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39章 1.0白色床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电视台里绝对不缺俊男靓女,在主持人中遵循的是占位原则,人多位置少,轻易地就会达到饱和。

  好位置是那些受欢迎的节目,在一众人争得头破血流后,剩下的是观众的宠儿,他们的地位不可撼动。

  位子总是很容易被占满,好位置更是难求,留给余下人的,是夹杂在过道里的空位,他们所主持的就不是那么好的节目了。

  空位里,灵异节目算是这之中的冷门。

  不需要你长得太好看,或者能力太出众,甚至不需要妙语连珠,舌灿莲花,只会念稿也没关系。

  这个节目话题本身就自带牵动人们心跳的能力,吸引是群猎奇又追求刺激的人,生活太过乏味,能激起强烈情绪的事少之又少,恐惧是一剂调味。

  这是处下了公路后的密林,植被深绿,在并不太明媚的天气里显得有些暗沉。

  如果从林子上空俯视的话,会看到出现的一道痕迹,像是串走针穿线的针脚,一队行进的人正穿行在林中。

  节目小组这次拍摄的地点是里面的一栋废弃洋房,传说闹鬼,很荣幸的被某家小杂志冠以了恐怖指数三颗星的场地。

  地址不太清,但有当地人带路,一群人在树林里钻寻,终于到了他们这次的目的地,眼前是栋西式洋房,四层楼高,破败,无人居住,被旁边茂密的树木遮得落不进一丝光。

  潮湿,水汽重,树像是吸满了充足的雨水,藤蔓低垂,树枝缠结,像是招魂。

  看到此番场景的制作人很是满意,这外景不错,有氛围,指挥着来的摄像人员拍下来,作为之后的剪辑素材。

  众人原地修整,搭棚,慕淮看了下表,下午时分,正式的拍摄定在了晚上。

  他是这次的灵异外景主持人,才毕业进的电视台,作为小菜鸟一只,并不需要多少考量,就被分配到了这个节目。

  倒是原节目组的人见到这位新人后,有些惊讶,负责人戴的眼镜比瓶底还厚,选人时一定没看清本人的那张脸,埋没了副好相貌。

  这次和慕淮一起主持的还有一男两女,之前是做娱乐节目的,两个女生胆子都比较小,倒是很符合编导的要求,长发的叫玲子,短发的叫李李,至于另一个,则是被临时抽调来的,叫张晋。

  节目组里的导演很迷信,在正式开拍前都要设案台做一次法,点香,放几段诵经声,暗含保佑,鬼怪们见谅。

  香炉里已经插了好几炷香,每人都需要上一炷,然而就在慕淮燃香时,刚燃上却灭了,众人并没察觉,但慕淮注意到了,身边并没有风,倒像是被人吹灭的,他再点了一次,这次燃了,插在了炉里。

  提前做好踩点和布置的人已经回来,待会儿进去的只会有主持人,慕淮和他们一起商量着流程,确保万无一失。

  为了节目效果,给的服装走的是青春路线,白色短袖加牛仔裤,倒像是群无聊的年轻人来鬼屋探险。

  天色微暗,慕淮四人站在了正门前,检查着录音设备和夜视DV,他手中的是一把平安符,包里还揣了好几张,都是节目组里的人给的,张晋对比了下自己的,收到的绝对没对方多。

  他不禁去看眼前的后辈,长得是副多情样,比最近偶像剧男主还上相,黑漆漆的大眼睛长睫毛,顾盼生情,估计节目过后,对方就会火吧。

  四周很静,已经在录制中了,房子的窗户从外面看都是被封死的,没有玻璃,完全是用木板钉上,唯一的前门被打开,像是个洞穴,深不见底,

  “大家好,各位灵异爱好者好,现在我们来到的是被列为凶宅之一的闹鬼洋房,我们背后的这栋房子已经废弃多年,考究不详,据说在这里曾经发现过尸体,死者冤魂不散,现在就让我们代替大家进去看看,是否如同传闻那般。”

  前辈张晋手中拿着的是那本小杂志,上面是个可笑封面,鬼脸骷髅罩在了一座被雷劈裂的房子上面。

  “实在太兴奋了!我等不及了!”说话的是小玲,如果手不是那么抖的话,慕淮觉得她说的是真的。

  推门而进,为了拍摄的进程更快一些,四人被拆成了两组,慕淮和李李去楼上两层,张晋和小玲则负责底下两楼。

  节目组给的最低要求是如果实在害怕,至少走上一圈,拍完即可,二楼上被安上了一台电话,到时候外面负责的人,会打过来,四人会在二楼会和、接听,算是一种信号测试。

  于是慕淮和李李上到了三楼,楼上一片黑暗,电筒是唯一的光源,光打在墙上,映出的是褪落的墙面,受潮太过严重,水迹和霉斑的图案像是昭示着不祥。

  李李只看了一眼,就不再把灯照在上面。

  两人来到了三楼的一道门前,慕淮正准备推门,却听李李小声地问道:“慕淮,你不害怕吗?”

