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0章 2.0倒霉与幸运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晚上,一家便利店。

  慕淮撑在靠窗的桌台上,歪着头,看向收银台的白岐,浅色衬衣,卡其色裤,系着店员的黑色围裙,白肤,纤长,文弱气,对方现在还是个善良人呐。

  处于半隐藏状态的慕淮,只有白岐能看到,他能看到对方正在冲自己做口型,有些小声:“要不,你回去吧,不用等我。”

  慕淮很无聊,倒也并不是非要待在对方身边,瞄向时钟,十点半。

  屋檐在滴水,恶魔是可以不用睡觉的,倒是对方,勤工俭学,晚上得待到十二点。

  恶趣味多了不少,慕淮能感到白岐精神不济,手上变出颗刚滑落檐角要滴下去的水,弹了过去,正中人的额头。

  有些凉,摸上去,‘水?’

  慕淮坏笑,不理对方的诧异,望向寂静的街道。

  这时,突然进来了个西装男,要了包烟。

  长得不错,慕淮起了许兴趣,有丝血气萦绕,看来对方最近要倒大霉,慕淮决定跟上去瞧瞧。

  白岐帮人结完账,就发现座位那处已空了,想是对方先回家了吧,他看了眼钟。

  完全是以灵魂状态飘着的,慕淮跟得并不太近,前面的男人走得快,出了门就燃了根烟。

  停在了路口的红绿灯前,慕淮像是一同等着的人,燃了烟,将一团看不见的烟雾吹了过去,男人眼梢凌厉,唇薄色浅,鼻挺,断眉,有味道的长相。

  他没再跟了,因为事故出现的很突然。

  就在原地看着人走远,已到了马路中央,拐角处的车却突然动了,快速,疾驰。

  消毒水的味道,满眼都是白色,从医院醒来的季棠,有些恍惚,他记得那辆车故意撞来,闪过一道白光,车灯晃了眼。

  但,被挡住了,似连天也遮蔽了,一双张开的翅膀,黑羽,不是天使,是恶魔,扑楞地带起阵气流,落入到了一个怀抱里,失重,躲过了,可他忘记了那人的脸,那是一片模糊。

  窗外不知是谁豢养的鸽子,从天际划过道弧线,不真实感。

  定住时间,定住那个搞谋杀营生的面包车司机,后续还是交给警察叔叔比较好,抹去记忆这种事,慕淮想试试。

  便利店熄了灯,锁门出店的白岐,见到门外的人有些惊讶。

  “走吧。”慕淮望了眼,走在前面。

  “嗯好。”

  前面的人很高,修长挺拔,像是某乐团里的巨星出场,连道旁的路灯,都如同聚光灯般拢在对方头顶,只不过没有影子,他知道自己是可以触碰到对方的。

  于是,慕淮就觉得自己的背被戳了一下。

  ‘?’

  “没什么。”白岐扭过脸。

  白岐,快一年就毕业的大学四年级生,春天是赏樱的季节,前面站在落樱纷飞下的一对男女,像是最美好的存在,眼里只属于彼此,相拥,接吻。

  “嘿,那不是你前女友吗?”慕淮再次从人后面拍肩。

  白岐吓得一跳,瞪着对方。

  “小混蛋,你学会瞪人了嘛。”

  “你怎么在这儿?”阴魂不散。

  “谁让我是你的恶魔呢?”慕淮露齿一笑,做了个标准的躬身礼。

  “白岐。”刚才树下的那对璧人中的一个男生突然注意到了,叫出了白岐的名字。

  ‘什么?’白岐慌张,将慕淮往身后一藏,见自己就要快被推到灌木里了,慕淮隐身。

  舒下一口气,白岐朝人招手,那是自己的发小Rob,也就是上次慕淮提及的那个‘煞笔’,不不不,怎么可能,从小他们俩关系就很铁,虽然如今自己的前女友是对方的现女友。

  “咦,白岐,刚刚你旁边是有个人吗?”

  摆手,连连否认,“怎么可能,没有,没有。”

  “噢,白岐,真是好久不见。”前任Joy。

  “嗯好久不见。”

  Rob“你打算去x公司实习吗?”

  ‘他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包里露出来啦,笨蛋。’白岐望向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声音的慕淮,将包里的那份公司简介往里塞了一些,他还没决定要不要申请。

  “呃还没有只是了解一下。”

  “我就说嘛,这家公司招人可是很严,每年新进的人又很少,毕竟是大公司。”

  ‘他跟你那个不怎么样的女友挺配。’慕淮注意到了那个Rob眼里的不怀好意。

  ‘够了!’又被人瞪了,慕淮摊手,这家伙最见不得提起前女友。

  “怎么了,白岐?”

