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9章 2.0兔子
  慕淮并不知道的是:

  晚上,叶府书房。

  少年叶峥第一次以恭敬的态度求见了自己的父亲叶啸之,问了一个问题:“父亲,你说,对于喜欢的人,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变成自己的呢?”

  叶啸之一直都觉得,自己儿子和一般人有些不太一样,缺失了每个人天生都有的情感,不懂笑,不懂哭。

  从小让他学的,要做的,他都会完成得很好,从来就没让他失望过,哪怕是杀人。

  所以,他很满意,也很自豪,这才是我叶啸之的儿子,尽管有些残缺,但又有谁会在意?

  但他没想到,今天出了一个变故。

  他竟然从原来叶峥中死水般的眼睛里,发现了些什么,但竟是慕霖远的儿子。

  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所以,当他听到叶峥的问题时,他一时思绪万千,面容中闪过丝复杂。

  最后,叶峥从父亲手中接过了一根鞭子,走了。

  一盏豆灯,“家主,少爷始终是长大了!”管家和往常一样,觉得叶家主这样教育孩子并没有什么过错。

  只听一道冷笑,作为了最后的回答。

  慕淮并不知道,自己的地狱模式就要开启,累了一整天,睡在皂角味的床上格外沉。

  过了一段时间,风平浪静,慕淮和娘亲被分到了一处院落,叶啸之除了一开始对着自家娘亲抱着各种理由虚怀问暖,还抬进来几箱金银珠宝后,便感觉到了季青漪的冷淡,不再来过。

  慕淮觉得对方也并不是死心,而是软硬皆施,府里都是看颜色活的人,如果看到自家的家主也不在意,明面上看不出来,但背地里使坏,就一定没人管。

  所以,寄人篱下的讨生活呗,慕淮知道,现在的结果最坏,也不过如此。

  对方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江湖里也是讲究情谊的地方。

  慕家和叶家交好的关系,谁都知,以前的慕霖远帮着叶啸之挡了许多祸,要不然慕淮和母亲现在也不会被那么多的仇家寻仇。

  况且,此时的叶家树大招风,如果这个时候叶啸之还把慕霖远的妻儿拒之门外,或是有意苛待,有的是想抓这种名门世家污点的人,叶家服不了众的话,声势上就会受损。

  虽然在院子里和母亲度过了相当长的平静时光,但慕淮知道,不是自己找上剧情,就是剧情找上自己,逃避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慕淮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连着几天,迈着小腿在叶府的花园中游荡,决定主动去偶遇任务对象叶峥。

  花卉之繁杂,春光明媚,慕淮被娘亲套了件嫩黄色的小褂,沐浴在暖日下。

  仗着自己和娘亲还没被嫌弃,正是叶家仆从讨好的时候,慕淮根本不在意,决定反正闲逛也是闲逛,干脆将府里观赏用的最好看的花,采回去给母亲。

  蔷薇灌丛里,慕淮探着身子,却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躲进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丝毫不觉被困在里面,反而以吃草为主。

  慕淮好久没碰毛绒绒的东西了,心里一动,打算把兔子给抱出来。

  匍匐着拨开藤蔓,成功捞出,兔子在慕淮的怀里格外温顺,慕淮的眼睛一亮,决定可以的话,抱回去养着。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慕淮有些停顿地侧过脸,顶着阳光,望向对面的叶峥,一时也没想好,到底应该用什么方式对待对方,只好按照最本来的自己答道:“兔子,要来摸摸吗?”

  对方终于显露出一丝常人的表情来,那是诧异,尽管很浅。

  这让慕淮觉得对方不过是个十五六的少年,至少对方的暴戾还未显露,所以,慕淮走了过去,将对方的手放在了兔子的皮毛上。

  叶峥没拒绝,但兔子拒绝了。

  一个蹬腿,跳走了。

  慕淮有些尴尬,毕竟是他让叶峥主动摸的。

  叶峥注视着面前的慕淮,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绪,慕淮有些受不了对方的直视,低下了头,只听对方说:“不一样了。”

  慕淮没懂对方的意思。

  倒让他想起了剧情中第一次对方显露出的血腥残暴,同样是这片花园,一个仆从见年幼的原主慕淮,长得乖巧,不禁送给了对方一包种子,告诉他可以拿回去种,等结出花来,再来找自己,当时的原主满眼欣喜,对那个仆从笑了一下。

  然而,可能是原主和叶峥第一次见面时,原主就察觉到了对方透出来的危险,自那以后,要是在府里遇上了叶峥,也会故意躲着对方。

  没想到的是,叶峥当时也在花园,见到了全过程,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变得十分生气。

  那个仆从被其一脚踹到心窝,在地上疼得要死,而原主慕淮害怕得不行,想起的是自己家灭门的那天。

  原主蜷缩在墙边,埋着头,浑身颤抖,结果被叶峥一把揪起,下巴被掐着抬了起来,叶峥也是说道:“不一样了。”

  原主紧闭了眼,噩梦,鲜血,死人的僵白,萦绕不消。

  “你为什么不看我?”

