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25章 3.0我不会
    兰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166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公寓楼下,慕淮在下面等人,套了件白色卫衣,很是青春年少的样子。

  “东西只有这些吗?”慕淮看向骆小易手上的行李包。

  “嗯,剩下的是房东的了。”

  一间屋子里能带走的,少之又少,好像随时都可离开,尽管已住了几年,却还是有种水中浮萍,无所可安的感觉,那不能称作是家。

  ‘可是,有人出现了’骆小易看向身边的少年。

  “你很热吗?”慕淮碰了下对方额头,又是满脸通红,不知为何,男人总是这样害羞。

  “不没有。”

  电梯提前开了,慕淮拉过对方的手朝那边快步走去,太过自然,两人像是早已熟识。

  电梯里走出来一人,慕淮见过,是那天的精英男。

  擦身而过,对方看向慕淮和一男子交握的手,面容凝住了,那男子苍白瘦削,眼睛狭长,眉形柔媚,发略长,后面束起。总之,有些女性化。

  骆小易其实对人的目光很敏感,迎面出来的那人,眼里是种讥讽和蔑视,说明了一切,他有些担忧,望向慕淮。

  慕淮似没注意,按了楼层,门渐渐合上,电梯像个小匣子般升高。

  进了门,慕淮拿出双软拖递给对方,最近天气有些凉了。

  骆小易看向自己那双和慕淮脚下的,毛绒绒,都是浅灰色。

  “这是你的那间,看一下,还满意吗?”对方在门口傻站着,慕淮把人推进去。

  这间带一个阳台,比慕淮那间小一些,家具却很全。

  骆小易,内心有些复杂,从那个雨天相遇起,对方就对自己很好,不探听自己过去,也没有异样眼光,一切都太平常,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

  ‘可自己只是个陌生人,还是对方对别人也是这样?’有种酸涩,却觉对方不是这样的,只因为自己才会。

  到底是怜悯,还是喜欢呢?骆小易心里纠结。

  对于随便捡男人回家这种事,慕淮简直是驾轻就熟,倒也不太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毕竟捡的人都是在任务空间录了资料的,任务对象所想,他也能猜到几分。

  “这是房门钥匙。”定下的租金很合理,任务对象能住进来,慕淮很满意,毕竟这小区的治安挺让人放心。

  环境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嘛,至少对方不会被随意拉着入水,走向歪路,染上些不好的东西,酿就最终不可挽回的后果。

  所以,还来得及。慕淮笑得一脸美好,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接过那把钥匙,骆小易有些扭捏,‘对方一定是太天真了,什么人都相信’。

  他一定不知道的是,自己喜欢的是同性,而且,喜欢的是他。

  从他搬来这里,就一直在窥伺着,存了非分的企图,对方一定不知道。

  早上,慕淮去学校了,家里只剩下另一人。

  骆小易听着对方出门的声音,他知道慕淮在这边的大学念书,早出晚归。

  有种新奇,去探索这现在属于他和慕淮的空间,洗漱间里,杯子里放的是对方的牙刷,淡蓝色,刷子细软,还没干。

  放进口中,残留的是薄荷味。

  之后这里会加上自己的东西,成对的瓷杯,毛巾,鞋。

  两人会用同一种沐浴乳,就像那天,混着海盐的清爽。

  卧室里,松软的枕头上留下道浅痕,曾有人枕过,骆小易就躺在另一侧,有种臆想,对方近在咫尺。

  柜子,衣柜,就像是个令人幸福的宝藏,拉开。

  贴身的衣服,裤子,干爽柔软,白色,浅棕,灰色,蓝色,胡桃木色,手从中一一划过。叠得很整齐,抽屉里是对方的内裤,松紧,窄边,三角。

  学校,办公室门前。

  叩门声。

  “请进。”

  “教授是你找我吗?”慕淮推开了门,一下课,他就被一位同学叫了过来,是那天上课的教授。

  “慕淮,我听说你挺懂电脑的是吗?”教授顾文池翘着腿,从转椅上回身,语气有种压迫感。

  慕淮想起来了,之前学院里的那位老教师,不太会用,他帮过一次。

  慕淮点头,想着‘这间办公室怎么只有一张桌子,没其他老师?’

