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41章 3.0 38.5
  “莫知,你好好待在这儿,今晚不可以进卧室。”慕淮指向沙发。

  鬼魂可不需要睡觉,他也并不习惯睡着时旁边还待着只冰冷生物,这个天不需要加空调。

  莫知无奈点头,对方就像是个冬天的热炉,散发着热度,可以靠近,那是种很舒服的感觉,他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

  可对方并不太愿意,他也只好答应。

  晚上,万物陷入了寂静里,阳台的推窗玻璃上却突然印出个呼气的白雾,有东西进来了。

  床上人正在安眠,黑发扫落在眉宇上,呼吸清浅,露出一小截腰腹。

  睡衣的下摆被勾住了,还在往上跑,露出的更多,感受到凉意的空气传来的战栗,慕淮一个翻身,压住了什么。

  并没选择出去游荡的莫知在沙发上若有所觉,抬眼望去紧闭的卧室门,没动。

  早起,慕淮日常困倦地刷牙,听着耳边的碎碎念,对方可能之前又去了那间香烛铺子,正在进行免费晨间广告宣传中。

  “听说最近新出了一种伞,可以阻挡白天的阳光,作为鬼魂的容纳之处,既轻盈,又便于携带”

  “咦?慕淮,你脖子上怎么有个红痕,被虫子咬了吗?”

  “是吗?”慕淮翻开衣领,那里的确有些红,但一般都会消得很快,他并不太在意,但为了阻止对方再继续说下去,他只好吐了嘴里的泡沫,果断地下决定:“好了,买!”

  “什么?”

  “伞呀。”

  “嗯。”莫知瞥向唇上沾了圈白沫的人,点头。

  慕淮的桌前放了台电脑,他看向旁边坐得很直,手放在膝盖上的莫知,他决定今天帮对方查一下有关的线索。

  “高中生吗?”

  “我觉得是。”

  “那为什么是卷发?”

  “不良?”

  “可能是混血!”莫知小声地提出抗议。

  “把外套脱了。”

  “干什么?”护住身前。

  “衣服后领的标签让我看一下。”

  “嗐,早说嘛。”

  慕淮接住,对方的校服是西式的,做工和料子都不错,他对着那上面英文书写的生产厂家,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供货的学校就只有两家,都是贵族私人学校。

  很容易查找到了两家学校过去的校服样式,应该是分别设计的,有所不同,最后慕淮锁定在了第二家,庞川高中。

  “有印象吗?”电脑上放的是该学校宣传视频,风景如画,尖顶式哥特建筑,有些神圣的感觉。

  “没。”

  好吧,慕淮觉得有必要申请一下采访资格,说不定去一趟那里会了解更多。

  莫知望向对方专注的侧脸,不禁问道:“慕淮,你为什么想帮我查出来呀?”

  ‘嗯?难道对方委托的心愿不是这样的吗?’

  他开了口回复这个世界的准则:“不是说,明白自己为什么死的,灵魂就有了归处吗?”

  “还是说你想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从世间消散或者最后灵魂变得浑浑噩噩?”慕淮有些不懂。

  莫知茫然,他摸不清自己现在心里的想法,在没遇到对方之前,他的确不喜欢孤零零地四处飘,可现在自己想要的又是什么?

  递交了申请,估计得几天才会有通知,电视台以前也做过该学校的采访宣传之类的,应该会很容易。

  他最近又有一期节目要录,那也是座被列为三颗星的凶宅,传说有人在里面遇上了红衣女鬼,那是三年前了。

  这次只有慕淮和玲子两人主持,为了符合传说,玲子的是一条红色纱裙,慕淮的则是红色长袍,古色古香,但实际上却完全是为了撞鬼来的。

  由于每次拍摄总是在日落后的天黑时分,这次莫知也来了,上次他就对这一切怀着好奇。

  女子娇小明艳,男子面如冠玉,两人都是红衣相衬。

  “你确定你们这样穿,不是要举行婚礼?”

  “谁让这次拍摄的地点是荒郊古宅呢?”

  “哼。”莫知看向那边娇羞着脸,总是往慕淮这边看的几个节目组人,有些烦躁。

  “待会儿别吓人哦!”

  “怎么会!”居然还不相信我!这破宅子根本什么鬼东西都没有。

  “那待会儿你要和我一起进去吗?”

