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166小说网 > 快穿·收了那只妖 > 第43章 5.0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别戳我的腰了,出来吧。”公交站台前,慕淮身边显出个身影,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黑衣少年的名字,翡。

  “这个给你。”

  那是盆落到手中的昙花,也不知是从哪里挖的,来不及叫住消失的对方,已走了。

  阳台上的花摆了一排,这是第六号,未开。

  “我们明天去这里吧。”一张采访许可证,写着庞川高中。

  “嗯。”

  明亮的雕窗,深色的大件木制摆柜和桌子,天鹅绒的落地帘,欧式装修风格,虽然只是间高中,但靠着每年收的高额学费堆出的底蕴,有几分古老的样子,可实际上建校不过才十五年。

  “这是我们学校的历年获奖。”校长办公室里有一面墙是专门放奖杯的。

  “那有往届的毕业册吗?我们可能会制作一个贵校的校友视频宣传。”

  “有的。”一旁的校长助理抱来了垒得很高的册子。

  慕淮的采访申请下来了,这里面有不少节目负责人的出力,他是和一个扛摄影机的小哥一同来的。

  校长很热情,在一旁做着解说:“有很多从这里毕业了之后的都进入了国外不错的大学,现在行业中各领域都有我们学校毕业的经历”

  慕淮翻着手中的册子,‘的确是,家族企业继承人嘛’,他手下翻的速度在加快,很快找到了莫知那一届的毕业册,从上面翻过,找到了人,一头卷发,莫辰北。

  但最后一页的集体毕业合照中却缺了人。

  在校长室里专访了一个小时之后,脖子上挂的参观牌是校长当时给的,方便他们在学校里的出入和切实地理解这所学校的办学理念,慕淮在校园里录了段简单的介绍,和摄影小哥分开了,之后的稿子需要他来写。

  此时刚下课,慕淮的出现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如果不看牌子的话,青年像是过去借这所学校的场地来拍偶像剧的俊美男主角。

  这里招收的学生大多是天之骄子,在最初起步的平台上就已经远超过普通人了,他们的未来不是寂寂无名者,而是以后站在顶端的那部分人。

  或许青年身上的气质太过美好,他们虽然从小自带矜傲,却还是不由把目光放在了对方身上,挑剔,审视,欣赏。

  有些人知道内情,对方是今天来采访的,然后又是什么‘可惜怎么就只是在电视台工作’之类的话。

  慕淮并不知道的是他很快就上了搜索热条,显出的居然是现在播出的灵异节目,于是他再次收到了各种越来越奇怪的视线。

  高中生的好奇心总是来得这么快。

  这可不是什么好待遇,他很头疼,决定还是不要继续待在这种聚光灯下了,迈步向一栋尖顶的教学楼走去。

  ‘是音乐教室吗?’推门而进。

  那是个容纳几百人的空阶梯教室,上方像是个演奏台,只放了架钢琴。

  他不觉走去,当时遇到莫知时,那间阁楼里也有一架。

  启盖,黑白键盘,他已经很久没碰过了,像是过去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也不知忘了没有。

  落座,纤长的手指搭了上去,试弹了一串音,微顿。指尖再次下落,这是首不知名的乐章,其实还有词,但他忘了。

  从生涩逐渐变得流畅起来,像是从一个刚学琴的初学者过渡到技艺娴熟的乐手,悦耳的音符蹦跳着流淌而出,穿透回旋在这方空间里。

  底下并无人,弹奏者很随意,沉浸在其中,除了琴声便无其他,又像是座无虚席。

  不知何时,琴键上多了一双手,慕淮看了过去,是莫知。

  后音略高扬,很快追上了前音,一张一弛,是交叠在一起的两人连弹,互为依附,强弱合拍,声音变得纵深起来,有了厚度。

  两人都没说话,直到曲子弹完,记忆被主人召了回去。

  “我叫莫辰北,认识一下。”

  “慕淮。”

  他并没有问对方最后是怎么死的,因为就在刚才,眼前的魂魄又凝实了几分,记忆应该是全恢复了吧,但他却并没收到结束这个世界的提示音,看来对方的心愿并非如此。

  “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才。”

  “那要不要带我参观一下?”

  “好啊。”

  “跟我来。”伞柄上两手相握。

  一棵老树下,绿色浓荫将阳光阻挡在了外面。

  慕淮对于现在的处境有些懵,被逼着步步后退,靠上了身后的树干,看着手撑在自己耳侧的某只阿飘,对方的那双眼像是夜下的大海,暗潮涌动,只听:“我可以吻你吗?”

