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23章 1.0对面
  城市在无止境地扩建中,钢筋水泥的建筑拔地而起,像是雨后长势最盛的植物,一夜之间便取代了之前的景貌。

  带着某种迅猛、不可阻挡的攻势,进行着一场无硝烟的替换。

  不知何时,对面本是片荒芜的空地,却转眼间竖起了幢十几层的电梯公寓。

  中间只隔了条老街,与之相对的是片老式楼房。

  深夜,骆小易每日都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并不开灯,全凭感觉一路走到卧室,再躺下。

  暗影中,亮着点橙红的火星,夜色寂静,但不总是万物沉睡的时候。

  每当这时,骆小易反倒是清醒的,他是家发廊店的老板,店里除了他,还有两个学徒。

  带着某种审视,对面的楼是新修的,亮灯的窗口并不多,从这里可以直对那边的五楼。

  是两栋完全不一样的楼,对面的玻璃明净,敞亮,如果不拉上窗帘,便可看到更多,里面的人影在干了什么。

  这边却狭小,密集。

  这已是骆小易第五天窥看对面了,那扇窗里是一片漆黑,他知道对方已睡下了。

  他仍记得第一天看到的那个少年,比现在凌晨的时间要早很多。

  那日,晚上下起了大雨,发廊的生意并不好,他提前关门回来了,对面往常黑着的窗口却突然亮起片光,他注意到了。

  一个黑发白衣的少年出现在眼前,应是没带伞,全身湿透,一进门,便脱了上衣,光着脚,踩在深棕木质地板上,从客厅走向卧室,中间只隔了道墙。

  对方很白,像倒进瓷杯里的牛奶。

  灯亮了,晕黄的光照亮了卧室,对方套上件袍子,进了浴室。

  隔了一会儿,人出来了,拿着个衣筐,收起之前湿掉的衣物,人影不见。

  再出现时,少年头上多了条淡色毛巾,头发凌乱,趴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像是出默剧,骆小易上了心。

  他有双望眼镜,拉上自己窗户的帘子后,足够隐蔽,也足够看得清,对方面容白皙,眉眼清隽,少年的稚气还未褪去,唇总是红的,发色乌黑。

  对方和自己不一样,身边流淌的光是如此明亮和温暖,美好的东西吸引着人靠近。

  在往后的几天里,他已经摸清了对方什么时候会回来,什么时候会离家。

  对方是刚搬来的,只有一个人,东西不多,作息时间规律,很少用厨房,唯一一次烧水,似忘了,该是水壶响了,才从沙发上猛然坐起,快速去关了火。

  骆小易多了些习惯,只要从床上醒了,就会向那边望去,伏在窗台,燃上支烟,目光穿透过去,对比着对方家里和之前有什么变化,猜测对方在自己没注意时又干了些什么。

  另一个世界,慕淮再次突然空降,这是21世纪初,他现在刚大一,却不用在学校里住宿舍,家里的有钱老爹直接买下了这边的房子,离学校很近。

  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除了任务对象。

  他和往常一样出了门,准备去学校,这是幢电梯公寓,房子很大,被提前轻装过,家具很齐。

  电梯里,‘叮’的一声,到了五楼,慕淮走了进去,里面是个穿深蓝色三件头西装的男人,好像出门挺匆忙的,领结有些歪。

  手在西服外套的侧包里摸索着什么,在找东西,耳边夹了个电话在训人,声音挺大,看到慕淮后,有些惊讶。

  这时,从他手里带出了什么,落到慕淮脚下。

  慕淮出于礼貌,顺手捡了起来,是张粉色名片,居然印了个桃色艳女,慕淮有些尴尬,面无表情地递了过去。

  而打电话的男人也注意到了,电话正挂了,没想到会掉出这种东西,他有些意外,接了过来,想解释什么,但对上慕淮冷清的面容,好像刚刚并没发生什么,不由有些呐言。

  慕淮走进电梯,楼层已按在了一楼,他对刚才的事并没多少想法,将对方定义为‘一个陌生的成年人’,目不斜视地等着电梯到达,却不知刚才的精英男正侧着眼打量着自己。

  旁边的少年,安江远从没遇到过,是刚搬来的住户,对方身姿硕长,眉清目秀,一副白色的耳机塞在了耳蜗,耳垂白软。

  脖颈是天生的修长,喉结有些突出,没入了那片雪白的衣领下,电梯里过于狭小,怀着一种隐秘,安江远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电梯开了,对方走了出去,他的眼神有些飘远。