  “看我心情。”莫知高傲地抬起下巴。

  慕淮笑了,“那好吧。”

  古宅中已经没有人住很久了,荒草萋萋,今夜也无月亮,游廊上卷起阵风,显得有些空索荒凉。

  他们这次主要进来是讲一讲这所宅子的灵异传闻和一些历史,恐怖氛围比上次的少很多,院子里搭了录制棚,这次不用自己拿摄影机了,有专人录制,待遇提升。

  正来到一口枯井旁,慕淮却觉得有人在自己颈边吹着凉风,想到的是莫知进来了,却不让自己看到,只好对着片空气小声地说道:“别闹。”然后就转身去拿稿子了。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慕淮的声音很适合讲述,尽管讲的是些鬼事,但听了却让人逐渐入迷。

  看着突然出现,坐在游廊边上的莫知,慕淮用眼神示意自己注意到他了,继续讲着那些阴森可怕的事。

  莫知还是来了,眼前人一衫红衣,唇红齿白,比谁都像是个艳鬼,好像这个人从来都不害怕这些,接受很快,他实在想象不出,如果自己见了另一个阿飘,是否还会和对方一样镇定,那时的自己一定会被吓到,一定。

  录制结束,车帘被拉上,车子的内灯开启,后座上堆满了衣服,散落开来,慕淮脱得只剩件白色内衫,有些短,露出修长结实的腿来,这是穿在古装长袍里最里面的一件。

  车上温度挺低,可能和外面天气不是太好有关,他加快了换装的速度。

  “慕淮你一个人回去吗?要不要我送你?”

  那是剧务小哥,慕淮婉拒,看向散发着怨气的莫知,其实自己也不是一个人,至少得加只阿飘。

  街上不知何时有雨滴落下来,慕淮想起了今天自己买的东西,从包里拿了出来,“要试试吗?”那是把伞,系红绳。

  莫知明白了,“就是这把?”

  “嗯。”

  “那我打开了?”

  “打开吧。”

  莫知有些小心地撑开,那上面是紫色的碎花,“你在逗我吗?”这不是女生才用的花色?

  “店里只剩下这把了,我也没办法。”

  “好吧。”

  “那你干嘛也站到伞下?”慕淮指向外面,天边一道亮色闪电,不时就要下雨了。

  “所以你是想让我给你撑伞?”

  “嗯。”慕淮点头。

  伞下靠过来一个热源,莫知心里有些紧张。

  雨来了,从稀稀落落转为瓢泼大雨。

  这把伞没那么大,但挡雨效果倒是不错,听说还避雷,伞架是用梧桐木做的,可收叠款,慕淮决定再到香烛店那里预定一把,砍价。

  想起白天去时,对方店里还有人,是个挎着鳄鱼包的女人,好像要买什么东西。

  自己本想叫刘伯的,结果叫成了刘老板,收到对方一枚警告的眼神后又改口,让他觉得有些好笑,看来对方店里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止是卖给自己,店里的摆设是故意做旧做老的。

  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对方花白的头发了,是假发吗?好像光看脸没那么老?

  ‘想什么这么开心’莫知看向对方勾勒出的一个笑容,眼睛停留在了上面。

  “还是我来打伞吧。”慕淮想起了这把伞的属性,对方倒是可以拿着把伞凭空隐身,再加上个自己,恐怕街上看到的人会吓一跳吧,伞就悬在空中,伞下却有个并没握在伞柄的人。

  “怎么不松手?”握住伞柄的下方,慕淮对上愣住的人,

  “啊嗯。”莫知回过神,放了手,对方真的好温暖,就像团热气,烘得人暖洋洋的,隔开雨幕,只想靠得更近。

  到家,鞋底还是干的,慕淮将伞递给对方,“莫知,你白天可以出去玩了,别人是看不到的。”

  ‘什么叫玩,明明我年龄应该比你大!’莫知瞪过去。

  然而,在慕淮眼中,对方就是个高中生,一头卷毛,看着太不成熟了。

  “那我去睡了。”慕淮收拾好,准备回卧室。

  熄了灯,一片静谧,他很快陷入了沉睡。

  和对方的卧室只有一墙之隔,莫知躺在沙发上,闭着眼,沉浸在若有若无,属于对方的温度里,那是散发着薄荷的清凉,沐浴在阳光下的暖意,多久不见。

  睡梦中的人有些不安,身上罩了团黑色雾气,梦中有凉凉的落入口中,像是夏天的冰,他不觉吮了吮,然后就被道力气给牵起,挺身迎合上去。

  一丝梦中呢喃,带着欢愉的闷哼泄露出来,沙发上的莫知身上一颤,心神不宁,飘了进去。

  “你是谁?”他发现看到同类的自己,更多的是生气。

  那团黑雾幻化出了人形,是个额间一道红,魔气横生的黑衣少年,轻啄怀中人的唇,带着蛊惑。

  “你难道就不想吗?”

  “你说什么?”慕淮被对方极其亲昵地抱在怀中,还在昏睡。

  “就像这样。”那少年再次吻过去,一个缠绵的深吻。

  “放开他!”莫知心口传来一种刺疼,扎的很深。

  “你不觉得他”少年斟酌着最合适的词语。

  “对,就像个太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