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15章 1.0拐人
  夜已深,烟花巷,寻欢作乐的人仍旧流连忘返,沉浸在美人乡。

  楚歌楼台里灯火通明,只见屋檐下一盏玲珑灯,不知是被撞还是被阵风带起,光影摇曳。

  慕淮一袭黑衣,身如轻燕地翻进了这处有名的花楼。

  跳进二楼的窗口,只依稀记得在门外晃地一瞥中,这家花楼叫什么蔚澜轩。

  胭脂水粉,欢声浪语,慕淮木着一张脸,再次推开了楼中的一扇门。

  只见里面光影绰绰,里面纠缠的两人,似有所觉,望了过来,慕淮对上了塌上人的一双眼。

  ‘不是’准备转身关门离去。

  “没想到你们楼里还有这样风情的美人,冷冷清清,看着就像是要杀人,太刺激了!下次,爷要换人玩儿。”

  “爷,有我你还不满意?”是一道艳霏的男音。

  之后是大段粗喘娇哼

  慕淮如今耳聪明目,想不听都难,这是从刚才的门内飘来的一段话。

  ‘实在烦’快步朝下个门走去,找人。

  终于在撞破了数几道门,收到了各种眼神和香艳场景后,慕淮找到了自家的师傅,为之前没引起别人的破口大骂,大松口气。

  “淮淮,你来了呀。”

  “这是谁?你不是说只疼青青一个人吗?”

  自家师傅搂了个姣媚少年,虽然已经猜到了这里可能也有小倌之类的,但慕淮还是心累。

  小徒脸色越冷,慕知喻却不为所动,反而倒了杯酒,细品慢酌地开了口:“淮淮,你先坐下,我们再说。”

  慕淮坐下,好像刚刚站在门前,如同把冷剑出鞘的不是自己般,展颜而笑:“师傅,你想让我服侍你就直说嘛,来这里干什么?”

  慕知喻惊地差点噎住,“咳咳咳,胡说。”

  那位少年对上了慕淮的笑,深受迷惑,愣然地不再说话,只红了脸。

  慕知喻察觉到了,收起之前的放浪行骸,示意身上的人离开。

  眼前人明明已是三十好几的老男人了,却保养得和个青年才俊一样,世人如果知了,恐怕会以为有什么返老还童的驻颜术存在。

  等着走剧情的慕淮,把玩着桌上的杯子,十分闲适,不知面前人已黑了脸。

  “小淮,为师今天叫你来,是有项重要的事要交给你。”

  慕淮手中停下,安静地等对方继续开口。

  “师傅我这几年为了照顾你,操劳已久,心力交瘁,不得不隐世归去。“

  “归哪儿?去玩吗?怎么不带上我?”

  “带你干嘛?添乱吗?”慕知喻苦笑。

  ”这里有份名录,找齐就去云来客栈吧,那里自会有人。”

  慕淮点头。

  慕知喻又像想起了什么,已落了半个身子在窗外,还回头提醒着;“记住,就一年,如果找不齐,那就算了。”

  “那师傅你会在哪儿等我?”

  “世事无常,谁知呢?”窗口的人,不见了。

  ‘是呀,谁知?’声音已远,赶不上对方消失的影子,原本也是这样,两人再没见过最后一面。

  慕淮望向窗外,露出抹浅笑‘这次可就不一定了’。

  想起之前坐下时撒的追踪粉,真是无色无味,一旦沾上,不用特定的药水就无法摆脱,慕淮心情很好。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盗,会命不久矣呢?

  还有一年半了。名录上,奇珍异香,说是去找齐,不如说是全盗到手中。

  慕知喻交给自己,明知道是张救命的方子,却不说清楚,也不在意时间,当真是任性至极。

  原主跟着慕知喻已将近七年,对方捡了原主这个孤儿,可谓是怀着老父亲般的心养大,结果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原主最终找到的,不过是座孤坟,真是无处话凄凉。

  那份名录上的香,终还是迟了。

  名录上共有十三味香,其中大部分都在皇宫,是慕淮不论如何都要去的地方,这次的任务对象也在。

  老槐树的树冠直上青云,叠叠垒压的洁白花串挂满了枝丫,慕淮立于其上,目光悠远。红墙碧瓦,飞檐翘角,皇宫内院尽收眼底。

  一道宫墙竖起,便分裂开了两个世界。

  宫内,歌舞升平,夜夜笙箫;宫外,民不聊生了,食不果腹,曾经的辉煌灿烂早已消逝,这时的北魏,正在走向没落与腐朽。

  “你听说了吗?那个昨晚被送进大公主府的乐师,今早被抬出来了,真是哎呦,那个惨啊。”一个知道内幕的老太监。

  “谁说不是呢?这天天死人的。”

  “小喜子你就不用担心了,那大公主最喜欢的可是”

  “是什么?”新来的小太监凑近了脑袋,想听清一些。

  “最是喜欢那鲜嫩俊秀的美少郎呀。”老太监掐了掐小喜子“你可不行。”

  “喜欢?那为什么就,死了?”

