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20章 6.0荒漠
  出了宫,回了自己的小宅,伏在桌子上的卫轩略有所感,抬起了头,“小淮,你回来了。”

  慕淮点头,对方眼底有些青黑,“我要去大漠找我师父,你要和我一起吗?”

  “现在?”

  “嗯。”

  “我和你一起去。”‘这么坚定?’慕淮挑眉,望着卫轩,‘视线躲开了?’

  “那我现在就收拾,我们是往边外走吗?”

  “嗯,带些衣服和水壶。”

  一路换骑,终是到了边城,黄沙似穿过那道厚土城墙,携风向人裹了来。

  慕淮在这边陲小镇购下了遮帽和必备的水、食物,两人就义无反顾地牵着买下的骆驼出了这边境。

  慕淮对这次的任务对象卫轩有些复杂,好像自己想去哪儿,对方都会相随,偏偏自己只是将他从宫里带了出来,他本可以只是接受,安心定居,现在却随了自己,在这儿吃土。

  荒漠,两人已骑了半个月,却没见一处绿洲,慕淮放的追踪粉,是由另一种花粉控制,每次撒了,地上只要有昆虫出现,便会自动指明方向,为此临行前,慕淮还养了群蚂蚁,作为后备指南。

  可大漠里的云来客栈并不和师傅慕知喻的方向一致,慕淮才尤为担心,只知道慕知喻在与自己分开后,便朝着这片沙漠一路而行,不慌不忙地去往这片埋下他尸骨的葬身之地。

  入夜后的大漠,气温骤降,慕淮将骆驼上卷着的厚毯拿了下来,裹在身上,却仍觉寒冷,呼出的气,是团白雾。

  “小淮,到我这儿来。”卫轩将他的那张毯子打开,慕淮朝人靠拢,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这样了。

  带来的碳木每日烧一次,晚上用,在伏下的骆驼背风区,燃着束小火苗,趁着未完全熄灭,要将火星扑了,留下有余温的木灰,垫一张毯子,两人再在上面盖一层,便度过这有些漫长的一夜了。

  在过往的任务世界里,慕淮曾经历过一次沙漠的这种环境,只是那次是现代,有人带,准备得也比现在充分,至少入夜了不会冷成这样。

  眼前的火还未熄灭,架起了口小锅,热着些水,两人团在一起相互取暖,“你说我们俩现在像不像昨天见到的那只沙兔?”

  卫轩看着裹上棕色厚毯的慕淮,橙红的火苗在对方眼中跳动,里面是狡黠的光,他微笑着点头:“小淮比较像。”

  慕淮用头顶了顶对方下巴,表示不满,两人都是一身尘土,靴子里倒出来的沙就有一半。

  拿出了张城中人画的地图,“卫大哥你看,我们沿着这个方向,估计就快到下一个城镇了。”

  “风绝城?”

  黄沙席卷,漫天铺地,从远处走来的两道人影逐渐清晰,慕淮牵着骆驼望向城门,指着上面,“我们到了。”

  “嗯。”

  进了城门,里面倒是片繁华之景,商客云来,不同于京城,多数人都蒙了层薄纱用于遮挡,也有些眼窝深凹的外域人,说着听不懂的话,‘所以,师傅会在这儿吗?’

  一家胡杨客栈,客店里的上房只剩下了一间,两人只得共住,但毕竟之前在沙漠里就同卧过,慕淮倒不觉尴尬,只想到终于可以换身衣服了。

  隔了道屏,慕淮传来了热水,整个人浸进去,浑身一松,被泡得熏熏然。

  而坐在外面的卫轩,心绷得有些紧,他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那道屏风根本不能挡住什么。

  想起刚才无意间看到的,对方仍是少年的身骨,略瘦削的肩胛线一直蜿蜒到后背脊骨,深凹进去,打下一道阴影的沟壑。

  外面是一道残阳,和那之前的多少个日日夜夜重合在了一起,两人以相互的体温慰藉着,他可以在对方睡着后,抚上那片他终日所渴慕的唇瓣,柔软殷红。

  不知是何时起了这种想法,是那晚明月皎洁之时吗?月色揉碎了,洒在对方的眼里,如月宫仙童,缥缈而来。

  “卫大哥,我洗好了。”慕淮走了出来,他打算到外面去放出那群蚂蚁,探一下师傅慕知喻是否在这。

  “小淮。”卫轩靠近了对方的身后,撩起后面正在滴水的头发,提醒道:“头发还没干。”拿出块布,拭干上面的水分。

  “谢谢卫大哥,你去洗吧,我待会儿要出去一趟。”

  “好,那小淮你小心,这里外邦人很多。”

  “我会的,卫大哥。”

  找了片空地,竹罐中的黑色小蚁在地上排列,指明方向,‘师傅在这儿?’