  “啊?没什么,没什么。”白岐看到对面两个人互挽着的手,有些伤心。

  Rob:他从刚开始就注意到了白岐,才故意拉着Joy走过来的,明明就看见对方身边有人,却不知怎么就不见了,白岐从来朋友就不多,他不相信对方有什么朋友自己是没见过的。

  深夜,白岐又被吵醒,这已经一周了,旁边的住户刚搬来,是个摇滚青年,每晚总喜欢放些打击乐,吵得人睡不着。

  慕淮突然现身,坐在红皮沙发上翘着腿,看床上翻来覆去陷入失眠的人。

  “白岐,你就该给对面的一个教训,胖揍一顿,敲开对方的脑袋。”

  又听了会儿立体环绕音,想起邻居那副不好惹的样子,白岐并不想,“不了,还是算了。”

  慕淮看向那个罩住脑袋的人,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对方说好听些是善良,实际上就是软弱,他并不准备插手帮忙,只等对方醒悟过来的时候。

  “这套怎么样?”

  被自家小恶魔怂恿的白岐最后还是投了份简历给x公司,却没想到真的收到了答复,让他去面试。

  “裤子太长。“

  ”垫肩太高。“

  ”是去买保险吗?”慕淮点了点烟灰,床上却什么也没落。

  白岐叹气,这已是自己换的第三套了,床上人太闲了,就只穿了条窄腰牛仔裤,对方身材好,当然是穿什么都好了。

  “怎么?”慕淮拉过对方系好的领带,呼出口烟,“想什么呢?”

  “咳咳咳,没有。”被拉着弯向腰的白岐想的却是,对方竟然是热的?地狱里不都是亡魂吗?

  “地狱里是滚烫的岩浆。”慕淮斜了白岐一眼,将人推远。

  “你又偷听我说话!这是隐私!”白岐捂住自己心口。

  “是吗?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呀。”声线低沉,从耳边传来,白岐一抖,怒视身后贴在自己身上的人,脸上起了层薄红。

  ‘没救了,现在也就敢和自己生气。’慕淮消失。

  这家伙什么都挑剔,最后穿哪件也没说,白岐望向柜子里的正装,拿了一开始的那件。

  再次见到慕淮,是那天正式去面试的时候,白岐很紧张,一同来的还有四个,穿得都光鲜亮丽,自信矜傲。

  自己呢?很普通,长得很普通,大学念得很普通,过往经历也很普通,没什么底气,镜子中却突然显出另一张脸。

  “诶?”

  “呆瓜!”慕淮笑了,将对方的领结正了下,仔细端详着,难得认真地下结论,“也没那么普通。”

  “这是在夸自己?真的吗?”白岐很少被人夸,下压不住自己上翘的唇。

  ‘假的,真好骗。’慕淮心里笑得邪恶。

  在外面等待,按次序进去,前面的出来后,脸上都很有把握的样子,转眼,就只剩下白岐和另一个人了。

  “兄弟,这家公司可不好进,听说前几个进去的都是留学回来的。”

  “嗯?”‘他怎么知道?’

  “行了,该我了。”另一个人见白岐没什么反应,手上一沉,拍了拍对方的肩,起身进去。

  ‘他当然知道啦’慕淮坐姿不端地吸着烟,指向刚进去的人,“谁让对方那么幸运,瞄到了面试官手上的资料呢?”

  ‘那他和我说干什么?’

  “这次就只有你们两个资质差不多的。”

  白岐想不明白,慕淮却没解释,这次就只招三个人,前来的却有五个,被踢出来的还说不清。

  白岐进去时心态还是很稳,毕竟慕淮说过自己没那么普通不是吗?最后只等三天后的后续答复了。

  从出了这幢大楼,身后的人就又不见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时并不只有他能看见慕淮。

  季棠自从那次车祸后就总是想起,他觉得是真的,尽管那天撞人的司机承认了喝醉酒的事实,并没有看到自己所看到的。

  而他今天在公司时,却突然见到了个黑衣青年,在一众穿正装的职场人中,很是显眼,像是刚从某个演唱会下台的主唱歌手,偏偏对方身边经过的人,都好像看不到一样。

  他留了神,对方好像跟在一个人后面,只不过眨眼间就消失了,他无意间问向身边的助理,示意前面,“那是谁?”

  “部长,应该是新来面试实习生的吧。”

  “嗯,待会儿让我看一下他的资料。”

  “好的,部长。”

  于是,三天后,自从接到个电话,某人就一直傻笑,抱着自己的腿不放手,慕淮对此十分嫌弃。

  看向下方的某个二货,笑得眼睛都眯上了,还说着什么“我果然不是一般人,呵呵呵呵。”

  见抽不出自己的腿,慕淮顿生恶念,手指不经意划过对方露出的后颈,带着撩拨,有往下的趋势,白岐只觉一阵战栗,望上去。

  “小混蛋,你就这么高兴?”白岐盯住了那片唇,像是饱食了鲜血,一开一合,没听清对方究竟说了些什么。

  “嗯?”敢走神,慕淮像是捏住某种猫科动物的后颈,将对方拎起,凑近了。

  白岐一怂,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自己像是个献媚的小宠,被逼着仰起头在主子面前承欢,不敢对视,他低下了头。

  慕淮没了兴致,将人丢在地毯上,“我出去了。”

  ‘失落吗?’怎么会,又没什么可期待的,白岐又想起自己的面试通过了,继续傻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