方似乎没想到慕淮这么客气,疑虑打消了不少,呐呐地说着:“我知道你,要来三中吧?”

  慕淮点了点头,见对方并不想多做寒暄,只好再次道谢,礼貌性的邀对方可以来自己家玩,见对方敷衍地点着头,也只好告辞。

  慕淮有些没想到,周阿姨这么善交际的人,儿子倒是有些寡言,对方的脸过于苍白,文文弱弱的,有些书呆子气吧。

  对方肯定是个好学生,慕淮下着定义。

  晚上,卫生间里,老旧的电灯蒙上层蛛网,灯泡的钨丝泛着不太明亮的黄光,空间狭小,墙皮脱落,水龙头放了那么久的水,还是有着猩红的铁锈流出,慕淮对着家里唯一的一面镜子打量着自己。

  镜子斑驳,里面映照出来的空间,有点像是惊悚片现场,好像随时会有人拿着把滴血的刀,从不堪一击的门口闯进来行凶。

  慕淮被自己想到的逗乐了,只见原本镜中人,眉眼的清隽端肃被打破,露出了许少年意气,这时,慕淮才想到这具身体的主人,年龄实际上还小。

  只是这脸也太过白嫩了吧,居然还有酒窝?真是长得一脸良善。

  盛夏的下午,已经过了暑气,树荫中的老大爷在蝉鸣里下着象棋,围了圈人。

  这时,待在外面比待在屋里要凉快得多,慕淮找到一处阴凉,拿着瓶冰水啜饮降温,望着眼前。

  尽管天气还是很热,但总有群精神弥满的少年,浑身使不完的劲,光着膀子,在烈日下踢球。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球再次落到慕淮脚边,顺脚踢了过去,接到球的是一个瘦高个的男生,面对对方再次朝着自己的暗示性邀请,慕淮打算忽略。

  注意到一旁的浓荫下坐着个小胖子,似乎和踢球的人是一伙的,慕淮朝对方走去,装作无意间问起:“他们每天下午都踢球吗?”

  小胖其实刚刚也注意到了慕淮,只不过没想到对方会过来和自己说话,对方的白衬衣有些过于整洁了。

  察觉到对方和自己以前见到的人都有些不太一样,小胖心里一紧,有些局促地回答:“唉,你说顾长明他们呀,每个夏天都这样,也不嫌热的慌。”

  慕淮看着对方,嫌热地用手扇了扇,头上冒着串汗珠,又问道:“C城一直都这么热吗?”

  小胖反应过来,“你不是C城的?怪不得我以前都没见过你,要知道这片城区我可是混得最熟了!”说着,一边拍拍自己胸前,很是信服的样子。

  慕淮一笑,答道:“的确是刚搬来。”

  这个笑容,有些明艳,比烈日下的阳光还要耀人几分,看得小胖有些晃神,只见刚才故意将球屡次踢给慕淮的少年,留意到了这边。

  丢下球友,几个快步走来,也有些面带好奇地问:“你才来?”对方拿起小胖一边的毛巾擦汗,一边偷瞟着慕淮。

  慕淮点了点头:“刚搬来,我叫慕淮。”

  小胖不等少年开口,便直接接口道:“这就是我哥们儿,顾长明,你叫他小明就行了。”故意对着慕淮挤眉弄眼。

  “叫什么小明,应该叫顾哥。”顾长明有些不满地拍了拍小胖的脑门儿。

  又开口道:“这是小胖,原名是什么来着?”

  “是唐程!”

  “你居然敢不记得我叫什么?”小胖一脸怒容。

  “哈哈哈哈,怎么会?”顾长明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尖,“我们认识那么多年,这么铁,这不是一时想不起来嘛。”

  就这样,说是对这片地区无人不晓,无事不知的两人,在得知慕淮是新来的后,拍案决定,慕淮以后就由自己罩着,如果有人找事儿,就报自己的名字。

  慕淮有些好笑,总觉得无意间被归入对方的麾下,自己看起来没这么弱吧?

