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19章 5.0山楂串
  最后一味香也找到了,慕淮除了和宫中的少年邬罗有约外,再无其余太担忧的事了,于是准备去看一下自己的任务对象。

  一张平淡无奇的小童脸,带着雀跃,在回家的青石路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阳光闪过枝头,慕淮推开了自家的门。

  “卫大哥?”

  身穿一身素净白袍的青年转过了身,眼里带着纯粹的惊喜,慕淮也回了对方一个笑。

  “看来,我应该易成某家小娘子的容貌,估计会把卫大哥吓退吧。”慕淮捉弄道。

  “我能认出小淮。”

  “怎么一个一个的都能认出我来?”慕淮小声嘟囔,高璟也是。

  “什么?”

  “呃,没什么。”

  “卫大哥,我结识了位友人,明天就要到花灯节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慕淮打算得很好,人多才热闹。

  “是吗?小淮的朋友我也应该认识一下。”卫轩享受着对方的信任,这让他有种亲密感,只属于他和慕淮。

  二日晚上,慕淮准备去诱.拐.小孩,还是站在那片荒草萋萋的院落里,见对方似坐在石阶上等自己,慕淮不由叫到对方的名字“邬罗。”

  慕淮扬起笑意,看对方换了件黑衣,自己却仍是白色,想到对方该是不想给人添麻烦,才有意为之。

  拿出之前在小铺买的青木面具,递了一个凶恶鬼脸的给对方。

  “没想到竟能在这儿看到我们南朔的东西。”

  慕淮见少年想起往事,不由开口:“我们走吧,今晚的街市很热闹,会有其他的。”

  邬罗牵住了慕淮的手。

  却不想到了高空,“你恐高吗?”慕淮担忧地望向邬罗,对方唇色有些发白。

  “不,我没事。”

  “那你要不抓住我的腰?闭上眼,我们很快就出去了。”

  微不可察的一声“嗯。”

  邬罗抱紧了身侧人,只感到风声吹拂,脚下的失重感似逐渐减弱,心中安定下来。

  “好了,我们到了。”

  踩到片实地,邬罗睁开了眼,满目灯火映入眼底,夜从未这么亮过。

  “拉好我,看中什么,我们就买。”慕淮财大气粗的样子,塞了包碎银给对方。

  邬罗愣愣地答道:“好。”有很多新奇,他都没见过,看什么都移不开眼,而慕淮只要见到对方目光的停留,就开始了各种买。

  两人都带了个鬼面,慕淮的是个獠牙恶鬼,遮了半张脸,赏灯的一些游人也带了相似的。

  白衣少年一手牵住了另一黑衣少年的手,另一只手则负责丢银子,买了各种奇怪精巧的小东西。

  “慕淮,我想吃那个。”邬罗有些兴奋地指了指裹了糖霜的山楂串。

  “好,我们去买。”

  挤进人群,邬罗望向牵住自己的莹白指尖,旁边人影绰绰,熙熙攘攘,自己眼中却好似只存了眼前一人。

  人很多,慕淮要了两只山楂串,看邬罗一口咬掉个山楂,眼睛满足地眯了起来,还是觉得对方是个小孩呀。

  牵了人,准备朝桥的那方走去,他约了卫轩在那里。

  隔桥相望,卫轩的脸上并没多做掩饰,还是最初那副芝兰玉树的姿容,不时有年轻小姐从对方身前故意经过,掉了香帕,失了心,偏偏对方不解风情,似没看到。

  慕淮见对方还未看到自己,觉得有些好笑,牵住邬罗,准备用这半张鬼脸去吓吓对方。

  悄然无声走近,拍了拍对方肩,本打算把鬼脸故意凑近,却不想对方先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慕淮无奈,牵住身边人,往对方面前领:“卫大哥,他就是邬罗,我新交的朋友。”

  “嗯,我是卫轩,比小淮年长一些,与他同住。”

  “你是南朔人吧?”卫轩看见了邬罗脑后的发辫。

  “嗯。”邬罗点头,对方和慕淮好像很是亲近。

  慕淮见邬罗的那串山楂已吃完,自己还剩下一半,不怕对方嫌弃地又伸了过去,“邬罗,你还要吗?”

  两人为了不浪费,一路上已经分食过许多小食,慕淮一点也不觉自己行为有何不妥,见邬罗点头,便拿着签子,将山楂凑过去,好让对方又咬下一颗。

  卫轩却觉这样的场景有些刺眼,状似无意地将手搭在了慕淮肩上,掖了一缕对方散下的头发,“小淮,那边有河灯,去看吗?”