  “哎呀,小喜子,也就你刚来,不知道这大公主啊,折磨人的法子可是多了去了。”

  “可是,听说那乐师丰神俊朗”

  “你不知道,好看的东西,光放着看有什么用,毁了才让人心醉神迷呐。”老太监斜了一眼。

  小喜子不禁僵了一下。

  “你还是快去太子府当值吧,反正又不在大公主府里,瞎操心。”

  “是。”

  一处僻静假山,慕淮把人敲晕后,换了衣服,扶了下帽子,低眉走出。

  “令牌?”

  慕淮摸出个牌子。

  “徐公公昨天说来新人了,是你吧?”

  “回大人,是我。”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抬起头来。”

  慕淮抬头,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只是生了双妙目,像是莲花座下点化的童子,清灵逼人。

  “眼睛倒是生得好,跟我来吧。”不咸不淡的一句话。

  慕淮觉得对方应该是侍从之类的,练过身手,往内院走去,有些奇怪。

  “这是太子殿下的寝殿,规矩些,你知道你上一个人在哪儿吗?”

  慕淮演得很做作,吓得抖了下肩,对方相信了。

  “日后,你就在这儿当值,领了内院的牌子就下去吧。”

  “是。”

  慕淮接过对方手中的另一枚牌,上面镌刻了一个‘朗’字,这里是朗坤宫。

  原主也来过,其中的几味香就在对方所说的太子身上。

  慕淮在找一个时机,接近对方的时机,根据原主的记忆,太子身侧有一个香囊,可谓是常年佩戴,里面有他想要的香。

  最好的时候,不就是对方更衣的时候吗?

  派的不是自己?也没关系,多打晕一个人的事。

  于是,深夜,慕淮陪侍在了太子寝宫,由于一直低着头的原因,现在也不知这正主到底长什么样。

  获得了近身为对方宽衣的机会,慕淮手上十分平稳,低垂着头,和对方衣襟上的扣子作斗争,只要解完了,就可将衣服端走,香囊也就自然在里面了。

  慕淮想的是十分顺利,却听脑袋上传来一句温和的问话:“你是新来的?”

  ‘怎么又有人问?’今天已经不下十次有人这样问了,慕淮心里泛起莫名烦躁,回答着:“是的,太子殿下。”

  “抬起头来。”

  慕淮很听话,听从了指令,抬起了头。

  对方是很柔和的俊秀,一双星目,慕淮不太想与人长久对视,装作惊惶地又低下了头。

  “你并不是很怕我?”

  ‘从何看出?’慕淮动作浮夸,直接跪了下去,说道:“小的惶恐不安。”

  “哦?”

  这一声真的是意味深远,慕淮想‘要不,还是打晕吧?’

  却听:“起来吧,我没有怪罪于你。”

  “是,谢太子殿下。”慕淮打算继续完成解衣服的大业。

  “不用了,你下去吧。”

  ‘啊?’慕淮望了眼对方身后,只放了个香囊的木盘,曾离自己这么近,“是,殿下。”

  慕淮退出。

  晚上,太子的寝宫里熄了灯,化作一道阴影的慕淮,潜入了进去,摸到对方的床边,寻思着衣服在哪儿。

  正望到了床上人枕边的一片衣角,慕淮准备伸手。

  “是谁?”突如其来,手被拽住了,慕淮不满‘果然还是打晕比较好。’

  果断下手,隔了道帘子,把人劈晕。

  香囊就在对方的枕边,慕淮拿着打开了,问了问气味,又拿出个纸包,将其转移,觉得对方这么聪明,还是添点东西吧。

  伸进衣襟口袋,有几粒之前盗的琉璃小珠,听说是从琉球那边传来的,加进去,增重。

  又探了探,抓出把花穗,是串槐花,也是香的,加进去。

  天上云倒星移,慕淮成功从太子府中脱身,想起还有个人没带出来,是任务对象。

  ‘还是去’,跳上房檐,举目望去,辨别了方向,几个轻跃,如鬼魅影子,慕淮翻身进了间院子。

  慕淮不太懂琴,却听这院中传来的琴音,透着股悲凉,寂寥,想着秋天还没到吧?有些凉意。

  里面仍照着烛光,站在外面的慕淮突然迟疑了,要不要敲门?还是跳窗?

  ‘跳窗吧’

  但还没等慕淮跳进去,一推开窗,就对上了里面的人,如芝兰玉树,朗月入怀。

  慕淮笑了笑,毫不在意,斜靠在窗棱上,“今夜月色如此之好,想去宫外赏月吗?”

  话是最寻常不过,就像是友人邀约游玩,尽管两人才第一次见面。

  或许是知道面前人不带有恶意,也实在是厌恶这地方,只听对方答道:“好。”

  慕淮伸出手,礼貌相邀。

  “可以带上我的琴吗?”

  “当然可以。”

  慕淮将对方一把拉出窗外,只说“抓好了。”

  两人便如同乘了风,奔着月亮,跳落在皇宫高墙,屋脊飞檐。

  底下穿宫服的,有些觉察到了什么,往天上一望,发现片云,正掩了月光。
    《快穿·收了那只妖》来源: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