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40章 2.0香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66xs.cc
  ‘你揭开的?’床单下是一张不可置信的脸,卷毛,高中制服,一只眼眸深邃的阿飘。

  那张白单,化作亮色散粉,消散在了空气里。

  “你别走啊!”

  山风树影回应着对方的喊声,身后掉了个尾巴,飘着。

  慕淮终于收到了这次任务的提示音,来得太晚,他只知道任务对象就是身后的这只,但其余的居然显示不全!!为什么是不全?

  谁知道被委托的具体任务是什么?谁知道一个荡在世间的阿飘心愿是什么?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回去的路上,带路人忘记了是走哪条道,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走那边!”声音来自

  慕淮看向刚才还是床单的某只阿飘,‘你说得是真的?’

  “爱信不信!”某飘放下了指示的手,头猛地扭向一边。

  ‘不是恶作剧吗?’

  “那我们走那边吧!”慕淮提议,大家全票通过。

  迎上对方诧异的眼神,慕淮弯了弯唇角。

  ‘哼’明明刚才还要信不信的样子。

  于是全程多了个导航,回去得很快,一路上说说笑笑,商议着播完这期节目,该干嘛干嘛,开拍前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

  慕淮不时被人搭话,某只阿飘就在最前面,竖起耳朵,去听后面的说话声,他很好奇,觉得自己像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猴子,终于等来了揭了那六字真言的人。

  “慕淮,我给你的符好用吧?”说话的是玲子,她手中的符和慕淮的是一样的,这次很顺利。

  “嗯,下次我也会带着的。”

  “这是我从庙里找大师开过光的,据说鬼怪见了都会退避三尺”

  前面的鬼头突然回头,慕淮和对方的脸离得很近。

  “这符也没什么用。”慕淮听前面人是这样说。

  “慕淮,你怎么停下了?”

  “唔,没什么,好像鞋带松了。”

  “你不会相信你那一口袋的符吧?”

  慕淮没回答。

  夜风习习,晚间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车程有些长,旁边是个顺势坐下的阿飘,虽然对于车是否颠簸没有感觉,但对方还是保留了生前的习惯。

  慕淮心跳平稳,并没产生任何害怕的情绪,甚至睡着了,头歪着搭在了一旁的肩膀上,引来侧目。

  ‘居然能碰到?’他可记得自己可是能穿墙而过什么的。

  睡着人的睫毛纤长分明,下颌线上是一道红色薄唇,某只阿飘望着出神,想到什么般,立马又扭过头去。

  “到站了!快下车!”

  ‘吵’慕淮捂住一边耳朵,被只能自己一人听到的响声给叫醒,迈出车门。

  被一路跟回了家,慕淮在厨房里拿了个玻璃杯倒水,看向站在客厅里打量着四周的阿飘,问道:“你叫什么?”

  低着头,有些沉默,只听对方说:“我不记得了。”

  “嗯。”

  “我知道你叫慕淮,我听路上的人都是这么叫你,对吗?”

  慕淮点头,倒了两杯水。

  “那你就叫我莫莫知,我好像是姓这个。”

  ‘你确定不是你临时编出来的?’慕淮看了眼对方穿的高中制服,不由开口:“你死了多久了?”

  “唔嗯想不起嗯不太记得了。”

  “好吧,那你喝水吗?”

  手从杯子里穿过,‘你看我能喝吗?’

  慕淮这才想起来,对了,对方是只阿飘,多此一问。

  他没了好奇,捡了卧室里的毛巾和换洗衣物。

  “关什么门,难道你不知道我能进吗?”

  这里是浴室,慕淮看向飘进来的东西,“你确定?”

  ‘还是不了’某只阿飘飘走。

  “你真的要睡了吗?不再问问?”

  “嗯。”慕淮含糊。

  “我什么都知道,别人可就不一定了!”床上的人已经合上了眼,“别闹”‘你还记得什么?’

  现在叫莫知的阿飘有些失望,难得碰上个可以和自己说话的,却半点求知欲也没有,所以,自己究竟死了多久呢?

  他只记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罩上了,怎么扯也扯不掉,后来无意间撞到面镜子,才发现罩着的是块白布,不知是哪家的床单,这么丑。

  至于能在那栋房子里碰到对方,也完全是巧合,他只知道那间屋子里有架钢琴,自己好像会,那是个还不错的暂时避身之所。

  慕淮耷着眼,嘴里是一口泡沫,牙刷正在做无规律环转,抬眼,就是某个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一早上的小鬼,现在是白天,对方好像不能见太阳?

  “我出门了!”关门,打断耳边的声音。

  “走那么快干什么?”穿出门的莫知有些好笑,自己又不可能被留在家里。

  然而,过了一会

  “那再见。”看着阳光下某个走远的人,莫知留在了原地,自己好像并不能被晒着。

  楼下的停车场被分隔成了两个世界,一半明,一半暗,细碎的光点在跳动,莫知伸出了手,像是去沾罐里的白糖,会是甜的吗?

