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6章 3.0咖喱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店长,谢谢你的伞了。”还伞。

  原彻想起了那晚,雨中的人很显眼,像只没带伞的灰毛兔子,从家糖果店的橱窗前经过,根本没有避雨的打算,不知为什么他就突然叫住了人。

  而在慕淮眼中,原彻当然是个有人情味的人了,尽管平时体现得不太明显,看着对方交给的一筐土豆,削皮这件事,自己真的是从最开始做到现在。

  很安静,现在是上午,餐厅并没有多少人,从前厅传来了悠扬柔和的唱片声,但很快就被掩盖了,只有慕淮能听到远距离之外的车载音乐声,他现在头很疼。

  当时在手机里装的是只定位窃音器,可一直听着的都是些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想摘了耳里的微型音麦,却听到一个地址,来自手机语音的那一头,那是个低沉的声音,一晃而过。

  他抓住了刚才飘过的那条信息,直觉感到这就是那天晚上和那个刀疤男通电话的人,他需要出去一趟。

  可手上的东西还未削完,所以,他准备请假。

  可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好像没太多经验?

  内厅的人有些多,原彻正在准备着食材,于是处于观望中的慕淮很着急。

  “我去拿些紫甘蓝,你们看着锅里。”

  ‘嗯?是往储物间走吗?’

  于是在对方进去后,慕淮也拉开门走进,面对里面诧异的人,为了显得情真意切,慕淮扯住了对方衣角,“店长”

  ‘什么?’更像只红眼兔子了。

  “我可不可以”

  “请假?”

  “嗯嗯。”慕淮连连点头。

  “去吧。”

  ‘怎么快就答应?我还没编理由呢!’慕淮愣住,擦了擦刚才洋葱熏红的眼,会不会自己演得太过?

  “一天时间,够吗?”原彻拉开冰箱,问道。

  “够!”说得实在太顺口了。

  “行了,去换衣服。”

  某人的心情顿时变得艳阳高照,原彻摇了摇头,心中失笑,‘实在狡黠’。

  上了出租,报了个地名,手机上的定位点在不断移动,一定要赶在对方到达前,那是个有些偏的地方。

  “小伙子,你看我这速度怎么样?”

  “师傅,够快!厉害!”路边荒无人烟,这是条很少有其他车的公路,出租车司机很给力,加了码,一路飞驰。

  看着驾驶座上的中年大叔,虽说开快了自己就加钱,但会不会也太兴奋了些?

  到了,为了避免两车相逢,慕淮又多给了一倍的钱,这是郊区,本就耽误时间,返程开快一点也好。

  周围都是平房,只有中间有个废楼,被道铁门围着,那里停了辆车,白色,原主死前见过,里面已经有人了,所以,还来得及吗?

  ‘不管了,还是得去’,慕淮咬牙,正门的铁门没锁。

  楼里面有些大,废旧,水泥砌的墙,像是修到一半,只听最深处的那间屋子传来了骂人声

  “安医生,今天你就得做了才能从这里出去!”

  “可是这不是没消毒嘛。”

  “往常你不也做得挺好的吗?”

  “可”

  “快点儿,别跟老子磨蹭!”

  “可麻药”

  “人都晕了,疼不醒!”

  “快。”透着不耐烦,又是那道男音。

  里面顿时安静下来。

  除非穿墙,慕淮实在没法看到里面的情景,这条过道也根本没有藏身之处,录音早已开始,只好添上个针孔监控,能拍到人脸就不错了,准备撤。

  才要出去,就听到传来的汽车声音,手机上的那粒绿点就在这里。

  翻窗,从楼的侧面出去,皮鞋的啪嗒声在空荡的楼道里传来回响,“来啦。”

  “等着,马上就收尸了。”

  “啊啊啊”

  “还不快把人按住!没看到人醒了吗?”

  “我就说没有麻药不行”

  “少啰嗦,还不快下刀!”

  慕淮有些冷,里面有人在挣扎,重新出去,背包里还剩下的是那台老式定位仪,重,是在这个时代里的黑市上买的,他不知怎么的就把这个给带上了。

  看着外面的那辆白色面包车,物尽其用?

  背贴在地上,钻入车轮下面,只有安在车底了,慕淮缠了几圈胶带,固定住,中途不要落下来才好。

  里面的还没完,过了一段时间,却听到突然传来惊恐的一声,“警察?”来自电话里某个通风报信的人,接着便是催促声,气氛紧张,声音都重了几分。

  想着自己放的东西,看来是等不到马上回收了,慕淮只好暂时离开,等到最后?

