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26章 4.0相约
  “那家店是你开的吗?”慕淮指着一家过早关门的发廊问道。

  “是。”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慕淮有些好奇。

  “想进去吗?我带了钥匙。”

  “嗯。”

  骆小易开了门。

  里面和21世纪初的普遍装饰不太一样,墙上没有贴一些非主流,洗剪吹的夸张头型,白得有些干净。

  灯光明亮,店里并不乱,三面镜子,三个舒适转椅,一排估计用得有些久了的旧沙发,铺了层干净的沙发垫,咖啡色。

  吹风机的线,各种夹子,梳子,烫染膏,发卷,井然有秩。

  慕淮坐在一张转椅上,转着圈,打量着周遭,手抚过镜前桌面,看向身后人,“骆小易,以后我来你这里洗头吧。”

  骆小易轻笑,“好啊,不收你钱。”

  “那怎么行。”

  眼前人柔软,明朗,骆小易大着胆子,手指穿过下面细软的黑发,揉乱,又爬梳好。

  对方头发浓密光泽,如同片黑色森林,手在上面卷绕,松开。

  慕淮从镜里看向对方,一眼不眨。

  骆小易察觉到了,也望向镜中。慕淮开了口:“你刚刚在想什么?”

  “没什么。”这声很浅。

  “你店里只有你一个吗?”

  “还有两个,只不过没来。”

  “为什么?”

  “可能是不满我这个老板吧。”

  “那就辞了,另外召人呀。”

  “嗯。你所得对,毕竟有人还要来光顾我生意的,对吧?”骆小易朝慕淮眨眼,心里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有了对方。

  慕淮笑了。

  “我们回去吧。”

  “好。”

  发廊外卷起阵秋风,老银杏树黄了,那颗一直靠近长着的银杏树苗,这一年也生出了叶。

  慕淮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调着台,电视里正好是晚八点的黄金档,催泪剧,他受不了男女主分分合合,雨中痛哭的梗。

  “慕淮喝水吗?”

  “喝。”慕淮接过骆小易手中的水,让开个位置,对方刚从浴室里出来。

  “下次我们看碟吧,我去租。”

  “那恐怖片?”

  “拒绝。”慕淮眉头一跳,摇头。

  骆小易笑了,爱情剧好像眼前人也不是太喜欢的样子。

  “还是你调吧。”慕淮把遥控器交给对方,“我去洗澡了。”

  “唔,记住带毛巾。”

  “我不会忘。”慕淮肯定,想起上次自己洗到最后才发现,是对方帮自己递来的。

  骆小易将刚刚对方喝完的杯子再掺了半杯热水,瞥向落在了桌上的书,深色封皮,烫金外文字体,他不懂。

  这一条街的酒吧霓虹灯,照亮了泊油路,镀了层鲜艳的光,慕淮走进一家,接了庄皓的电话,来接人。

  有种格格不入,是与黑暗的。

  慕淮身上套了件白色针织毛衣,接到对方电话时,正在家里,电话那边是对方的醉言醉语,含糊一片,最后是酒吧里的酒保接过电话,说明了情况,告诉了个地名。

  现在十一点,酒吧里的气氛正热,放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摇头晃脑的小年轻并不少,放纵,宣泄,在浑浊中群魔乱舞。

  慕淮的目光在吧台那侧搜寻,殊不知自他进来,便有好几道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卡座处的灯光更是幽暗,给猎人创造最好的环境,寻找着合眼的猎物,进行捕食。

  看到人了,慕淮朝那方走去,庄皓醉得不醒人事,摇肩,不醒。

  一旁的调酒师看到了慕淮,闪过丝惊艳,解释道,庄皓和之前的一伙人拼酒,最后就醉在这儿了,慕淮问,那群人呢,对方回,说是庄皓不愿意走,这才只剩他一个在这儿。

  慕淮拉起对方的手,绕过肩,扛了人,往外面走,却被个男人挡了,“这不好回去吧,要不,我送你们一程?”

  是安江远,他早就注意到了慕淮,虽然存了份心思,但他现在也不知对方的名字。

  慕淮没理。

  “交个朋友嘛,毕竟还是同一幢楼的邻居才对。”

  圆滑世故,没有人会拒绝,但慕淮显然不是。

  慕淮一边扛着人,一边伸手向庄皓外套的包里摸去,细长的手指圈出把车钥匙,向对面人冷淡地示意,“不用了。”

  越过对方的那张脸,慕淮向停车场走去。

  ‘该死’重新回到酒吧的安江远,脸色有些难看。受挫碰壁,在他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这个年龄的分水岭,加诸在他身上的,是事业有成,风度翩翩的标签,区别于一众已发福秃顶的中年老男人,身边不论男女,也有倒贴的,选择权永远在他手中握着。

  又想起上次的那个娘娘腔,凭直觉,对方也是圈子里的人,可那少年居然牵住对方的手,难道他不知道吗?