  ‘冒冒烟了!’快速伸回,甩手,熄灭,唉~

  “这个是新来的吗?”

  “怎么没见过?”

  慕淮进去时吸引了大部分视线,负责人探出头,扶了扶眼镜。

  “这期节目做得不错,收视率挺高。”

  “慕淮你看,这下面的评论好多都是关于你的。”

  慕淮看了眼屏幕,自己出场的时间并不多,剪辑,录进去的只有几个片段,但好像被给人记住了。

  晚上回到家,家中是个无聊地趴在沙发上的莫知,见人回来了,‘噌’的一下,弹了起来。

  见对方竟然还没走,慕淮有些奇怪,对方不是孤魂野鬼吗?

  把大包食物放下,看着连苹果都一直盯着目不转视的莫知,慕淮心里无奈,拿出一个,洗了洗递过去。

  对方手上的苹果泛着红色的光泽,莫知有些馋,像个恶鬼般张大了嘴,想狠狠地咬上一口,结果触到的却是团空气,‘可恶!’

  “这样的吗?”好像除了自己,对方碰不到其他实物?慕淮咬上一口,苹果上露出浅白的果肉,上面是个牙印。

  莫知很生气,决定不再看了,看了更气人。

  “晚上我们出去一趟。”

  “去哪儿?”

  “或许,你可以吃到东西的地方?”

  “真的?”

  “试试。”慕淮带上了钱包。

  这里是一家还开着门的香烛店,贩卖一切死人用品,屋中明亮,柜台前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伯,穿长衫,长得慈眉善目,很有风仙道骨之态,慕淮想对方的生意一定很好。

  “有客来吗?”对方挂在后面柜子上的铃铛响了一下。

  ‘客?’老伯看向的是自己身边,那里站的是莫知。

  “你能看到?”慕淮问,莫知凑近了对面,挥挥手,对方看的是自己?

  “嗯,我眼睛还不花。”老伯没觉得受冒犯,静笑不语,眼角添了丝细密的皱纹。

  慕淮和莫知交换了个眼神,好像,真的不是神棍。

  “来者是客,需点香相请。”语调像是吟诵,说完,就拉出了底层的一个漆木抽屉,那是一盒香,莫知提前闻到了,扒在台子上。

  对方只取出了三支,剩余的又被放了回去,莫知吸了吸空气里的味道,这种香气从未闻到。

  净手,焚香,那老伯从旁边的烛台上借火点燃,扇了扇香头,一缕燃起的烟就向上升起。

  “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莫知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那些烟团被他抓在手中,像是吞下一朵云,又像是撕扯下的一团棉花糖,新奇又美味。

  香燃得很快,烟气没有散开,直到落下最后一缕香灰,餍足。

  “我们小店还有其他的香,客人要看看吗?”慕淮见那柜台里的老伯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对方始终还是个生意人。

  莫知也望向慕淮,就像是在说快同意。

  面对两双期许的眼神,慕淮点头,“那拿来看看吧。”

  莫知心里欢喜,压了压翘起的唇角。

  慕淮手中是个图册,目录中各色香烛,标明了口味?

  价格差不多,自己又不是要吃的人,他看向旁边眼珠都快落到册子上的莫知,只好递过去,“你看吧,自己选。”

  “好哇。”真合自己心意。

  垂涎欲滴的莫知翻着那本册子,像是只熊子读“世界蜂蜜五百种”,对方估计死后就再没吃过东西,真是可伶的孩子。

  终于抬头的莫知,十分大爷地开始点餐,“这个这个,嗯还有这个,除了这些都要。”

  ‘有二十几种了吧’慕淮决定收起刚才的同情,摇头,“最多选十种。”

  “好吧。”莫知无奈,知道自己有些过分。

  选好后,莫知并没有在册子上看到刚才自己吃的那种,不由问道:“老板,刚才那种香怎么不在上面?”

  “咳咳,那种香不卖。”

  “为什么?”

  “太少了。”

  “好吧。”那是种果味,清香,微甜,莫知没强求。

  “欢迎常来啊!这是我的名片,口味在研发中,我们会推出后续新产品!”

  慕淮接过,‘对方姓刘’,刘老板?

  他在付了钱后,掏空了钱包,然后领着抱了一盒子香的莫知回了家。

  “慕淮,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嗯?”步子一顿。

  “我觉得我死前是个高中生吧!”

  ‘那还用你说?’慕淮看向对方穿的衣服。

  “肯定是吃饱了肚子的原因!”莫知一脸满足,感觉自己变得凝实了些。

  ‘你确定?’不是在匡我买香?

  慕淮觉得这次的任务难道是查明对方的死亡真相,应该不太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