  两瓣薄唇相触,一个吻落下,那把花伞上的细碎紫花在光下一闪,像是掉进了片草绿色中。

  带着试探,莫知的吻在加深,那是盛夏的温度,足以使任何寒冰消融,让人在热度下舒服地畅饮。

  闭上眼的世界是一片暖色调,和玻璃罐里琥珀色蜂蜜有关,那是黄昏时分充盈在整个房间里的橙色光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吻了人的莫知有些局促,眼神游移,他本来想的是先告白,但是顺序又被打乱了,‘啊怎么办才好!’

  “那现在你知道我的心意了吗?”

  ‘鬼魂也会害羞?’被对方拉着手按在了那片没有心跳的心口处,眼前人正躲着自己的目光,他点了点头。

  “那你同意了?”

  “同意什么?”

  莫知处于卡带中,他好像在问之前要说什么的来着?

  “那我们回去?我还有稿子要写。”

  “好。”

  ‘所以对方接受自己了吗?’

  慕淮看向还在原地上没动的莫知,“怎么不走?”走过去捧起一张失神的脸,吻了一秒,“走了。”

  “嗯!”莫知重重点头,扬起个牵动眉梢的笑意。

  第九号昙花:

  慕淮这次在阳台上拉住了翡,“进去坐了一会儿?”一个邀请。

  少年翡点头。

  莫知瞪着来人,平常自己坐的位置,今天却被另一个给占了。

  少年不为所动,只看着慕淮。

  “你额上的是”慕淮点了点那处的红痕。

  有变深的趋向,翡不知道如果等那处完全变黑了会怎么样,他没有开口回答,他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你会嫁给我吗?”一脸期望。

  “什么?”反应最大的是莫知,自己都还没问出口的,这小鬼!

  慕淮有些忍俊不禁,唇角不觉弯起,还真是直接。

  看见慕淮笑了,翡很开心,觉得对方一定是同意的,他本来想送到第一百盆昙花时才问的,“所以,你答应了?”

  慕淮摇头。

  “为什么?”‘这不可能!’

  对方看着比莫知还年龄小,慕淮找到个理由,如实回答:“你太小了。”

  “我年龄不小!”翡开始扳起手指算,死前自己是十七,现在已过了五年,可是对方会比自己大吗?他只好答道:“我已经成年了!”

  “是吗?”

  “当然。”

  “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翡很喜欢慕淮,在说这句话时有些害羞,这是他第一次说这种话,虽然他如今照顾的只有自己和那些昙花。

  “不用了!他由我照顾!”莫知握住慕淮的手,这个小鬼还是那么讨厌!

  翡冷哼出声,他知道可能慕淮现在并没有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自己,但他的花还没送到一百盆,还没开不是吗?

  “你等我的花!”慕淮的脸被人偷亲了,少年翡再次消失。

  刚才他注意到了,五年时间难道还是这么天真吗?

  莫知十分冒火,“下次就该把那个小鬼给丢出去!”

  “嗯。”

  被指腹擦拭那处亲到的地方,慕淮配合地扬起脸,眼波流转。

  仍然不清楚这次的委托任务是什么,慕淮正在切柠檬,刀刃划过黄色的表皮,闻着味道就觉得很酸了,里面的籽仁被挤出,旁边是个玻璃碗,一层柠檬一层冰糖,他并没终止对莫知死前的调查,但最后查出来的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莫家公子,未来家里产业的继承人,未亡。

  那莫知他知道自己其实还并没死,只是躯体失魂吗?

  阳台上被搭了个藤架,绿色的藤蔓长势很好,到了夏天,如同一个绿色的天然小棚,棚下是一把双人沙发。

  可是好事不常,彩云易散,琉璃易碎

  “莫知,你想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慕淮你。”

  “那假如我没出现的话?”

  “”

  “那我什么也不要!”

  如果在空间里接受委托的心愿和现在对方改变后的心愿不一样怎么办?

  慕淮看着迟来的委托书,就悬在半空中,一挥手,再次消失不见。

  可自己接收的只是前者呀!

  某家医院的私人病房。

  慕淮手中拿着的是一管从香烛店买来的回魂汤,病床上是某个已经昏睡三年的人,长了副和莫知一样的脸,他决定还是给灌进去吧。

  不久对方的魂魄就会归位,然后醒来,记不起任何有关之前的日子。

  世上再无叫莫知的阿飘,只有个活着的莫辰北,这样很好。

  任务结束,他再次消失,少年翡的昙花还没等到一起开放的第一百天,人就已经不在了,留给他的是一枚玉佩,他戴上了,额间的印记不见,好像也不用去依靠以前的那种方式去维持魂魄了,他很珍惜这份礼物,可是为什么人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