  还有今天,那少年来接的人,不过就是个喜欢泡吧,没脑子的富二代,居然还得了对方的青睐。

  想不过,也想不通,昏暗中的人,面容铁青,夹杂着某种愤恨和嫉妒。

  地下停车场,将人放在副驾驶,慕淮侧过身,去拉对方的安全带,准备扣上。

  但只听‘啵’的一声,来自某人的响亮口水声,慕淮侧脸望去,不知何时被半醉半醒的人献上个香吻,落到脸颊。

  慕淮有些狐疑,可眼前人明明醉得不清,歪着脖子,睁眼都困难的样子,是喝得脑袋不清吧。

  但事实是,庄皓在慕淮靠过来时,有刹那间清醒,是之前闻过的香味。

  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庄皓顿觉脸上烧红一片,混沌的脑里提醒着‘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一定是,才不是被迷惑了。’

  扣好,慕淮回身,想起对方之前说过家里的位置,打算把人送回去。

  离市区有些远,一片别墅区,到了。

  看向一路仍睡着的人,一个公主抱,慕淮抱起对方。

  开了门,找到卧室,慕淮将人往被子里一裹,掖紧被角,此时,已过了零点。

  天微微亮,有人提前醒来。

  庄皓踩进片昏暗的客厅,沙发上睡着的人,陷在柔软的毯子里,露出半截鼻梁。

  地上铺的是消音地毯,蹲着凑近,他想起了车里之前的一吻,有种鬼使神差,手触向对方饱满的唇,有些软,像花瓣。

  察觉了什么,梦中人眉头微蹙,庄皓赶忙拿开手,惊得向后一仰,幸好没有声,做贼似的又回了房。

  再次醒来,人已不见。

  他想起了在酒吧,被要求拨个号码让人来接,才发现,自己电话联系人中的第一位是慕淮。

  有种信赖,不知何时产生的。难道是对方面对自己时,经常面无表情的原因?

  对方还似乎是个隐形有钱人,不张扬。

  有些东西的价值,从小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庄皓,能看出来。

  某种通透,庄皓觉得有时对方已经把自己看穿了,在自己顽劣乖张的表面下,连他都不知道的。

  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真生气,什么时候只是虚张声势,一眼看破,就像第一次那样。

  在对方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人,不觉心里一松,再次醉了过去。

  到坐在副驾驶时,对方靠了过来,又是那种清浅的味道,像是雨后茶,车中暗色的空间里,照亮了片白皙侧脸,没有多想,就亲了,头脑混沌,断了片,不知后来。

  慕淮还未睡醒,步子有种缓慢,游荡在清晨空荡荡的街上,找着一家早店。

  打包,回家。

  屋子里的窗帘还未拉开,放下早点,慕淮准备回房补觉。

  上午时间很快就过了,手机上出现了好几条短信,是庄皓的,还有昨晚不知何时骆小易打来的。

  慕淮出门前和对方说过,但没想到对方还是打了过来,回了个给庄皓,只说是自己回去了。

  走出卧室,客厅很明亮,桌上只留了张便签,对方出去了。

  看向桌,自己买的是两人份的,留下了一半,装了碗。

  对方应该是吃过后出的门,慕淮将自己的那份热了一下,就在这时,钥匙的开门声。

  “醒了吗?”

  “嗯。”慕淮笑笑,端起碗,抿了口粥。

  骆小易买了些生蔬,在往冰箱里放,慕淮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开口解释着:“昨晚我送人回去,太晚了。”

  “嗯,我知道。”对方没有转身。

  慕淮将碗放进洗槽,开了水。

  “慕淮,我们今天吃火锅吧,我买了上次的菜。”

  “好。”对方的笑有些不太自然,慕淮走过去,接过对方刚泡上的蘑菇,加了些盐。

  “我来,你要不要再去睡一下。”骆小易望向身侧的人。

  “不了,不知之前谁眼圈那么黑。”慕淮想起最初遇上对方时,发出声轻笑。

  骆小易无奈,现在的失眠已好了很多。

  厨房并不狭小,浅灰色的案台有些宽,两人站得很近,骆小易在洗刚才的蘑菇,慕淮将红色的番茄按在菜板上,切着薄片,讲起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两人都是一笑。

  骆小易舒展开来的笑,带着轻松,眉间的阴翳被吹散,是片云彩微风的柔和。

  桌上摆了两副碗筷,一口冒白气的小锅,雾气蕴染。

  他想试一试,或许慕淮会接受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