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8章 5.0聚会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昨天老同学叙旧怎么样啊?”

  “还行。”慕淮扬起个笑。

  “可是慕淮啊,我邀请你好几次出来玩,你可都没来呀。”尚岑想看对方会怎么回答。

  “那我们今天出去嗨?”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慕淮的脖子被对方勾住,再次答道:“好别勒那么紧”

  看着出门前,眼前顿时多出的好几人,尚岑向店长原彻挑眉,解释?

  “我想起我们好久没一起集体聚餐了,毕竟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

  有人兴奋的接道:“所以店长,这次是你请吗?”

  “当然,哪次不是我请的。”

  烤肉店里。

  “这么辣,你能吃吗?”

  “能。”慕淮不太相信,看向身边人伸出的筷子。

  不知是谁提出的游戏,输了的人就得尝试这家店的招牌辣。

  眼前是一吃完脸就红得像只番茄的某店长,慕淮觉得坐在对方身边,唉~~至少还是得友爱些,递过去一大杯凉茶。

  “咕噜咕噜”

  “店长厉害!”很乐于玩这种游戏的众人。

  然后在换了家店继续喝的众人:

  “下一站!”喝醉了的众人继续伸手拦车,在街上站得不太稳。

  慕淮看向应该没喝太醉的两个人,“送人回去?”

  “当然,要不然这群酒鬼会喝到明天!”

  该打车的打车,“那你怎么回去?”尚岑问。

  “走回去。”

  “醒酒吗?”

  “嗯。”

  “那你呢,原彻?”

  “走?”

  “他喝得也不太清了!我们送他回去!”尚岑下结论,原彻看着对方,‘才没有!’

  慕淮看了下原彻的脸,还是红的,对方也醉了吧,点头同意,“好。”

  于是,某人被计程车送走了。

  “尚岑,我们走一截路然后去前面路口,我帮你拦车吧?”慕淮提议,他觉得对方也没清醒太多。

  一人走在前面,另一人跟在后面。

  “慕淮,你知道吗?”

  “店长喜欢你。”

  “知道什么?”

  慕淮没听清,前面一辆车出现,他拦了下来。

  加载中,0.1%5%20%100%

  深夜,手机上某个小界面被打开,一粒绿色的定位原点出现在了屏幕,沉睡中的人不察。

  附加的是条短信,使用说明书。

  港头的某条小渔船上,一个连续躲了几天的男人终于按奈不住,打出了一个电话:“喂,喂?我还得等多久?接我的船什么时候才来?”

  “什么还得等?”

  “不行,我等不到了!”

  放下电话的人正匆忙地收拾行李,有人正揣好了刀前来。

  然而,却有人比他们速度更快。

  “举起手!”

  “警警察?”

  “这个,拷上!”

  那是副被踢过去的手铐。

  一条空船,电话的那头再无人接听。

  警察大叔昌勋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手机上的小软件,十分不明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下了这个东西,直到看到那条短信,他依着那原点的位置去了,却没想到看见的就是那个自己正在通缉的罪犯。

  诧异,但是他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这件事和那个送来簿子的,是同一个人所为吗?

  刚从被子中起来的某人揉了揉眼,看了眼时间,昨晚睡得太晚,幸好今天休息。

  一杯红茶,醒酒。

  定位器是好用,可惜只装了一个人,他得去另外碰碰运气。

  渔夫帽,墨镜,风衣,口香糖。

  绕了几个弯,拐了几条巷,那是家还没开门的照相馆,秋风卷起片落叶。

  电线杆上贴的是各种小广告,颜色褪落,并没有人会对上面的内容产生任何兴趣,但却正对着那家店,上面多了个不起眼的口香糖。

  此时的安医生惶恐不安,他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被盗的东西,才引发了最近的事,在会上他总觉得照相馆妈妈看了自己一眼。

  这段变动的时间里,之前的一切交易暂停,他躲在自己的另一座买来是豪宅里惶惶不安。

  而没过多久,照相馆门前就停了辆黑车,下来了两个警务厅高官,制服是如此显眼,一个小时后才出来。

  那只是其中的一家赌场,失了也没什么关系,结果却没想到有个警察居然能找到刀疤,这条线并没被中断,后续只会更加的麻烦。

  最终,刀疤还是死在了监狱,来不及接受审问。

  可有慕淮这个大杀器在,这并不是壁虎断尾就结束了,毕竟他可是打算把对方的老窝给掀了。

  发过去一张图片,慕淮再次扳断了张电话卡,手机从大桥上被扔进了河里,重新拿出的是另一部,最便宜的老年机。

  以单刀直入的方式,直接告诉对方那本簿子的主人是谁。

  取代之前那个绿点的是辆白色面包车,轨迹停留在警局附近,‘不会吧?’

