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7章 7.0
  尽管心中有多种猜测,但慕淮在完全找不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只好等着那天的到来。

  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除了周铭程越来越忙,有时在回家的路上,慕淮都碰不上对方,不过想着也是,对方下半年就要参加高考了。

  慕淮并不是很担心,至少对方再也没被人堵过了。

  而姜烨,越发开始粘人,只要是没人的时候,总能各种搂抱牵手。

  偏偏对方一脸‘我们不是朋友吗?’,慕淮只想说,‘谁做朋友会搂搂抱抱?’

  但更胜一筹的姜烨,总是能找到机会,慕淮防不胜防,只好作罢。

  他实在搞不明白对方,明明之前是张吓人的冰块脸,像是向人寻仇来着,连班上的人见了都绕着走,怎么就变成了哈士奇,时刻在冲自己摇尾巴?

  现在,如果别的班问起五班的人,“上次看到你们班的姜烨,实在太可怕了,他从来没笑过吧?”

  那五班的众人:

  如果是迷妹,一定会娇羞地说:“哪有,姜烨笑起来特别好看,只是不轻易展露。”‘大多数时候只对着慕淮笑’

  如果是迷弟,则会说:“也不太那么可怕吧,组队打球时,对方也笑得挺多的啊。”‘多数是慕淮在的时候’

  慕淮桌子上的日历,翻得很快,红色的数字在眨眼间跳过。

  这之间,又发生了好多事,慕淮只记得冬天下雪了,当时顾长明,唐程,姜烨,周铭程,还有学校里的好多人都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第一个人扔起一捧雪吧,总之,一场无差别攻击的打雪仗开始了。

  慕淮的手里被塞了只姜烨的手套,而最后,好像周铭程也塞给了自己一只,两人现在都还没要回去,慕淮只记得那天,每个人都玩得很疯,回去后,衣服湿了一大半。

  而姜烨是最惨的,可能在那时,众人的什么害怕都不见了吧,只有漫天飞舞的雪花。

  再后来,慕淮被姜烨拉着上了这附近的一座小山,说是要完成自己儿时的愿望。

  那时的夜空很美,站在山顶上,c城灯火璀璨,像从山上倾倒出的一匣珠宝,光彩夺目,慕淮知道姜烨肯定来过,也是在那时,对方吻了自己。

  一切都会过去,皆成序章,每次等剧情的时候,慕淮总会这样想,因为他知道他会比身边人所想的那样,离开得更早。

  时间还是到了。

  剧情中,周铭程出事的时间就在这两天了,慕淮早有准备地时刻跟在对方的身边,所幸,对方没认为自己太粘糊。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只知道高考的下午,候场区人很多,天气很热,慕淮让周铭程站在树荫下等自己,自己去买水,然后人就不见了。

  剧情中发生的事就在这两天,慕淮没想到,偏偏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只觉得对方应该是跟着某个人走了,要不然不会突然消失,唯一希望的便是还没走远。

  穿梭在人与人之间,人声嘈杂,宛如闹市,慕淮没了方向,这时才想到,对方会不会早就出了人群。

  逆着人流,往最僻静的地方走去,慕淮不希望见到最坏的情况。

  然而

  幸好,还来得及。

  这是完全陷入黑暗,慕淮最后想到的了,什么也没留下。

  周铭程见到了原冬,对方拿慕淮作为威胁,他只好又望了眼对方消失的背影,不得不跟人走了。

  他心中本就有了预感,最近也怀疑有人在跟踪,但每次看到比自己还担心的慕淮,就不忍再告诉对方。

  或许,他也察觉到了什么吧。

  但当原冬的刀捅向自己的时候,周铭程还是一惊,因为他本以为对方只是想威胁一番,让自己主动放弃那份遗嘱,而那份遗嘱,他本就不在意。

  也是不久前那个男人的律师来找过自己,他知道那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对方除了每年给母亲一些钱外,就根本没出现过,周铭程从小就知道。

  所以,这种补偿,他也根本不想要,但他还是没想到的是,最后。

  如果自己在原地等着慕淮回来,或是躲开了那一刀,那慕淮是不是就不用挡在自己面前了,也不用死了。

  最后一个知道慕淮死了的人,是姜烨。

  如果他不去慕淮家,就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由于慕淮终于打算在关键时刻,认真做任务,不希望自己受到各种干扰,便让姜烨暂时不要来找自己,说是要给他准备一个礼物。

  然而,得知这件事后,姜烨第一个反应,就是绝对不可能。

  在对方的葬礼上,他遇上了周铭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一刻,一下点醒了他。

  慕淮的父母交给他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对银戒,慕淮只留了一句话,‘留给未来的你和你爱的人’

  姜烨有种直觉,难道对方早就知道两人不可能吗?

