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7章 4.0画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慕淮,有人找。”尚岑笑得一脸趣味,指了指餐厅的后巷。

  那是从后厨开的一扇门,此时近黄昏。

  出现的人,身后是一片余晖,整个人连发丝都发着光,身姿修长,面容清隽柔和。

  看到一零时的慕淮还是很开心,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一零。”

  对视得有些久,慕淮先移开了目光,“上次,你还没吃完就走了”

  ‘而且自己要收的钱也没拿’,一零心里叹气,没有应声。

  “这次既然你来了的话,吃完我再把钱给你怎么样?”

  “你在这里工作?”

  “嗯,我们走前门。”

  慕淮觉得少女柔和了许多,将人从前门带进,可能并不是很习惯这里的场景,他竟发现对方有丝不知所措,安抚性的一笑,帮人找好位子,“你在这里等我,我请你吃大餐。”

  “慕淮,那是你女朋友吗?”

  “朋友。”一个甜笑。

  尚岑不太相信。

  一零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里,这里的光太明亮,太干净,让她有些难以适从,可厨房里的人回视过来却让人心安。

  “好了,尝尝。”

  份量虽然都不太多,但很精致,慕淮觉得这是第一次看少女笑,虽然不太明显。

  “店长,我可以今天提前走吗?”

  “对,慕淮他朋友来了。”尚岑在一旁插嘴,厨房里的人都分神留意着这里。

  眼前人满怀期望,唇角不自觉得露出笑意,今天店里的客人并没有那么多,原彻再次答应,正当众人觉得店长还是挺好说话的时候。

  “扣半天工资。”

  好吧,是有代价的。

  逛夜市,这是慕淮第一次带女生出来。

  这里的原剧情他并不想改变些什么,原主一定是喜欢一零的,死前少女想让原主逃,但太天真了,等着的父亲终是没有回来,最后的分别不过是死亡。

  粉色,亮晶晶的东西,毛绒,看一次电影,吃饭,逛街,是最普通的事,可少女不曾有过。

  对方始终别扭,却没拒绝,慕淮心态良好。

  杀手少女一零日常犯险,面对的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身处黑色地带,很厉害,很少有人能伤得了她,可没有人问过她愿不愿意。

  但慕淮想把这个问题留给她自己的内心,或许经历过不一样的东西,人总会有另外的希望,抉择会更多,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要有机会。

  夜市上灯火通明,人声嘈杂。

  “我们是朋友吧?”慕淮给对方系上一条手链,不管少女的愣神,那是之前对方留神过的,上面是串银质星星。

  低头垂目的人抬起了头,眼里很真挚。

  “嗯。”面无表情的一零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应了。

  慕淮拿出了两个信封,这次是双倍的钱,引来一零脸上的惊异,他不禁一笑,没有解释。

  “下次我会还得更多,朋友总可以宽限几天吧?”

  “你怎么”

  “这是个秘密。”慕淮眨眼。

  晚上敲了对门后:

  “慕淮你究竟是做了多少呀?”

  “一大锅。”

  “得吃几天了吧?”

  “嗯呢,不是还有大叔你嘛!”

  “所以,大叔你现在吃饭了吗?”

  开火,慕淮帮对方重新加热。

  ‘桌上的这个是?’那是份文件,有关现任的警察局长。

  昌勋马上拿书盖上,“机密。”

  慕淮无奈摊手,他决定试一试。

  于是第二天,昌勋收到了份快件,从很远的地方寄来,那是本簿子,上面的信息足够让他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只有一份,慕淮连复本都没印制,如果对方将其销毁,那他也就认了。

  慕淮的生活又变得平静下来。

  “慕淮把那个递过来。”

  “是。”

  “去看看锅里的,舀一勺过来。”

  “是。”

  “去查一下库存,这几天鲟鱼消耗的有些多。”

  “是。”

  “你怎么还没走?”

  “店长不是也没走吗?”

  “我可不会给你加工资!”

  慕淮耸肩,“店长,你现在要去水产市场吗?”

  “怎么,想去看看?”进货总在晚上进行,自己去挑,可能会有意外收获,能买到不少新鲜又和往常不太一样的。

  “嗯。”

  原彻知道对方一直在厨艺上很是努力,他对店里的人并不藏私。

  然后慕淮就见识了对方真是很受欢迎的一面,水产店的中年大妈和大叔们好像知道对方要来,甚至提前留下了好货,而对方也能知道在哪家店就可以买到价格更合理的鱼和虾。

  讲价,卖乖的人是对方真实的一面吗?

  不同的海鲜种类其实也挺多,慕淮对此没太多经验,只知道厨房里除了常有的那几种鱼外,平常也会出现他并不知道名字的,总之,进来的海鲜也在变化。

  本只是抱着帮忙的打算,却没想到对方反而告知了许多的挑选经验,还有平时如何料理。

  慕淮真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回报了,只好认真听。

  “店长,你说有一天我也可以开一家自己的店吗?”