  沉思中的人没来得及反应,这个问题该怎么答呢?自己好像并不怕?

  李李上前,双手合十,默念三秒,轻叩了下门,“对不起,打扰了!”

  得到对方可怜视线的示意,慕淮拧开了门把手,“吱呀”一声,这是道生锈的门,里面是空的,慕淮拍了就走。

  看到早就背过身遮住眼的姑娘,慕淮拍了拍对方肩,“李李,我们走”吧

  “啊啊”这姑娘大叫。

  “我是慕淮,你转过来看看!”

  “我不转!”

  “”

  “那现在呢?”李李被双温暖的手握住,抬眼,是真的人!刚刚对方进去拍的时候,她就不敢看了,直到现在松下口气。

  “慕淮,你们上面没事吧?”这是张晋。

  “没事!”慕淮回了一声。

  “那你们小心!”

  “你还好吗?”

  “嗯。”李李看着身边人,对方的声音有种安抚,柔和好听,镇定也具有传染性,心微安,她主动说道:“那我们上四楼吧?”

  “好。”

  四楼是间阁楼,略低矮些,里面堆了些木头和一架被白布罩上的钢琴,慕淮决定到里面去,李李再次背过了身,等在门外,这次她不会再像刚才那样了。

  迈进去了,慕淮照了照脚下,是散落的弹珠,让他想起了在车上无意间看到的那盒珠子,估计是节目组放进来的,房里这么黑,不注意就可能会踩上,还放这种东西,也真是太坑了!

  光被慕淮照到了角落,那里也罩了层白布,却在缓缓升起,立出个人形,慕淮抱手,歪着头,想看出大变活人的戏,把人请来当道具,这种注意也想得出,就是不知道躲在这里的人害怕了,还是被吓唬的人害怕。

  那个白影飘了过来,“你看得见我?”对方好温暖,他被热度吸引而来。

  ‘要不然呢?’慕淮耸肩,‘对方不是应该冒出怪声音吓人吗?怎么还问这么傻的问题?’

  像是知道了慕淮所想,那白影愣住了。

  发现这位工作人员有些傻,慕淮问道:“你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嗯?什么?’白影再次愣住。

  对方久不回答,慕淮只好自说自话,“那你完成了工作后,再出来?”

  ‘工作?什么工作?’

  慕淮转身往外走,见人并没有跟出来,只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尽职呀,也不知发多少工资。

  慕淮和李李下楼,和二楼的张晋他们会合,等着外面打来的电话。

  只听一阵铃声响了,“喂?”

  “喂?是张晋吗?”

  “是我们,能听到吗?”

  “能!挺清楚的。”

  “能听到吗?能”

  “能!我说能!耳朵没聋!别喊那么大!”录音师被震得耳朵疼,往常他在调音时太专注,被人叫也没回应,这小子估计是记上了。

  “那我们这就回去!”

  计划是从后门出去,绕半圈,回到原点。

  慕淮推开了那道后门,却不想后面种了些什么花,像是蓝色发光的星星点缀在黑暗里,一片近在咫尺的星空,在看到后,两个女生也发出惊叹,这次的录制还不太算糟糕。

  顺利结束,准备返回,看带子的编导十分满意,至少这次拍得很全,面带笑意地夸道:“你们拍得不错嘛!”

  “拍得是不错,但是节目组怎么老是那些道具啊?”张晋拿出颗弹珠,从未变过。

  “这不是资金不够嘛,再说了,简陋方能显得逼真!”

  “唉~~”集体叹气。

  ‘资金不够,那为什么还要请人当道具?’

  慕淮看了眼编导旁边站着的那个顶着白色床单的道具人,想的是对方怎么还不换衣服,于是试探地问了,“那编导啊,我们一般会请人提前待在录制的外景里吗?”

  问得很含蓄,但编导明白了,“怎么可能!那是很贵的!”

  “好吧,我明白了。”

  慕淮和那个白影来了个深情对视。

  ‘你,跟我来!’慕淮趁没人,指向对方。

  ‘你叫我跟你来,我就来,岂不是很没面子!’白影收到了这条无声的信息,但却不肯动。

  然而慕淮也读懂了,仅凭张床单看出了对方的想法,挥手一揭,揭开了那盖上的单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