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4章 1.0噩梦
  冰凉的灰色水泥地上是一滩暗红色的血,有人死了。

  头上的灯昏昏沉沉,死的人腹部被剖开一个大口子,那里面,少了颗肾,被人活生生地挖走,全身的血液在逐渐变凉,流尽,化为一具尸体。

  ‘该死’慕淮从噩梦中惊醒,手不禁捂住前一刻的剧痛,那里没有伤口,是剧情的回溯作用。

  全身汗湿一片,整个人像从水中捞出,这次的原主死得太惨,从疼得昏死到最后意识的完全消亡不过是几息时间。

  慕淮觉得自己得静静,这种浸入式体验记忆并不太友好,深吸口气倒了回去,梳理着脑中纷飞的思绪。

  原主死了,死于替父还债,临死前被打得半死,又被逼着签下了器官捐献书,然后就像堆血肉垃圾般被弃在了地上,最终也没等来那个跑路的父亲。

  某个不靠谱的父亲在染上赌瘾后,又欠上高利贷,卷走了家里唯一的钱后,丢下儿子什么也没说就消失了。

  找不到欠债本人,找对方儿子也一样,那是个花臂男人,冷血,取出颗温热脏器的手不曾抖过,提了冷藏箱就走,开的是辆白色面包车。

  身上的器官明码标价还比不上一个年轻生命的梦想,刚考上的西厨师也没用了,高中辍学没钱继续读下去,到后面从厨房学徒做起,再到终于能担上主厨的位置,几年时间,一下化为泡影。

  死在了人生希望的刚萌芽中,还没等结叶开花,便长眠于地。

  所以这次的任务就只是最后能开家自己的小店吗?

  原主果然是善良人呐。

  楼道的灯又坏了,一路走来,这里偏僻得连路灯都黯淡几分,不过好在租金便宜,慕淮在摸黑中上楼。

  晚上餐厅生意好,忙完后现在回家还是有些晚了,在这里住着白天不觉得,一到天黑怎么就那么像恐怖片现场?

  黑黝黝的楼角,寂静,慕淮也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他只知道楼下住的是对老夫妻,大概邻居都睡得比较早?

  ‘可是为什么自己家门口有个人?’慕淮停下了脚步,月色中有个男人的身影似乎在开自己家的门?

  钥匙的金属碰撞声在这时有些响,但还没等慕淮反应,就听‘砰’的一声,人倒地了?

  戳了戳地上的人,没反应,空气里满是酒味,是个喝得不少的大叔,胡子拉碴,慕淮捡起地上的钥匙,这不是对门的吗?所以对方是找错家了?

  “大叔,大叔,你醒醒!”慕淮想把人拖起来,‘太重’,没想到是这重量,一松,手又放下了。

  底下的人若有所觉,手腕被迅速地抓住了,对上双凌厉的眼,不过三秒,慕淮大脑一片空白,对方又醉过去。

  ‘手劲还挺大’,慕淮揉了揉手腕,决定搬山。

  捞起地上人的胳膊,慕淮努力将重量往自己身上移,站起来才知道对方那么高,眼前人的头倾过来,在自己头顶。

  一步一步慢慢挪,挪到对面去,酒热气传来,慕淮的另只手在包里找刚才的钥匙,肩上扛了座山,手有些不稳,始终对不上锁孔。

  无奈将人推到门边靠着,人歪坐在地,半点要醒的可能性都没有。

  慕淮开了门刚想松口气,就突然被笼罩在片黑影里,身后人不知何时醒了,压倒过来,来不及躲,只听一声更响的‘砰’,被压在玄关处的慕淮摔得不轻,脸和地面来了个近距离接触,疼!!

  骨头快被压散,偏身上的人还不想起,慕淮在持续的痛觉里缓了缓,眼里的泪珠在打转,将人推到一边,坐起身,更疼了!!

  怒视,拎起地上又睡着的人的领子就往前拖,绝不轻柔!

  ‘对方是个警察?’

  慕淮丢了手,透过窗外的光,映入眼前的是块板子,上面贴的是关系复杂的人物图,死因,地点。

  瞥向地上的大叔,不修边幅,穿的是件皮夹克,里面的衣服有些皱,但从体格上讲,练过,有爆发力,手指嘛,是常年握枪生出的茧子,只是,混得不太好?