  “不需要太大,只要做的食物能被人喜欢。”

  一声轻笑,慕淮被揉了头。

  所以,来到这里,就自己最矮?

  二日,在厨房。

  “慕淮,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认识你?”

  “什么?”朝那边看过去,是个穿灰色西服的男人,见慕淮注意到了,笑得很张扬。

  ‘我认识?’慕淮摇摇头。

  “慕淮啊,不记得呐?高中同学,泽煜,姜泽煜。”

  “嗯?”眼前是张放大的脸,原主记忆里的确有这么个人。

  回了个笑,“嗯,我记起来了。”

  “几年不见,你还是这样。”有深意,但慕淮处于记忆的搜索中,没注意。

  “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过去怎么就失了联系呢?”

  慕淮尴尬陪笑,原主高三辍学,最后考上的大学并没去读,那时家里入不敷出,原主父亲被裁员很久了,再到后来

  一天兼职好几份,刚积攒的钱就被染上赌瘾的父亲拿去了,那时的原主并不知道,之后来就更没机会了。

  但,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愿望。

  “晚上我们聚聚吧。”

  ‘哈?’

  “那就当你答应了,晚上我来接你。”

  ‘嗯?’慕淮想伸手叫住转身出门的人,但好像来不及了?

  “刚才的笑实在太难看了,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拒绝吧。”尚岑拍了拍慕淮的肩,原彻看了过来。

  唉~

  “慕淮,你出来啦!”看着给自己开车门的人,他还是没有拒绝。

  原主在学校里一直自带好人缘,在群毛躁,彷徨,以自我为中心,时而不驯的高中生中,有些过早地懂事了,是很通透温暖的一个人,像道柔风,化解千般利刃。

  总之,基本上没有交恶。

  正因如此,他并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家的困难,不愿接受来自过去的帮助。

  而此时换了慕淮,面对如此主动的热情,还真是不好说什么。

  “我们去喝几杯吧!”

  “好。”

  “要是过去的那帮人知道我今天见到了谁,估计都会来。”

  “嗯。”

  “慕淮,我还没有你的电话,留一个。”

  对方正在开车,直接把身边的手机抛了过来,慕淮慌忙接住,输了号码。

  吧台的人并不多,但两人一坐下就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听着对方的叙旧,慕淮也会捡一两件过去的小事说起,那是属于原主的记忆。

  对于被问起自己的现在,他很坦然,这是份他很喜欢的工作,接着就被邀请到对方家里开的酒店,去跳槽?

  这件事的转向让他有些好笑,拒绝了。

  时间有些晚,他决定回去,但就在这时,却看到了个熟悉的人,是一零。

  中间舞池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气氛在变热,慕淮将身边喝得明显有些醉的人送进车里,摆脱了对方拉住不放的手,找了代驾,就又返身回到了里面。

  找到了二楼,那是间角落里的包间,有争执声传来,接着从里面出来的便是一零,手中扶了另一个红发女孩,那个女孩神志不清,并不仅仅是喝醉了。

  “所以谁让你卖药给她,你再卖给她药试试!”他刚才只听到了这一句话,愣在了原地,一零从身边擦身而过,并没注意到他。

  后来从门里走出的是一个男人,油头粉面,身后有几个穿黑衣的,是手下,这里好像是他的地盘?

  慕淮移开眼,背身从反方向离开,不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但,事与愿违的是

  “我们老板打算请你去喝一杯,怎么样?”他被当场拦在了门口。

  ‘还能怎么样?’看着挡在面前的一堵人墙,‘真是够礼貌的啊!’

  慕淮很冷静,向前迈的步子从容有度,后面跟的像是群自己的小弟,而他并非是被强迫。

  这是最顶层的一间套房,四面都是消音墙,一上来便连空气都安静了。

  真皮沙发上交叠着腿坐着的是刚才的那个人,“喝一杯?”

  面前递来的是对方亲自倒的酒,所以他那时注意到了门外的自己?觉得自己听了不该听的,想要灭口?

  只要对方不把事情先提出来,自己就不先开口,慕淮接了,却没喝,望着对方,眼神清亮,辨析着什么,仰头饮尽。

  从里面出来后,他没太懂?对方好像想说什么,但又放了自己?

  此时的黑暗里,正有什么在发生着改变,那本小簿子被刘昌勋拿到手中,再三斟酌,自从上次扑了个空后,他就存了怀疑,所以尽管从上面知道了多个交易地点,但他却并不想打草惊蛇。

  那上面额外写下了个地址,是家地下赌场。

  于是这天晚上,虽然警局出动的人并不多,但却没放过里面的任何一个人。

  通缉画像是个额头上有道疤痕的男人,慕淮在第三天的新闻里看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