  慕淮可并不想见到今天溅血,主动向警察大叔打过去一个电话,“大叔,你现在在家吗?”

  “是慕淮吧?什么事?”

  “嗯,我想问大叔你那锅咖喱吃完了吗?”

  “咳咳,慕淮你不会又有什么做多了吧?”

  一连吃了好几天的某人:虽然很好吃,但是天天吃就实在是不行了啊!

  “对呀,大叔你不愧是警察,一下就猜到了。”

  “那什么慕淮警局里现在很忙”

  “哦,原来大叔在警局,那我晚上来。”

  慕淮挂了电话,对方好像真的很忙,那应该不到晚上不会回家?

  昌勋无奈,扫了眼手机,上面是那个神秘人发过来的,他得查出来!

  晚上,慕淮做了三明治,装满了整个保鲜盒,这次实际并没那么多,再次敲响了对门。

  开了门的昌勋松了口气,至少对方不是提了只小锅来,他知道对方是好意,毕竟平常自己连厨房都不怎么用,想起那盒快要遗忘的巧克力,可以回赠了。

  他已经查出了一些头绪,明天应该就能把人找出来了!

  (八个小时,五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前也是这么想,但并没什么新发现,某人不觉)

  慕淮拿着盒被塞进手上的进口巧克力回了家,觉得自己完全是被打发走的,对方在办公桌上埋头苦干,抓耳挠腮,真的那么难吗?

  于是第二天他想了想,还是给某个医生装上了定位,这次总简单了吧,再次灭亡一部手机。

  解密的东西并不是警察昌勋所擅长的,他缺少一个伙伴,智力上的,当他发现手机上再次出现变化后,雷厉风行,直接抓人,这次他可不会让人死在监狱了。

  他好像从没怀疑过那个神秘人会有什么不良企图,甚至还将对方视为了某个正义勇为的天才。

  事情往后就顺利多了,慕淮觉得警察大叔真是接受良好,从没质疑过什么,简单,心思简单,头脑也简单,这种人真是不多。

  何况对方年龄那么大了,还是不要让本来脑细胞就不多的人,然后因为想案子想破头,少得更多了。

  所以,他最后将之前收集的全部证据,哦,对了,还有之前在照相馆露过面的那两个高官的影像,都一起发给了警察大叔昌勋,他很放心。

  后面的结局十分乏味,这个隐藏在城市里的庞然大怪被慕淮给刷完了,在吞噬了许多生命与欲望后,消亡毁灭。

  一声枪响,面对无力回天的事实,照相馆的那个被道上人尊称为妈妈的女人,结束了自己几十年的生命,死在了只剩她一人的照相馆里,她也没用了。

  花臂男被一颗子弹伤了腿,逃不了,最终选择从高楼上一跃而下,楼顶上是来不及阻止的昌勋大叔。

  一零最后被众人护住了,被撇开了一切关系,好像她的过去是片空白,妈妈在死前交给了她一把钥匙,一把开启地铁储物柜的钥匙,号码一零,那里面有一张她的领养书。

  这是个真实的身份,和以往她收到的都不一样。

  昌勋作为了新任的警务厅厅长,在记者会的高光时刻后,他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这是长久以来,那个家中的老头打给自己的。

  有种终于被承认的感觉,尽管他知道如果自己还是那个最底层的小警察,情况也一定会和原先一样,父子两人都是顽固的性格。

  那之后他的正义感从未消退过,尽管在业绩上并不出众,但他给了很多年轻人机会和激励,犯罪率在下降,制度在完善,他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对于新想法很容易采纳,是个很好的上位者。

  破获了这个蛰伏在地底的犯罪团伙,昌勋却并没找到被侵吞的全部钱,留下的是几个空了的海外账户,那个神秘人从此再没联系过他。

  在往后里,他甚至会怀恋起那段他浓墨重彩的经历,感到像场梦。

  有时,他会发散地想,自那之后,对门的那个小子就搬走了,会不会和那个神秘人有关?

  太快了,他还没和对方喝过一次酒,尽管第一次见时,对方脸嫩得像是个高中生。

  慕淮搬了座金山,他会很快结束这个世界。

  机场,报纸上受嘉奖的是某个认识的警察大叔,戴墨镜的人合上了报纸,准备登机,起飞的空鸣声朝着某个不知名的目的地。

  海鸥划过天际

  天空和海水是蓝的,风是暖的,气候宜人,拾阶而上,墙中探出了花,一家海岛小店。

  白色帆布遮阳篷,明净的落地窗,里面食物的味道深受岛上人的喜欢。

  “慕淮!”

  有人转过身去,看向阶梯延伸而下的地方,那里站了个沐浴在阳光下的人,两人相视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