  当然是的,慕淮知道任务时间一到,不论因为什么,自己总会出于意外或是什么奇怪的原因,导致死亡,一切生理体征都消失,和姜烨根本就不可能。

  留给他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无疾而终,对方终会遇到另外的那一个人,可以陪着他走下去。

  戒指可是好不容易攒了钱才买的,希望对方能用到吧。

  十几年后,事情早已尘埃落定,秋雨缠绵,墓地。

  两把黑伞同立于一座墓碑前,天色浑浊一片,如两滴黑墨晕染而开。

  那时的少年已经长成了蓊蓊郁郁的大树,懂得了失去,明白了取舍,问清了自己生命中,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一个讽刺的声音响起:“你说,如果慕淮还活着,他会知道那些证据有你一半的功劳吗?”

  雨声很大,来人的回答有些缥缈,“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雨中静默了好一会儿,两人似乎都没了声响。

  压抑的情绪,无从宣泄,说话人无可奈何:“他做人那么通透,却根本识人不清。”

  天空的墨痕和水迹溶化在了一起,两滴黑墨似被风吹开“没想到对方选了你,真是可笑。”

  问话人转身离去,苍凉的声音,不知对谁说起。

  以下:

  原冬的自白:

  被押上法院的那个女人,一开始还不想承认,直到所有证据都被摆了出来。大惊失色,她的脸已经告诉了世人,一切都进行得如此顺利。

  那女人找上自己的时候,我的确没想到姜烨的家是那样,父母虽都在,却还比不上孤身一人的我自己。

  我想,她起初付钱给我,也只是单纯的希望我能把那小子教训一顿吧,好让躺在病床上的那人,看自己的儿子是多么不和,还没等自己死,就闹起来。

  可惜,谁知道要死的人是怎么想的,估计那次事后,对方也并没有改遗嘱,所以,那女人才会最后被逼得走投无路,直接想让我动手,杀了人。

  我还记得那女人连上庭的时候,都化了妆,穿着艳丽,姿容还不算太老,怎么就笼络不好那老头的心呢?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提前看到遗嘱的,想必心有不甘吧,毕竟最后陪到临终那一刻的,始终是她一人呐。

  她一定没料到的是,我欠了姜烨一条命,就算她愿意付一大笔钱,帮我脱身,我怎么会背叛姜烨呢?

  不论是第一次她来找我,还是最后一次买/凶/杀/人,姜烨也都知道,那些在南城酒吧里的证据,也是姜烨提到的,所以最后才能被保留了下来。

  其实,收了钱后,我原本也并没打算要真的杀人,但姜烨说,如果只是伤了对方,证据就不会那么充分,所以,那我就只好下狠手了!

  本来跟了好几天,终于把人单独骗了过来,找到个下手的机会。

  谁知道那个少年会来,还是失手了。

  都怪对方挡得太快,没想到会那么深,我只看到刀刃完全没入了对方的胸腔,血,全部都是血,浸透了般。

  对方的白色,终是染上了别的颜色。

  事后,我主动去警局自首,我不太喜欢提心吊胆的日子,再说,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法院宣判很快,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姜烨。

  曾经在法庭上,法官问我,“姜烨和这件事有关吗?”那时我的目光在哪儿?对了,姜烨并没有来,我也根本找不到他,我只听到一个粗哑的声音响起:“没有。”

  好像躯壳和我,已经分开。

  然而,行刑前的那一天,小六居然来看我了。

  他有些悲伤,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虽然,他是一众小弟里唯一一个来看我的人,但我想把秘密守住,所以我并没有回答。

  后来,我想起来了,那次去巷子里的也有他。

  好像从那时起,就听人说“他变了”,头发染了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