  叶峥更为生气,认为对方故意不愿见自己,终于是抽出了自己的长鞭,第一次抽在了原主身上,一旁的仆从吓得逃走了。

  有什么点醒了慕淮,原剧情里,原主被逼得满眼全是仇恨地瞪着叶峥,这时,叶峥居然笑了,他说:“这双眸子真好看,你终于看我了。”

  阳光变得有些冷了,和刚刚慕淮把手放在叶峥手上,对方的温度也一样。

  ‘所以,对方只是想让别人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吗?’

  ‘噢,不,是我的眼睛。’

  已经垂着头好久的慕淮才反应过来,心里一抖。

  赶紧智商上线,迎着对方始终望向自己的眼睛,露出个深入骨髓,被自己百般拿出来用的招牌笑容,真诚,明亮,故意睁着双透亮的眼,含着笑意,说道:“叶哥哥,下次我们再来看兔子吧。”

  对方仿佛从定住了身中,解除了咒语,竟露出丝浅笑,抬起了手,摸上了慕淮的眼。

  往更糟糕方向想的慕淮,又有种原主的情绪在作祟,实在是忍受不住那种来自灵魂的战栗,所以,慕淮像个小姑娘般恐惧得晕了过去。

  最后想到的居然还是,‘对方不会有个玻璃罐,专门收集可爱小孩的眼球吧?’

  (来自上个世界顾长明讲的可怕小故事)

  醒在自家松软的床上时,慕淮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母亲,对方轻柔婉丽的声线响起:“淮儿,你醒啦,是叶峥抱你回来的。”

  ‘什么?’慕淮一呆。

  季青漪以一种‘儿子,你淘气’的目光望向慕淮。

  慕淮看着最近心情恢复些了的母亲,有些愣神,只听母亲又说:“那孩子真是讲礼节,见了我就行礼。”

  慕淮笑笑,他知道叶峥长了副俊秀英气的面孔,欺骗世人,只要他想讨好人,一个动作就行。

  慕淮又听母亲说道:“那捧花,母亲我收到了,只是你呀,不要再顽皮了,花园里的花不是随意摘的。”

  慕淮只想到,‘叶峥怎么知道我要送的人?还有原主在慕府的时候不也随便乱摘花吗?’只不过,他并没有问出来。

  慕淮只是拉了拉母亲的手,认真地撒娇道:“娘亲,你坐在我床上软不软呀?我听说塞上鸭绒,羽毛什么的,就可软了,所以我就试了下嘛。”

  季青漪没想到小慕淮鬼主意还挺多的,露出个秀美的笑来,“软,只不过淮儿啊,你正在长身体,睡硬一点的要好。”

  是这道理,但是。

  最后,慕淮知道,自己这床被子就要被压箱底了,只好抱着多用用的心态,在上面多滚几圈,享受最后的愉快,想念顶级席梦思中。

  慕淮经此事,决定‘晕’也是个不错的方法,只是不能多用。

  然而慕淮没想到的是,摘的那些花,并没有全部被插在了母亲的花瓶里,一部分,被叶峥带了回去,直到花便干,成了香味消失的碎片,装在了匣子里。

  有时原主的影响太大,慕淮却不想就这样被控制,在得知叶峥并没有像原剧情里那样,慕淮有些放心,抱着要不自己去找死,或者对方来虐自己的想法,决定主动去找叶峥。

  央了母亲,带着母亲做的小糕点,慕淮站在了叶峥院子的门口,犹豫着进还是不进。

  就在这时,叶峥下了学,看到了自己院子门前的小慕淮。

  而慕淮也感知到了对方,连忙笑着迎了上去,说道:“这是我娘做的玉花糕,特意感谢上次叶哥哥把我送回去了。”

  叶峥觉得小慕淮应该是喜欢自己吧,没想到这么快,叶峥看了看自己腰上系的鞭子,第一次有了疑惑,父亲的话也不一定是对的吧。

  慕淮见对方的手摩挲着鞭子,觉得心里有些苦,只好牵起对方的手,说:“娘可是好久没做玉花糕了,我也想了许久,叶哥哥我们一起去吃。”

  慕淮完全仗着自己小,只是把叶峥当作一个新的伙伴,去讨好对方。

  叶峥顺着对方的小手,被拉进了自己的院子,以往没有他的允许,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敢进。

  他不喜欢别人随意动自己的东西,几年前才清理过院子一次,他能感知到别人的情绪,只是不明白,他一直知道自己的院子里的那些人目的不单纯。

  背地里的小动作也有,那时他还控制不好自己的脾气,那次死了很多人,所有相关的,都受到了牵连,不过有叶父的手段,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不在了。

  此后,实际上叶峥院子里的人便少了起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