  安江远发现自己对这少年起了些兴趣,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在圈子里也不避讳,该玩的也玩过,可是这么干净的少年,他还没见过。

  圈子里多是些比自己都放得开的,出来做生意,虽是被同.性压到身下,倒也没多少不情愿,毕竟只要钱给的多。

  而他这几年在生意场上,混得是风声水起,家里人知道后,见管不下来,也就任他了。

  慕淮到了学校,现在已是开学两周过去了,他适应良好,原主当时填报的专业是艺术类,后来在自家老爹的干预下,进了这商学院。

  老爷子的算盘打得十分好,准备等儿子一毕业,就接管现在的公司。

  由于当年是白手起家,这几年在商业领域里总觉吃力,所以,对原主的期许很高,想着怎么让其继承自己的家业。

  慕淮能感觉出对方所想,觉得这样也挺好,并没有原主那样的逆反心理。

  抱着书,脚步匆匆,却没想,撞到了眼前人的分手现场。

  寂静的林荫小道上,站了对男女,气氛紧绷。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一个清秀穿短裙的女生问道。

  “不想接,没看到。”穿着件粉衬衫的冷漠男口吻气人。

  女生听到这话,怒极,顿时踮起脚,‘啪’的一声,扇向对方,咬了牙说:“庄皓,我们分手!”转身离去。

  冷漠男仍旧毫不在意,但这时,路过的慕淮却不小心和对方的眼对上了。

  对方凶狠噬人,用无声的方式告诉着慕淮,‘再看,就宰了你’。

  慕淮不为所动,抬起手看了眼时间,向前方的教学楼迈去。

  庄皓庄大少气结,他的女朋友换得勤,往往最多一个月,心里就烦了,被女人甩了脸是常有的事,也没多在意。

  可是今天却恰恰被人撞见了,对方反而比自己还冷漠,庄皓作为富二代,平日总有帮兄弟捧着,鞍前马后的,谁又敢如此没眼力劲儿,偏今天遇上个,不得不让人火大。

  阶梯教室最后一排,慕淮及时赶到。

  然而有人就没这么幸运了,讲台上已开始上课,后门却响起道推门声,有人进来了,这位老师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打断自己,眼神向后面斜去,停了一瞬,继续刚才的内容。

  进来的是庄皓,他一眼看到了最后一排的慕淮,没想到这人修的课和自己一样,暗想着,‘这就好办了,知道人在哪儿,总有办法给人个教训’

  对方身边还有一个座位,庄皓就势坐下去,看向对方的侧脸,是认真听课的表情,刻意忽视了自己。

  庄皓心怀不满,就想找存在感,故意用肘捅捅身侧的人,“喂,你叫什么?”

  从对方进来,慕淮也注意到了,面对对方的故意搭话,慕淮只用笔敲了敲书,‘同学,认真听课好吗?’

  看懂了慕淮的意思,庄皓不以为意。

  然而,一直关注后方的那位老教师,找到了时机,清了清嗓,说道:“就请那位最后进教室的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庄皓站了起来,用眼神示意身边的慕淮,‘那老头,问了些什么?’

  慕淮无奈,对方来上课连本书都不带,指向自己书上的一个段落,无声地做了口型‘读这儿’

  庄皓明白了意思,接过书,读的可谓是抑扬顿挫,结果没想到,这个段落跳到了下一页也没完,讲台上的人也不叫停,他只好接着读完,这才坐下。

  慕淮拿回书,见对方读得如此有感情,小声道:“你懂了?”

  庄皓不由笑着摇摇头,“没有。”那一大段概念什么的,读了也不懂。

  下了课,慕淮朝外走去,却被后面人追上,“喂,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慕淮是吧?”

  慕淮挑了下眉,表示自己知道了,等着对方继续。

  “别这么冷淡嘛,今天你帮了我一回,之前我也就不计较了。”说着,手就搭在了慕淮肩上,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

  凑近了,对方身上有种好闻的香味,清浅,像是雨后茶,庄皓不觉朝身边人的耳侧嗅去,“你用的什么香?我怎么从没闻过。”

  呼吸打到颈侧,有些痒,慕淮将对方推远些,冷然地说:“没用香。”

  ‘谁会用这种东西,一想起每次自己掉进别人坑里,慕淮发誓,他绝对不喜欢。’

  “是吗?”

  庄皓平时会洒些男士香水,却觉所有味道都没对方的好闻,这时才注意到眼前人真是长了张惑乱众生的脸,唇红齿白的,怪不得刚刚找人问对方名字的时候,惹来一众热情的女生,加上些男生?
    《快穿·收了那只妖》来源: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