  这片城域很大,鱼龙混杂,城外告示上贴满了从各地逃窜出来的逃犯,只是画的很抽象,慕淮觉得这官府画师的技艺实在不怎么样,有的面目凶恶是看得出,但有些居然是蒙了面,只露出双眼,谁知道逃犯长什么样?

  师傅慕知喻虽然在城中,但根本毫无线索,以师傅经常换脸,招摇撞骗的本性来讲,他只要一旦想要隐藏,就一定没人能找到他。

  所以,云来客栈是不得不去,里面的人至少和师傅有关,知道些什么。

  离这处的风绝城是一天一夜的距离,好在不远,慕淮决定告个小别。

  客栈,“卫大哥,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城外。”

  “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我很快回来,这几天你好好休整,等我回来。”慕淮一路上多受对方照顾,虽然对方年龄比这具身体大上许多,但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辞去,一路西行。

  莽莽平沙,远远望去的是道孤店。

  慕淮勒了马,翻身下来,一面发黄的大旗在风沙中飞卷,无牌匾,无告知,但作为临时停脚休息的边外,谁都知道有这么间小栈。

  “老邱,你说掌柜的在上面干嘛,这么久也不下来。”杜二对他们这位神出鬼没的掌柜很是好奇。

  “谁知道呢,地窖里的那几坛太禧白可没了。”

  “唉,这掌柜定是借酒消愁,被那天来的姑娘给抛弃了。”

  ‘傻小子,怎么会,那是你没看到,不知有多少姑娘芳心错给,被掌柜给拒了,掩面而去的。’

  虽是这么想,老邱回的却是:“谁家姑娘愿意留在这儿?风吹日晒的。”

  想起上次那个花容月貌的姑娘,杜二就替掌柜惋惜,长吁短叹,摇着个头。

  ‘这傻小子’拨的算盘一停,老邱抬腿就是一脚,“没看到客来了吗!还不做生意!”

  “哎呦,这就去嘛。”

  揭起帘子,慕淮一踏进去,就不觉望向那方,打算盘的是个白须老者,有双久经世故却仍旧温和的眼,尽管刚刚对方的语气像是个暴躁老头。

  “客来,这边请。”上前迎着自己的是个黑脸青年,爽利明快。

  “你们掌柜在吗?”慕淮一问。

  杜二有些苦恼:“在是在,不过”他望了眼楼上。

  “这位小兄弟,请问可有事找?不如先与我说说。”账台前的老者问道。

  “嗯。”慕淮拿出了那份名录,递给对方,“这小册子交给你们掌柜,就清楚了。”

  要了坛薄酒,慕淮把遮帽取了下来,只静静地独酌,他在等,等他们所说的那位掌柜。

  只听上面传来阵重物落地的声音,飘来声小话“听这音,掌柜可是又摔了?”惹来算账老邱的一记横眼。

  楼上人下来得很快,只有道残影,便翩然落座到了慕淮面前,撑着桌,打量着慕淮,这少年一看就易过容,一双妙目却是张普通至极的脸,“你是他小徒?”

  “是的,前辈。”对方的轻功不在师傅之下。

  “那香呢?”

  对方摊着手,要东西,慕淮却问:“前辈,你知道我师傅现在在哪儿吗?”

  手落了回去,“我可不管慕知喻会在哪儿,我只答应了他炼药。”撇清一切,不关己事。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在哪儿?”眼中凝聚的水汽,蔓延开来,可始终没滑落一滴。

  “可是,他快要死了。”慕淮悲情剧男主附身,说得和自己要死了一样。

  “你这小子怎么会知道?我可不相信慕知喻会把这种事告诉别人,当然包括他徒弟了!”

  本是散漫不羁的随意坐姿,却突然向慕淮靠了过来,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重泽立马想到的是,这名录可是自己写的,虽说是香名,但实际组成的却是张延长寿命的药单,难道这少年看出来了?

  慕淮不作回答,拿出了集齐的那十三味香料。

  重泽虽说心有疑惑,却也看不出,见对方竟真找全了,便只留下句:“等着,一日后。”就要再次上楼离开。

  “那我师傅,还有几年可活?”

  慕淮终是问出了原主一直想问,却最后也不敢问出口的这句话。

  楼阶上的人,背影一顿,如实相告了,“服下我这药,还有一年。”

  慕淮默然,没想到是如此结果,怪不得慕知喻不自己去寻,原来他早就知道,就算配齐了,也不过是多苟活段时间,所以,自己如果真找到他,就真的好吗?他真愿意面对生离死别的情形吗?

  慕淮有些拿不准,失了神。

  那滴泪,砸落到地。

  一旁偷瞄到现在的杜二,觉得这少年真是可怜,却无从安慰。

  原主的香晚了,等他找齐,已是两年后,那时的慕知喻死了,死在了半年前,他曾来过这云来客栈,可终究等不到。

  师徒两人便这样错过,当真是世事无常,谁又说得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