  这间房子比起自己的那间大得多,但显然主人并没有打理的心,凌乱,除了那张办公桌算整齐外,实在是乱,这是从一进来慕淮就注意到了,是个生活废的独居男人住所。

  将人潦草地埋进被子,慕淮关上门,收获到的信息挺多。

  原主惨死,尸体就在那个普通的地下车库,却并不是这个城市里的少见情况,大多的命案根本找不到凶手,这时的法律与刑事侦查都建立得不太全,连线索的收集也停留在传统的方式里。

  他才不相信原主死亡的背后那么简单,这本就是黑暗地带的产业链,走人体器官.贩卖这条路的,分工合作,总有人找寻合适的猎物,提供货源,再由负责联系买家的卖出。

  至于原主父亲染上的赌瘾也会不会是有人为了故意放高利贷才诱使的,慕淮表示存疑。

  所以,必备的是

  桌上散落的黑色匣子和电子设备被撬开,露出里面裸露的芯片,交叉的各色线

  照明灯前的人动手很快,一块无形的透明面板被展开,上面显示的是各种组装图纸,手指翻飞,桌上的小筐在不断堆高,是各种小型追踪器和被改装成硬币大小的微型窃听仪。

  完成,收工。

  至于那块刚买来的和板砖一样重的定位信号盒,就这样好了,应该也能用?

  装封,拉帘子,外面天色微亮,现在就只等着人上门了,慕淮熬了个通宵,不由睡倒在桌前。

  几个小时之后,某家市中心的后厨。

  “慕淮,这个交给你做。”是张点餐单,被钉在上面,他看了一眼。

  一切从原主的记忆来,有条不紊,这个时间段是这家法式餐厅里客最多的时候,忙。

  过了中午最忙的时候,休息间,陷入短暂沉睡里的某人,不知道刚刚门开了,本有人要进来,但后来又关上了。

  手机屏亮,震动,时间到了,慕淮睁眼,睡得差不多,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这家餐厅在最近的品级中,等级很高,深受年轻人的追捧,前来打卡的人很多,门口常排着队。

  半开放性餐厅,新式装修风格,厨房占据了用餐前厅中央的一半,用餐者往往能看到真实的法式美食如何制作端出。

  来的多是些女性顾客,和这里颜值高的西餐厨师有关,主厨是个面冷的男人,严谨苛刻,在厨房里一切听他的调配,其次是副主厨,性情跳脱,不笑时很是沉稳。

  另外就是剩下协助的了,原主作为其中的一名,从一开始的小菜鸟走到现在,技艺提升至满分,熟练程度最高,部分菜也时常被单独交到手中,总之很不错。

  虽然整个过程很累,但学到了很多东西,由于副主厨向岑对刚开始来的原主容忍度高,原主又实际上多受对方照顾,所以和其的关系更近。

  至于主厨,对谁都一样,又是这家店的老板,该压榨时绝不手软,就比如现在。

  入夜,华灯初上,室内的吊灯开了,灯光明亮温暖,衬出食物的色泽和香气,但吸引着人前来的不止如此,还有男色。

  被刚才某个走错桌子的小姐姐拦下调戏,慕淮和原主一样脸红了,向岑看到眼里,面上一笑,故意调侃,“呐,今天的小淮好像格外受欢迎。”

  “难道现在沉稳的男人已经不吃香了吗?”说着看向主厨原彻,引来一个暴栗,“没看到外面还等着的顾客吗?”

  “是是是,别拍头,好吗?”

  又恢复到了之前忙碌的秩序里,原彻若有所思,这里长得年龄最小的就是慕淮了,青涩,眼中澄澈,一望即知。

  再看向餐桌,来这儿的部分是身处高位的社会精英,男的女的都有,平日都绝对是强势,发号施令的人,目光落到这里,汇聚在对方身上的最多。

  他又想起了白天睡得毫无防备的人,所以是被激起的保护欲在作祟?

  于是,今天晚上的慕淮被留得最晚。

  “这样就好了吗?店长。”慕淮把晚上从水产市场上送来的鱼冻进冰柜。

  “好吧,那店长,我走了?”

  “嗯。”

  既作为主厨又作为店长的原彻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这是整个餐厅都知道的事,慕淮决定回去好好睡一觉,该走剧情了。

  眼前人的背影逐渐融进暗色中,对方好像住得挺远的,下次,还是不留人这么晚了。

  “慕淮,你到家了吗?”

  “已经到了,不用担心。”

  “真是的,原彻今天怎么把你留下了,他不知道你家远吗?”

  “没事啦。”

  “慕淮你昨天是不是没睡好啊,白天吃面时脸可要摔进碗里了。”

  “别笑,明明不是!”

  “好了,早点睡吧。”

  “你也是,别泡吧那么晚。”

  挂了电话,上面显示的是尚岑。

  原主死后,这家西餐厅就关门了,老板不知所踪,慕淮觉得自己可以提前计划好挖人的准备。

  抿唇一笑,丝毫不为接下来要卷进旋涡的中心所担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