  “那你过来帮我看看,电脑开不了机了。”

  “好,那教授你让一下。”学校里的都是些台式老电脑,用得年限长了,常是些主板老化的问题。

  教授顾文池并没有起身,只让出块狭小的地方。

  慕淮先检查了下电脑的外部接线,都接好了,但开机:否。

  “看来传言还是不能信,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对方语调阴阳怪气的,慕淮只说道:“我看一下主机。”

  蹲下,把放在下面的主机箱给拖出来。

  教授顾文池看着身下的少年,在拆着主机箱的盖子,手指沾了灰,露出片后颈,发尾有些湿,办公室里自从下了雨,便有种湿热,他十分享受使唤别人的感觉。

  慕淮闻了下机箱,里面有些烧焦的味道,主板上的芯片没事,好像是CPU周围的电容坏了,得重新焊一下。正要起身,却发现身后人离自己这么近。

  对方以为慕淮修不好,语气傲慢地讽刺道:“不会修就早说呀,还白白浪费我时间。”

  “是吗?”慕淮不打算放过对方了。

  带着丝恶意的笑,和刚才任人搓揉的人好像不是同一个了,慕淮撑住对方椅子的扶手,居高临下。

  顾文池心中漏跳一拍,皱了眉,仰起头问:“你想干嘛?”

  青年的眼神摄人,透出暗藏的危险与不良,可对方明明不是那种好欺负的好学生吗?

  “没什么,只是顾教授你的衣服好像该换了。”慕淮点了点对方白色袖口,上面沾了几滴咖啡渍。

  慕淮冷静地起身,不管对方刚刚松了口气的表情。

  “我不喜欢有人找我麻烦,这会让我很苦恼,所以,教授,你觉得呢?”

  慕淮歪头,嘲讽地一笑,他并不需要对方的答案,脸上始终是淡漠的,收起了刚才的威压,准备离开。

  顾文池错愕不已,后背起了层汗,接着便是对于刚才被冒犯后的恼怒交加,不觉脱口喊出:“不许走。”

  慕淮挂出抹恶劣的冷笑,扫了眼对方,想起了什么,说道:“你电脑的CPU电容该换了。”转身推门而出。

  里面立即传来了东西砸落的重响,慕淮并不关心,步子欢快。

  经不起拌衅,偏又无可奈何。

  “慕淮你没事吧?我刚刚听人说,你被那老怪叫去了。”背后同学的戏称,那位教授,在每届学生中的感官里并不是很好。

  “没事呀。”慕淮摊手。

  “哦,那就好,下周放假,我要办个party,来我家吧。”庄皓想起这件事就很激动,终于有时机可以找对方出来玩了。

  “嗯,那我可以带人吗?”

  “谁?”

  “我现在的房客。”

  “男的,女的?”庄皓好奇,心中突然觉得这两种答案,他都不希望是。

  “男的。”

  “行。”心中想的是‘我倒要看看对方,为什么和慕淮走这么近’庄皓有种自己人被抢走了的危机感。

  回家比较早,慕淮带了几本薄一点的专业书,准备啃几天。

  “慕淮,你回来了?”

  “嗯,今天比较早吧。”

  “还没吃饭?”

  “嗯。”

  “那要不我们出去?”慕淮想邀对方去走走。

  骆小易点头。

  “你要不要换这件?”慕淮指向对方衣橱里一件浅色风衣问,对方好像总是穿黑色,深色,气色总显得不太好。

  见对方没反对,慕淮拿出那件最里层的浅色衣服,递了过去。

  镜子里显出一双人,慕淮在后面帮对方理着领子,垂下目,镜中瘦高的男子,眉目含情,看向的是身边人。

  “果然,还是浅色适合。”慕淮微笑道。

  骆小易心喜。

  “下周我朋友有个聚会,要和我一起去吗?”

  “可以吗?”

  “怎么不行?”慕淮莞尔。

  街上,外面天黑得有些早,霓虹灯亮。

  “你去过我们学校后街吗?”慕淮知道对方开了家理发店,手艺很好。

  “还没。”

  “那我们去吧,我逛的时候也不是太多,听说挺热闹的。”

  “嗯。”

  “要这个吗?章鱼丸。”慕淮用细签叉起一个,凑了过去。

  骆小易抬眼看向身边人,咬住。

  “还不错?”

  “嗯。”

  “那再来一个?”

  慕淮又喂过去个,对方咬住。

  “老板,来份糖炒板栗。”

  “来份红糖糍粑。”

  “一份萝卜丝饼。”

  “一盒豌豆黄。”

  “两块凉糕”

  (以上略去)

  在一路吃吃喝喝的最后:

  “好像带你吃了些奇怪的东西。”慕淮有些愧疚,只要是自己喂过去的,对方都吃了,唉

  “没关系,我还没饱。”

  “这条街我们吃到头了,下次吧。”慕淮苦笑,对方骗人时,能不能不要眨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