  此时的里面一阵慌乱,拿刀的那位安医生额头上布满大粒汗珠,“那□□?”

  “来不及了!”这是刀疤男。

  手术床上的人在不断抽搐,往外吐着血沫,气管被切开了,以免发出的声音扰人,腹部被剖开了个大口子。

  “那要缝合吗?”安医生看向正在装箱的人,手上有些无措。

  “那你留在这儿?慢慢缝?”

  “不不了”

  一声冷笑。

  跳过中间这伙人是如何逃走的,警察总是在一切成定局的时候才来,留下的只有间简陋的手术室以及一具尸体。

  这次是警察昌勋出的队,在警职升得莫名快下,他过去的调查也终于有了线索,可以有权调配充足的人手了,尽管这次来的人中,叫出的那声“大队”并不是很情愿。

  “要是跟着以前的张队你说多好啊!”

  “唉~也不用跑到这么偏的地方来了。”

  “这一来,想是不到晚上是回不了家了”

  一丝冷哼,不知是从谁传来,“还不知能当到多久呢!”

  “都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

  刘昌勋并还是晚了,晚了一步。

  现在连主要犯罪成员的脸都不知道长什么样,他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伙人分明刚走,‘还是说有内鬼?’

  底下见风使舵者前来巴结,却没收到个好脸,不禁心里暗恨。

  晚上,这是片荒野,离废楼有一段距离,慕淮等得快要睡着,饿,冷,累,还不知道怎么回去,终于等到清场了,没有人了,却已月亮初升,今天是下弦月。

  拿回了仪器,四周皆空,连一户人家都没有,广袤的天宇下是延伸至地平线那头的公路。

  来时的车程是一个小时,走回去?还是看着手机通讯录里的人名,唉,不太可能。

  至少得走四十多分钟才能出现站牌,可是还会有车?

  所以,现在的慕淮正在徒步中,没有车,没有任何可以代步的工具,全靠腿,贫穷,要不然也不会打车来了就回不去了。

  整个人像是在泥里滚过一转,他不由心中暗骂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这伙人就是欠收拾,没尝到正义的教训,还敢放高利贷?他决定让他们知道钱是怎么容易来的,就怎么容易失去!

  嗷呜~累!!

  一个小时之后,慕淮坐上了最后一班回城的车,全程昏睡,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喂?”

  “慕淮出来嗨呀!!”听着尚岑那边震耳的音乐声,真是有活力。

  “不了。”已经折腾不起的某人。

  “咦?你睡了吗?可是现在还早”说着,看向身边的原彻,今天店长竟然同意一起来了。

  慕淮瞄了眼时间,晚上十点,往常来说,的确不太晚。

  “那好吧。”

  “嗯。”

  夜店的石英桌上留下了一个杯子,杯中的酒已经没了,只余下大块的冰在里面消融

  慕淮再次睡去。

  到家,一碗拉面后,恢复到满血,电脑屏幕上是一堆跳转的绿色代码,整理好今天录下的东西,他很满意。

  其中也见到了那个对原主下死手的花臂,尽管是个侧脸,但也足以认出人了。

  翻爬进多家网域的防火墙,搜索信息跳了出来,最多的是那位只听声的安医生,一年前在手术室里出了医疗事故,收了人钱给办砸了,后来便再没出现在任何一家医院。

  但现在,账户里的入款金额却高得吓人,来源不明。

  凌晨,是找人算账的最好时候了,那是张可以骗过世人的好医生的脸,就你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日常总要对自己的保险箱看一眼才放心的无良医生,大惊失色,里面空了,瘫倒在地的人不敢置信,怀疑的却是团伙里的人。

  看着堆在桌子上的美金和护照后者还是烧了吧。

  当时的慕淮开了箱,完全没细看里面装了些什么,反正是钱?就一起都扫进了口袋,拿了就走。

  可现在倒出来的还有个黑色小簿,写的交易倒是明明白白。

  准备出门,楼下却停了辆林肯,然而从车里下来的人

  ‘警察大叔?’

  这居然是个隐形大佬?

  不是混得不怎么好吗?

  昨天带着一众警员去了那里的就是对方,所以,可信还是不可信?

  “慕淮,准备出门吗?”

  “嗯,大叔你才回来呀。”

  “呃回了家里一趟。”

  “唔,这样呐。”慕淮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家里的咖喱好像炖得有些多,晚上回去时,大叔不介意帮我解决些吧?”

  眼前的青年有些不太好意思,知道对方在家西厨打工,昌勋笑了,首肯。

  “那我走了!”慕淮挥手,总觉得对方刚才提起家里时犹犹豫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