  多年以后,物是人非,只有最初结下的情谊变成了一种念想,慕淮不知道的是,顾长明第一眼见到自己的印象。

  在顾长明眼里,那年夏日尾声的阳光,因对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对方像只白色波斯猫一样蹲在花坛边,被不知名的一阵风带起片衣摆,猫眼一般圆润的眸子似乎在抱怨着鬼天气,等着人俯首称臣,来顺毛。

  在之后,慕淮又了解到了新交到的小伙伴,根本就比自己大不了几个月,都是三中的新生,只等开学报到。

  偏偏居然让自己叫哥,都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吗?慕淮决定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慕淮清楚,原主这张脸本就亲和力挺强,奈何原主的性子,和周铭程倒是有些相似,一样的腼腆,听话,不善言辞,但为了这次任务的关系,慕淮并不准备照旧。

  回想了下原剧情中被欺负的最惨的周铭程,似乎这个时候的他就像块磁铁,吸引着各种他人的恶念。

  或许大家都讨厌格格不入的人吧,对方又是被虐,又是被打,最后在高考前,还出过那么大的事,直接导致了对方的黑化。

  同在这片城区里的人,也因为那时欺负、践踏过他,就在十几年后,都遭到了报复,一起连环凶杀案,最后也没找到真凶。

  慕淮说不准心里的滋味,只知道,这也是他接下这份任务所要改变的。

  不管了,反正现在还未发生,慕淮接了顾长明的邀约,说是要趁着暑假最后几天,带自己游遍C城的大街小巷。

  从花鸟鱼市到歌城舞厅,从林荫小道到车水马龙,虽然两人并没有钱,有些地方也就在外面看看,但挡不住穷开心。

  有时也和唐程一起,三人走走逛逛,穿梭在大街小巷,年少的快乐来得这么容易。

  慕淮妈妈似乎也察觉到儿子变得开朗了些,不觉少了许担忧,本以为搬了家,儿子会更交不到朋友,却没想到现在的他,看着要快乐许多。

  已近黄昏,慕淮准备和顾长明一起回家,两人虽不在同一幢楼,但也隔得不远。

  西边是片霞光异彩的火烧云,背着光,慕淮看到前边站了几个社会小青年,叼着根烟,烟头的火光映衬在夕阳下,隔得有些远,慕淮看不清对方的面孔。

  认识了好几天,顾长明也知道,慕淮就像张白纸,太纯了,不太像接触过这些的人,所以直觉认为慕淮是需要保护的,不觉从慕淮的右边走到了左边,一副防备的样子。

  慕淮察觉到了,内心深感无奈,这种老鸡保护小鸡的姿势怎么这么奇怪?

  不得不从一众社会青年人士面前经过,慕淮有些小激动,有些小好奇,他还没见过这个时代的社会小青年呢。

  偏偏旁边的顾长明挡住了视线,慕淮只好转过头去瞅,不经意间撞上了某位人的眼神,慕淮只好镇静着又转回了头,和顾长明离去。

  回想了下对方的眼神,像是匹孤狼,带着冷意,和身边人不太一样,唯一还是黑色发色,其余人大多染得跟个彩虹一样,缤纷绚丽。

  果然符合当下社会小青年的潮流,头发十分非主流,身上各种链条挂件,纹身纹在哪儿的都有,满足了心中对某种东西的探讨,慕淮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人记上了。

  后半截路,面对顾长明的各种老父亲般的劝告,慕淮特别懂事,连连答应。

  见对方一开始只是说什么“见到这种人,躲远一些”,到最后“这些人连买菜的老婆婆也都砍”之类的故意吓人的话,慕淮再次无力,不禁回嘴“他们也没拿刀呀?”

  然后便是‘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顾长明大有一番要继续开始深入浅出讲道理的时候,慕淮只好打断:“我们明天好像就开学了吧?”

  果然见对方听了此话,一脸痛苦,这招还算管用。慕淮挥了挥手,朝家走去。

  其实慕淮遇到过一次顾长明妈妈,对方一来,就想和慕淮讨论讨论顾长明的学习问题,慕淮被拉着说了好长一段时间,对方才饶过自己。

  可能这个时代,往往一张文凭就能改变命运,学业上竞争很大,父母也不得不对孩子期许太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