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28章 6.0相伴
  浴室里被模糊的雾气所打湿,慕淮整个人浸在了水里,从水中睁眼,望见了顶上的灯,温黄澄亮,红茶色。

  门却在这时开了,露出水面,慕淮撑在白瓷的边缘望向门口。

  没有慌乱,没有起身,手随意地搭在沿上,是种不愿动的慵懒,额前的头发还在滴水,沾湿了张惑人的脸。

  两人注视着彼此,像是目光的交锋,带着不明的暗示。

  骆小易深受蛊惑,他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渴求对方,他知道自己的脸红了,下定某种决心般,鼓起莫大的勇气向对方走过去。

  不顾身上被打湿,去吻那个朝思慕渴的人,对方的唇色如海棠,晨露般饱满,没有拒绝,所以慕淮也是喜欢自己的吗?

  吻得太过小心翼翼,慕淮搂住人,将对方拉进水里,浴缸里的水不禁溢满而出。

  分开着腿,跪伏在慕淮腰侧,湿漉的吻一路下滑,舔舐掉原来的水迹,染上属于自己的,吻落在眼前人的下巴,下颌,拉长的脖颈上。

  慕淮很是服从,仰起头,任人采撷,对方明明很害羞,却挑这个时候找自己,带着某种亲昵,往对方耳边吹出口热气,故意调笑着:“骆小易,你衣服湿了。”

  对方就像只受惊的兔子,耳尖红红,慕淮心中有些软,主动吻了上去,去解身上人的扣子,不慌不忙,将早已打湿的衣服褪了下来。

  骆小易不敢看身下的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人了。

  两人身上都没了遮挡,慕淮坐在一侧,留出对方的位置,面对面,伸手便可相触。

  骆小易的头发被放了下来,黑色的发贴在了颈侧,添上缕柔软的曲线,刚刚的慕淮给了他些信心,他开了口:“慕淮,我喜欢你。“

  ”你愿意和我试一下吗?”

  只剩下滴水声,就在他的心快要跌落到谷底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好。”

  不敢置信,抬眼去快速确认是否真实,对上双浅笑明眸的眼,真挚,‘他回答得是真的!’

  对方笑得实在是太傻了,慕淮将一缕贴在对方脸颊上的头发挽在后面,声音像片轻柔的羽毛:“那现在,要继续吗?”不自觉地舔了舔红唇。

  “嗯。”骆小易现在只想离慕淮更近,和他做最亲密的事,只有自己,没有别人了,主动环住对方的颈,再次吻过去,比刚才的用力。

  浴缸里的水渐渐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水被放得快要流尽。

  对方唇色一直都很浅,泛白,慕淮只希望对方不要太难受,去细啄对方的后颈,耳鬓厮磨。两人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床垫在下沉,如一叶孤舟在浩茫的江上起起伏伏,打落,上浮。

  眼前人沉睡在松软的枕头上,如一个美梦,骆小易搂住了对方,吻上安睡的人,被一种甜蜜所笼罩,他守着自己的珍宝。

  “你醒了。”

  “嗯。”骆小易环在慕淮腰上,下巴在对方肩上落了下去,还有种困倦“你在熬粥?”

  “嗯,快好了。”

  慕淮关小火,想起对方在自己进去时冷汗都出来了,还是担心地问了:“你那个地方还疼吗?”

  骆小易一惊,含糊地避开慕淮的眼,“唔还好。”

  ‘对方又眨眼?’慕淮可不相信,在椅子上加了块软垫,准备去买药。

  “骆小易,你过来。”

  “慕淮啊,我自己也行你不用管我。”

  “过来。”

  “快。”慕淮沉了脸。

  “嗯”

  慕淮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害羞,偏偏昨晚那么坚持,就算痛了,还不在意。

  帮人抹了药,慕淮却被自刚才起便始终埋在枕头里,不抬头的人拉住了衣角,“慕淮,你会讨厌我吗?”