  “好呀。”慕淮咬了最后口山楂说道。

  租了只小舟,无意撑浆,顺水滑去,河面上点缀的是各色明亮河灯,星光落在水面,分不清小舟是在水上还是在片星河。

  “小淮,你今晚回去吗?”卫轩想单独和人待在一起。

  “回,但太晚的话,卫大哥你就不用等我了。”还要送邬罗回去,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进皇宫了。

  “邬罗,你要闭眼吗?”

  邬罗摇头,他觉得和慕淮这次分别,便不知何时再见。

  “那你抱紧我。”

  “嗯。”

  很快,如疾风卷过,两人终还是要一别。

  “邬罗,我知你已很久没回南朔,但你需保护好自己,北魏终有一天会改朝换代,那天,便是你离去之时,不要太担心。”

  “那你,什么时候再来?”邬罗有些失落,怀中满是对方买给自己的小物,从未收到过这么多。

  “我要去找我师父了,可能久不相见。”慕淮如实所答,尽管有不舍,但终需一别。

  身上还有枚高璟给自己的玉牌,还是还了比较好,慕淮摸去对方的朗坤宫。

  却见里面火树银花,各色彩灯琉璃点缀了通向对方寝宫的方向,慕淮顺着一路走去。

  前面突然多出了个小仆,似专门停在路上候着,说道:“慕公子,太子殿下正在等你,你再往前走就到了。”

  慕淮陷在片灯海里,见到了高璟,“你准备的吗?”执起壶酒就往嘴中吞了口,‘还不错,不醉人’

  “小淮,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事。”

  “今夜外面是灯节,所以我也准备了这些,你喜欢吗?”

  “嗯,多谢太子殿下的厚爱。”慕淮语气带着疏离。

  “小淮,我”手被握住了,不过慕淮没有挣开,只静静地望着高璟。

  高璟一开始就知道,慕淮并不属于这里,但他想把人留住,不论是以什么方式。

  慕淮拿出了身上的那枚玉牌,放在了石桌上,“这玉牌多谢了。”

  转身就想要离去,却一个踉跄,摔了下去,被人接在怀里,眼中最后看见的是高璟。

  不知对方又喂给了自己什么,慕淮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全身无力,脚踝上拴着根银链,打造得十分精致,慕淮坐在地上,拉了拉那头,链子被系在了床上,‘是不想让自己下床吗?这么短距离。’

  慕淮百无聊赖地握在手中把玩,赤了脚,不在意玉石地面的冰凉。

  高璟没想到慕淮这么快就醒了,暗含欣喜向人走去,近了却犹疑起来,害怕面对的是对方的厌恶与反抗,他觉得自己是受不了慕淮这么对他的。

  然而,注意力却全被对方的脚给吸引住了,白皙莹润,脚面撑起片骨扇,衬着银链的光泽。

  地上的人不知对方所想,垂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

  “慕淮,地上凉,快起来。”

  高璟走近,握住了对方的手,见没有反抗,心里一松,将人向床榻上带,药效时间还很长。

  “慕淮,你听话,我不会伤你的。”

  ‘对啊,你是不想伤我,但你想锁住我’慕淮不响,被人揽在怀里也动不了。

  他只穿了件松垮的系腰寝衣,头发也被散了下来,高璟在不断试探着,慕淮却甚是乖顺。

  像是拥住了团云般松软,透过那薄薄的一层衣服,对方光滑细韧的皮肤就在自己手下,触之生温,他又想起了那天,不论自己是否真醉,只要一看到的这双明净的眼,又怎会认不出是谁?

  可是就算是这几天对方留了下来,最后却仍是想着逃开,他不允许。

  眼前人的眼尾染了层薄红,和那天那个绵长的吻一样,高璟带着丝迷恋再次吻了上去,却被人避开,转而又去吻那眼角,沾湿那抹红,他希望看到更多对方因为自己而情动的样子,至少对方现在比之前听话许多。

  另一只手去抽对方腰上系的带子,慕淮却把向下的手给按住了,不让再继续,高璟却为对方起的这丝反应而欣喜,不由带着诱哄:“小淮乖,把手拿开。”

  ‘啊!真让人火大!’慕淮不想玩这种游戏了,前戏太长,只想做个了断,力气已恢复,一记手刀把对方再次劈晕,将人推开,至于链子,做任务的总会有些特权。

  慕淮随意套上件略大的衣服,将头发重新束起,直接将人用腰带绑了起来,反正高璟自己是无法解开,转身闪人。

  对于难缠的人用武力解决是最好不过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