  慕淮被拉得一愣,摇头。

  骆小易心思本就敏感,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可又想到自己和对方相差十岁,对方年轻,还有许多未来的东西在等着对方,可因为自己,被拉着一同堕.落沉沦,他有种害怕,越是知道对方的好,便越怕失去。

  总觉得对方眼圈红了,慕淮有些无奈,“骆小易,你觉得昨晚是什么。”

  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害怕的是慕淮一时的意乱情迷,自己是引诱的那一方,最终慕淮一定会怪自己的,他一定会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和道德上的指责。

  见对方情绪更糟糕了,慕淮只好拿颗真心换真心,“骆小易,我喜欢你。”

  ‘这句也是真的。’

  “你觉得未来是什么?”慕淮觉得对方担忧的会比自己想的远,不等回答,接着说:“我希望的是有喜欢的人在。”

  ‘喜欢的人是自己吗?’对方没有明说,但骆小易心里有些高兴,不禁开口道:“我也是。”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喜形于色。

  ‘这转变得也太快了’沉稳在对方身上是完全没有的东西。

  慕淮决定喂好骆小易这只害羞的兔子。

  发廊新来的两个姑娘发现自家的老板,最近总会笑得一脸莫名,完全不像最初见到时的那副阴气森森的样子。

  到了中午,骆小易打开了慕淮给自己准备的食盒,里面堪称丰富,排骨冬瓜,青笋虾仁,还有摆的十分可爱的西蓝花和胡萝卜片,今天他也一定会吃光的。

  他想起最初时以为慕淮并不会做饭,连烧个水也常忘了时间,但在真正的相处后,才发现大错特错,现在完全被对方照顾了。

  一周后的聚会。

  慕淮和骆小易是晚上去的,一进门,就深深地无力了,这完全是酒吧的翻版,放的重金属乐让人头疼,不知从哪儿搬来的灯,闪得最初进门的人眼瞎。

  庄皓自从那天后,女朋友是找了,但他总嫌弃对方皮肤不够白,腰太粗,要不然就是香水喷得太多,最后来这次聚会的女伴一个也没有。

  除了招呼自己那群狐朋狗友外,门口等的人终于来了,可对方身边还有另一个家伙,一个长得娘里娘气的老男人。

  庄皓觉得对方一定怀着图谋接近自家的慕淮,他不能坐视不理,有必要探听对方一番。

  “这位兄弟叫什么呀?”

  “骆小易。”

  “打哪儿来呀?”

  一个没听说过的地名,不在本地。

  “做什么的?”

  “老板。”慕淮替人回答,骆小易笑了笑,没说不是。

  “哪个行业?”

  “问那么多干嘛。”

  慕淮端起杯子,碰了下庄皓面前的,叮一声响,抿到了底,两颊起红晕。

  这是庄皓第一次看慕淮喝酒,对方一定酒量不好,他没再问了,只饮尽了自己杯中的。

  正想要给对方换别的不含酒精的饮料,却被对方身边人抢了先,那个叫骆小易的高瘦男子,将他手中的一杯冰可乐换过了慕淮手里的空杯。

  ‘这人真是讨厌’庄皓有些烦。

  慕淮没想要在这里久待,被庄皓叫出去单独说话,他只让了骆小易在沙发上等自己。

  后花园里,放了架乘凉的秋千,慕淮坐在上面,想知道对方要和自己说什么。

  “慕淮,你告诉哥哥我那人究竟是做什么的。”自从发现了慕淮比自己年龄小的事实,庄皓有时就会这样自称,有种想把对方罩在自己羽翼下的感觉。

  对方怀着的是好意,但慕淮却觉得答案也没那么重要,便还是没有回答。

  庄皓无奈,只好劝道:“慕淮啊,你长点心吧,我觉得那男人不是什么正经人,你小心些。”

  慕淮觉得好笑,庄皓身边混吃混喝的那群朋友就是正经人了?

  “别笑,我是认真的。”

  慕淮决定告辞,只说下次请对方吃饭,庄皓只好作罢。

  晚上的街,行人并不太多,入夜的寒风吹得让人有些冷。

  慕淮察觉到身边某人想牵自己的手,却总有骑着车的行人经过,手又立马退了回去。

  他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主动牵起了对方。

  温热传了过来,骆小易去偷看身侧的青年,对方脸上是片柔和,没有什么顾虑,也没有紧张,他微微松了口气,心里像是开了朵花。

  有人能和自己一起面对世界的感觉,好像不管前行的路多黑,都没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